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37章 原來爹已經知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37章 原來爹已經知道字體大小: A+
     

    「你讓素年妹子放心養傷,我明白怎麼做。」張縣令明面上看著威風八面,實際上,他是個懼內的,張夫人說一,他都不敢說二。否則怎麼堂堂一個縣令就只有一個妻子,沒有半個小妾?就連獨子成了那樣,也不敢生出納妾的心思!

    白家父子再三感激之後,離開了佟氏綉庄。佟掌柜照樣親自送他們出綉庄,並且直到他們走遠,方進去。

    白家父子從綉庄出來之後,白一鳴讓素文去菜市裡給素年買些排骨回去做湯,他自已有事情要辦,等會兒直接在鎮出口牛車那裡集合。

    兩人從鎮上回家時,王嬸子已經準備好了午飯,素年也醒了,正斜躺在床上繡花。因為姿勢不怎麼舒服,所以繡花的速度並不快。

    「你尾椎沒好,趕緊好好躺著休息,怎麼還亂動?」

    白家父子倆還沒進屋,就聽到了王嬸子惱怒的說話聲。

    「嬸子,我這樣,腰部也沒怎麼用力,沒關係的!」素年心虛氣短的解釋道。

    「素素!你就聽王嬸的話,不要亂動。」素文挑開門帘進去,神色擔憂地說道。

    「哥!你回來了?」素年心喜的喊道,對於素文指責的話,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了。

    「嗯,王嬸,我妹妹年紀還小,性子也倔,給你添麻煩了!」素文沒給不聽話的妹妹好臉色,暫沒搭理素年,而是感激地跟王嬸說道。

    「唉!小年是個好孩子!」王嬸子也清楚白家是想和胡家繆家打官司,但白家的情況……就是不打官司,胡家和繆家也會像水蛭一樣吸附在白家身上。直到白家的血都被吸乾淨……否則,以素年的年紀和力氣,哪能真地將他們二個大小子打成什麼樣?不就是想趁機多撈點銀子嗎?

    「王嬸……」素年沒想到王嬸居然拿出了十兩銀子給素文……

    「上個月孩子他爸也沒打到什麼獵物,這些你們先拿著用。」王嬸將銀子放到了素文的跟前。

    「王嬸……銀子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你們家也不寬裕……」素文話沒說完,王嬸子就已經把銀子塞進了素文的手裡,因為怕素文推辭,王嬸子塞完銀子就大步挑簾離開。

    「哥!王嬸一片好心,我們就先拿著,以後還她就好了。」對他們家好的人,素年會記住,來日方長,總有回報的時候。

    素文想想素年的話說的也對,就先收了王嬸子的十兩銀子,「你趕緊好好躺下去!不要再綉了!不然我告訴爹,讓爹罰你!」

    素年吐了吐舌頭,雖然爹罰她也不過是罰她抄書,但她還真不想讓爹生氣,所以乖乖地躺了下去。

    素文見她聽話,臉色好看了許多,接著素文就將在佟掌柜那裡的事說了一遍。

    「就按她說的,晚上在曹家酒樓請那些人吃飯。」中午吃飯,下午還得去衙門,吃不盡興。不如晚上方便,想喝到什麼時候都可以。

    「爹那裡?」素文憂心道。他有種爹已經知道什麼的感覺,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多了,還是爹真的已經清楚什麼。

    「爹怕是已經知道了。」素年嘆道,爹對她的表現態度太平靜了,而且這麼容易就接受了收買衙役和師爺的做法,說句不恭敬的話,與爹平時自譽為君子的迂腐性子,不大一樣。其實爹開始選擇與胡家繆家打官司……這就有些詭異了……

    素年已經基本確定,爹肯定是知道了什麼。

    「……難道是那天?」素年只說過那麼一次,如果爹知道,那麼就是上次爹聽到了素年說的話。

    「那……」

    兩人相視,也不知道是不是該去證實。

    「素素!」白一鳴進了房端了一碗雞湯,這還是華琅送過來的野雞,給素年養身體用的。

    「爹!」素年甜甜地喚了一聲。

    「小花來看你了!」白一鳴見素年躺在床上好好地休息著,滿意地沒再提王嬸子說的話。

    白一鳴說完之後,房外又進來一人,正是穿著枚紅色花褂子,黃-色花裙子的楊小花。

    白一鳴放下雞湯之後,就與素文出了房。留下素年與楊小花兩人。

    素年瞅著楊小花的新衣服,眼中閃過什麼,卻沒說話。楊家楊奶奶當家作主,她家三個孫女都被楊奶奶稱為賠錢貨,平時連楊小花綉帕子的錢都會被收的一乾二淨。現在也不是秋收季節,楊奶奶怎麼會給楊小花買新衣服?

    平時村裡人就是穿新衣也是買回來自已做,成衣要比布料貴上幾成。而楊小花穿的衣服,雖然不說料子多好,但這樣式卻是楊家人不會做出來的款式。鄉下人做衣服袖口會是窄袖,方便幹活,楊小花的袖口卻是寬袖。

    「小年……」楊小花穿了新衣服,自我感覺良好,心氣都高了一些,不像以前一看就有些自卑畏縮的樣子。頭髮也梳理的整潔光滑,扎著好看的玫紅絹花。她鼓足勇氣過來看望素年,按照奶奶所說,她說的是實話,也沒有故意說瞎話害素年,她沒必要心虛,覺得愧疚。

    「坐吧!」素年將桌上的綉品放到床裡邊,一邊招呼楊小花坐下,一邊拿起床邊桌上的雞湯喝了起來。

    「小年,你身體怎麼樣了?」素年床邊有個矮凳,正是剛剛素文坐的位置,楊小花坐了上去,好半晌才幹巴巴地問道。

    「骨折不是那麼容易好的,傷筋動骨一百天呢!」與楊小花的局促比起來,素年的態度平和多了,彷彿她們之間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小年……我那時說的……」楊小花知道自已說的是實話,確實沒有故意害素年,但她們是朋友,有時候不作為也是一種傷害和背叛。

    「你說的是事實。」素年平靜地放下碗,裡面的雞湯已經喝得乾淨。素年用手帕擦了擦嘴角,「我沒有怪你。」只是她們朋友的關係也不可能再進一步。

    楊小花感覺出素年的態度待她與之前不一樣,她有些委屈的說道:「小年……我們還是朋友嗎?」

    「還是朋友。」素年說道,不過有些人註定只能是點頭之交,不能交心。如果楊小花沒有提前告訴胡霞她們上山的時間和地點,胡霞怎麼可能那麼巧合地帶人將她們堵在山下?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