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18章 小人謠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18章 小人謠言字體大小: A+
     

    楊小花臉色刷白地垂頭猛扒了幾口飯之後,推了吃乾淨了碗筷,說道:「我吃飽了!我去看看豬草煮好了沒有,煮好了我就裝起來了。」豬草切碎之後煮熟,這樣能放的時間長一點。

    楊奶奶喜歡勤快多幹活的孫女,所以少見的溫和地點頭說道:「小心點別碰了受傷的手。提不動就來叫你娘過去幫忙!」

    「嗯!」楊小花應了之後,就去了廚房的灶台邊,慢慢一大鍋的豬草,揭開鍋之後,熱氣沸騰,楊小花放好鍋蓋,用鍋鏟鏟了鏟豬草,又翻了翻,顏色已經變成深顏色,已經可以裝起來了。

    楊奶奶見楊小花手傷了幹活也沒偷懶,心裡軟了些,便讓她下午出去玩會兒。

    楊小花就出了門,想著誰這個時候會在家。

    前方道上,幾個村裡人從她對面走來,擦肩而過時,她聽清了他們的話。

    「聽說衙門裡那條狗很有本事的!隔壁村丟的牛都被找了回來了!」

    「那是!沒有找不回來的東西!」

    「那小偷要是被抓到了會被怎麼判?」

    「三十大板肯定是要挨的……」

    楊小花臉色蒼白,眼底隱藏著深深的恐懼之色。

    走著走著,楊小花就到了素年的院外,正要進去。

    「爹!那衙門的狗真的那麼厲害嗎?肯定就能找到被偷的鵝蛋?」素文的聲音異常清晰傳到楊小花的耳中,準備推門的手停了下來,一臉緊張地聽著裡面的說話聲。

    「嗯,那狗確實很厲害。」白一鳴的聲音也傳了出來。

    ……

    楊小花臉色發青,轉身就離開了。

    而第二天早上,黃大媽就發現十三個鵝蛋就放在她家院外,還用了一個破籃子蓋住了。

    果然如白家丫頭所說,賊將鵝蛋送回來了!

    鵝蛋找回來的消息,一下子就被好事者傳遍了整個橫山村。鵝蛋找回來了,那麼這偷鵝蛋的賊到底是誰呢?是不是白家丫頭?或者是楊家丫頭?

    眾多猜測在王嬸子出面為素年作證之後,素年完全摘乾淨了。

    黃大媽心中複雜,覺得這賊有這麼笨嗎?真的如白家丫頭所料那般反應?

    就算怕被官府的狗逮到,只要捕快來的那天出村躲躲,或者將鵝蛋全部丟掉就完了!怎麼就那麼蠢的送了回來?

    搞不好就是白家丫頭自已把鵝蛋送回來的!

    黃大媽將想法跟老黃說了,老黃狠狠滴瞪了黃大媽一眼。「以後別惹白家那丫頭,你這腦子還不夠人家十歲小女娃一半強!」

    「你什麼意思?我怎麼就比不過一個小丫頭片子了?」黃大媽嗓門大,一句不合就嚷了起來。

    「白家丫頭昨天吃過晚飯之後就借住再隔壁王家!」她這是算準了,那偷蛋賊會心虛害怕地將鵝蛋送回他家,所以才為自已找了個證人。老黃無比滴羨慕,讀書人就是聰明,這教出來的女兒才十歲,都精的跟猴似的!日後他孫子一定要讀書識字!

    「那又如何?」黃大媽不解地問道。

    「蠢蛋!她住在王家怎麼來我們家還鵝蛋?她出來王家會不知道?」老黃氣的懶得再跟黃大媽啰嗦,扛起鋤頭就除了門。鵝蛋找回來了,他之前打的主意算是白搭了!不過鵝蛋沒有損失也是好事……老黃又在心裡算計著,這次到底是吃虧了,還是佔便宜了……

    老黃根據素年的話讓黃大媽不但說了讓人悄悄將鵝蛋送回去,就不告官的話,還在村裡賭咒發誓是胡家丫頭信誓旦旦的說是白家丫頭偷的鵝蛋,她才冤了人白家丫頭。並且將胡霞好一頓臭罵。惹的一向愛面子的胡霞媽氣的差點跟黃大媽打起來!

    雖是沒有和黃大媽打起來,但惹了一肚子氣的胡霞媽回家將胡霞一頓痛罵!都是半大姑娘了,還不學好,學著人家婦人搬弄是非,讓她跟著她丟臉!罵到最後還不解氣,用柴禾棍子打了幾棍子才勉強止住了氣。

    這次鵝蛋的事澄清了,素年也摘的乾淨,但胡霞挑撥是非的名聲卻是傳了出去。連平日關係要好的姐妹都這樣陷害,這女娃心思得多黑啊!

    村裡的半大小子們在華琅有心傳話之下,都對胡霞感到不恥。平日里看上去關係那麼好,怎麼背後就朝人捅刀子呢?

    胡霞早上下地時,就有村裡的小子在她身後指指點點,又羞又怒的她當場就沖他們罵了起來。

    大吵了一架之後,胡霞就跑回了家,將自已關進了房裡,趴在床上小聲的哭了起來。

    白素年!

    胡霞哭的紅腫的眼裡迸發出一股憤怒和怨恨,都是白素年!如果不是她,她怎麼會被那些臭小子恥笑?怎麼會被娘打了一頓?

    胡霞咬牙切齒,臉色猙獰,只恨不得現在就衝到白家,將白素年那張臉給划花了!

    對於村裡人對胡霞的看法,素年很滿意,從此之後,再沒人覺得她和胡霞關係好了吧?

    次日,華琅憂心忡忡地來到素年家,素年讓他先進屋坐,將衣服完全晾曬好之後,才進屋給他倒了杯水。

    「怎麼還沒上山?」今清晨華琅帶她去了山裡摘金銀花,華琅將素年送回來時就應該進山打獵了。怎麼她衣服都洗好了,晾曬好了,他還在村裡呢?

    「外面又在說閑話了!」華琅臉色難看的說道。

    「說什麼了?這麼大驚小怪?」素年不以為意的話在看到華琅臉上眼角下巴處有淡淡的淤青色時頓住了,「你的臉怎麼了?與人打架了?」

    華琅有些不安的動了動腳,垂了頭,將淤青的地方遮了遮。「他們說話不好聽……」

    「是挨打還是被打?」素年板過華琅的肩膀,一手托起華琅的臉,仔細看著華琅臉上的傷痕,眼中流露出心疼之色。

    華琅窘迫,挨打和被打不是一個意思嗎?

    「咳咳!」家裡來人素文自然不會不知道,在堂角邊站了半天,也不見他們看到他,只得咳嗽幾聲,提醒他們注意。

    華琅囧的面色漲紅,素年也不好意思的收回了手。

    「哥,你看那些混蛋成天就欺負華琅!把他打成這樣了!」素年一方面埋怨華琅不懂的反抗,一方面有恨那些壞小子專門欺負華琅。

    「他們又在說什麼閑話了?」素文意味不明地看著因害羞著急轉移話題的妹妹,剛才妹妹的動作可是孟浪了,若是讓爹看見,保不定就不讓華琅經常來家了。

    「他們說素年和楊小花是一夥的,是楊小花將鵝蛋送去給黃家的。還說素年偷看村裡小子們洗澡,還說了很多難聽的話!」華琅當時聽到這些傳話時,簡直都快氣瘋了。

    「知道這話是誰傳的嗎?」素文臉色冷然,眼中克制著衝天的怒意。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