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17章 心虛(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17章 心虛(二更)字體大小: A+
     

    素年主意出了之後,就送走了黃大伯一家。今日爹難得在家休息,她得好好做一頓飯給爹和哥哥補補身體。地里的活下午再去做,上午還是先將金銀花弄妥當。等明天再去華琅說的那座山看看,他常上山打獵,清楚哪裡有大範圍的金銀花。也免得她還得四處去找了。

    素年一刻不停地做完了家務,將院子里也打掃完了。這時華琅將需要縫補的衣服送了過來,至於換洗的衣服,他實在不好意思讓素年給他洗,所以並未帶過來。

    素年嬌嗔的瞪他一眼,「送我去河邊吧!明天把換洗衣服拿過來!」

    自家的鵝,早上已經被素文趕去了河邊,現在素年端了一盆衣服要去河邊洗,而華琅則是提了一個桶和盆,都是素年準備放河裡裝魚的。

    到了河邊,華琅根據素年的指示,將裝了誘餌的盆和桶放進了河中深一點的位置。有華琅在,取的時候也方便點。

    素年洗衣服的時間已經晚了,這個時候河邊的人已經很少了,陽光刺眼,很快就有汗水從臉上流下來,滴入水中。

    「小年!」

    素年洗完最後一件衣服起身時,發現胡霞正站在她的身後,正緊張局促心虛的望著她。

    「有事?」素年聲音不冷不熱,掃了一眼胡霞,就沒再搭理她,繼續在河水中清洗衣服,棒槌不時的在衣服上敲幾下。

    「昨天黃大媽真的是聽錯了,你得相信我,我們從小一塊長大,你應該了解我的為人……」胡霞情緒激動地解釋著。

    「你的為人……我自然了解!」素年停下手,轉頭似笑非笑的看著胡霞。

    胡霞說的理直氣壯,但不知怎麼在素年的目光下,她就是不爭氣的心虛紅了臉。

    「多門之室生風,多言之人生禍。」素年擰乾最後一件衣服,端起盆離開時,瞅了胡霞一眼說道。

    華琅遠遠地等著素年,本來他想先回去處理掉今早的獵物,之前去辦素年說的事,家裡兔子和獐子都還放在地上沒處理。可見了胡霞朝河邊來之後,他就沒打算再回家了。胡霞這人嘴毒不說,還兇悍的很,與男孩子都敢打架。出了昨天的事,華琅得防備著點她再欺負素年。

    胡霞聽不懂素年說的話,臉色漲紅地站在原地,等素年走遠了,才狠狠地呸了一口!「什麼東西!仗著幾分姿色,識得幾個字,就真的以為自已是大家閨秀,千金小姐了?不要臉!小娼婦!小賤人!你得意什麼!」

    素年回家時,已經快中午了,她囑咐華琅回家處理完獵物就過來吃午飯。

    華琅歡喜地應了,就飛快地跑回家。

    素年看著他胖胖的身體竄的倒挺快,臉上帶著笑意地開始晾晒衣服。

    素文從院門開時就從房裡出來了,見華琅和素年關係比之前好了不少,心裡寬慰。不過還是疑惑以素素心高氣傲的心性,怎麼就輕易接受了華琅?

    「素素!你現在不討厭華琅了?」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呢!我怎麼可能還討厭他?」素年將自已的態度轉變全部歸咎於之前華琅的救命之恩上。

    素文也覺得好像是從這麼回事,素年將華琅當做了救命恩人自然就不會在討厭。這樣再好不過了!

    「哥,中午華琅在我們家吃飯,我去菜地里摘點菜,你在家燒水將野雞給處理了。」素年晾完衣服之後,將盆拿去了廚房換了個菜籃子出來,戴上草帽之後直奔菜地。

    「你妹妹真的事懂事了!長大了!」白一鳴從堂屋裡出來,感嘆地說道。

    「嗯,爹以後不用再為她操心了!妹妹聰慧著呢!」素文誇讚著說道。

    白一鳴臉上浮現出一抹驕傲,昨天他才看出來這個平日里任性驕傲的女兒居然有那樣一面與眾不同的女兒!

    楊家院子里,楊小花正在院角落裡切豬草,有些皺眉,有些神不守色。

    「切個豬草切到現在,你當你是在繡花啊?」楊奶奶從屋裡出來幾次,見楊小花的豬草還是那麼多,切來切去手都不動!這麼偷懶,這豬草得切到什麼時候?

    「啊!「幾乎是在楊奶奶話聲響起的同時,楊小花就發出了一聲慘叫,手中的刀哐當落到了地上。另一隻手上鮮紅的血不停地往下滴著,染紅了綠色的豬草。

    「切個豬草都能把手給切破了!你怎麼不把手給切了呢!」楊奶奶氣的直叫喚。這個大孫女一直就是好吃懶做,如今是拼著手指受傷,也要偷懶不幹活了!這事之前也不是沒有過,為了偷懶,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

    「奶奶!我好痛……」楊小花看著嘩嘩流血流不停的手指,又痛又怕的哭喊道,整個手都在顫抖了。

    楊奶奶邊罵邊進了廚房灶台下抓了一把草木灰撒到了楊小花的手上,「蠢東西!你說你腦子在想什麼?切豬草把你手指都差點給切了!」楊奶奶早前懷疑楊小花故意受傷的心思完全打消了,這傷的太深了,食指上的一塊肉就只剩下一層皮連著了,小半塊指甲都給切了!

    「你進去看著你妹妹!我來切豬草,真是造了什麼孽哦……」楊奶奶說著說著或許是又想起了沒孫子的事罵罵咧咧的叨叨起來。

    楊奶奶就楊小花爹一個兒子,如今孫女都三個了,孫子還看不見影,她怎麼不揪心揪肺的急?

    楊小花痛的直哭,眼淚鼻涕一起流,手痛的跟斷掉一樣。

    因為手受傷,楊小花就沒有再去地里幹活,中午楊小花爹娘和楊小菜回家吃飯,飯都是楊奶奶做的,楊小花只要在灶台下生火和照看一個妹妹就行。

    「娘,那鵝蛋真的是小年拿的嗎?」楊小花一邊吃飯,一變埋頭扒拉著飯,似是很隨意的問道。

    「本來時沒人相信的,但是黃大媽又是發誓又是賭咒的說是胡家那丫頭親口說的是白家丫頭偷得鵝蛋!」楊氏原本也懷疑過自家女兒,但她在家裡能藏東西的地方都找遍了,這才將懷疑消了下去。

    「或許小霞姐姐只是胡說,我就覺得小年姐姐不像是偷鵝蛋的!」九歲的楊小菜跟素年不熟,但她總覺得那樣識字的漂亮姐姐不會做那樣的事。

    「不管是不是她,黃家的人說了,如果將蛋自已悄悄送回去,他家就不追究。若是不送回去,他們就去告官,讓捕快牽著會找東西的狗進村,不出半天,定就能找出那個偷鵝蛋的賊!」楊氏將在地里幹活聊天時聽來的這一出說了出來。

    「真是太好了!還是告官比較好,那樣就能證明鵝蛋不是素年姐姐拿的了!」楊小菜高興的說道。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