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11章 污水染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11章 污水染身字體大小: A+
     

    素年挽著素文的胳膊進了院子,她直接坐在院中的矮凳上摘菜洗菜。素文也不閑著,開始餵雞,撒點穀子和紅薯葉子拌的雞食在院子角落。兩隻母雞吃的歡,叫的也歡。

    接著素文又從茅草屋裡抱了幾次柴送進廚房的灶台下。

    素年的動作很快,小青菜洗凈之後,就進了廚房準備做魚,小魚用鹽巴腌制了一會後,在加了水的麵粉里裹了一圈,再放油鍋里去炸。

    素文在灶台下看火,偶爾抬頭時看素年炸魚,嘴角忍不住抽抽,這做頓魚得費上好幾天的油。不過聞起來確實好香!

    小魚炸出來是金黃-色,酥酥脆脆,上盤時,撒了點綠色的蔥花,香味撲鼻。

    接著素年又做了青菜蛋湯,炒了份青椒之後,晚飯就妥了!

    「爹怎麼這麼晚還沒回來?」素年將幾個菜都用紗罩罩住,不讓蒼蠅有機會下腳。

    「可能又給幾個不聽話的孩子留學了吧!」素文說道。

    這事也是常有的,學堂里的那些孩子聽課不好好聽,白一鳴逮到了,總會留堂懲罰抄寫,等完成了才讓離開。

    「殺千刀的賊啊!偷我家鵝蛋啊!沒天良的小畜生啊!……」

    素年院外一陣陣吵鬧聲傳來,素年放下正抹桌子的抹布,這熟悉的聲音不正是傍晚時候,在河邊吵鬧過一遍的黃大媽嗎?

    「我去看看!」素年出了廚房,外面天色已經暗了,院門外黃大媽指桑罵槐的說個不停。

    「我和老黃兩人起早摸晚的幹活,一年到頭連一頓鵝蛋也捨不得吃進嘴!你自已家有鵝還來偷我家的鵝蛋!一點都沒良心啊……年紀不大不學好,就學會了偷……長得好看有個什麼用?不會幹活不會下地,只會做這些偷雞摸狗的事……」

    話越說越過分,並且話中人說的是誰,村裡人也都明白過來了!

    「人家都說讀書人是聖賢人,可識字的也做這偷偷摸摸的事……」

    「真是豈有此理!太過分了!」素文氣的臉色通紅,眼底怒氣迸發,眼見就要衝出去與黃大媽理論,卻被素年一把拽住胳膊,「哥!你別急,我去!」

    「你怎麼能說得過她?素年……」素文見素年真的開了院門出去,急的追出去。自家妹妹心高氣傲,猛然被人說成賊,心裡肯定是不好受,但若是因此與婦人打吵打鬧,又必會壞了名聲。

    素文一直將沒把素年當做普通的鄉下女娃看,在他眼裡,妹妹漂亮,聰明,識字,若不是他的病拖累,妹妹作為爹爹的女兒,應該過得跟其他大戶小姐一樣,過著閨閣生活。而不是拋頭露面地下地幹活。更不是沒有半點斯文之態,如潑婦一般與人對罵。

    院外,站了不少人,王嬸子也在,她正勸黃大媽不要再鬧了。沒證據瞎說的話怎麼算數?而且她並不認為黃大媽家的鵝蛋是小年去拿的!那個小姑娘不像是手腳不幹凈的人啊!當天下午,剛跟素年一起幹完活的王嬸子完全不相信黃大媽口中的偷鵝蛋的人是素年。

    旁的人也裝莫作樣的勸著,素年的爹爹是學堂里的先生,有孩子在學堂的上學的,怎麼也要給素年爹爹一個面子。而上不起學的人家則是幸災樂禍的看熱鬧。

    「黃大媽!你這是在幹什麼?」素年走到黃大媽面前,清瘦的小身影,在高大的黃大媽面前完全沒有可比性。尤其是黃大媽還是一副怒火衝天的猙獰模樣。換成旁的小姑娘早就膽怯了。

    「鵝蛋被偷了?跑到我家院子外罵?是懷疑我偷的?」素年掙開素文拉著她的手,又上前幾步,雙眼又黑又亮,毫不妥協的看著黃大媽。

    「我有那麼說嘛?你這是做賊心虛吧?」偷了東西還這麼理直氣壯地說話,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黃大媽本就生氣的心情,頓時憤怒起來!就算她爹是讀書人,就算她爹是學堂先生又如何?偷了她家東西,照樣得給吐出來!

    「我心虛什麼?只是黃大媽,若是心情不好想罵人,你可以換個地方罵嗎?我們家還想安生的吃頓晚飯!」素年反問之後,並不像一般小姑娘一樣,急著解釋什麼,而是硬氣地直接讓黃大媽直接走人。

    「算了!黃大姐,你就回家吧!這個時候你家老黃和小黃也應該回家吃飯了!」王嬸子趕緊趁機勸道。沖白一鳴的面子,黃大媽也不會撕破臉吧?

    可惜王嬸子估計錯了黃大媽對那鵝蛋重視的程度!

    「你別裝模作樣!給臉不要臉!我家鵝蛋是不是就是你偷的?」素年淡定的態度惹惱了黃大媽,她直接甩開王嬸子的手,沖著素年嚷起來。並沒有因為素年是小孩子,而不做計較,反而指著素年的鼻子,唾沫星子噴了素年一臉。

    素年壓下心底的不舒服,反手打開黃大媽的手,用袖子擦凈臉。「你既是說我拿了你家鵝蛋,那麼你有什麼證據?」

    「難道我還冤了你不成?」黃大媽被偷了那十來個鵝蛋,心疼的晚飯都沒心情去做,聽到說鵝蛋有可能是白家丫頭偷的時候,她就沖了過來!如果不是白一鳴是個讀書人,又是學堂的先生,她早就衝進屋裡將屬於她家的鵝蛋給搶回去了。

    「你憑什麼說是我拿的?」前生這件事好像是不了了之,黃大媽心眼小,又是守財刻薄之人,為此還病了幾天。今生這事確是癱在了她的身上,如果不把這事從她身上推乾淨,以黃大媽的為人,這事沒那麼好過!甚至以後黃大媽都會拿他們白家人當做賊指桑罵槐!

    爹爹是和哥哥都是讀書人,十分注重名聲。若是因為她,讓黃大媽壞了白家的名聲,她是萬萬不願意的!

    「有人親眼看你下午去過河邊!還帶著桶和盆,難道不是用來偷鵝蛋的嗎?你還想不承認嗎?我看在你爹的面上,你把鵝蛋還回來,我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黃大媽一向把一文錢都當成命根子,更何況十來個鵝蛋,七文錢一個鵝蛋,十來個鵝蛋價值不菲了!這若真是沒了,她的命都要去半條了!

    「我去過河邊是沒錯,但我沒有拿你家鵝蛋!盆和桶我都是用來裝魚的,這點小花可以給我作證,傍晚回來時,她還幫我把魚從院外拎了緊去。」素年在周圍的人裡面沒看到楊小花,也沒有看到胡霞!心中頓時起了疑心,若是鵝蛋是小花拿的,小花心虛不敢過來倒是說的過去。可胡霞呢?這樣一個起鬨架秧子的性子,居然沒過來看熱鬧?

    「哼!她也是你一夥的!村裡小輩的誰不清楚她手腳不幹凈?」黃大媽呸了一口,對楊小花很是不屑輕視。

    「光因為我下午去過河邊就認定我偷鵝蛋?」素年又是生氣又是煩躁的反問道。

    「除了你還有誰?你把鵝蛋交出來,我當什麼事都沒有,否則我要報官,捉你進牢!」黃大媽見素年說了這麼多不承認也是肯交出鵝蛋,又急又怒,索性豁出去,嚇她一嚇!量她一個女娃聽到報官,肯定會嚇得把鵝蛋交出來!總之無論如何今天都是要將鵝蛋拿回去!

    「你早應該這麼做了!」素年冷著臉,繼續說道:「既然你決定要報官就去吧!我也正向讓縣令老爺還我清白!誣告也是要受板子的!」

    素年不懼黃大媽去告她,只是被告偷竊,這名聲著實不好,所以她提醒警告黃大媽,沒有證據就去告狀,官司沒贏,還得挨板子!

    「是胡家那丫頭親口說的!她就是證人!」黃大媽冷哼哼地說著,胡家丫頭和白家丫頭關係一直很好,若不是真是白家丫頭偷的鵝蛋,胡家丫頭會這麼瞎說?黃大媽越想越是這麼一回事,心裡還真的起了白家丫頭要是不還鵝蛋的話,她就去告官!總之這鵝蛋她是一定要拿回來!

    「胡霞?」素年氣的臉色都白了!嘴唇緊咬,這該死的女人!她都還未對她如何,她就開始挑撥是非,往她身上潑髒水了!

    剛從山中回來,手裡還拎著兩隻灰兔子的華琅,站在人群之中,看到素年被黃大媽氣的臉色發白。緊抿著唇,轉頭就走。

    「你和那丫頭關係一向好,她總不會冤了你吧?」黃大媽見素年白了臉,以為她是心虛害怕了,得意的說道。

    「小年……小霞怎麼那麼說?」王嬸子這下也吃不準了,難道小年真的去偷黃大媽家的蛋了?

    「她親口對你說的?」素年冷冷地聲音,目中寒光凌厲。

    黃大媽從沒在一個孩子身上見過這樣氣勢奪人的目光,陡然心裡一突,聲音不由自主地降了幾分,「是她親口說的!」

    「你幹嘛!你放開我!」

    正在此時,胡霞被華琅從人群中推了過來。華琅特意跑去胡霞家,將胡霞這個罪魁禍首給強行拽了過來。

    「你來的正好,我問你,是不是你跟我說我家鵝蛋是白家丫頭偷得?是不是你跟我說只要我在白家外面喊幾嗓子,她就會把鵝蛋還給我?」黃大媽見胡霞來了,眼睛一亮,頓時上前就把胡霞抓到了素年的面前。

    胡霞臉上漲紅,窘迫地低著頭,無論心裡將黃大媽罵成什麼樣,她也是不敢抬頭看素年的臉色。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