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1章 重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1章 重生字體大小: A+
     

    透過破敗的窗欞縫隙看出去,外面的雪好象小了一些。可風卻大了起來,嗚咽地刮著,拍打著窗子,帶著透骨的寒意從縫隙中席捲進房。

    即使是在房裡,即使她躺在了窗邊的炕上。即使身上已經蓋了她所有的被子,卻依舊無法減輕這刺骨的寒意,只因這寒更多的是從心底里湧出來的,一直蔓延到四肢,擋無可擋,避無可避。

    素年細長的黯淡無光的眼睛,高聳的鼻樑下皮膚枯燥的嘴唇輕輕地動了動,一股濃稠的血液從嘴角溢了出來……

    回想這短暫的一生,她過得舒心的就只有在家人和他身邊,而因為她的驕縱,她不曾好好對待過親人和愛人,因為輕信他人,她家破人亡。她的人生從此變成了灰色,從天堂到地獄。

    都說人在死之前會看到此生最想見的人……

    忽然間,素年黯淡的目光中突然迸發出一股耀眼的光彩來。彷彿瞬間,素年又回到少年時期最美的那段時光。

    眼前,似是有一人自那芳菲萬丈的紅塵徐徐而來,玄衣上的青竹,如風吹過沙沙作響……

    素年痴迷地看著他的身影,有那麼一股憂傷定格在一個淺淺的微笑里。他的臉在她失去焦點的眼中漸漸清晰,彷彿他袖畔的青草氣息浮盈在鼻尖,讓她如在雲端。

    「華琅,我一生最幸運的兩件事,一件,是時間也沒有將我對你的感情消耗殆盡。一件,是很久很久的以前我嫁過你。來生……素年定不會再負你……」霧靄般的微笑,遺落在房中深深的暗影里。

    素年終是閉上了雙眼,一行清淚落下,墜入枕間,消失不見,只餘一抹濕痕。

    再次醒來,素年覺得頭有些疼,嗓子還有些啞,這些切實際的感覺讓她猛然睜大了眼。

    難道她還沒死嗎?

    目光黯淡下來……

    死對她來說,才是真的解脫……

    垂下目光接觸到四周之物時,猛然再度睜開,眼中震驚無比,唇型微張,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那熟悉的灰白陳舊的牆,半舊的青紗帳,已經看不出原色的梳妝台上一張熟悉到她淚水迸發的人物畫。

    青澀的眉眼,朝氣蓬勃的氣質,兩條烏溜溜的大辮子……

    她回家了嗎?

    她怎麼回家了?

    頓時,這眼前熟悉的場景,刺激的素年心如刀絞,比死更加讓她難受。強忍著痛苦,將哭聲壓抑在喉口,眼淚鼻涕就這樣一道道無聲的流出來。

    「素素!素素!你怎麼了?」輕柔的夾雜著擔憂的沙啞聲音傳到素年的耳邊。

    素年抬起淚眼,眼前掠過一陣風,清秀的臉帶著滿眼的著急擔憂之色,單薄瘦弱的身體因為急奔過來,而微微發白。

    「哥哥?」儘管淚眼朦朧,素年依舊認出了這張臉是疼她至深的哥哥素文。

    素文蒼白的臉上飛過一抹意外,轉而歡喜擔憂之色連連在他臉上浮現。

    素文與素年同父異母,除了小時候喚過他哥哥外,素年已經有四五年沒有喊過他哥哥了。如今再聽素年喚他哥哥,素文激動的鼻子都酸澀起來。

    「素素!爹爹就快回來了,不怕,哥哥在這裡!」素文當素年眼下的行經是因為剛落河受到驚嚇害怕所至,所以一邊手忙腳亂地幫素年擦著眼淚,一邊柔聲保證地安慰素年。

    而素年的淚水越擦越多,素文漸漸著急的額頭都在冒汗,妹妹叫他哥哥,他自是高興。可妹妹此時的眼神怎麼這樣古怪?後悔?痛苦?懷念?

    難道是落水后撞到不該撞到的東西?

    「妹妹!我去找大夫!」素文一咬牙,轉身就要離開去找大夫,雖然家中已無多餘銀錢,但妹妹這樣子明顯不妥。日後,他忍忍少吃幾次葯,就能把這大夫看病的錢給省出來了。

    「哥哥!」素年見素文要離開,心慌之下根本沒聽清素文在說什麼,反射性如受驚一般抓住素文的胳膊,整個人彷彿被拋棄似的撲進素文的懷裡,歇斯底里地如孩子一般痛哭出聲,哭聲中充滿了被釋放被壓抑的痛苦、悔恨、思念。

    素文從沒有見過一向活潑可愛的妹妹哭的這樣撕心烈肺過,心疼的眼淚直往下掉,一邊緊緊抱著素年,給她安全感,一邊輕輕地拍打著她的背小聲的安慰著。

    素年就這樣哭暈了過去,素文小心翼翼安頓好素年之後。急忙求了隔壁的大嬸幫忙照看一下妹妹,自已則是要去找大夫來給妹妹看病。

    隔壁的王嬸子一向與他家交好,自然願意幫這個忙。挑簾進房后,看著躺床上沒有生氣,臉色發白沒有血色的素年,也有些怪心疼的。

    素年本哭暈過去,又漸漸醒轉過來,腦子又漲又痛,方才見到哥哥彷彿將十幾年的委屈悔恨都發泄了出來。

    「唉!現在知道河邊危險了吧?下次可要當心……這次若不是華子路過看見你掉河裡,將你救上來,可不是要出大事了……」王嬸子一邊給素年掖了掖被角,一邊小聲地自言自語著。

    素年混沌的思維被王嬸子的話給吸引過去,越聽越是驚駭,這話她是那麼耳熟……

    華琅救的她?她落河?這是她十歲時候,落河的那次嗎?

    可是……

    儘管依舊閉著雙眼,素年的牙齦卻緊緊地用力地咬著。方才情緒激動一時沒有想太多,素年腦子一團亂麻,這裡不是地府,因為有陽光。可是若是她沒死,眼前這一切都是夢嗎?

    她是在做夢嗎?

    這樣的夢她曾做過無數次,開始每次醒來,她都會痛哭失聲,後來眼淚都流不出,也漸漸麻木了。

    離家的孩子就像那沒根的浮萍,像地里的野草。當時不自知,等真正失去家人的溫暖,失去家人的關愛時,那種悔恨與思念日日如那鑽心的蟲,吞噬著已經失去活力的心臟。

    方才的哥哥年輕的過分,就像十多歲時一樣。還有那梳妝台,是哥哥親娘的嫁妝,擺在她的房裡。她出嫁時也給帶了過去,因為梳妝台雖舊,卻是沉香木,值點銀子……

    還有那副爹爹親手畫的小像。那張小象早在她埋怨爹爹給她定親時就給撕了……

    她夢到了小時候嗎?

    被中的手悄悄挪到腿邊,狠狠地掐了下去,巨痛傳來,素年忍住了脫口而出的痛呼。

    眼淚卻不爭氣地從眼角往下落著……

    不是夢……不是夢……

    王嬸子見素年睡著了還在流淚,嘴唇慘白哆嗦著,驚嚇之下以為她是發熱了,趕緊試了她額頭的溫度,體溫正好,只是怎麼就哭了呢?

    ...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