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16.第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合意 - 16.第十六章字體大小: A+
     

    密閉的窗帘將早晨的陽光給擋住。

    只有一隙光明,還從窗帘的中縫處射入。

    現在是早上八點。

    周末可以多睡點。

    這兩句話在杜宴禮腦海之中轉悠來去,將主人誘惑。

    不行……七歲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賴過床了。

    杜宴禮想。

    他沉默片刻,抵禦誘惑,將壓在自己身上的手拿開。

    但剛才拿掉,單引笙又將手臂伸過來,重新攬住杜宴禮。

    這一次,他睜開一隻眼睛瞅住杜宴禮,口齒清晰,態度堅定:「周末那麼早起幹什麼?我們再睡兩分鐘!」

    杜宴禮:「你醒了?」

    單引笙沒有醒,說完這句話后,他重新閉上眼睛,將腦袋埋入杜宴禮的脖子,繼續睡覺。

    灼熱的呼吸噴在杜宴禮的頸彎處,那裡的小塊皮膚受到刺激,微顫一下。

    杜宴禮扭過頭看了單引笙一眼。

    今天的單引笙又換了個和昨天不一樣的髮型。

    凌亂的碎發搭在他的眼皮上,在年輕的男人臉上打出一片散碎的陰影。

    此時此刻,對方一臉安然,似乎全然沉靜在一個美妙的睡夢之中。

    睡夢如斯輕快。

    看著看著,本該清醒的意識再度被感染,杜宴禮又一次陷入了些微的睏倦之中……

    當杜宴禮真正從樓上走下來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

    原本計劃用於晨練的時間在掙紮起床的過程中無意義的消耗了。

    原本應該徹底清醒的神智也因此還有點混沌。

    杜宴禮帶著些微沒能抵抗誘惑、破壞自己規則的罪惡感走進廚房。

    一環安排被打破,每一環安排都受影響。

    就很討厭……

    但是生活畢竟充滿轉折,不可能每一樣事情都按照最初的設想完成。

    一分鐘的罪惡之後,杜宴禮放過了自己。

    這是假日的第一天,他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情,開始準備早餐。

    偶爾的時間裡,視心情和興緻決定,他也會想要自己動手做點吃的。

    他決定給自己搞一個簡單點的早餐。

    穀物,牛奶,還有三明治。

    嗯……

    今天做金槍魚三明治。

    煎個蛋,加金槍魚茸,再加魚子醬。

    陽光射到窗台上。

    窗台上的綠植招展枝葉,卻不能碰到,葉片輕抖,干著急著。

    杜宴禮瞄了一眼,用手撥弄一下,讓綠植的葉子正好承接陽光。

    光芒流動,葉綠如翠。

    單引笙在杜宴禮走之後五分鐘就醒了。

    明明剛才還很困的,但睡在床上的人走了以後,這覺就突然沒滋沒味起來了,導致他一下子就清醒了。

    果然,做什麼事都要有人陪伴。

    連睡覺也不例外……

    他坐在床上,擁被想了片刻,從床上爬起來,洗把臉,刷個牙,踢著毛茸茸拖鞋下了樓。

    剛到一樓,就聽見廚房傳來炒菜的響動。

    單引笙漫不經心瞟過一眼,正見圍著圍裙的杜宴禮站在廚房中,準備早餐。

    他的腳步頓住了。

    他維持著扭頭的姿勢,看著廚房。

    他太過不可置信了,以至於本該一閃成型的念頭都切割成一段段一字字,挨個蹦出他的腦海。

    圍圍裙、做早餐、的、杜宴禮?

    人|妻,杜宴禮?

    油剛下鍋,鍋剛燒熱,鍋中的蛋液還沒有成型,杜宴禮就被人從后抱住。

    下一刻,灼熱的氣流直衝他的耳朵,單引笙在他背後低笑:

    「寶貝,你在為我做早餐嗎,我太感動了……」

    杜宴禮:「……」

    起床時候的教訓重現眼前,他一陣警醒,不理會身後的人,更加專註準備早餐。

    不管怎麼樣,先把早飯做完才是正事。

    我享受做早飯的樂趣,但一點也不想吃一頓煎蛋燒焦的糟糕早餐。

    杜宴禮的沉默給了單引笙更多的想象空間。

    他沉浸在一種杜宴禮賢惠溫柔,正為自己做早餐的幸福錯覺之中。

    這樣的錯覺太過濃烈了,導致單引笙在這一瞬間也變成一個和人|妻新婚燕爾的傻丈夫。

    他抱著杜宴禮蠢蠢欲動,很想給穿著圍裙的人一個親吻。

    但為數不多的理智制止了他,他轉而拿起杜宴禮準備的牛奶,喝了一口,讚歎;又拿起杜宴禮準備的穀物,吃了一個,繼續讚歎;再接著,他的爪子伸向了杜宴禮準備的三明治,他已經準備好自己的驚嘆了。

    這個時候,味道怎麼樣不重要,重要的是萬般驚喜的姿態——

    杜宴禮剛好關火,夾完三明治。

    他將三明治放入餐盤,再把餐盤放在單引笙拿不到的地方,然後扭過頭,看向單引笙,就看見對方眼巴巴望著遠去的早餐,一臉揪心。

    杜宴禮一時好笑。

    所以他做了個動作。

    他給逗笑自己的人一個深吻。

    碰觸嘴唇,挑開牙關,從口腔之中汲取更深汁液……

    柔滑微澀,一個充滿奶味的吻,還是我喜歡的牌子。

    這是杜宴禮最初的感覺。

    他一時有些驚訝。

    單引笙的味道,比他想象得要好,好很多。

    「嗚……」

    細微的□□與抽氣從單引笙口中傳出。

    他倉促退後一步,肩膀撞在冰箱上。

    慾望就像潮水,從未知之處席捲而來,讓人心慌意亂,意亂情迷。

    杜宴禮抬起手,撫上了單引笙的脖頸。

    對方的脖頸僵硬得像是豎了根棍子在脖子內部,他的手指輕輕揉著他的脖頸,幾下之後,僵硬的脖子就放鬆了。

    放鬆的不只是脖頸,還有單引笙。

    單引笙回過神來了,他開始迎合杜宴禮。

    陽光明媚,清晨的這個深吻,索求了許多的杜宴禮在親吻的間隙中看著單引笙的面容,他看見紅暈漫上對方臉頰,喘息染上對方聲線。

    他還注意到了單引笙的目光。

    那裡頭又含沉醉,又含迷惑。

    而後那雙眼睛湊近自己。

    單引笙親了他一下,又小聲問:「怎麼了?」

    單引笙確實恍惚著,還持續恍惚著。

    但是現在感覺確實很好……他還有一些掙扎,掙扎之中,他又感覺自己的脖子被手掌溫柔撫弄。

    對方的力量輕重適中,十分舒適。單引笙內心的掙扎一下就被瓦解了。

    他主動湊近杜宴禮,摩挲對方的嘴唇,親吻對方的舌尖,不知不覺就笑了起來,他的聲音還帶著微喘,他叫杜宴禮的名字,只叫杜宴禮的名字:

    「宴禮……嗯……宴禮……」

    這個時候,對方的名字似乎也暗藏了奇異的蠱惑感。

    杜宴禮的心也被單引笙的聲音給輕輕撥了一下。

    公平來講,單引笙味道不錯。

    就是有的時候,太不夠乖巧了一點。

    杜宴禮想,同時他也承認。

    有些時候,跳出千篇一律的乖巧嘗嘗別的東西,並不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他慢條斯理地品嘗評判著,直到和自己糾纏的人漸漸有點喘不過氣的時候,才放開了對方,慈悲地給予對方呼吸的空間。

    「好了。」杜宴禮說,他將最後一個輕吻落在對方還來不及閉合的微張嘴角,「吃早餐吧。」

    單引笙吞口了唾沫。

    他靠在冰箱上,眼睜睜地看著杜宴禮端著餐盤往餐廳走去,隨後擺好早餐,解下圍裙,坐在椅子上。

    到了這個時候,那位嚴肅冷睿的總裁又回來了。

    但是……

    食物的香氣還殘留在廚房之中。

    對方嘴唇的溫度,也正殘留在自己嘴唇上。

    單引笙有點想抬手按著發燙的嘴唇,又克制了自己的蠢動。

    他的心似乎被一條繩索拉鋸著,左右搖擺,晃蕩不定。

    拉鋸到最後,他鬼使神差想:

    杜宴禮的親吻技術居然非常不錯,外表完全看不出來。

    他的吻有點讓人腿軟……不對,是居然讓人衝動!

    單引笙自個糾結猶豫一會,放下似乎有些奇怪的發展,也坐了過來,和杜宴禮一同吃早餐。

    別的事情先放放,吃完了早餐再說。

    杜先生做的早餐,不是誰都有面子,能吃上這麼一口的。

    一室安靜。

    杜宴禮於安靜之中不緊不慢的吃完了早餐,總體滿意。

    食物不錯,身旁的人也算乖巧。

    於是他不吝給了單引笙一個微笑,並在對方唇邊再印一個親吻,然後才起身離開。

    單引笙:「……」

    這傢伙今天十分愛放電。

    總覺得自從我上次不小心親吻杜宴禮的臉頰之後,就打開了這人身上的某個很奇怪的開關……

    單引笙究竟怎麼想的,杜宴禮並不關注。

    除了起床的那點時間以外,他的步調並沒有因為家裡多了一個人就改變。

    他在幾天前就對自己的第一個休息日做了妥善的安排,這導致他還挺期待今天的行程的。

    他先往花房走去。

    花房在別墅的左手邊,是一間玻璃房,裡頭種了各種各樣的花卉和植株,這是杜宴禮一手挑選和裝飾的。

    他將自己的花房打造成了一個小型的熱帶雨林,還在熱帶雨林中飼養了一些動物,並定期更換,讓這個花房生機勃勃且四季不同。

    平常時候,這個花房有專人打理。

    但是當休息時間充裕的時候,杜宴禮還是喜歡自己拿著水壺和鏟子,做一些照顧花草的工作。

    他欣賞花草的美。

    那是一種靜靜綻放,又不缺生機的妍麗。

    杜宴禮看著花,單引笙看著杜宴禮。

    被鮮花樹木簇擁的杜宴禮有和平常截然不同的感覺——那相當於杜宴禮圍上圍裙的感覺。

    圍圍裙的時候,單引笙吃驚得都忘記拿手機拍照了。

    現在他悄悄地將手伸到口袋裡,摸出手機,準備給蹲在地上的杜宴禮拍一張照片。

    結果手機剛拿出來,杜宴禮就將手向單引笙伸來。

    「合同之中……」

    「我有保密的義務。」單引笙乖巧接話。

    他看了一眼手機,遺憾地將手機揣回兜里,然後舉起雙手,以示自己的清白無辜。

    杜宴禮就不再理會單引笙。

    他鬆鬆土,澆澆水,給花驅個蟲,再拗動花枝,讓花依照自己的想法生長,悠然自得。

    單引笙將舉起的手收了回來。

    他發現對方的私生活和自己想象的相同,又有些不同。

    對方的私生活正如他預想的那樣嚴肅,還有些無聊……

    但是無聊之中,又能夠發現驚喜。

    驚喜居然還不少。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