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070章 氣血上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070章 氣血上涌字體大小: A+
     

    離天穹確實是沒有在她的家裡看到男人,但是,這一刻,他不得不氣血上涌,他不上涌,還是男人么?

    他看了她一眼,她也是羞紅了臉,肯定想不到他會突然光顧了。

    皇甫歆不敢看他的眸光,她只想逃離這裡,可是,這是她的家啊,她能逃到哪兒去呢!

    於是,她馬上道:「你渴不渴?我去樓下買水給你喝……」

    說完,她就跑掉了。

    離天穹當然渴了,要知道,他不渴就怪了。

    他看著她消失得無影無蹤,於是放下了車鑰匙,蹲低身體開始清理她的客廳,到處是飛舞的雜誌,還有書,還有白紙,這些倒是不難整理,關鍵是他拿著她的bra和小褲褲時……

    她的小褲褲,和bra,都是一套一套的*,特別是小褲褲,捏在掌心,彷彿是小小的一點點,還有那各種顏色的bra,彷彿是包裹在身的樣子。

    離天穹分門別類擺放整齊之後,還不見皇甫歆回為,這人買水難道跟賣水的私奔了不成?

    他將她的臟衣服放進了洗衣機,這丫頭,連放進洗衣機都這麼懶。

    皇甫歆走到了門口,悄悄的往裡望了一望,客廳里不見離天穹的身影,而且客廳好整潔啊!

    他已經收拾好了嗎?她磨磨蹭蹭的去了好久,以為他已經走了呢!

    可是,她進了房間,聽到洗衣機在動,她過來一看,衣服都在洗衣機里滾動,她不由哀嚎了起來,「我的那個不能放在洗衣機一起洗,會變形的……」

    「什麼?」離天穹佯裝不知道,無辜的問她。

    皇甫歆覺得,和他討論bra是最曖-昧的事情,可是,她的那些bra都是她花了血本買來的,她一直喜歡用名貴的牌子,一套都是上千塊。

    她趕忙將洗衣機斷電,然後在一堆衣服里去找,翻來找去的沒有找到,她一回頭,看到了陽台上晾了一片她的bra,紅的、藍的、青的、黑的……各色都有。

    「你洗的……」皇甫歆張大了嘴巴。

    離天穹這時才擦乾手上的水珠,「對,我用手洗的。」

    皇甫歆:「……」

    早知道她就不去買水了,要知道他給她洗這個,兩人什麼時候親密到了這個地步?

    離天穹在用手洗時,完全能感知她穿在身上時的感覺,那一刻,他有一種衝動,就是……

    包括洗小褲褲也是,那捏在了掌心就一團的小玩意,他也曾撫觸過她的……

    皇甫歆不敢看她,馬上要從陽台上走過去,在經過他的身邊時,踢到了盆子,水也流在了地上,她也差點跌倒在地。

    還好,離天穹將她扶住,而且這一次,他的大手,剛好罩在了她穿bra的地方……

    她愣了,傻了,呆了……

    他則是覺得手感……真好。

    他在她來不及反應之前道:「女人最好的bra就是一個好男人!對吧!」

    這是皇甫歆曾經寫的一則隨筆,在曾在文中寫道,女人這一生中,最好的bra就是一個好男人,而且那個男人一定要為她洗bra洗小褲褲……

    她不知道他是有意還是無意之中這麼說的,反正今天他的行為,就是她文中所寫的好男人了。

    他是第一個為她洗bra的人,也是第一個為她洗小褲褲的人。

    恰巧這時,皇甫歆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出來一看,是湯宇瀚打來的。

    「宇瀚,我已經在家了,不用擔心。」皇甫歆輕聲說道,「你回家開車慢點,好,明天見!」

    她說完了之後,離天穹在看著她,她不由又想逃跑了,「這樣看我做什麼?」

    「他是你什麼人?」離天穹問道。

    「男朋友!」皇甫歆聳了聳肩,反正他遲早會知道,與其他們兩人這樣*下去,不如一早告訴他的好。

    離天穹這時欺近了她,他將她鎖在了陽台和他之間,「發展成了什麼樣的男朋友?」

    「準備結婚過日子的男朋友。」皇甫歆從來沒有想過和湯宇瀚的將來,只是這一刻糊弄他而已。

    離天穹凝視著他:「他不適合你!」

    皇甫歆:「……」

    但是,她馬上就反駁道:「合適不合適,也要相處了才知道,你怎麼知道不合適的?」

    離天穹認真的說道:「娛樂圈的是是非非,你還沒有嘗到苦頭嗎?如果不想有這樣的事情第二次發生,就和他分手!」

    皇甫歆紅了臉,他所指的是什麼,她當然是知道的。

    「如果再有一次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就不會放過你的。」他說道。

    皇甫歆瞪了他一眼,只是沒有說出來,他現在有家有孩子,還想怎麼不放過她?

    「不會了。」她輕聲說著,然後望向了洗衣機:「衣服洗好了,你也要回家了吧!依柔和孩子們等著你回去了!」

    「我現在就回去!」離天穹說完,一手將她擁入懷中,「歆歆,我愛你!」

    他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就揚長而去。

    皇甫歆呆在了當場,愣是過了好久也沒有回過神來,他說他愛她!

    他說他愛她!這個好期待了好久的答案,為什麼現在聽來卻是這麼心酸呢!

    皇甫歆站在了陽台上,看著他遠去,她的腦海里,一直一直是盤旋著那句話,離天穹,你現在有什麼資格說愛她?

    你有家有孩子,而她,看來是不能在香城再呆下去,她已經聞到了離天穹再次圍獵她的味道了。

    當然,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和湯宇瀚有什麼深層的發展,本來就是為了打消他的疑慮,但現在是反而將他招惹了。

    她可是知道招惹了惡魔的後果,天啊!皇甫歆看來是不能回香城,她一回,就會發生大事。

    於是,她馬上訂了機票,飛回了紐約,就連湯氏兄弟倆,她都沒有說。

    ……………………

    醫院。

    雲依柔一直在醫院陪伴著父母,母親輸完液之後,身體漸漸的好了起來,而且有離天穹這個嘴很甜的「女婿」在一旁安慰著她,他又找了最權威的醫生給她父親看病,父親的中風也有一絲起色,於是母親見父親的身體好了起來,她也就放心了一些。

    這一天,雲母回家煲湯,父親躺在*里午睡,住的是vip套間,雲依柔在另一間房裡整理著東西,忽然,她感覺到了門一關,她趕忙回頭一看,竟然是惡魔再現。

    「你來做什麼?」每一次湯宇翔的出現,都是神出鬼沒。雲依柔厭惡的瞪著他。

    湯宇翔凝視著她:「我來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

    「不需要!」雲依柔厭惡的道。

    湯宇翔對於她這樣的態度,自然是心裡不好過,他又不是什麼洪水猛獸,她為什麼要這樣對他?

    「依柔,我希望我們都能成熟一點解決事情。」湯宇翔放下了架子,溫聲哄她,「奪你第一次,確實是我不對,我喝醉了,我給你道歉!」

    雲依柔依然是厭惡不已的看著他:「那麼第二次呢?第三次呢?你敢說你也喝醉了?」

    她可是沒有忘記,在酒店的洗手間里,在公司的休息室里,他是如何掠奪她的身體的,而現在一句對不起,就能了事!

    湯宇翔覺得,跟女人講道理,有些道理根本就講不通。

    「我早就跟你說過,我喜歡你,我亦喜歡你的身體……」他說著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然後迅速的放在了他的上面。

    雲依柔大叫了一聲,那處兒,又燙又熱,而且她在感覺到迅速長大……

    這個死變-態!為什麼一見到了她就會發-情?

    這讓雲依柔是想縮回了手,他卻是不讓。

    「依柔,感覺到了嗎?它有多渴望你……」湯宇翔的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它只會為你展現這樣驚奇的魔法,而你亦一樣,你根本不知道,當我看見你那兒小得可憐,但是它也會展現驚人的魔法,能將我全部……」

    「閉嘴!」雲依柔被他說得面紅耳赤,這個男人果真是什麼都說,連最私-密的事情,也能說得這麼順口!

    要知道,雲依柔從小就是書香門第之家,而且和離天穹的這三年,從來不會接觸這些事情,離天穹待她彬彬有禮,溫柔紳士,哪裡會像湯宇翔這樣說話!

    她馬上用另一隻手,隨便拿起什麼東西就往他身上扔去,一瞬間,房間里就是「砰砰」直響……

    在外面的雲母拿湯來,聽到了聲音馬上敲門:「依柔,你在做什麼?」

    雲依柔見是母親來了,如果母親見到了這個男人,她還不如死了算了。

    「不準說話!藏起來!」雲依柔馬上指了指那衣櫃,讓他藏進去。

    湯宇翔看著她:「醜女婿也是要見岳父母的,你這樣藏著我怎麼行?」

    「閉嘴!」雲依柔低聲道,「我媽病剛好,你要是惹了她再有事情,我會跟你拚命的……」

    「可是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湯宇翔攤了攤手。

    雲依柔冷靜果斷的打開了衣櫃:「但是現在要藏起來!快進去!」

    她將他推了進去,然後將衣櫃關起來,平息了一下心情,才去開門。

    「媽,我在整理一下房間,您已經來了嗎?」雲依柔從來就不是說謊的人,此刻在母親面前說謊,自然是有些難過。

    雲母看著房間亂成這樣,不由奇怪了:「我走之前剛剛收拾好的,為什麼會亂成這樣?」

    這些是雲依柔剛剛亂摔向了湯宇翔的,她哪敢說衣櫃里藏了一個男人,只好道:「媽,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護士來找東西吧……」

    雲母低身去揀,然後要打開柜子去放。

    這個動作嚇得雲依柔簡直是心跳都要失去節奏了,她趕忙站到了衣櫃的前面:「媽……我來,我來,您身體剛好,快去休息……」

    她說著,就奪過了雲母手上的東西,然後將母親拉了出來,「媽,您先喂爸吃一點東西吧!」

    當雲母喂著東西時,雲依柔趕忙進來房間將地上亂七八糟的東西揀好,然後打開了衣櫃道:「你還不走!」

    「你是要我光明正大的走出去嗎?」湯宇翔嘆了一聲。

    「當然不是!你要麼爬窗口走,要麼爬外面的水管,反正我不想看見你……」雲依柔越說越氣了。

    誰知,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湯宇翔就一手將她拉入了懷中,低頭吻上了她的小嘴……

    雲依柔見他在父母面前,也敢這麼的放肆,她又掙扎不開來。

    湯宇翔一碰到了她柔軟的身子,就恨不得衝進去。

    可是,他知道,這一次要是真衝進去了,她真的是要恨死他了!

    於是,他只好答應了她,「好,我爬窗走!」

    一個堂堂的湯氏總裁,來見一見他的女人,卻是要爬窗離開了,真是……

    雲依柔被他放開了之後,氣息不穩的瞪著他,還沒有來得及罵他時,外面再次傳來了敲門聲,這一次是雲依情:「姐姐……」

    「快走!」雲依柔嚇了一跳,一推這個男人,反而是讓他的手入了她的裙擺……

    湯宇翔要走,也要帶一點福利走。

    雲依柔卻是嚇得面如土色,「不要……」

    湯宇翔見她嚇得不輕,於是馬上跳窗走了。

    雲依柔彷彿還有他的大手在她裡面興風作亂的感覺……

    過了好一陣,她才回過神來,她這一驚一乍的,遲早被湯宇翔給嚇成了神經病了。

    「姐姐……」雲依情還在叫著。

    雲依柔這時拍了拍自己的臉蛋,然後去洗了一把冷水臉,她的臉怎麼這麼燙啊!

    都是那個惡魔給害的!

    雲依柔打開了門,雲依情就馬上進來了,她四處張望了一下:「姐,怎麼這麼久才開門?」

    「我剛才去洗臉了,可能是沒有聽見……」雲依柔說道,她不想呆在這個房間里,一連兩次被嚇倒,遲早會瘋掉。「我今晚要回家看貝貝……」

    「姐姐,我跟你一起去看貝貝,好不好?」雲依情說道。

    雲依柔看著她:「可是爸也需要人照顧啊!」

    「不用擔心,姐夫請了特護,他們是二十四小時陪護的。」雲依情說道,「我好想見貝貝了。」

    「好吧!一起回去!」雲依柔點了點頭。

    兩人一起回到了家后,吃完了晚飯,雲依情在逗著貝貝,雲依柔問道:「月嫂,天穹呢?」

    「我也不知道離先生怎麼還沒有回來!」月嫂說道。

    雲依情這時說道:「姐,姐夫出差了,他已經在飛紐約的飛機上了。」

    雲依柔最近忙著父母的事情,也就沒有和離天穹聊離婚的事情,她也知道,這樣下去,不好,可是,她也希望一切能有一個圓滿的結局。

    晚上,雲依柔哄睡了貝貝,將他放在了嬰兒*里,看著這個孩子,真的是越長越像湯宇翔了。

    一想起這個惡魔男人,她也累得沒有精力去想,於是就去睡覺了。

    睡到了半夜的時候,忽然感覺身上有粘粘的感覺,她不由嚇了一跳,由於孩子小,她在房間里,都是會開一盞小燈睡覺的,此刻,借著燈光,她看到了一個男人在自己的身邊。

    「你……」雲依柔怎麼也想不到,湯宇翔竟然是敢闖風雲堂,「你敢來這裡,不怕我叫外面的兄弟們將你抓起來?」

    「你可以叫他們來欣賞你此刻的樣子……」湯宇翔一來時,早就將她的睡衣扯掉了,此刻的她,羊脂玉膚,迷得他簡直恨不得死在她的身上。

    雲依柔自然是不敢了,她拚命的想縮回身體,可是,被是被男人控制住了。

    她趕忙說道:「湯宇翔,我是天穹的妻子,你不能……」

    「你們只是有夫妻之名,並夫夫妻之實。」湯宇翔卻是說道,「而且,我說過,離婚!你若一天不離,我就每天晚上闖你香閨,和你做最親密的事情……」

    雲依柔瞪著他,這是人話嗎?

    何況,她就算是離了婚,也是要給離天穹一個交待,並非是為了和湯宇翔在一起啊。

    「我會離,你先放開我!」雲依柔開始用緩兵之計。

    湯宇翔已經心心念念了一天,他被她折磨得什麼事也做不了,只想著她的身體……

    此刻,哪還會放過她!

    「乖……」他哄著她,「讓我嘗嘗……」

    雲依柔是由他啟蒙的感覺,她很快就被他的唇舌所俘虜,而且,他連她最最不為人知的地方,也不放過……

    人都說三十狼如四十如虎,敢情她是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紀了,才會這麼渴望被他狠狠的佔有……

    「柔……」他叫她一個單字。

    雲依柔別過臉去,為什麼,她一向憎恨他,他毀了她的生活,她還會這樣對他有感覺……

    就算她是高級科研老師,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相對於她的矜持和害羞,湯宇翔則是開放和大膽,他在她的耳邊邪笑了一聲:「柔,你真是如水一樣的柔……我要進來了……」

    「你知道嗎?今天在衣櫃里,我就在幻想著今晚擁有你的模樣,你知不知道,你有多美……」湯宇翔一邊要著她,一邊說著葷話,「你就是能的令男人死在你身上的魔力……」

    雲依柔依然是不說話,咬緊了唇,但是他的葷話,還是入了耳朵。

    湯宇翔說道:「今天在醫院,我就想著要狠狠的佔有你的樣子,果然,這一刻真好……」

    「我恨死你了……」雲依柔哭著說道。

    湯宇翔吻著她的淚,「怎麼哭了?是不是受不了這樣的一種感覺而哭……」

    雲依柔捂著臉哭,他根本就是口無遮攔,她確實佩服他的這個能力,但也恨自己,為什麼還能有感覺……

    只是,他們兩人並不知道,在隱秘的地方,正有一個攝像頭,將兩人的瘋狂畫面給記錄了下來。

    ……………………

    紐約。

    皇甫歆在紐約的公寓還沒有退掉,她去買了菜回來,雖然在這裡生活了三年多,她還是不習慣吃西餐,她喜歡中餐,可能是喜歡煮飯炒菜的感覺。

    她在廚房裡,做了好幾個菜,然後擺放在了桌子上。

    可是,她卻是感覺不餓。

    一連三天過去了,彷彿離天穹並沒有發現她的失蹤一樣,她在想,會不會是她想得太多了。

    他並沒有和她在一起的意思,皇甫歆現在有一點兒亂。

    她也知道,他沒有這一種感覺就最好,否則兩人牽扯不清的,可是怎麼辦?

    湯宇瀚的忽然到訪,到是讓皇甫歆有一點驚奇。

    「這是我哥提供的地址。」湯宇瀚說道,「我來找你的……」

    「進來吧,我做了晚餐,要一起吃嗎?」皇甫歆讓他進來。

    「太好了!」湯宇瀚毫不客氣的吃了起來。

    由於湯宇瀚沒有訂到酒店,而皇甫歆還有一間客房,他就在這裡住下了。

    第二天,兩個人一起出去,湯宇瀚為了多謝她昨晚的晚餐和收留,於是請她去玩。

    兩人走在了大街上時,忽然有人拿著黑氣騰騰的煙霧向她沖了過來:「你這個女人,都有了孩子,為什麼還要纏著我們的的瀚少……」

    皇甫歆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敢情是有粉絲在維護著湯宇瀚啊。

    那黑氣騰騰的煙霧,粘在臉上,油油的,她一摸更是嘔心,也不知道是什麼做的。

    「你怎麼可以這樣?」湯宇瀚當即就罵了這個粉絲。

    周圍還有圍觀的人們,其中很多是黃皮膚的亞裔人,他們都是很喜歡湯宇瀚的,自然是地皇甫歆有了敵意。

    粉絲還喊了起來:「她不配,她未婚生子,肯定不是我們瀚少的孩子,她不配是瀚少的女朋友,也不配站在瀚少身邊……」

    皇甫歆一時之間,竟然沒有辯駁,這一點,她早就知道的,她並不怪這些粉絲,他們維護著瀚少也是應該的。

    她被越來越多的粉絲給擠出了湯宇瀚的身邊,她還聽見了粉絲在罵道:「這個狐狸精,昨晚不知道用了什麼媚術,還留瀚少在她家過夜了……」

    她走到了外面來,還沒有來得及呼吸一口新鮮口氣時,後面的粉絲瘋狂的在追趕著她,她正不知道往哪個方向時,手腕就被人抓住了。

    她一怔,為什麼還能遇見他?

    「走!」離天穹拉著她的手,上了他的車。

    她看著這些瘋狂的粉絲們的舉動,不由有些后怕,還好,他來了!

    「我早就跟你說過,湯宇瀚這個人不是你的依靠。」離天穹厲聲道。

    鄭重聲明,欠下的六千會補上,我希望大家催文是一種好的心態,不要在我有急事的情況下,還落井下石在評論區挑起事端,我有急事,我其實是可以向站請假不更新的,但是我半夜寫文為了什麼,為了這一點錢嗎?你們想過沒有,三分錢一千字,我要寫多久才有三分錢,我一天賺一毛八,現在的物價,一毛八分錢用來做什麼?我一直在給大家一個交待,盡量不要斷更的同時,讓我緩一口氣才補更,這樣不好嗎?為什麼有些人總是咄咄逼人呢?是!你們投了月票給新書,我很感激大家,這樣的感激,我希望化成美好的文字,奉獻給大家,而不是你們無休無止的挑釁!作者也是人,她有家有孩子,她不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什麼事也不管的人,每一個做了母親的人都知道,孩子是放在第一位的,如果你們真的這樣一直逼我,我覺得,我可以休息一下了。我真的不願意為了一天的一毛八分錢透支了我所有的體力和精力。今天這一章,我是凌晨三點開始寫的,早上六點發出來的。你們每一個人心中都有小算盤,試問誰願意為了一分八毛錢這樣辛苦?我的所有堅持,換來的卻是你們這樣的對待。我很傷心!

    這段五百字的留言,是不會收費的,我也不會這樣充數去收費。我真的累了,各自珍重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
    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