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067章 愛是佔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067章 愛是佔有字體大小: A+
     

    離天穹凝視著她,一年多的變化,讓她越來越成熟了,舉手投足之間,那個喜歡笑喜歡鬧的小丫頭片子,已經不見了。

    歲月真是不饒人,他已經三十歲,而她也二十四歲,不過,這正是女人最美好的年華。

    「拿合約給我看看。」離天穹收回了眸光,淡淡的說道。

    他在兩人簽訂合約時,看得很仔細,而且也很積極,這讓皇甫歆更加放心了他,她認為他對她再也沒有任何動機。

    當然,他一家人過得幸福,也是她想看到的結果。

    他們糾纏了這麼些年,終於可以把手言歡,然後成為商業上合作的朋友,實屬是不易了。

    「皇甫小姐,合約已經簽好,晚上公司有簽約會,你來參加吧!」離天穹卻是收拾東西,準備下班了。

    皇甫歆如果不去的話,豈不是顯得她還計較著過去,於是大大方方的道:「好啊!」

    「那你自便,我還要回家看孩子!」離天穹說完就走了。

    皇甫歆挑了挑眉,然後也走了出去。

    ……………………

    晚會。

    由於湯氏公司和離氏公司的合作,這也是向外界宣傳他們不和的最佳時機,他們曾是一起上學的兄弟,現在是事業上的搭檔。

    只是,外人並不知道,他們相互中意的人,竟然是對方身邊的女人。

    皇甫歆在晚會上倒也很自在,喝著香檳看著他們在舞池裡跳著,但是,令她沒有想到的是,湯宇翔也來了。

    「湯總,您有空來了?」皇甫歆想了想,覺得也對,這是他們第一次合作,他應該來的。

    湯宇翔和她碰了碰杯:「怎麼樣?」

    「一切順利。」皇甫歆甚至會有一些錯覺,如果是以往,離天穹總是會挑出一些毛病來,然後雞蛋裡挑骨頭似的對付她,可是這一次,他很是認真的簽了約。

    湯宇翔點了點頭:「那就好!」

    正在兩個人聊得開心時,雲依柔挽著離天穹的手臂出現了,她不料會在這裡碰上了湯宇翔,今天她一襲長裙,書香門第的韻味,漸次散開。

    不過,還好上次湯宇翔在酒店裡強勢的肆掠了她之後,就一直沒有出現。

    今天再遇,他也沒有說什麼。

    反而,湯宇翔牽起了皇甫歆的手:「走,跳舞去!」

    皇甫歆落落大方,一手搭上了他的大手,另一隻手放在了他的肩上,兩人滑入了舞池。

    離天穹見雲依柔似乎有些不太自然,於是他道:「不習慣是么?我送你回去!」

    「還是不要了,你那麼忙,我自己坐一會兒,如果要回去,我司機送我就是了。」雲依柔在被湯宇翔再次肆掠之後,更是不敢對離天穹有什麼愛意了,她凝望著他,輕聲道:「天穹,我們離婚吧!」

    這婚,肯定是要離的,離天穹不可能不給皇甫歆名份,「怎麼突然之是提起了這個?」

    「我配不上你!」雲依柔低聲道。

    「別傻了。」離天穹安慰著她,「如果你有了真心喜歡的人,我會祝福你的!」

    雲依柔凝視著舞池裡談笑風生的皇甫歆,「你也有喜歡的人,為什麼不去追尋自己的幸福?」

    「我……」離天穹淡淡一笑,「被你看穿了!我當初是真心想和你發展的……」

    「我知道,你有心,只是你的心裡早就住著另一個女人。」雲依柔輕輕的鬆了一口氣,「君子有成人之美,我雖然只是女人,可是我也懂得這個道理,而且是你伴我度過了人生中最低潮的時候,謝謝你天穹,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吧!我們找個時間,將婚離了!」

    「可是,你想好了,要答應湯宇翔的追求了嗎?」離天穹問她。

    雲依柔卻是故作洒脫的一笑:「這個就不用你擔心了!我會處理好的,快去舞池吧,加油!」

    離天穹伸手,給了她一個友情的擁抱。

    雲依柔則是隨便走走去看看,她忽然之間覺得輕鬆了很多,愛一個人,並不是要佔有他,而是希望他幸福就好。

    其實外界說離天穹是一個多麼心狠手辣的男人,其實她明白,他只是對曾經傷害過他的人,才會以牙還牙,他對身邊的親朋好友,他可以背負所有的罪,只為他們能夠幸福。

    這樣的一個男人,他是最有資格獲得幸福的。

    ……………………

    舞池裡,湯宇翔和皇甫歆在翩翩起舞。

    皇甫歆笑道:「宇翔,你有沒有發現,我們做了普通朋友之後,都自在了很多,我們更像是哥們的關係。」

    「是啊!」湯宇翔一邊和她跳著舞,一邊搜尋著雲依柔的身影,看見了她要走時,他馬上對皇甫歆道:「歆歆,我電話響了,是一個重要客戶打來的,我去接電話,你自己好好玩啊!」

    「好。」皇甫歆走出了舞池,看到了離天穹和一些商業上的朋友在聊天,他端著酒杯,一言一行都非常的成熟,他不再是那人尖酸刻薄的少年了,也不再諷刺人諷刺到怕的毒舌男了,他現在是公司總裁,戴著無數的光環,他是個事業有成的成功人士。

    這樣,真好。

    皇甫歆真心為這樣的離天穹而感到高興。

    ……………………

    休息室里。

    雲依柔坐在了沙發上,隨意的拿過一本雜誌來打發時間,她本就不擅長酒宴之類的應酬,此刻拿起雜誌一看,封面竟然是……

    她馬上像燙手山芋一樣的準備扔掉,為什麼她來休息室,他也會陰魂不定的在雜誌封面上?

    不過,看上去拍攝得角度不錯,將他輪廓分明的五官拍得非常立體化。

    離天穹是斯文俊逸如仙的男人,他則是有西方人的粗獷威武型男人。

    正當她在看著雜誌封面上的他時,已經有一個人悄悄的走了進來,並且反鎖了休息室的門。

    當雲依柔發現了一個黑影在靠近時,她不由嚇了一跳,抬起頭來一看,竟然是他……

    由於有了上兩次的經驗,她趕忙丟掉了雜誌轉身就逃。

    可是,這個男人更快。

    他一伸手,將她鎖進了懷裡,重新逼回了沙發里,並且他健碩的身軀壓了下來……

    「湯宇翔,你別亂來……」雲依柔嚇得臉色發白,而且她也在這個男人身上聞到了酒氣,似乎他一喝酒,她就會遭殃了。

    湯宇翔卻是雙眸凝視著她,聞著她身上的奶香,他竟然覺得那是世界上最好聞的香味,「幹嘛一直躲著我?」

    他不去圍追堵截她,也就是為了今天的見面,否則她不來,他不是就要一直餓著了!

    「我跟你又沒有什麼交情!」雲依柔雙手推著他的胸膛,可是他的胸膛像石頭一樣的硬,她根本是推不動。

    湯宇翔卻是湊近了她的紅唇:「怎麼會沒有交情?我們孩子都有了,而且小名叫貝貝……」

    她瞪大了眼睛,卻也只能任他親吻了下來……

    她的美好,他是食髓知味。

    這種感覺,只有嘗過的人才能明白。

    他想她,想極了她的身體。

    或者,他的遺傳基因里有很多父親的方面,對於這事毫不掩飾,快樂的就在一起,不要東方人一樣忸忸捏捏的。

    但是,他覺得雲依柔就是典型的東方女人,明明他能給她在雲天上飛翔的感覺,她還偏偏抗拒著他!

    雲依柔見他沒有說了幾句話,就又來了……

    而且,她的唇被他吻住,根本說不了話。

    她只能用腳去踢他,但是反而是讓他擠了進來,將她欺近的更密實了一些。

    漸漸的,他的大手也開始興風作亂……

    終於,他放開了她的唇,她馬上道:「這是天穹的地方,你竟然敢這樣欺兄弟的妻子?」

    「我從來就不怕他!」湯宇翔覺得手感真好,無論是撫到了哪個地方,他都能感覺渾身舒暢一樣。

    雲依柔:「那你這樣對我,是什麼意思……」

    「我喜歡你,我想要你……」湯宇翔直接了當的說道,「我一看見你,就忍不住的想抱你,想親你……」

    雲依柔被他說得臉紅耳赤,「我不要……」

    湯宇翔凝視著她羞紅的俏臉,「你放心,我會讓你yu仙yu死的……」

    「混蛋!」雲依柔恨得咬牙切齒,「你怎麼樣才能放過我?」

    「我想和你和貝貝在一起。」湯宇翔說道。

    「沒門!」雲依柔哼了一聲,「我會永遠恨你,你不配和我們在一起!」

    湯宇翔哄也哄了,親也親了,好話也說了,愛意也表達了,可是,雲依柔就是不吃他這一套。

    「如果你不同意,我這一刻就要你……」他威脅道。

    而且他不是說著玩的,她分明感覺到了他的悸動。

    雲依柔是外柔內剛型,她見他如此的無恥,於是道:「像是你這種人,就算這一刻得到了我的身體,我也不會受你威脅……」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已經是沖了進去……

    東西方人的不同,讓她一向是吃盡了苦頭,這一刻,也不例外。

    她伸出拳頭,使勁的敲打著他,然後疼得眼淚直流,緊咬著唇,卻是倔強的不肯說一個字……

    ……………………

    宴會。

    皇甫歆的追求者很多,她本身長得明艷動人,而且笑容燦爛,離氏娛樂公司旗下很多男明星都在追求她。

    其中一個剛入行沒有多久的男人,而且比皇甫歆小兩歲,正值青春期荷爾蒙在噴濺的時候,他邀請了皇甫歆去跳舞,可是在舞池卻是吃起她的豆腐來。

    可是,皇甫歆早就是混這一行的了,她怎麼可能給後輩欺負,於是,狠狠的一腳踩在了他的腳上,她喜歡穿細高跟鞋,這一腳下去,聽到了殺豬般的嚎叫,她卻是雲淡風輕的站在了一旁,彷彿是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

    「臭婆娘,這麼凶!」他低聲罵了起來。

    皇甫歆盯了他一眼:「我還有更凶的,直接毀掉你的命根子!」

    他臉色一變,從舞池偷偷的溜走。

    在外面和老總們聊生意經的離天穹看到了這一切,他臉色一冷吩咐助理,「去處理好,封殺掉這個人。」

    助理馬上領命去了,離天穹恢復了常態,然後走到了舞池外的皇甫歆身邊:「跟我跳一曲,怎麼樣?」

    皇甫歆將手放在了他的掌心,他很紳士的牽著她入舞池,然後帶領著她翩翩起舞。

    他的俊逸如仙,她的明艷燦爛,馬上就成為了舞池裡最亮麗的風景線。

    他不再欺負她,而她也放心的和他交往。

    她對自己說,他們不是戀人,但也不是仇人,他們是什麼,無論是什麼,他們都共同孕育了一個孩子,她從來沒有後悔生下睿睿。

    這一刻,她和他在一起翩翩起舞,她也真的不敢相信,他們還能走到這一步。

    因為曾經的戀人,要麼是老死不相往來,要麼是仇恨對方,真正能做到一笑泯恩仇的還是很少。

    一曲舞畢,他依舊是紳士的牽她的手離開舞池。

    「會累嗎?」他體貼的問道。

    「不會。」皇甫歆笑了笑,她拿了飲料來喝:「睿睿現在呢?喜歡大寶還是小寶?」

    離天穹也笑了:「他呀,上了幼兒園,女生多了起來,已經好久沒有去找大寶和小寶了。」

    「這臭小子,還真花心!」皇甫歆也笑得燦爛,「對了,你養那麼多孩子,會不會累?謝卡呢?他有沒有好一點了?」

    「謝卡還是那樣子,不過,在音樂上好好的培養,假以時日,還是小有成就。」離天穹讚歎道,「孩子多,會熱鬧,我倒是不覺得會累。」

    皇甫歆凝視著他,帶著敬佩的神色,「其實我一直很敬重你一點,你能將謝卡這些年照顧得這麼好,而且啟發和培養了他在音樂上的天賦,我想,即使他的親生父母,也做不到這一點。」

    「可能是看到了謝卡,我也會想起少年時的自己。」離天穹淡淡的喝了一口酒。

    「對不起!」皇甫歆輕聲道,她提起了他的傷心往事,亦是因為母親做的錯事,而她也一直想要補償。

    離天穹地是釋然了,「都過去了,還提來做什麼!人總是要向前看,過去再多的苦難,也已經是被踩在了腳下,只有往前走,才會看到更多更美的風景。」

    「天穹……」皇甫歆忍不住叫了他一聲,然後她哽咽著沒有說話,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控制了自己的情緒道:「你能這樣想,我真的很高興……」

    離天穹舉杯:「來,跟往事說再見!我們乾杯!」

    「嗯,乾杯!」她愉快的舉起杯,然後和著眼睛里激動的淚水,一飲而盡。

    ……………………

    這一次之後,皇甫歆是對離天穹完全信任了,而且由於工作關係,她也要經常跑去他的娛樂公司。

    兩人儼然成了最好的朋友,因為還有共同的話題——睿睿。

    只是,誰都沒有談及感情,這樣相處得非常融洽。

    皇甫歆有新聞要出去,她做完了在街上溜達,忽然想起了要問離天穹,於是打電話給他:「天穹,我想問問,睿睿穿多大碼的鞋……」

    她站在兒童鞋櫃旁,想買鞋給兒子,卻是不知道睿睿要穿幾碼的鞋了。

    離天穹提供了給了她,他還沒有說完時,忽然那一頭就斷了……

    這可是嚇壞了離天穹,他再撥過去,也是關機。

    他趕忙打電話去問了湯宇翔的公司,找到她今天去採訪的地點,心裡想著,應該是在那附近,於是他馬上開車去找她……

    她剛買了鞋出來,鞋還提在手上,他就沖了進來,急切的問道:「你手機怎麼了?為什麼會打不通?」

    「沒電了,我昨晚忘記充了。」皇甫歆見他的額角還有汗水,他這是在擔心她嗎?這麼著急上火的跑過來,她的心裡一甜,但緊接著又一酸,他是有家的人啊!

    「笨蛋!」他罵了一句,「還不走!」

    皇甫歆不知道為什麼,被他這樣罵著,也不生氣,她以為他叫他上車,哪裡知道,他是去了附近的一家手機配件店,買了東西回來給她:「給你,不知道怎麼用,再打電話給我。」

    皇甫歆一看,竟然是移動充電器。

    她的心裡剎那間一暖,女人的情感總是要比男人細膩得多,她這一刻很是感動,不止是感動他這麼急切的來找她,以為她出了意外,還感動他能對她這麼好,她知道,母親對不起他們離家,她這一生是要為他們離家償還的。

    所以,她也不敢奢望能得到他的關心。

    但是,這一刻,她怎麼有一種想哭的衝動了。

    她向來不是矯情之人,她卻忍不住了。

    他率先轉身,向著他的停車走了過去,結果在街邊亂停車,已經有一張罰單夾在了雨刮里,他拿在了手上,「這個也給你!」

    皇甫歆接過來,不由笑了,「好!」

    他的罰單,她也接受。

    她上了他的車,他問道:「住哪裡?我送你回去!」

    她報了地址,他不由蹙眉:「為什麼住那麼遠?那裡離市區可不近!」

    「我喜歡清靜。」皇甫歆輕聲道,其實她是想存一點錢,母親如果有生之年能出來的話,她還是要盡孝道,可是這話,她是不敢說給離天穹聽的。

    當然,以離天穹的精明,哪會看不出來她在做什麼,他將她送回了很舊的公寓,她將給睿睿的鞋放在了車上,「我就不請你上去了,我家很小。」

    離天穹也沒有說什麼,開了車離開了她住的小區。

    皇甫歆則是將他送的移動充電器抱在了懷裡,看著他的車消失不見后,才上了樓。

    ……………………

    風雲堂。

    離天穹回去的時候,雲依柔剛好在落淚,他放下了車鑰匙,脫了鞋換了拖鞋,「依柔,怎麼了?」

    「天穹,我爸中風住院了……」雲依柔望著他。

    離天穹今天下午擔心皇甫歆,他安慰著她:「現代醫術發達,你先別擔心……我們現在去醫院看看吧!」

    他馬上再拿起了車鑰匙,穿上了鞋。

    雲依柔卻是拉住了他,有些難過的說道:「天穹……」

    「怎麼了?」離天穹凝視著她,「有什麼話直說無妨!」

    「我上次跟你提過離婚的事情,對吧!」雲依柔說道,「我不想擋住你幸福的腳步,可是我爸中風住院是聽說了我在婚姻中*我另外有男人,他一生氣就……」

    離天穹點了點頭,「我明白你的意思,離婚的事情暫且不要在老人家面前提,讓他的身體好起來再說。」

    「謝謝你,天穹……」雲依柔感動不已,「謝謝我今生能遇上你……」

    「好了,別說這些,我們去醫院。」離天穹開了門。

    雲依柔趕忙跟上,和他一起去了醫院。

    醫院裡,雲依情在照顧著雲父,雲母一氣之下,也在輸液。

    「爸……」雲依柔叫了一聲,「爸,天穹來看您了……」

    離天穹也叫道:「爸,醫生說您很快會好起來,您別擔心,我和依柔的關係好著呢!別聽人家亂說,而且依柔跟我說,她還要生一個女兒給我,您呀,快點好起來,就會有外孫女了……」

    雲依柔在一旁聽著,感動不已,對於從小就沒有父母的離天穹來說,他也是非常敬孝道的。

    雲依情在一旁聽著,不由看著雲依柔,「姐姐,你還要再生嗎?要知道,女人生多了孩子,身材容易走樣的……」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媽怎麼樣了?」雲依柔問道。

    雲依情看著她:「媽也生你的氣,你快去看看吧!」

    「你在這裡照顧著爸吧!」雲依柔說道,她準備走出病房時,雲依情拉住了她,「姐,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我們姐妹有什麼不能說的?」雲依柔奇怪了。

    雲依情馬上說道:「姐,你跟姐夫說一聲,我去他的公司上班,好不好?」

    「你的工作不是好好的嗎?」雲依柔從工作到現在,一直沒有變過,她自然是不理解雲依情的作法。

    雲依情卻是撒嬌道:「姐,我做了幾年,職沒的升,工資沒有的加,還那麼辛苦,你就跟姐夫說說嘛……」

    「好吧!」雲依柔點了點頭,「我會跟姐夫說的。」

    藍在這裡求新書《野心首席,太過份》的月票哈,新書每滿三十張月票,藍會在這本加更三千字,以此類推無上限,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謝謝大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