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060章 烙下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060章 烙下痕?字體大小: A+
     

    湯宇翔知道,離天穹對皇甫歆還有著心思,他馬上就給皇甫歆打了電話。

    可是,皇甫歆的電話沒有人接,湯宇翔不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想著,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此時的她,正和離天穹在浴室里……

    那氤氳的霧氣里,是俊美如仙的俊臉,還有美麗嫵媚的俏臉……

    ……………………

    翌日。

    湯宇翔連夜乘坐飛機來到了香城,就見到了皇甫歆還在睡覺,而離天穹早帶著睿睿離開了酒店。

    他坐在了皇甫歆的身邊,看著她頸間的吻痕,那些刺目的顯眼的痕迹,讓他是怒火三丈。

    或者是身邊有陌生的氣味,皇甫歆醒了過來。

    她一眼就看到了湯宇翔,她不由一怔,有些難為情的轉過了頭去。

    湯宇翔會現在出現在這裡,那麼他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一切。

    「對不起,宇翔,是我辜負了你。」皇甫歆輕聲道,她和離天穹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的發生,第三次的發生,第n次的發生……

    在她認為,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忍受自己的未婚妻和她的前任糾纏不清,就如一個女人也不能忍受自己的未婚夫和他的前任藕斷絲連一樣的道理。

    她將自己埋在了枕頭裡,淚水也隨之滑落於枕畔,這麼好的一個男人,她就這樣的放棄了。

    敢問這世界上,又有幾人能夠一直陪在你的身邊,不離不棄?

    相信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肯定的。

    可是,湯宇翔於她,就是這樣的人,他不僅是英俊多金,而且對他們母子是百般照顧。

    湯宇翔伸手,撫了撫她的長發,然後他將她的頭抬起來:「歆歆,什麼也不用說,我知道是離天穹在搞鬼,他用睿睿威脅你,是不是?早知道我就不該回紐約,他這小子就是會乘人之危來威脅人。」

    皇甫歆凝視著他,他似乎是一晚未睡,眼睛都有血絲,而她,昨晚卻是在酒店和離天穹……

    「是我的錯!」皇甫歆垂下了眼眸,「宇翔,你值得更好的女孩守護在你的身邊。而我這一生,也放不下睿睿,所以,我註定了要和離天穹糾纏不清。」

    湯宇翔也看著她,「值不值得,不是你說了算的,我認為值得就行了,你現在的狀況,都是我沒有保護好你。所以,不要自責,如果是要自責的話,首先是我……」

    「宇翔……」皇甫歆控制不住的撲進了他的懷裡,如果我們能早一點遇上的話,我們能早一點能愛上的話,是不是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

    湯宇翔此刻將她擁在了懷中,才覺得一切又是那麼的真實。

    兩個相擁了片刻,皇甫歆這才回到了正題:「宇翔,你丟下了工作過來,公司有沒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公司的事情再重要,也不能重要過你。」湯宇翔在凝視著她時,雙眸閃現了深情。

    皇甫歆終於輕輕的一笑,但是一想到了離天穹將睿睿霸佔住,她受制於他,她又覺得很難過了。

    「睿睿的事情,我會和天穹再談一談。」湯宇翔說道。

    「沒有用的……」皇甫歆難過的搖了搖頭。

    湯宇翔放開了她:「你先在酒店裡好好的休息,我出去有點事情要處理。」

    「宇翔……」皇甫歆一手握住了他的衣擺,「可不要和天穹打架,他仗著有風雲堂的人,他下手會狠的……」

    「放心吧!我不會和他動手的。」湯宇翔安慰著她,給她吃一粒定心丸。

    皇甫歆還有些累,她確實是不想動,於是就再睡了下來,況且離天穹昨晚對她的折磨,彷彿是幾輩子都沒有過女人一樣……

    ……………………

    大學校園。

    湯宇翔來到的第一站,就是雲依柔的大學校園。

    當雲依柔看到了是他來找時,她也沒有說什麼,兩人在她的辦公室里聊著。

    湯宇翔開門見山的道:「照片是發來的?」

    「是……」雲依柔沒有想到,他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

    「真看不出來,你還是個心機挺重的女人!」湯宇翔諷刺著她,「你匿名發給我,不就是想不讓離天穹知道,不就是讓他知道你也會暗箱操作嗎?」

    雲依柔見自己的目的,被他一眼就洞穿了,她忽然有一種無所遁形的感覺。

    無可否認,她確實是有這一種想法,她不想讓離天穹知道,她也會算計於人,她也會背後搞小動作,但是,這一切卻都被湯宇翔給知道了。

    雲依柔每次見到了湯宇翔,都會有一種無所遁形的感覺。

    可是,雲依柔反問他:「難道我看著他們背著我們兩個人玩手段,你還要我拍手叫好嗎?」

    湯宇翔沉聲斥道:「那是你自己沒有能力將離天穹看住,如果你有能力的話,不會到了三十歲還不讓他和你結婚。」

    「你呢?小歆在你身邊三年,你為什麼還不能讓她和你結婚?」雲依柔反問著他,「你還讓她三年之後,回到了香城再和天穹在一起!」

    湯宇翔凝視著她沒有說話,過了好一陣,他才道:「歆歆真的容易看錯人,在她的心裡,一直敬重你!」

    「敬重我?就不會背著我和天穹在一起了。」雲依柔也受了傷,說起話來特別的尖銳。

    湯宇翔一拳擊在了她的桌子上,「你為什麼就不想想一切都是離天穹在搞鬼?」

    雲依柔的臉色瞬間煞白,她望著生氣的湯宇翔,她被這樣的他嚇了一跳,她確實是不了解離天穹的,她一直都覺得,離天穹像是天上的神仙,距離她這個凡人總是有一段距離。

    湯宇翔看著她道:「你如果還想挽回這一段感情,就試著用心和他相處,或者是馬上結婚。」

    他說完,大步離開了。

    雲依柔呆愣著坐在了椅子上,她該怎麼用心去和他相處?她難道能夠忍受他和別的女人在外過夜,然後還和他結婚嗎?

    ……………………

    酒店。

    皇甫歆再也睡不著,她起身來去梳洗,然後感覺渾身骨頭都在疼痛著。

    這些無時無刻的不在提醒著她,她和離天穹這兩天的瘋狂片斷。

    就算她想要忘掉,可是,他烙下給她的印記,都是怎麼也忘記不了的。

    她知道,她和離天穹這樣,一是對不起湯宇翔,二是對不起雲依柔,可是,她該怎麼辦?

    她現在想不出辦法來了!

    難道,她是真的要放棄了睿睿嗎?如果這樣糾纏下去,很多人都會受傷。

    如果她放棄了睿睿,那麼大家從此各過各的海闊天空。

    她今年才二十四歲,這是她的本命年,這麼年輕,她就要從此將生命浪費在了離天穹的身上,從此之後做他見不得光的*?任他予取予求嗎?

    皇甫歆洗瀨出來,就看到了電視上的一則新聞,那是s國的女總統在別國家訪問,英姿颯爽的離微揚,帶著女人獨有的睿智和風範,舉手投足之間盡顯她的魅力,也昭顯著s國的能力。

    她記得,有一次她想做離微揚的訪問,還專門看過離微揚的資料,那時候,南宮驕和離微揚的感情出了問題,離微揚一個人離開了香城……

    作為母親,都是放不下孩子!

    可是,他們之間隔著血海深仇,相見,不如不見。

    而現在的離微揚,不僅是將感情經營得很好,而且在事業上也是如日中天,成就了她的輝煌巔峰。

    而她自己呢?皇甫歆問自己,她在做一些什麼?

    既然是離天穹放不下上一代的恩怨,既然是他成心用睿睿來威脅她,讓她什麼都做,她也明白,這和槓桿的支點一樣,這個支點,就是睿睿。

    而離天穹握准這個支點,他可以隨意將她玩弄一番。

    他對她怎麼可能會有真情?他無非是將她玩殘罷了!

    不——

    這一刻,皇甫歆下定了決心,她不能再任離天穹玩弄於股掌之中,她要有自己的生活。

    即使湯宇翔不會再和她好下去,她也會自己堅強的生活下去。

    所以,睿睿不會再是離天穹玩弄她的槓桿支點了。

    決心一下,皇甫歆收拾好了東西,然後退了酒店,準備離開。

    ……………………

    離氏公司。

    離天穹正在看新拍下來的電影,和錄製出來的歌曲,他上班時認真工作的模樣,似乎是將所有的事情都拋之腦後了。

    這時,他的手機響起,他聽了之後,神色凝重。

    他讓其他的高層繼續審核,他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拿起了手機,給獄警中心撥了一通電話。

    獄警中心說道:「是!我們知道怎麼做了。」

    離天穹放下了手機,他點燃了一支煙。手指的指頭之間在互相摩挲著,似乎上面還有昨晚殘留的溫度。

    昨天晚上,浴室里她的模樣,還留在他的腦海里。

    有幾分嬌俏,有幾分嫵媚,有幾分無助……

    他的臉色變得冷峻了起來,現在,想走?皇甫歆,你走得了嗎?

    ……………………

    酒店。

    皇甫歆再一次看自己的行李,覺得沒有遺漏就好。

    這時,忽然獄警中心一通電話打了過來:「皇甫小姐嗎?楊芊芙生病了……」

    「什麼?」皇甫歆雖然也曾痛恨過母親,但畢竟是她的親生母親啊。

    而且她這一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再回香城,或者,這就是她們母女相見的最後一面了。

    她於是決定去看一看。

    皇甫歆到了之後,就見到了似乎是奄奄一息的楊芊芙,她不料會是這樣的狀況,「我媽咪怎麼樣了?」

    獄警說道:「她在獄中和人打架,結果沒有打贏,就成這樣了。」

    「不可能!」皇甫歆搖頭,「我媽咪現在表現良好,根本不可能打架的,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她就算表現良好,也不可能說她沒有打架的動機。」獄警哼了一聲,「你見她的時間有限,就別啰嗦了。」

    皇甫歆看著母親:「我媽咪什麼才能醒來?」

    醫生說道:「我們給她用了葯,應該不用太久,就會醒來的。」

    「謝謝……」皇甫歆只得留了下來,母親現在在獄中被人打成了這樣,她是不可能離開的了,無論怎麼樣,她也狠不下心。

    當楊芊芙醒來之後,她看到了是皇甫歆在身邊,她驚喜不已,但身體非常的脆弱,她叫了一聲:「歆歆……」

    「媽咪,我在……」皇甫歆趕忙俯低身體,「媽咪,喝點水吧!」

    她拿來了水,遞到了楊芊芙的身邊,楊芊芙喝了一口,甚至還漏在了衣領上,「我……我是不是快死了……」

    「媽咪,不會的……」皇甫歆搖頭,「媽咪不會有事的,醫生說了,只是一些外傷而已,休養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楊芊芙含淚點了點頭,「我以為這一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沒有想到,在我最脆弱的時候,還能再見到你……」

    「媽咪,我陪著您……」皇甫歆凝視著她,「只是,您能告訴我,這傷是怎麼回事嗎?」

    「這傷……」楊芊芙說到了這裡,雙眸非常的驚恐,她似乎是想說什麼,但卻又是什麼也不敢說!

    皇甫歆握著她的一隻手,看到上面的傷痕,心疼的道:「媽咪,不用怕,您說,還有我在……」

    楊芊芙嘆了一口氣,「歆歆,算了吧!你現在也不容易……」

    皇甫歆卻是不肯她這樣不敢說,究竟是什麼人,將媽咪傷得這麼重,還威脅媽咪不要說出去!

    「媽咪呀……」她焦急的道:「您……說吧……您這樣我怎麼能放下心……」

    楊芊芙欲言又止,可是禁不起皇甫歆的再三請求,她才道:「是……」

    她正想說時,皇甫歆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於是停下來,讓皇甫歆先接電話。

    皇甫歆見是湯宇翔在找自己,她接了電話:「宇翔,我在醫院……」

    「你怎麼樣了?」湯宇翔回到了酒店找不到她,聽服務說她退房了,趕忙打電話,還好是通的。

    「不是我,是我媽咪受傷了……」皇甫歆從來沒有在湯宇翔面前提起過楊芊芙。

    「我馬上來……」湯宇翔急忙掛了電話。

    楊芊芙見此,不由問道:「歆歆,是誰啊?」

    「媽咪,您還沒有說是誰傷了您?」皇甫歆問道。

    下午還會有一更。推薦藍已上架新文《野心首席,太過份》一句話簡介:新婚前一晚,她慘遭野狼面具男人狠狠欺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