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96章 結局篇——最稱職的奶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96章 結局篇——最稱職的奶爸字體大小: A+
     

    「微揚……微揚……」

    離微揚聽到了不同的聲音在叫她,這些聲音是這麼的熟悉,還有些擔心,她卻像是滲進了這場如夢似幻的境象里。

    當離微揚醒來的時候,她只感覺到全身都像是非常沉重一樣。

    而眼前的俊臉,正貼在她的額頭上。

    「微揚……」南宮驕見她睜開了眼睛,「你做噩夢了?」

    「是夢嗎?」離微揚輕聲道,「應該是夢吧,我夢見了母親……」

    南宮驕擁著她,他知道,她說的是生母,無論是她的生母,還是她的養母,都是兩個了不起的女人。

    「現在幾點了?」離微揚看外面還是黑漆漆的。

    「還早,三點多,再睡一會兒。」南宮驕將她抱進了懷裡來。

    離微揚閉了眼睛再睡去。

    翌日。

    她還在沉睡時,懷孕了之後她特別的嗜睡,聽到了樓下的聲音,於是一看時間,已經是早上十點了,她錯過上班的時間了,正欲起身時,枕頭邊壓著一張紙條,上面是剛勁有力的字。

    「今天休息一天,我下午會早點回家。」來自於南宮驕的字,和他的人一樣沉穩挺拔。

    不過,離微揚還是起身來了。

    她走到了落地窗畔,看著莫小兮拿著飼料在餵魚池裡的錦鯉,而南宮馥在一邊道:「小兮,你小心一點,別掉下去跟魚一起吃飼料了,我去給微揚煲點小米粥,驕說她昨晚沒睡好。」

    「我也要吃小米粥。」莫小兮也不餵魚了,然後丟下了飼料去和南宮馥煮粥。

    她昨晚沒有睡好?離微揚想起那個夢來,似乎不是太清晰,那一個場景,她不止一次夢見,像是在一個深湖裡,一襲大紅色裙裝的女人,容顏自是傾城傾國。

    以前,她以為那是闕胭,因為和闕胭是一模一樣,但是,這次她能肯定,那是她的生母闕嫣。

    想起父親曾說,母親在生下她來時,就被闕胭所害,那本是一個女人享受甜蜜時光的時候,可是,卻是被自己的卵生妹妹所害。

    離微揚想到了這裡,不由有幾分抑鬱。

    她靜靜的坐在了落地窗畔,安靜的回憶著歲月里的影像。

    直到傳來了一陣爭吵聲,離微揚才起身打開了門,見到了莫小兮正在賠禮道著歉:「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弄壞的……」

    而東方琛卻是鐵青著一張臉,正雙眸怒瞪著莫小兮。

    南宮馥聽到了聲音也上樓來,然後看到了莫小兮不小心扯壞了東方琛的字畫,她趕忙道:「沒關係,小兮,反正他寫著玩的,你別介意……」

    離微揚走上前,將莫小兮拉住:「來,我們先下樓去吧!」

    東方琛被南宮馥拉回了卧室里,她著急的道:「現在小兮懷有身孕,還是雙胞胎,你怎麼能跟孩子一般見識?字畫壞了,你再寫一幅就是了。」

    「寫什麼寫?你根本不懂得欣賞?每一幅字畫都有著不同的意義和不同的筆跡,就算是一個人寫寫畫畫出來,也不可能完全相同的。」東方琛在紙上寫著,幾乎是下筆快如風。

    南宮馥能感覺到他的怒氣,也只有勸著他:「可是,你也不能這樣啊?說到底,她也是你的兒媳婦……」

    東方琛一聽這話,氣得連筆也丟掉了,然後將南宮馥推了出去。

    南宮馥決定讓他冷靜一下,她都能接受東方威了,東方琛這個倔老頭還在想什麼呢?

    樓下客廳里,莫小兮拍了拍胸口:「微揚,我本來是上樓來叫你,你這麼久沒有下來,可是,剛走到了門口,就看見了他在寫字,我好奇啊於是就進去看看,哪知道我手重,不小心撕壞了,你不知道他當時有多凶,可是嚇壞我了。他肯定是不喜歡阿威,所以也討厭我!你看,他一看見你啊,就開心了。」

    「別亂想。」離微揚給她端了一杯水,「他只是還不能接受三十年前的事情,而且你不能以正常的眼光來看待他,對吧!」

    莫小兮咕嚕一口氣喝完了一杯水,「當然,我怎麼會去想他的事了,對了,你怎麼這麼久不下來,不會是南宮驕昨晚折騰得你沒睡吧!」

    離微揚看了看她的肚子,「小心你的雙胞胎女兒聽到了,小小年紀就學壞了。」

    「也對!」莫小兮馬上伸手去撫肚子,「寶貝兒,千萬別學壞了,媽咪道歉,是媽咪不好……可是,微揚,你還沒有說呢,你怎麼睡到現在?」

    離微揚看著她,嘆了一聲,「昨晚失眠了。」

    「為什麼?」莫小兮不明白。

    「還不是因為你懷了個雙胞胎,我就失眠了。」離微揚向她眨了眨眼睛。

    莫小兮伸手掐她:「鬼扯!」

    「說真的你又不相信!」離微揚推她。

    南宮馥下樓來時,兩人正互掐成了一團,她趕忙上來道:「你們倆都是做媽咪的人了,趕快停下來,哪一個人有閃失我都擔心啊……」

    莫小兮和離微揚停下來,離微揚被莫小兮一鬧,心情也好了不少。

    「媽,我餓了!」離微揚率先說道,這樣一來,南宮馥也不好再責怪她們倆了。

    南宮馥叫齊鈴端上來:「媽熬了小米粥,你吃一點。」

    「真香。」離微揚遠遠就皺起了鼻子,雖然母親們都不在了,但是,還有一個人待自己像親生女兒一樣,她也覺得開心,然後,她對著莫小兮道:「二貨,來一碗么?」

    「你憑什麼叫我二貨?」莫小兮握拳了。

    離微揚已經開始嘗粥了,然後誇獎著南宮馥:「媽,您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記得我懷昊昊那會兒,就很好吃了,而現在,是好吃得難以形容了。」

    南宮馥笑道:「我們微揚就是會說話,不僅是哄得我開心,就連你爸也是。」

    「我吃了粥上去看看爸。」離微揚馬上道。

    「你呀,就是聰明。」南宮馥直點頭。

    莫小兮聞著香味也來了,「馥姨,微揚若不是聰明,哪能讓你們南宮驕喜歡?我也要吃。」

    「來,小兮,給你,你可以多吃一碗。」南宮馥坐在了她們的身邊。

    「謝謝馥姨。」莫小兮喝了一口,「哇,馥姨,這是我吃過的這一生中最好吃的小米粥,真感謝您。」

    南宮馥望著她們兩個:「得了,你們倆今天早上使勁給我灌蜜湯,我去廚房煲中午的燙了。」

    莫小兮在南宮馥走了之後道:「微揚,你還沒有說,為什麼叫我二貨?」

    「懷著二個孩子的吃貨,省略就叫二貨。」離微揚確實是餓了,她很快吃完了一碗。

    莫小兮:「……」

    莫小兮還沒有吃完時,就接到了東方威打來的電話,她一邊吃飯一邊煲電話粥。

    「小兮,住的慣嗎?」東方威早會完了之後,擔心她住在了南宮驕的家裡不習慣。

    「有什麼住不慣的?」莫小兮噘嘴,「我可是適應能力超強,在哪兒都是自由自在的,放心吧,我沒有那麼嬌貴的,我正在和微揚搶小米粥吃呢!」

    東方威笑道:「老婆,開免提……」

    莫小兮開了,聽到了東方威在說:「微揚,可得讓著小兮,她現在肚子里是兩個呢……」

    「知道了,你們倆就顯擺吧!」離微揚做了一個鬼臉,她起身,「小兮,你先吃著,我上樓去。」

    莫小兮點了點頭,然後將電話按回來,繼續和東方威有一句沒一句的扯著淡。

    樓上,離微揚敲了敲門,然後走了進去。

    東方琛背對著門而立,他的整個人都很瘦削,在陽光的光影下,更顯得有些婆娑。

    離微揚見過無數人的背影,有卓爾不絕的,有囂張狂妄的,有落寞孤寂的,但是,東方琛卻是一種也不屬於,他有一種遺世的感覺,彷彿,他不再屬於這個世界一樣。

    她亦知道,他一直想融入這個世界里,想要融入這個家庭里,但是,似乎總有些不順心一樣。

    三十年如一日的困在了玉石陣里,其實能做到東方琛這樣,已經是很不了起。

    「爸……」離微揚叫了他一聲,「想不想,陪陪我下一盤棋?」

    東方琛以為她上來是是勸他的,沒有想到她隻字不提,卻是提出來下棋。

    「我的棋藝是驕教的呢!」離微揚輕輕一笑,「今天我在家休息,我們臨窗而座,沏一壺清茶,三盤兩勝,如何?」

    東方琛點了點頭,對於這樣一個心思聰穎的女子,她繼承母親的容顏也遺傳了父親的能力。

    三盤棋下來,離微揚和東方琛各勝一局然後平了一局,這無疑是最好的結局,沒有結果就是最好的結果。

    東方琛讓她起來走走,然後寫給她看:「今天陽光很好,出去走走,平時在辦公室里少運動,另外,小兮……」

    「您放心,小兮不會放在心上的,她是轉眼就忘記了。」離微揚接著說道,「您也不用放在心上,沒有誰會真的責怪誰的。下午,我和小兮去逛街,您和媽也去走走吧!」

    東方琛點了點頭。

    吃過中午飯之後,離微揚和莫小兮兩人去逛街。

    ……………………

    晚上。

    卧室里,離微揚對南宮驕說道:「驕,我想,要不要讓爸去竹林山莊里住一段時間?」

    「行啊!他今天又做了什麼事情?」南宮驕正在翻看著手機的來電記錄。

    離微揚輕嘆了一聲:「小兮不小心碰壞了他的字畫,他很生氣,但事後他又後悔對小兮發脾氣了,當然,小兮也不會記恨,只是如果阿威知道了的話,肯定是不會讓小兮住在這裡,所以我才這麼想,他們父子倆的關係一直不見好轉,看暫時的分開會不會好一點。」

    南宮驕點頭:「行,我現在去說。」

    「我也去吧!」離微揚挽上了他的手臂。

    兩人在經過東方威和莫小兮的房間時,聽到了浴室里傳來了笑聲。

    莫小兮叫著:「好了,好了,東方威,哪有你這樣的,我全濕了,濕透了……」

    「真的濕透了嗎?來,我摸摸看……」東方威毫不正經的在笑。

    南宮驕和離微揚相互對望了一眼,然後同時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

    離微揚體貼的為兩人關上了門,一起來到了東方琛的卧室里,他正在練字,而南宮馥在整理著這些字。

    「爸、媽,我有事和你們說。」南宮驕開門見山的道:「爸這麼喜歡清靜的寫字畫畫的地方,不如去竹林山莊住幾天如何?」

    南宮馥一後腦袋:「對啊,阿琛,那可是個好地方,我時常在想,等你哪天回來了,我們都老了,一定要住在那個世外桃源的地方,每天看太陽升起,看鳥兒歸巢,看月亮掛在天空上,聽風吹竹林的聲音。」

    東方琛握住了南宮馥的手,馬上就同意了。

    但是,南宮馥很快就陷入了沉思:「驕,微揚,我走了,誰照顧你?」

    「媽,只是小住幾天,您真想和爸現在就去過世外桃源的日子嗎?」離微揚掩嘴笑道,「明天白天我要和驕一起去公司上班,晚上回來也是驕在陪我,您放心吧!」

    「也對,可是小兮呢?」南宮馥也將莫小兮視為己出。

    離微揚道:「小兮明天起也要上班,而且她也剛懷孕,肚子都沒有大起來,不用這麼快有專人照顧,何況還有齊管家他們在這裡啊。」

    南宮馥望向了東方琛:「那我們去過二人世界去!」

    「媽,您真不害羞!」南宮驕忍不住涮。

    南宮馥扔了墨汁給南宮驕,「臭小子,我如果真害羞了,還有你?」

    東方琛一向沒有變化的臉,此刻似乎也升起了紅暈。

    南宮驕當然是成功躲地字墨汁,然後墨汁砸中了東方琛剛寫的字畫,「媽,您慘了……」

    「啊……」南宮馥也著急了,「對不起,阿琛,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教訓驕而已……」

    南宮驕拉著離微揚往外走去,走到了門口,才笑道:「媽,那您就肉償吧!」

    「臭小子,你……」南宮馥再拿東西去砸時,東方琛卻是握住了她的手,他正專註的看著她,她的眼神一亮,然後來了一句:「阿琛,你不會真的要我肉償吧?」

    東方琛:「……」

    ……………………

    客房的浴室里,這裡正在上演著一幕幕最有愛的畫面。

    東方威親自在給莫小兮洗頭,由於是第一次洗,將她的衣服也打濕了,結果泡泡還到處都是。

    「阿威,你會不會啊?看看你,根本不如我自己洗的好……」莫小兮咕噥著。

    東方威雖然不熟練,但是卻是很專註,而且很溫柔的,他笑道:「我都說了,給你脫光了來洗,你又不同意,現在沾了一點泡泡,你又嘰嘰歪歪……」

    莫小兮哼了一聲:「誰不知道你打的什麼歪主意?洗個頭至於要脫光嗎?你根本就是借著洗頭來覬覦我的身體!」

    「老婆,我是正大光明的看,好不好?還說是覬覦呢?」東方威輕柔的給她按摩著頭皮,「何況,等會兒洗澡也是要脫光的,然後,到了後期,你肚子大到自己看不到腳尖了時,也是我給你洗啊……」

    「反正現在不用就是了。」莫小兮躺在他的腿上,讓他給她的頭上沖水。

    東方威給她洗好了頭,然後抱著她,親了親她的肚子,就自顧自的跟寶寶說起了話來:「寶寶,我是爹地哦……我是最職稱的奶爸哦……聽到了爹地在呼喚你嗎?」

    莫小兮:「……」

    她推他出去,自己洗澡,東方威也不強留,反正看著她的身體,辛苦的是他自己。

    兩人都洗好了躺在床里:「阿威,我明天想去醫院上班……」

    「不行!」東方威在她話沒有說完就拒絕了,「艾力這個人沒有抓到,我不同意,小兮,乖乖的聽話,你如果覺得在家裡悶的話,跟我去公司呆著。」

    「誰去你的公司啊?」莫小兮的臉不由紅了,好不容易去一回,他還拉著她在辦公室里做……

    東方威撫著她的後背:「你不去公司也沒有關係,我在家裡陪你……」

    「真不用!」莫小兮搖頭,「我什麼事情都不做,會發瘋的,何況,我也不是第一次懷孕,第一個孩子沒有了,現在我一次懷上了兩個,我會加倍珍惜的……」

    東方威然後醒悟了一件事情:「小兮,你沒有失憶?」

    莫小兮一急,忘記了這個事,她趕忙腦筋一轉道:「我是恢復了記憶……」

    「老婆,你騙我!」東方威才不相信她說恢復了,他將她撈起來,直撓她腳板底的痒痒,「我讓你騙我,你可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將我忘記了,你這個小壞蛋……」

    「老公別撓了……」莫小兮趕忙求饒,「小心孩子,老公……」

    東方威見她動得特別厲害,於是馬上抱住她:「你騙我,你讓我難過傷心,你要彌補我……」

    莫小兮笑著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要彌補,也得等女兒生下來之後,才行……」

    一聽到了女兒,東方威馬上就變得柔軟了,可是,他以防再次被騙,於是道:「你該被我打屁股……來,脫褲子……」

    「老公,現在脫了褲子只會讓你受不住誘-惑的……」莫小兮的紅唇水潤光澤,而且還很壞壞的拋了拋媚眼。

    東方威低頭吻上了她的唇:「我讓你囂張下去,等生了女兒之後,看我怎麼收拾你……」

    房間里,是親吻和纏綿,在唇片之間蔓延。

    ……………………

    jy公司。

    離微揚的頭三個月很是穩定,她產檢完了之後,南宮驕本來是要送她家的,可是,她說公司還有事情處理,由於明天是周末,再不處理就推到了下周去了。

    南宮驕看著她忙,道,「將你手上的事情分一些給小梨做。」

    「小梨太年輕,而且經驗少,有些事情她還做不來。」離微揚回以淡淡一笑,「何況,她現在……」

    她說到了這裡,忽然道,「對了,子夜沒什麼事吧?」

    「不清楚。」南宮驕敲了敲桌面,「你先處理,我一會兒過來接你。」

    「好。」離微揚去處理著積壓的公事,到了下班時間時,小梨進來了:「離總監,還不走嗎?」

    「還有一會兒就好。」離微揚抬頭,「小梨,我下周要回s國一趟,公司方面你隨時向我彙報,將下周的日程往後推。」

    小梨可沒有錯過離微揚的婚禮,她有點不明白的道:「離總監,您是s國的公主,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天之驕女,為什麼還要這麼辛苦的工作?」

    「工作是一種生活的態度。」離微揚鄭重的說道,「無論做哪一行,無論是達官貴族,還是平民百姓,都是要工作的,你看我父親是總統,他要為全國的人民負責,這就是他的工作。」

    「我明白了。」小梨點頭,「我是離總監的小助理,我也會做好的。離總監,我能不能問您一個問題?」

    「說啊!」離微揚沒有抬頭,繼續做事。

    小梨湊到了她的身邊:「您會不會回s國去繼承總統之職?」

    離微揚放下了手中的筆,然後慢慢的抬起了頭,她知道,龍博文一直沒有提過,那是因為他一直覺得虧欠了離微揚,只要她不主動提起,他是永遠也不會提及的。

    「小梨,和子夜怎麼樣了?」離微揚岔開了話題。

    小梨嘟起了小嘴:「大叔很木訥!」

    「你不是很機靈嗎?」離微揚收拾東西,「好了,我下班了,你將我處理好的文件發下去再下班。」

    「是!」小梨將她桌面上的文件拿出來,做完了已經是晚上八點了,她伸了伸懶腰,感覺肚子餓了,於是去包里翻吃的。

    「耶!還有一包辣椒小魚仔!」小梨高興的拿出來,一邊往外走一邊吃,她按了電梯走進去,卻是看到了電梯里有一個人。

    聶子夜加了一會兒班,沒有想到在走的時候遇上了小梨,而她正咬著飄著辣香味的小魚,那紅紅的唇,染著小魚的香味,讓他竟然有些情不自禁。

    「大叔……」小梨湊近了他,將小魚送到了他的跟前:「要吃嗎?給你!」

    聶子夜看著電梯里只有他們兩個人,他還沒有拒絕時,小梨已經是塞進了他的嘴裡。

    本文馬上大結局了,推薦小藍新文《野狼總裁,太餓了》求收藏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
    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