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86章 結局篇——她是他最完美的生日禮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86章 結局篇——她是他最完美的生日禮物字體大小: A+
     

    這個城市,有的人在徹夜狂歡,有的人在角落裡獨自療傷,有的人在酒吧里買醉,有的人在寂寞的夜色里抽煙。

    東方威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在生日宴會上,莫小兮也沒有去,她跟著莫凌風一起來到了醫院,簡思被送進了急救室,她不停的給東方威打電話,可是,一直都沒有得到他的回應。

    莫小兮本想問問離微揚,可是,她知道,今天南宮驕在生日這天向離微揚求婚,他們兩人歷經了重重苦難,才走到了今天,所以,她將恩愛的時間留給了他們兩個人。

    她則是陪在了醫院,和莫凌風一起等著簡思的結果。

    「哥哥,嫂子一定會沒事的。」莫小兮看著他,「雖然嫂子年齡小,但我看得出來,她很愛你,她一定會沒事的。」

    她知道,哥哥愛的人,始終是離微揚,而離微揚的心裡只有南宮驕一個男人,那麼,能陪在哥哥身邊的人是簡思,而且簡思愛哥哥,這就足夠了。

    莫凌風的心裡從來沒有像這一刻這麼沉不住氣,他胡亂的點了點頭,雖然他也遭到了闕胭的綁架,不過身體並沒有受傷,他道:「我去手術室看看。」

    莫小兮有點擔心他:「哥,你沒事吧?要不要先檢查一下?」

    可是,莫凌風已經去換手術無菌服了,並沒有回應莫小兮的話。

    莫小兮這一刻挂念著東方威,她也心裡焦急,她知道,估計是因為闕胭的事情,這個老妖婆終於是給解決了,可畢竟是東方威的親生母親,他心裡會難過,那是肯定的。

    可是,因為這樣,他就能躲起來嗎?他就可以獨自一個人承受這樣的悲傷嗎?

    他難道不知道?她是想陪在他的身邊的。

    手術室里。

    大家正在緊張的做著手術,由於這傷者是院長兼總裁莫凌風親自抱進來的,醫生和護士們都非常的緊張和忙碌著,務必做到最好。

    他們一看莫凌風親自來了手術室,低聲叫道:「莫總……」

    莫凌風點了點頭:「手術情況怎麼樣了?」

    「已經開始縫線。」主刀醫生說道,「莫總,一會兒就送去病房。」

    莫凌風凝視著簡思蒼白的臉龐,由於麻醉藥的關係,她還在昏睡之中,她的後背全部露了出來,而刀傷卻是讓他的眼睛一疼。

    「傷口情況怎麼樣?」他問。

    「刀傷很深,但幸好未到心臟。」醫生低聲回話,「簡小姐還年輕,休養一段時間,很快不會恢復。」

    莫凌風看著簡思,如果不是她飛身撲上來,他恐怕現在就已經是躺在手術台上在治腦了,或者是躺在了太平間里,和親人們永別了。

    他知道,她愛他,但是,可以愛到用生命去愛,他已經不再年輕,對於過了三十歲的男人,愛已經是成熟的表現了。

    但是,簡思的愛,就像是火,隨時可以照亮他的生命,簡思的愛,又像是水,隨時可以隱藏在河流里,不讓他發現。

    他很少這麼沉不住氣,哪怕是當時離微揚在生死一線上徘徊時,他都是能夠相信,他一定能治好離微揚,不會讓她有事。

    可是,今天在面對著簡思時,他卻是心底有些害怕,害怕她的傷,害怕她會疼……

    就算是,他見慣了太多的生老病死,可是,在面對著她的時候,還是覺得不同。

    這樣的不同,他明白,他的心裡,亦有她。

    大約手術一個小時之後,簡思是被疼醒的,她睜開了眼睛,第一句話就是問一邊的護士:「莫總怎麼樣了?他受傷了嗎?」

    護士安撫著她:「莫總沒事,你別擔心。」

    「那就好!」簡思綻放出了一絲甜蜜的笑容來。

    莫凌風其實是在陽台外面,他心裡有些亂,正在抽煙,所以簡思醒來第一眼時並沒有看到他,他卻是聽見了簡思的話。

    他捻熄了煙,從陽台上走進來,凝視著笑容還未散去的小臉。

    「莫……總……」簡思不料他會在陽台上,她有些羞窘了。

    可是,當她看著莫凌風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時,卻又覺得他就是她的陽光她的水她的空氣她的一切。

    「還疼嗎?」他溫柔的問。

    「不疼。」她臉紅了,因為她會不由自主的想起第一次,他也是這麼問的。

    當然,她也知道,他問的是傷口。

    「傻瓜,怎麼會不疼?」莫凌風低下頭,撫開她額前的碎發,「你呀,就是個小傻瓜!」

    簡思卻是不好意思的笑了,她當時什麼也顧不得,她只是知道,不能讓他受傷,一定不能。

    她不祈求他愛她,她只願他安好!

    簡思能感覺到了他手指在她額上的溫度,她的臉瞬間紅透了,而身體也紅透了。

    不過,她好喜歡這樣的他,撫觸在她額上的感覺。

    「莫總,你可不要擔心,我很快就會好起來的。」簡思迎上他的目光,亮晶晶的。

    莫凌風見她無論何時何地,都是在設身處地的為自己著想,「你特傻……」

    「傻人有傻福。」她一點也不嫌棄他說她傻,反而很自豪,要不然他怎麼會娶她呢!

    莫凌風也不再說話,但心裡卻是有些溫暖。

    「莫總,你不用在這裡了。」簡思知道他很忙,現在她都沒事了,他守在這裡做什麼?

    莫凌風卻是難得開一次玩笑:「我應該去哪兒?我的小妻子!」

    簡思被他後面一句話,給激動得閃出了淚花兒,原來,不止她記得,她是他的小妻子,他也記得。

    她卻是笑著說道:「你很忙的,要管理大醫院,還要管理旗下的公司,我真的沒事了。」

    「不喜歡我陪你么?」莫凌風認真的問她。

    「當然不是!」簡思馬上搖頭,由於動作太大,牽動了背後的傷口,她很疼,卻是咬著牙不吭一聲。

    莫凌風掀開了她的薄被,見她的衣服被汗濕了,他說道:「換件衣服吧!」

    簡思:「……」

    她的手不能動,一動就會牽扯到了背後的傷口,而莫凌風絕對沒有輕薄她的意思,她從他的眼睛里就看得出來,可是,她和他,除了那一晚上他酒醉了有接觸之外,根本沒有在清醒的時候有過肌膚之親。

    她乖乖的聽著話,任他脫去了身上的濕衣服,由於她後背有傷,不能穿胸衣,少女的美麗,有著獨樣的味道,那美妙的身子,就這樣的綻放在了莫凌風的眼裡。

    對於那一晚上的情形,莫凌風也記得不是太清楚,然而現在,他和她都是清醒的。

    她羞澀的不敢看他,低著頭,就連耳垂都染上了粉紅色。

    莫凌風看著眼前年輕的少女,那紛嫩的身體,他的眸光閃了閃,連喉結也不自覺的突了一突。

    但是,他始終是個自控力非常強的男人,何況作為醫生來說,他見過的女人身體並不少。

    可是,這樣赤著上身的少女,就這樣的印在他的腦海里。

    「別怕,我是你的老公。」他為她扣上襯衫扣子時,她有引起緊張的在顫抖。

    簡思的臉紅得像出血,可是,她又好喜歡聽到這樣的話,他是她的老公,他在為她換衣服。

    「謝謝……」她的聲音小的連自己也聽不見。

    莫凌風扶著她再次躺下來:「後背有傷,先趴著睡。」

    「好。」簡思乖巧的應著,將臉趴在了枕頭上,不敢看他。

    莫凌風知道她害羞,於是也沒有再說什麼,吩咐了護士看好她,他則是走出了病房。

    簡思開心的將臉貼在了枕頭上,而且她覺得傷口一點也不痛,她的腦海里,留下的全是他說的話,她的身上,全是他給她穿衣服時偶爾撫觸到的溫度……

    ……………………

    山頂別墅。

    莫小兮去了山頂上,沒有找到東方威,她問了傭人,也沒有他回來的消息。

    於是莫小兮馬上離開,又去了東方公司,也依然是沒有東方威的身影,據保安說,他一早就出去了,一直沒有回來過。

    莫小兮再次撥打他的電話,還是處於關機狀態中。

    「東方威,你去了哪兒?如果我找到了你,一定會拿皮帶抽你!」莫小兮生氣不已,「你氣死我了!」

    莫小兮站在夜色里,看著這個熱鬧的城市,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這麼的孤獨。

    她一直以為,東方威會追逐著她,可是,他也會逃避,然後將自己躲起來,躲在她找不到的地方去。

    她一直以為,他足夠的強大,至少在「欺負」她的時候,是何等的趾高氣昂,是何等的心高氣傲。可是,他卻是隱藏著自己的心事,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莫小兮一向是不擅長揣測人的心思,更何況是不輕易表露心思的東方威?

    她走累了,坐在了台階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看著匆匆忙忙的身影,看著這個世界的燈紅酒綠,看著一切彷彿已經結束但卻是才真正開始。

    莫小兮靜下心來,她走到了廣場上,記得那一天晚上煙花正滿天,她和他在廣場上看煙花,記得那一天,廣場上發生爆炸,血肉模糊,記得那一天,她被炸到,他以身體護住了她,但最後小小兮卻還是離開……

    她在原事發地點,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在這個人影漸漸稀少的街上,他坐在了地上,抽著煙,地上一堆的煙蒂,默默訴說著他今晚的心情。

    對於今天闕胭的下場,東方威已經是料到了,因為南宮驕不會再手下留情,他也不是個聖人,做不到對此毫不在意。

    同樣的,他也恨她,恨她害得莫小兮失去了孩子。

    但是,那也依然是他的母親,他的父親和母親雖然不是愛情的結合,他只是一場陰謀下的產物,他也想做到拂一佛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瀟洒。

    可是,他終究不是聖人,而今晚海景別墅一大家的熱鬧,他是沒有去的,他融合不進去,他即使去了,也顯得格格不入。

    而這個地方,是他和莫小兮分手的地方,他來了,雖然現在,他在努力為追求莫小兮而努力奮鬥著,可是,感受著那一刻的事情,他的心底仍然覺得很是悲涼。

    這樣的無奈和悲涼,他並不想帶給莫小兮,因為,她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想要珍惜的人,最想要一輩子去生活的人。

    莫小兮卻是飛奔而去,拎起了身上的手提袋,對著坐著地上的男人,就是一陣猛打。

    東方威一怔,看見是她找來了,他的心裡竟然沒有來由的一暖,也任她耍潑似的打著他。

    「東方威,你個混蛋,你讓我好找!」莫小兮心中的氣一瞬間全冒上來了,「你躲到這裡來做什麼?你有本事就給我躲得遠遠的,讓我找不到你!」

    東方威見她一邊罵一邊打著她,好一個小潑婦的俏模樣,她很少有端正的樣子,除了在上班的時候。但是,他就喜歡她這個樣子。

    莫小兮的包里有很多化妝品,這樣打在了他的頭上,讓東方威有些疼,他一邊躲閃著一邊道:「小兮,你謀殺親夫啊!輕點輕點……」

    「還輕點?」莫小兮兇猛的伸手指他:「我就謀殺你了,怎麼樣?我恨不得將你宰了丟進海里喂王八!」

    莫小兮說著,終是將手上的包丟在了地上,雙手叉在了腰上喘著氣,她這一陣猛打,她還打累了!

    東方威見她放下了「兇器」,趕忙上前來抱她:「好了,不生氣了,我不是好好的在這裡嗎?剛才一直在喂鴿子呢……還有啊,鴿子會叫人呢,它叫著:小兮……小兮……」

    莫小兮才不會聽他瞎掰,她一伸手,去解他的皮帶扣。

    「小兮,你做什麼?」東方威瞪大了眼睛,她一向膽大而妄為,這在廣場上,雖然人開始變少了。

    莫小兮假笑著:「做什麼?東方威,你說我能做什麼?」

    東方威見他一手抽走了他身上的皮帶,他倒也是不怕,反正他臉皮厚,在哪兒恩愛也是刺激的享受。

    「那你將我推倒吧!」東方威雙手一舉,痞子味極濃。

    「推倒你?」莫小兮手撫了撫皮帶,「好,我不止要推倒你,我還要好好的教訓你,看你以後敢不敢一聲不吭的跑掉了……」

    接下來,就是「啪啪」之聲響,莫小兮拿起了他身上的皮帶,就朝東方威的身上抽去。

    「小潑婦……」東方威忽然發現,剛才用包打他,都是小意思了,而且現在,莫小兮用他身上的皮帶「教訓」他,她卯足了勁頭的抽他,還真是不容小覷啊。

    東方威一向自高自大,此刻卻是被莫小兮用皮帶抽得是上竄下跳,像是個大猩猩般,那樣子別提有多滑稽了。

    「我的小寶寶,別打了……」東方威雖然疼著,可是還是哄著她。

    莫小兮此刻哪裡聽得進去:「東方威,說,你是不是錯了?你竟然敢關機?你竟然不接我的電話?你竟然敢這樣的不理我?」

    「好吧,我錯了。」他一邊避讓,一邊說道,「我下次不敢了……」

    「還下次?這次就要教訓你!」莫小兮發現自己此刻兇悍不已,身體里似乎有無限潛能,「我要將你治得服服帖帖的,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這樣……」

    東方威只好在廣場上跑,莫小兮則是在後面追。

    他跑得快,莫小兮追了一會兒,實在是追不動了,她坐在了地上,一直在喘著氣,看著東方威高大的背影,竟然沒有來由的眼睛暗暗的濕潤了。

    東方威一回頭,見她累得坐在了地上,小臉上因為激動,也很紅,但一雙眼睛,卻是一直凝視著他的背影。

    他的心瞬間溫熱,他跑回到了她的身邊,將她抱起來在懷中:「我的小寶寶,不再生氣了吧……」

    「別叫得這麼噁心!」莫小兮伸腿踢他。

    東方威卻是將她抱得緊緊的,「不,你就是我的小寶寶……」

    她累得在他懷中喘氣,還是低聲哼道:「東方威,我還沒有原諒你……」

    「沒關係,只要不再打我就行了。」東方威委屈的哼了一聲:「真的很疼,我還沒有挨過打呢……」

    「活該!」莫小兮雖然這樣說,但刀子嘴豆腐心,卻是伸手抱緊了他,她原來這麼害怕失去他!

    東方威將她抱起來:「回家了,好么?」

    「你自己繼續流浪吧,我要回家了。」莫小兮站起身,才發現今晚腳走得痛了,沒有找到他時不發現,現在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腳痛得好厲害。

    東方威將她的高跟鞋脫下來,看著腳上磨起來的水泡,心疼的將她抱起來:「乖,我們回家,回家我給你泡泡腳,上點葯。」

    莫小兮將頭靠在了他的胸膛,聽著他胸膛的有力的心跳聲,她才覺得塵埃落定一般。

    ……………………

    海景別墅。

    這裡熱鬧了一天,忙碌了一天,一大家人雖然少了東方威和莫小兮,可是他們知道,要給他們倆私人時間,所以也不再過問。

    因為是南宮驕的生日,南宮馥作為生他的母親,東方琛自然是認為這些年沒有在其身邊照顧,覺得虧待了她。

    可是,南宮馥說:「如果沒有驕兒在身邊陪伴,這些年,我不知道怎麼撐得下去!所以,感謝你讓我有了他。」

    晚上,各自都去休息了。

    而主卧室里,也開始拆起了今晚最迷人的最讓人期待的生日禮物了。

    離微揚說自己是生日禮物,送給了他,南宮驕就迫不及待的吻了下去。

    情深而纏綿,纏綿而繾綣。

    離微揚卻是在最後一刻推開了他:「親愛的,我真有禮物送給你!」

    離微揚拿了一個盒子出來,遞到了他的面前來:「看看,喜歡不喜歡?」

    水晶做成的盒子,一看就是女生的那種夢幻的色彩,南宮驕拿在了手上:「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歡。」

    「要不要打開來看看?」離微揚凝視著他。

    南宮驕在她的深情注視下,打開了水晶盒子,然後不由啞然失笑。

    原來,在水晶盒子里,是一個小男嬰,大約就是剛出生時那般大,就連重量也是一樣。

    這塊用白色玉石雕刻的小男嬰,依稀可以看出他的模樣。

    「是我?」南宮驕不由輕呼了起來,原來他還不知道,離微揚背著他,去做了這麼寶貴的生日禮物啊。

    「像不像?」離微揚在南宮馥的相冊里找到的這張相片,然後就去找工藝師傅雕刻出來,生日這天送給他。

    她說著,還伸出手指,點了點小男嬰的「小鳥」。

    南宮驕哈哈大笑:「寶貝兒,你太惹人愛了,我喜歡,不過呢,你別摸這小的,摸我的大鳥……」

    「才不要呢!」離微揚縮回了手指。

    南宮驕哪肯放過她,將她抱起來要親時,她忽然撒出了一片飛花,花瓣像是魔術師在玩時一樣,一片金光閃過,然後卧室就變了模樣。

    而今晚的女主角,也消失了蹤影。

    「微揚寶貝兒……」南宮驕只覺得眼前一花,離微揚竟然憑空消失了?

    當然不可能!他是知道的。可是,她藏在了哪兒呢?

    南宮驕雙眸犀利的一掃房間的變化,然後落在了衣櫃旁邊的一個箱子,他走過去打開來一看,竟然是一個白玉箱子,而箱子裡面,是一具瑩白如玉的女子,此女子蜷縮在了箱子里,不著一物……

    天啊!南宮驕簡直是要快樂翻了天!

    她送一個男嬰玉石雕塑給他,他已經是開心極了,而且,她還真將自己以這樣的形式送給他!

    她的膚色比玉石還要白凈剔透,而清亮的雙眸,瀑布似的烏髮,還有那嬌美的身段,無一不吸引著他的目光。

    「寶貝兒……」他視若珍寶的將她從箱子里抱出來,親吻著她的唇角,「微揚寶貝兒……」

    「驕,生日快樂!」她薄唇一勾,淺笑嫣然。

    「微揚,你太美了,這是我過得最有意義的一個生日……」南宮驕低頭吻她,從唇角到下巴,從鎖骨到胸前雪柔點點,從可愛的肚臍到神秘之谷……

    她無一處不美麗,無一處不吸引人。

    離微揚感受著他的親吻,亦能感受到他的愛意。

    從頭頂到腳底,從上至下,從身到心,都有他烙下的印跡。

    離微揚沉醉在他的愛河裡,雙手纏繞在了他的頸間,像是柔柔的藤蔓,纏在了他的身上。

    後面還有加更,推薦藍新文《野狼總裁,太餓了》,求收藏養肥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
    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