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84發章 結局篇——傲驕求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84發章 結局篇——傲驕求婚字體大小: A+
     

    莫氏醫院。

    南宮馥被東方琛抱在了懷裡,兩人都是年近六旬的人,但看上都像是四十歲左右,歲月真是太過於眷顧他們,在他們的身上沒有留下太多的歲月痕迹。

    可是,南宮馥卻是不習慣於這樣的擁抱,她低聲道:「都年紀一大把了,還是不要這樣了……」

    東方琛礙於不能說話,他凝視著她,卻怎麼也不肯鬆手,他像是和南宮馥還在熱一樣,不捨得分開一分一秒。

    莫凌風在外面看著他們,輕咳了一聲,然後敲門。

    「進來!」南宮馥趕忙推開了東方琛。

    「兩位好!」莫凌風凝視著他們,「我先打擾一下兩位,東方奶奶來了!」

    東方威知道崔素素一直在念叨著兒子,當東方琛回來了之後,東方威還是第一時間通知了崔素素。

    當莫凌風打開了門,崔素素進來了之後,她抱著了東方琛之後是失聲痛哭,這個屹立在商界幾十年不倒的鐵娘子,在這一刻里哭得像是一個孩子。

    「阿琛……」崔素素一遍一遍的叫著。

    東方琛也抱著母親,雖然在山谷之中的歲月看不到盡頭,很多人的面孔都已經模糊了,但是他最愛的兩個女人,卻是永遠也忘記不了。

    「回來了就好。」崔素素感動不已,「微揚這丫頭就是厲害,如果不是她的話,我們怎麼也找不到你,阿琛,我的阿琛,我在有生之年還能見到你,真是感謝上蒼,感謝微揚……」

    南宮馥見他們母子有很多話說,於是對莫凌風道:「莫醫生,我們出去聊一聊,你是微揚推薦的醫生,她最信得過你,你再告訴我們,要注意一下什麼方面的……」

    她還沒有走時,東方琛卻是拉住了她的手,不讓她走。

    「阿琛,我只是和醫生聊一聊,你要加強營養,這些年也沒有照顧好身體……」南宮馥不由淚花兒直閃:「都是因為我的原因,你去為我找天眼之石,才會弄成了這樣,如果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

    崔素素嘆了一聲:「阿馥,現在阿琛回來了,你也就別糾結於過去的往事了,兩人在一起好好的過日子,現在最要緊的,就是將阿琛照顧好。」

    「我會的,老夫人。」南宮馥馬上恭敬的說道。

    東方琛在一旁著急,想要表達什麼,卻是沒有人看得懂。

    「要不?我拿紙筆來,阿琛,你寫給我們看吧!」南宮馥忽然說道。

    馬上有護士拿來了紙筆,遞給了東方琛,可是,東方琛卻是拿著筆,怎麼也寫不出字來了。

    事過境遷,東方琛忽然發現自己是一無用處,他已經變得不會說話不會寫字,不會和人交流了,也沒有人會懂得他的意思了。

    東方琛看著眼前的白紙,然後慢慢的將筆放在了紙上,他安靜的坐著,一動也不動。

    南宮馥嚇壞了:「阿琛……」

    崔素素也不由慌了神:「阿琛,你不想寫就不寫了,不想說話就不說了,我們不用管這些,好嗎?」

    但是,東方琛依舊是一動也不動,就像是高僧在入定打坐一樣。

    莫凌風在一旁說道:「奶奶,夫人,多給東方先生一些時間,他現在可能還不適應,你們都是他最親的家人,他一定會接受你們的,不用太擔心。」

    崔素素眼瞅著自己曾引以為傲的兒子,現在變成了這個模樣,她的心底悲從中來,不由別過頭去哭了起來。

    南宮馥在一旁看著也只有干著急,她也不會料東方琛是找回來了,但是卻是陷入了這樣的困境之中。

    ……………………

    晚上。

    由崔素素組織的會議里,參加人員包括南宮馥還有南宮驕和離微揚、東方威和莫小兮,莫凌風作為主治醫生也一起參加。

    「我今天叫大家一起來,就是為了阿琛現在的狀況,今天阿琛的情緒一點也不好,這樣下去肯定不行的,你們都是他最親的人,大家說一說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崔素素掃視了一眼眾人說道。

    南宮馥率先說道:「我會餘生都只和他在一起,只要他能恢復,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崔素素凝視著她:「這可是你說的,阿馥,首先你得接東方威在這個大家族裡的身份,當然,東方家族涉及的所有產業,都是阿威和阿驕兩人共有的。」

    南宮馥輕嘆了一聲:「雖然我每次看到了阿威,都會覺得心裡有一根刺,在訴說著阿琛的不忠貞,但是,我何曾做過傷害於阿威的事情呢?」

    這話的言下之意,也就是她早已經接受了東方威,反而是闕胭不願意放過他們家的南宮驕。

    崔素素點頭道:「很好,我們現在就是一家人,微揚和小兮是我認定的孫媳婦,小兮是醫生,協助凌風恢復阿琛的生活,而微揚在玉石方面的天賦,交阿琛從玉石陣中救出來,這可能是闕胭搞的鬼,所以,微揚盡可以從玉石方面幫阿琛恢復,而阿驕和阿威兩人,你們就負責保護家人的安全,闕胭是絕不可能放過這次機會的,她肯定還會捲土重來。如果各位沒有什麼意見的話,就照我的意思去做,如果各位有意見,現在都可以提出來。」

    眾人都沒有說話,崔素素在公司一向是大權在握,在家裡說話也是命令形式,只是他們家的人,個個都是各方面出色的人才,領悟力都很強。

    莫小兮:「我沒意見,我會全力配合我哥。」

    離微揚:「我定然會在玉石方面盡全力讓伯父恢復正常的生活。」

    南宮驕:「安全我負責,確保在座的每一個人都會安全。」

    南宮馥:「老夫人,我做一些什麼呢?」

    崔素素瞪了她一眼:「你是阿琛最愛的女人,你說你要做什麼?你才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那一個人,我們都只是陪襯而已。」

    「我知道了。」南宮馥被罵了,也只好低聲應著。

    東方威彷彿是事不關己一樣:「我和哥負責所有人的安全。」

    崔素素看了一眼眾人,「很好,每一個人各司其職,我相信阿琛一定會恢復的。另外,阿威,我要申明一點,這次我不會放過闕胭,她傷害了我的兒子,也害死了我未出世的孫女兒,還害死了微揚的親生母親。你有沒有想說的?」

    「沒有。」東方威淡然的像是在聽著別人的故事。

    崔素素這時伸手在他的肩上拍了拍:「阿威,你在***心裡,和阿驕一樣,都是東方家的子孫。」

    東方威依然是很淡的表情,「奶奶,我知道了。」

    「那好,散會!」崔素素乾脆利落的說道。

    於是,各人開始去做各自的事情。

    離微揚見南宮馥的情緒最低落,她想必現在背著最重的思想包袱,她走到了南宮馥的面前:「伯母,您的身體也不好,先坐下來休息一下吧!我先去照看著伯父。」

    南宮馥凝視著離微揚,「微揚,以前我也沒有多好的善待你,真是對不起,還好你一直以德報怨,我們才能找到阿琛,是我不好。」

    離微揚則是親昵的挽上了她的胳膊:「伯母,以前您在我孕期里照顧著我,昊昊才能那麼聰明,我一直都記得的。後來發生的事情,恐怕是連我自己也不想的,所以,我也一直沒有怪過您,連我自己都接受不了那樣的身份,何況是您呢?現在伯父回來了,您就專心的照顧好伯父,不要想其它的,好嗎?」

    南宮馥自然是很高興,她拍了拍離微揚的手,「還叫我伯母,你們什麼時候復婚啊?」

    離微揚:「……」

    很快,離微揚轉移了話題,「您先休息一下,我去看看伯父。」

    南宮馥確實也累了,畢竟她也是身體一直不好,而且在東方琛回來時還連著照顧了他好幾天。

    現在的東方琛住在了南宮驕的海景別墅里,崔素素也住在這邊,東方威和莫小兮也常來。

    離微揚走了進去,看到了東方琛正在睜著眼睛望著大海的深處,雖然目光沒有聚焦,但是她想,他還是有感情的,只是,三十年毫無人煙的生活,他已經不知道如何去表達了。

    一個人在沒有人煙的地方,獨自生活三十年,每天面對的是同一片天空,每一天都是思念著最親的人,每天都想著如何才能走出困境,很多人會因此而瘋掉,或者是早就失去了生命的一種追求。

    但是,東方琛卻是這麼堅強,依舊是那麼頑強的生活到了現在。

    離微揚發現,所有的安慰的話,她都說不出口,因為東方琛的內心一點也不脆弱。

    於是,她從袖子里拿出了一塊玉石,這塊玉是翠綠色的,她擺在了東方琛的面前,「伯父,驕的生日快到了,我想送他一件用玉做成的禮物,您說,我做成什麼樣子的,送給他好呢?」

    東方琛反而是拿起了這塊玉,雖然多年在谷底,但是,他對玉石的喜歡和追求一直都在的,他看到了離微揚手上拿著的這塊玉時,眼睛馬上閃亮了起來。

    「您也覺得,這塊玉是很好的那一種,對嗎?如果我這樣送了,上面沒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如果我刻了字或者是寫上什麼,又擔心會毀壞了玉石本身的美好。」離微揚接著說道,她不當他是不會說話不會表達的人,她當他是玉石知己,是長輩是親人。

    東方琛卻是點了點頭,他贊同她的話。

    於是,離微揚就坐在了他的旁邊,「伯父,您覺得驕他會不會在意呢我送什麼呢?」

    東方琛微微的深思了一會兒,看著離微揚有些意味深長。

    離微揚卻是輕聲道:「驕他不會在意我送什麼禮物給他,因為他愛我,哪怕我什麼也不送,他也不會在意。當然,我想送他最好的禮物,也是因為我愛他!很愛很愛!」

    東方琛再次將頭轉向了大海那邊,離微揚不再打擾他,而是起身走了出去。

    當晚,南宮驕和離微揚正在準備要小公主的時候,忽然卧室的門被拍得「砰砰」響,南宮驕匍匐在離微揚的身上,看著她的眼睛,是滿滿的柔情。

    但是,這陣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兩個人的好興緻。

    南宮驕微微有些蹙眉,離微揚親了親他的臉頰,「去看看吧!會不會是出了什麼事?」

    「如果是不相干的人等,我可是要發火了。」南宮驕只得起身,自己披上了一件睡袍時,也給離微揚蓋上了薄被。

    他一打開了門時,南宮馥就沖了進來,她興奮的舉著手上一張白紙道:「微揚,你看到了沒有?這是阿琛寫給我的……」

    離微揚在被單下可是沒有穿衣服的,她見南宮馥衝進來,不由有些尷尬,但是一見南宮馥那開心的表情,她也看到了,那是東方琛寫的一個「馥」字,這個字筆畫多很複雜,但是,東方琛卻是寫得很好看,想必在心中念著一直是這一個字了。

    「是挺好,伯母,恭喜您了,看看,伯父的心中只有您,而且寫出來的第一個字,也是您的名字。」離微揚笑道。

    南宮馥太過於興奮,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個房間的情況,她依然是揚起了那一張紙,開心不已的說道:「對啊對啊!他心中只有我還不是令我最高興的,最高興的是他願意和我交流了,這真是一個好的開始,謝謝你,微揚,一定是你下午的時候和他說了一些話,他願意敞開心扉和我們交流……」

    「媽,您有完沒完?」南宮驕絲毫不理會母親有多興奮,而是直接不高興的打斷了她的話。

    南宮馥這時才注意到了南宮驕只是隨意披了一件睡衣,而離微揚躺在床里動也不敢動,她是過來人,瞬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她呵呵的笑著:「我說完了,你們繼續,繼續啊……」

    南宮驕黑著臉送南宮馥走出了房間,他將門關上,並且反鎖了。

    離微揚紅著臉道:「伯父一定會好起來的,伯母也就放心一件心事了。」

    南宮驕哼了一聲:「明天不能說嗎?非得要今天跑過來跟你說!」

    而且南宮馥是跟離微揚說,根本將他這個兒子置身事外了。

    離微揚伸手拉他進來床里,溫柔的抱著他:「好了,還生氣啊?伯母也是高興嘛!我親親你,好不好?」

    她說著,主動的吻上了他的唇。

    南宮驕一手握住了她的腰,肌膚在相互撫觸時,引發了一片熊熊烈火,在不斷的燃燒……

    ……………………

    東方琛的情況是越來越好,他可以寫很多的字了,而且還會說簡單的話。

    南宮昊一幅小大人的樣子,放了學之後就教爺爺讀書。

    這一天,莫凌風為他檢查了身體之後道:「東方老爺子的身心都很健康,大家放心吧!他適應得很好。」

    「謝謝你,凌風,這段時間麻煩你了。」崔素素感謝不已。

    「奶奶,別這麼客氣。」莫凌風溫柔的笑著,望著遠處的離微揚。

    離微揚走了過來:「凌風,我送你出去吧!」

    於是,兩人一起走了出去。

    莫凌風臨上車時,離微揚說道:「凌風,我知道,我不該過問你有關於你和簡思的事情,但是,我是真心希望你能找一個女人,讓她去愛你。」

    「我和簡思已經結婚了。」莫凌風輕聲道:「簡思很愛我,由於她大學還沒有畢業,我們只是拿了結婚證,並沒有舉辦婚禮,放心吧!我會好好的對待她的。」

    「那就好!」離微揚非常認真的凝視著他:「我希望你能幸福!」

    「回去了吧!我會幸福的。」莫凌風啟動了車,離開了海景別墅。

    離微揚在走進別墅時,卻是看到了東方琛拿了一張紙,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愛」字,送給了她。

    「謝謝伯父……」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時,這張紙就被人搶了去。「你……」

    不用想,也知道是哪個人搶走了的。

    南宮驕將這幅字畫塞進了東方琛的懷抱里,「您如果沒事可做的話,就回公司去上班,別在家裡寫這些沒用的東西!」

    東方琛微微一怔,而南宮馥趕緊上前來道:「驕兒,你怎麼跟爸爸說話?爸爸送字畫給微揚,是喜歡微揚這個兒媳婦呢!」

    離微揚也小聲道:「驕,伯父恢復得挺好,你別這樣,好小家子氣……」

    南宮驕還大聲說道:「對,我就是這麼小氣!微揚是我的女人,誰也不準對他示愛!」

    離微揚捂臉:「……」

    ……………………

    南宮驕生日這天,整個家族的人都很是高興。

    這也是大家在一起團圓的日子,而龍博文也從s國趕來了香城,崔素素和他擁抱了一下:「歡迎總統先生光臨!」

    「父親!」離微揚第一次主動上前擁抱了他。

    龍博文對這一個細小的舉動是高興不已,「微揚……」

    雖然東方琛和龍博文見面仍然是很彆扭,但是,因為愛化解了心中的仇恨,也化解了這些年的鬱結,兩個男人竟然在廳里開始下棋。

    崔素素看著這一幕,也是感慨很多。

    離微揚親自泡了兩杯茶過來:「父親,伯父,來,一邊下棋一邊喝茶。」

    「女兒最貼心了。」龍博文感動了,然後開涮東方琛:「你就別想了,你這輩子都沒有女兒了。」

    東方琛拿眼瞪他,然後他叫來南宮馥,在紙上寫著給她看,南宮馥又惱又氣:「你別這麼不正經了!」

    離微揚坐在了一邊,莫小兮已經趕來了,她一來就像是歡樂的小鳥在叫道:「呀,這兩位對頭竟然坐在一起下棋了,看來,和諧社會真是來到了。總統先生好,伯父好!」

    離微揚小聲和莫小兮咬耳朵:「伯父要伯母給他生女兒呢!」

    「哈哈,我贊成!」莫小兮歡叫道,「伯母,其實還可以的……」

    「你個壞丫頭!」南宮馥不捨得掐東方琛,於是過來擰莫小兮。

    莫小兮馬上跑去東方琛的旁邊:「伯父,我可是在幫您說話呢,您要幫我哦,您看,伯母欺負我呢!」

    東方琛寫給她兩個字:「活該!」

    「真是沒天理!」莫小兮另外尋求庇護傘了。

    崔素素走到了他們面前,將莫小兮拉住,笑道:「馥兒為不為我添孫女兒我不管了,小兮,你得為我添曾孫了。」

    「您不是有昊昊嗎?」莫小兮吐了吐舌頭。

    「當然是越多越好,對了,阿威呢?沒和你一起來嗎?」崔素素望了望,沒有看到東方威過來。

    莫小兮拉著崔素素:「奶奶,阿威說要等一會兒才會來。」

    「微揚,阿驕呢?」崔素素問道,「怎麼主角都不見啊?」

    離微揚由於今天要在家裡忙南宮驕的生日宴,也就沒有去公司,「我打電話問一下……」

    正在這時,簡思慌張不已的跑了進來:「姐姐,慘了,出事了……」

    「什麼事?先別慌!」離微揚上前扶住了她:「先別急,說清楚。」

    簡思將手中的一封信遞給了離微揚:「姐姐,有人抓走了莫總,然後叫我拿上這個來找你,怎麼辦?姐姐,你一定要救救莫總……」

    「我哥……我哥怎麼了?」莫小兮一聽更慌了。

    離微揚馬上打開來一看,「凌風出事了,你放心,我們都不會袖手旁觀的,小兮,你要冷靜,你通知阿威,我這邊通知驕,凌風被闕胭帶走了……」

    「什麼?又是那個老妖婆?」莫小兮氣得火冒三丈,「我抓到了她,一定要將她解剖開來,看她究竟心有多黑。」

    她雖然生氣,但還是馬上給東方威打電話。

    離微揚也同時給南宮驕打電話,她的臉色微微一變,見眾人都在關切的望著她,她道:「驕的電話打不通……」

    南宮馥著急的道:「會不會是驕兒也著了闕胭的道?」

    所有的人心底一沉,南宮驕今天生日啊,他早就應該回到家裡來的。

    「慘了,阿威的電話也打不通。」莫小兮著急的快哭了。

    「怎麼會這樣?」南宮馥又拿出手機撥打了一遍南宮驕的手機,也是在提示著,「你所撥打的用戶未能接通……」

    南宮馥難過的說道:「驕兒說今天要向微揚求婚的……」

    推薦藍的新文《野狼總裁,太餓了》,親們,求收藏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
    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