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82章 結局篇——身心給你無怨無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82章 結局篇——身心給你無怨無悔字體大小: A+
     

    香城。

    莫氏私立醫院。

    艾蒙的手術終是沒有做,當推艾蒙上手術台的那一刻,艾蒙沒有了生命特徵,她這是以死來為腹中的寶寶做抗爭。

    黎沉龍活了一生,千帆過盡,沒有想到這一刻里,竟然會遇上了這樣的事情。

    「凌風,是不是你暗中動了手腳,否則蒙蒙怎麼可能會這樣?」黎沉龍老淚縱橫。

    莫凌風沉默著站在一旁:「我沒有為艾小姐做手術,也是因為她這樣,但用視頻欺騙了您,我承認是我的錯。」

    黎沉龍將拐杖丟向了他,莫凌風也沒有閃躲。

    他是自己的師父,他有權利教訓自己。

    莫凌風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杖,然後被黎沉龍趕了出去。

    在他離開了病房之前,黎沉龍說道:「凌風,你是一個有天份的醫生,但是,我不希望你被一個女人左右了自己的前程,如果那天留在香城裡的人不是離丫頭,你會這樣對我嗎?但你也不要忘記了,離丫頭只喜歡心狠手辣的南宮驕,你從頭到尾只是一個可憐的陪襯而已!」

    莫凌風的身形一震,他沒有回頭,而是離開了醫院。

    在他走了之後,馬上有人報告給了聶子夜:「報告聶特助,莫凌風去酒吧了。」

    「很好,繼續跟蹤。」聶子夜說完后,馬上派人去學校找簡思。

    在簡思的學校外,小梨在等她出來。

    「我是小梨,是離總監的秘書。」小梨主動上前道,「你是離總監的妹妹簡小姐吧!」

    「我們倆年紀差不多,你叫我簡思就行了。」簡思也走上前,兩人擁抱了一下。

    小梨拉著她的手,兩人很快親近了,「下午有課嗎?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見一個人。」

    「下午的選修課可去可不去,沒有關係,要見誰啊?」簡思眨著她明亮的大眼睛。

    小梨也瞞她:「是莫總莫凌風。」

    簡思馬上就緊張了:「莫總怎麼了?快帶我去!」

    「看你緊張成這樣了,很喜歡他是不是?」小梨打趣的道。

    簡思臉上一紅,低聲道:「他不喜歡我,不過沒有關係的,我喜歡著他就夠了!」

    小梨拉起她的手,搭上了計程車,「莫總被他師父打了,因為艾蒙的手術問題,而且莫總心情不好,去了酒吧喝酒。」

    簡思擔心不已:「他師父怎麼不講理呢?他怎麼可以打莫總……」

    「現在離總監也不在香城,你去安慰一下他吧!」小梨隨即笑了起來,「這也是你親近他的一個機會,可要好好的把握了。」

    簡思不由去掐小梨,「你這麼壞的!」

    兩個小女生說著時,就已經來到了酒吧的門口,看到了喝得不省人事的莫凌風。

    小梨幫簡思將莫凌風扶到了計程車上,由於莫小兮也不在香城,簡思不知道莫凌風住在哪兒,只好將他帶回了自己在外面租住的小出租屋裡。

    簡思好不容易將他扶到了屋裡,他卻是吐了,她看著他這麼難受,於是去打了水來給他擦身體,當然這些臟衣服也要脫掉。

    簡思從來沒有和哪個男人這樣親密接觸過,但是這一刻,她已經是顧不得這些了,只好脫掉了莫凌風身上的衣服,然後用溫熱的毛巾給他擦著身體。

    當她看到了男人和女人的身體結構不同時,羞得臉兒都紅了。

    簡思好不容易將莫凌風擦洗乾淨,又去廚房裡熬了醒酒湯,用湯匙餵了一些給他,雖然他醉了,但還是很配合的喝了下去。

    醉了酒的莫凌風很是安靜,這倒是讓簡思輕鬆了一些。

    簡思給他蓋上了薄被,然後去洗他的衣服,晾在了窗台上。

    她忙完這些,已經是很晚了,自己也去洗了一個澡,準備在沙發上將就著睡。

    突然,她聽到了一聲抽氣的難受的聲音。

    「莫總,你還好嗎?」簡思趕忙跑到了莫凌風的床邊,見他手撫到了胃部,難道他喝了酒胃不舒服嗎?

    可是,她的家裡也沒有胃藥,她正轉身要去買時,他卻是一手抓住了她的手:「別走……」

    簡思一怔:「莫總……」

    少女的馨香,早入了成熟男人的鼻息里,這一刻醉了的他,只覺得這樣的味道好好聞。

    簡思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回事,她耳根子一熱,就被莫凌風拉尚了床里,這個小床是她睡的,真的好窄,根本連莫凌風一個人都容不下,何況再來一個簡思。

    於是,她就被他放在了他的身上。

    而他,也就只限於這樣抱著她,就已經滿足。

    簡思在明白了過來之後,她知道,清醒了的他,絕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因為,他知道,她是簡思,不是離微揚。

    他選擇幫助她的奶奶,也因為她長得像離微揚。

    但是,這樣一個從沒有放她在心上的男人,她卻是時時刻刻都在念著他。

    就像這一刻,她能依偎在他的懷中,也覺得是向上天偷來的時光。

    所以,簡思一點也不害怕,她反而是覺得,這樣真好。

    而且是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她能靠他這麼近,她能伸手撫觸他的唇,她能抱著他。

    明知道她暗戀他,只是一種暗戀,那是沒有結果的童話。

    可是,她還是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他,讓她為他做任何事情都可以。

    鬼使神差的,簡思竟然主動的將唇湊了過去,她就這樣的吻上了他的唇。

    這是她的唇啊,朝思暮想的男人,如果說她以前有對東方威愛慕,那可能只是很簡單的好感。

    但是,對於莫凌風,她卻是夢中都會想他,更別說這樣睡在一起了。

    而今天,終於有了這樣的機會,讓簡思哪能不開心和興奮呢!

    可是,當她正在開心的幻想著時,莫凌風再次痛哼了一聲。

    簡思伸手去撫他的胃部位置,用小手輕輕的按摩著,試圖讓他減少一點疼痛。

    終於,莫凌風感覺好了一點。

    簡思不由輕輕的鬆了一口氣,低聲道:「以後不要喝酒了,多傷身體啊。」

    但是,醉了的莫凌風並沒有聽到這些,或者是簡思的房間沒有裝空調,有些熱了,莫凌風踢掉了自己的被子。

    這一刻,男人的身體就這樣再次進到了簡思的眼睛里,而且她的房間里根本沒有男人的衣服,莫凌風根本是不著片縷。

    簡思將她的小手貼在了他的胃部時,她的臉再次紅了,就連心跳聲也像打鼓一樣。

    她小心翼翼的要給他蓋上了被子時,卻是不小心碰上了他的身體。

    少女的馨香和少女的碰觸,讓莫凌風身體里的雄性因子在蠢蠢欲動。

    他一伸手,將簡思抱住了,然後閉著眼睛吻了起來。

    如果說簡思剛才的蜻蜓點水,那只是微不足道的親吻,而現在由男人主導的吻,才是給了她排山倒海般的瘋狂。

    簡思根本來不及領略這是怎麼樣的一種瘋狂,只知道天地萬物都似乎是崩塌了一樣。

    而她,隨著莫凌風瘋狂的吻,漸漸的沉淪。

    特別是他還是她愛著的男人,他是她暗戀已久的男人,這一個吻,對於簡思來說,異常珍貴,也異常喜歡。

    簡思小心翼翼的回吻著他,雖然是極度的生澀,而且是非常的緊張,但少女芳心早已為他淪陷。

    她知道這樣不好,至少他是不清醒的,所以她不該這樣。

    可是,她管不了自己的心,她告訴自己,明天之後,就當作什麼也沒有發生。

    這一刻,她抱莫凌風的脖子,送上了自己珍藏了二十年的少女之身。

    她不後悔,愛一個人,她願意奉獻自己。

    當破處之痛,在預料之外向她襲來時,雖然她有準備,還是痛成了一團。

    這是她的第一次。

    她永遠也忘記不了,當東方威要她去勾-引莫凌風的那一晚。

    離微揚被南宮驕調虎離山離開了醫院,而莫凌風的情緒非常的低落,而且那一晚,他還被注射了藥物。

    她到了的時候,見他一個人沉痛的在忍受著。

    她以為,她可以放下一切,甚至是放低自己的身體,任其他的男人去予取予求。

    可是,她在莫凌風面前,根本是做不到。

    但是,東方威威脅了她,如果她不照做,她的奶奶就會沒錢醫治。

    奶奶是她最親的親人,她不能讓奶奶有任何事情。

    於是,她站在了莫凌風的病床前,主動的脫下了所有衣服,第一次在陌生男人面前呈現自己的少女之身。

    只是,她對東方威的幻想,全部破滅了。

    因為,東方威這麼久以來圈養著她,目的就是用來對付別的男人。

    在東方威的眼裡,莫小兮才是寶,她只是一枚可有可無的棋子。

    儘管明白自己身為棋子的命運,但是簡思還是傷心了。

    在做這枚棋子退無可退的時候,她只能走到這一步了。

    可是,當她正準備提起了腳上了莫凌風的床時,卻是聽到了黑暗之中的聲音:「穿上衣服,過來陪我演一齣戲,我治癒你***病。」

    簡思當時就懵了,她並不知道莫凌風竟然是這般的清醒,而且他知道她是誰。

    她當時想不了這麼多,她只是知道,誰為她治癒了奶奶,她就可以感謝誰。

    哪怕是以命相許都行,但莫凌風只是要她演一齣戲而已。

    簡思還沒有明白過來時,莫凌風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我是醫生,你可以相信我。」

    對於這個不會奪她的純貞之身,還願意幫她救治***男人,簡思馬上就相信了他,事實證明,她相信他是對的,因為奶奶後來真的是好起來了。

    「你想我做什麼?」簡思馬上揀起了衣服穿好,然後來到了他的身邊。

    黑暗之中,雖然她看不到他長得什麼模樣,但是他的聲音很好聽,很溫柔。

    莫凌風卻是淡淡的問她:「交床會么?」

    簡思的臉瞬間爆紅,她還是個什麼也不懂的姑娘,當然不會這些,可是,她亦明白,她一定要會,「能不能告訴我?只是做這個嗎?」

    莫凌風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我知道你是個好姑娘,我不想傷害到你,所以,只是配合我叫一些聲音出來而已,但是我答應你的要求,一定會做到。」

    「好的,什麼時候開始?」簡思的心瞬間暖了,她馬上答應。

    莫凌風閉上了眼睛:「先在旁邊的沙發上睡一覺吧!要演戲的時候,我叫你起來。」

    簡思只好在沙發上坐著,她哪敢去睡,她既不能得罪了東方威,也不敢去主動靠近莫凌風,很顯然莫凌風知道她是誰,他不會碰她的。

    對於這樣一個送上門來的女人他都不要的男人,簡思其實是有些想法的,她並不是什麼無知少女,學校有很多女生,在外面有很多男朋友,他們都是喜歡著年輕女生的身體,玩厭了就丟掉。

    而東方威一直忠於莫小兮,從未對她提過這方面的要求。

    現在的莫凌風,也是這樣嗎?他是喜歡離微揚的吧!

    只是,她不明白,為什麼她才脫了衣服,他就知道是誰來了呢?

    簡思有很多疑問,可是不敢開口去問。

    她只有坐在了沙發上,然後等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莫凌風也不再說話,他靜靜的躺在了床。

    只是,在外面有了腳步聲時,剛好是莫小兮回來時,莫凌風讓簡思坐在了他的身邊,叫一些成年人在做男女運動時該發出的聲音。

    莫小兮以為是莫凌風和離微揚在做這事,於是很快就離開了。

    簡思雖然害羞,但是也不是沒有見過,她也聽同學說過做過,這聲音模仿起來還是行的。

    當莫凌風叫她停下來時,她以為就可以了,於是準備離開:「莫總,好了嗎?」

    「你先坐下來休息吧!不用怕,明天早上還有一齣戲,那才是重要的。」莫凌風在說這話時,有幾分凄涼,亦有幾分寒意。

    簡思自然是留了下來,直到早上的時候,離微揚來了,於是她再度模仿著女人在高峰期快樂的聲音……

    而離微揚以為這是莫凌風和某個女人,她自然是不會打擾,很快離開了。

    簡思這時趁著天色放亮,也看到了莫凌風的臉,他有幾分病態的蒼白,但卻是依然儒雅翩翩,即使睡在了病床里,也依然是有魅力的一個成熟男人。

    只是,他的眼睛里,是落寞,是孤寂,是難過,是悲傷……

    簡思以為這件事情之後,他們之間不會再有交集了,而且莫凌風信守承諾,真的幫她醫治了奶奶,這讓簡思敬他若神明。

    簡思的回憶到了這裡,然後看著這個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第一次終是給了他,她覺得開心,或者他並不需要這樣的她,可是,她不會告訴他,這一晚上發生的事情。

    她正準備下床去時,可是莫凌風再度拉住了她,將她擁入了懷中,她的淺吟低唱聲再度的響起……

    ……………………

    s國,深谷里。

    離微揚和莫小兮就在將軍的身邊,她們聽到了將軍指揮人去谷底救人時,兩人不由相互對視了一眼。

    「太好了!」莫小兮叫了起來。

    一會兒后,特戰部隊的人護著一個人走了上來,他走路和常人無異,臉色太過於蒼白,恐怕是不見陽光也沒有營養的原因。

    南宮驕和東方威並排走在他的身後,兩人的神色都是非常的嚴肅。

    離微揚欣喜不已,吩咐他們:「快,送伯父去醫院。」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醫院,莫小兮挽著東方威的手,而離微揚卻是站在了南宮驕的身旁。

    莫小兮歡喜的道:「喂,你們相認了沒?」

    東方威想點燃一支煙,卻是又想起莫小兮說要生孩子的事情,他一手將莫小兮抱起來:「我們去做正經事。」

    「正經事是你們相認了沒?」莫小兮瞪他一眼。

    「沒有。」東方威毫不避諱,然後不給莫小兮說話的機會:「他的事不關我們倆的事情,小兮,今晚你一定要陪我。」

    「不行,在外面風餐露宿了好幾晚,今晚我要回去住總統府。」莫小兮絲毫不給東方威機會。

    可是,東方威將她抱進了車裡,車門沒關就吻了起來……

    離微揚看著南宮驕:「在想什麼?」

    南宮驕低嘆了一聲:「我母親心心念念的人啊,如今是這樣的模樣,我在想,媽看到了之後,會是怎麼樣的表情?」

    「無論伯父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在伯母的心裡,依然是那個風華正茂的美男子。」離微揚輕聲安慰他,「有沒有給伯母打電話?」

    南宮驕搖頭:「還沒,我等初步的檢查結果出來后,再打電話。」

    兩人說著話時,醫生走了出來:「南宮先生,東方琛先生各項機能都很正常,只是現在他喪失了語言功能,應該是近三十年沒有說話沒有語言交流,但是他能聽懂我們說的話,我想,他融入到了社會和家庭里后,很快就會恢復正常了。」

    「我們進去看看吧!」離微揚拉著南宮驕進去了。

    南宮驕和東方威都是很傲嬌的人,在面對東方琛的時候,都覺得他是個涼薄之人,誰也沒有報身份,而且不理會東方琛的面部表情。

    離微揚進來后,凝視著他,「伯父,您好!醫生說您能聽懂我們說的話……」

    東方琛忽然就激動了起來,他嘴巴張來張去,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說話,而且有一種要跑出來拚命的樣子,非常的兇惡。

    「伯父……」離微揚驚訝的叫了一聲。

    東方琛卻是越過了她,直直的沖向了門口。

    原來,門口站著的是剛剛趕過來的龍博文。

    可是,龍博文的近身保鏢哪容人對他有危險的動作,保鏢一推,眼看著東方琛就要跌坐在了地上。

    南宮驕眼疾手快,一手將他扶住,並且護父心切的擋在了前面。

    「東方兄弟,是我啊,龍博文……」龍博文本來是要擁抱他的,可是東方琛的敵意非常深。

    東方琛一副抓狂的樣子,恨不得從南宮驕的懷中掙脫出來去和龍博文拚命,嘴巴一直動著,卻就是連聲音也發不出來。

    離微揚趕忙上前道:「父親,伯父現在情緒比較激動,您要不先離開,好嗎?」

    龍博文伸手拉住了離微揚:「我擔心他會傷害你,微揚,跟我一起回府吧。」

    離微揚搖了搖頭:「我們準備回香城了。父親,您多保重,我會常回來看望母親的。」

    龍博文瞬間就有些一恍惚,他多希望在今後的歲月里,有離微揚陪著他,但是,這些年來,他既沒有撫養過這個女兒,也在她受苦受難的時候沒有陪在身邊,儘管他找了她這麼多年,近段時間才知道她在香城,可是,那些逝去的歲月,是怎麼也彌補不回來的了。

    「好,父親尊重你的決定。」龍博文終是鬆了手。

    龍博文離開了之後,南宮驕扶著東方琛坐下來,東方琛對南宮驕也有氣,意思很明顯,為什麼要攔著他?

    離微揚在一旁看著,心如明鏡一般,父子親情,無論距離多遠,無論曾經發生過什麼,但是終究是誰也割捨不下的。

    「伯父,容我在這裡冒昧的介紹一下。」離微揚站在了他們的面前,「這位是您的大兒子——南宮驕!」

    一聽到了「南宮」二字,剛剛平靜下來的東方琛卻是再次瘋狂的撲向了離微揚。

    南宮驕一手將離微揚護在了懷中,生氣的對東方琛道:「這是我的妻子,我不容許任何人傷害她。」

    東方琛怔了怔,有些茫然,然後又著急的非常想表達一些東西。

    離微揚趕忙說道:「驕,他不是要傷害我,他是想問伯母的事情。」

    東方琛馬上就點了點頭。

    南宮驕這時給南宮馥打電話:「媽,那個人找到了!」

    南宮馥頓時就淚如雨下,「驕兒,真的嗎……是真的嗎……讓他和我說說話,好嗎?」

    「媽,您還不相信我嗎?」南宮驕輕聲說話,和母親向來溫柔,但是他卻是不忘記在母親面前為自己的女人爭取機會,「媽,這次多虧了微揚,我們才能找到他……」

    「我上次就說過了,你娶微揚過門。」南宮馥開心不已,「驕兒……你爸呢?」

    南宮驕準備掛電話:「媽,我們今天晚上回國,一切等我們回來再說。」

    楊城馬上通知東方威,東方威正和莫小兮吻得炙熱,電話一通,楊城就聽到了一聲女人的嚶嚀聲……

    推薦小藍新文《野狼總裁,太餓了》收藏留言支持哦!愛你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
    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