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終卷第370章 終於解決了饑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終卷第370章 終於解決了饑渴字體大小: A+
     

    莫小兮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發現東方威正依偎在他的懷中睡覺,他英俊的容顏里,迎著晨光時,有幾分明艷動人。

    她看了看一旁的手機,時間不多了,於是起床,可能有點粗魯,他微微的醒了一下,於是將她抱得更緊了一些。

    莫小兮輕輕的拍了拍他的後背,試圖讓他放鬆,這樣她就可以起來了。

    當她坐起身時,看到了她的睡裙有些皺巴巴的,而且胸前的紅梅點點上,也有一點酥酥麻麻的痕迹,腿間有些異樣,她一動之時,就發現有東西流出來……

    「東方威,你個混蛋!」莫小兮一個粉拳就打在了他的肩膀上。

    難怪她昨晚睡著時,總覺得有東西侵入,她還以為是做夢,沒有想到他竟然是真的那個了她。

    東方威肩上一疼,看到了莫小兮在秋後算帳,他趕忙說道:「小兮,你先別罵我,昨晚是你主動的,你想想啊,我的雙腿廢掉了,神經線全部動不了,哪還能對你怎麼樣?」

    「什麼?」莫小兮這樣一想,倒也是合情合理,「可是,你為什麼不推開我?」

    「你當時叫著老公,身上膚色一片粉紅,而且那小小的一處兒也染著蜜-汁,我哪裡捨得推開你,小兮,你昨晚好棒!」東方威說話時聲音暗啞,要知道,昨晚他趁她睡著了時,他在進到她體里時,都不敢怎麼用力,現在他將黑白顛倒,硬說成是她撲上來的。

    「別說了!」莫小兮臉上一片羞紅,這個男人居然還說得這麼細緻,想她羞死是不是?

    東方威伸手抱住了她:「不生氣了,雖然我被你強要了一次,但是我很配合的,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東方威你給我閉嘴!」莫小兮怒吼,她有那麼渴求不滿嗎?她居然還強了他?

    可是,昨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她是真的記不起來了,她就只記得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難道真的是自己將他強了?否則如果是他強自己的話,哪來舒服的感覺呢?

    東方威見她惱羞成怒,於是噙著一抹笑容,也不再激怒她,但雙眸卻是暈染了淺淺的笑意在看著她。

    莫小兮不想再聽他說這些,於是跳開來,「我要去上班了。」

    她懊惱不已,昨晚也確實是她自己跳上了他的床,然後一起睡,她以為他睡著了,可沒有想到她居然會饑渴成這樣了嗎?

    莫小兮衝進了浴室,快速的沖洗了一遍,看著有白白的液體流出來,是那麼刺眼和曖昧,她又羞又氣,然後迅速的離開了,也不敢再看東方威一眼,就急匆匆的要走了。

    「小兮……」東方威卻是叫住了她,「你今天不是在住院部上班嗎?你去哪兒?」

    「要你管!」莫小兮惱火的瞪他一眼,慌忙跑出了房間。

    東方威看著她急急忙忙的離去,他的笑意更加明顯了,這丫頭,其實有時候也挺好騙的!

    一想起昨晚在她的體里被包裹著的樣子,他就渾身舒暢。

    他果真是饑渴了很久的狼,這樣也能讓他覺得開心!

    莫小兮急匆匆的往外走,卻是碰上了楊殿堂,「小兮,這麼急怎麼了?去哪兒?」

    「我……」莫小兮也沒有想著去哪兒,只是不要呆在東方威身邊,被他笑話就行了。

    楊殿堂一看這樣子,恐怕是被某人吃干抹凈了吧!他笑道:「既然沒什麼事兒,一會兒我們醫院有會診,你參加一下。」

    「好。」莫小兮也不好再去哪兒。

    她參加完會診之後,碰上了法醫林資柏,「林大哥,最近見你都好忙的呢!」

    「是啊!最近有一宗大案,我周末都沒有休息呢!你那朋友微揚小姐,也一直在跟進。」林資柏沒有停下來,一邊走一邊說道。

    「我也去看看微揚。」莫小兮決定今天不回醫院去見東方威,她太丟人了!

    莫小兮這時才注意到跟在林資柏身邊有一個女子,明眸晧齒,在微微一笑時,眼睛彎彎。「林大哥,這位是……」

    「忘記了介紹,這位是我的得意門生新收的弟子殷念念。」林資柏起了殷念念,有幾分讚許。

    莫小兮伸出了手臂:「哇,女生做法醫,厲害!必須要擁抱一下,我借一點念念小姐的正能量。」

    殷念念也是活潑好動之人,和莫小兮性格相近,「你是小兮,你也是醫生,我們同是厲害之人,哈哈……」

    「你們倆,真夠臭美的!」林資柏看著她們,搖了搖頭。

    莫小兮和殷念念同時吐了吐舌頭,俏皮的一笑,然後異口同聲的道:「那當然!」

    之後,殷念念和林資柏去了解剖屍體,而莫小兮則是去見離微揚。

    離微揚也剛剛在警察局裡辯認那些石頭,從她的眼睛里看到,確實是有血玉的成份,但究竟是怎麼樣的,還要靠化驗才能知道。

    她不由又想起了艾毅的女朋友,那個無辜的女孩子,難得有這麼一個深情的男人,只可惜再也享受不到他的愛了。

    「微揚,想什麼呢?」莫小兮一掌拍在了她的肩上。

    離微揚看著莫小兮來了,她淡淡一笑:「就是艾力的事情,真想不到艾力是這樣的人,難免有些難過。」

    「你也別太難過了,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了,艾力這種人一定會得到報應的。」莫小兮拉著她,「要不?我們去喝一杯?」

    「好啊!」離微揚手頭上的工作也差不多了,於是兩個女人結伴同行,去了附近的中餐店喝下午茶。

    「你原諒阿威了沒有?」離微揚喝了一口清茶,凝視著莫小兮。

    莫小兮雙手掩面:「他對我那麼好,微揚,他為了我連命都不要了,我哪能不原諒他,只是吧,我還是害怕和他在一起,感情的事情,誰也說不準,我沒有以前那麼勇敢了……」

    離微揚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那就讓阿威多給你一點時間,相信他也不像以前那麼霸道了!一對有情人還是要在一起的,不要隨隨便便的就分手了。」

    「你和南宮驕呢?和好了沒有?」莫小兮點頭之後,問她。

    「好了。」離微揚如釋重負。

    莫小兮伸頭過來看她的脖子,「怎麼?你們和好一點也不激烈,照理說,南宮驕那麼生氣,應該是狠狠的懲罰你才行!可是,為什麼你身上沒有印跡?」

    離微揚快被莫小兮氣得背了過去,不過,她很快就反擊了回去,「看來,阿威要解你心中的氣,他得讓你狠狠的懲罰一次才行,不是一次,是n次,我倒是要問問阿威,你是不是將他壓榨得雙腿廢掉了?」

    「微揚,我錯了!」莫小兮馬上認輸,她根本不是要懲罰東方威,她是將他強行吃掉了,她已經是沒臉見人了。

    「看來,你真壓榨了他?」離微揚笑得好不開心,「小兮,你別不好意思,你就是女中豪傑,我敬佩你都來不及呢!」

    莫小兮含著幽怨的眼神,狠狠的瞪了一眼離微揚,她今天真是不宜出門,為什麼碰到了離微揚,也在打趣她呢!

    不過,莫小兮是誰啊?她很快就笑了:「是啊!微揚,我比起你來,是強多了,至少我敢對他怎麼樣?你呢?你肯定不敢是不是?」

    離微揚伸手掐她,「就知道揶揄我!不跟你說這個了,天穹說要回國了。」

    「是嗎?我去接他!」莫小兮終於找到了一個不會欺負她的人了。

    離微揚淺笑盈盈:「喲,不怕阿威吃醋,反過來懲罰你了?」

    「他現在沒那本事!」莫小兮樂呵呵的道,「我才不怕他!我今天下午正好沒事,我去接天穹。就這麼說定了,晚上我還給天穹接風!」

    莫小兮是行動派,說走就走了。

    離微揚撫了撫額頭,她依然是坐在了靠窗邊的位置在喝著茶,心裡裝著心事,難免有些惆悵。

    就在她一個人靜靜的喝著茶的時候,艾蒙已經是走到了她的身旁。

    對於艾力的事情被揭發出來,艾蒙確實是要多謝南宮驕的,否則她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擺脫艾力的糾纏。

    不過,今天她卻不是來多謝離微揚,她坐了下來:「離小姐,關於上次的賭約,期限就快到了,你輸了的話,一定要記得兌現承諾。」

    離微揚想起來,關於風雲堂似乎是清白一事,她淡淡一笑:「不是明天才到期嗎?怎麼?艾小姐已經是沉不住氣,覺得我一定會輸了嗎?」

    艾蒙浮上了笑意:「那倒不是,因為這一局我贏了的話,下一次的賭局我們會更有意思。」

    「下一次的賭局,下一次再說吧!」離微揚放下了茶杯,無意和艾蒙多說,她起身道:「我還有事情,我先走了。」

    艾蒙優雅的道:「好,離小姐慢走。」

    離微揚在晚上本是約了離天穹,她覺得離天穹有必要知道艾家當年和離家的恩怨,可是,好像離天穹和莫小兮玩去了。

    南宮驕從辦公室里走出來,來到了離微揚的總監辦公室:「下班了,還在忙什麼?」

    「今天天穹回來了。」離微揚拿上了自己的手提袋,挽上了南宮驕的手臂,「不過,他和小兮玩去了。」

    南宮驕勾唇淺笑:「就讓他今晚去祭奠和莫小兮最後的時光吧!」

    「瞧你說的……」離微揚輕嘆了一口氣,「他們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就算不是戀人,也是最好的朋友嘛!」

    南宮驕忽然將她的腰收緊,「我討厭聽這樣的話!」

    她這話,讓他想起了莫凌風,他可是沒有忘記她陪在那個男人身邊的日子。

    離微揚抬眸瞪他,「這是非常現實的話,你不喜歡聽也沒有辦法啊……唔……」

    接下來的話,被他吻進了嘴裡,離微揚一時之間連氣也喘不過來了。

    她的小身體,被他緊緊的擁住不能動彈,而她的柔軟的小唇,在他的雙唇的需索下,有些無助,也非常的迷人,像是染上了胭脂一樣,紅艷艷而且水靈靈的。

    他的吻非常的猛,彷彿是積蓄了很久一樣。

    「爺,我們要去風雲堂了……」聶子夜見總監辦公室沒有關門,於是推門進來……

    結果,看到的是南宮驕的一隻大手扣在了離微揚的腰臀間,另一隻大手扣住了她的後腦勺,正在熱烈擁吻,而此時的氣氛非常的不適宜他看到。

    「對不起,我不知道……」聶子夜趕忙閃身到了門後面,卻是一不小心撞倒了小梨。

    小梨見他紅著臉不好意思極了,她是看見了南宮驕進去的,想必是兩個大人物在裡面……

    她倒在了地上,並不起身,卻是看著聶子夜道:「大叔,你臉怎麼這麼紅?」

    「你一個小孩子瞎問什麼?」聶子夜轉身,不敢再看總監辦公室里。

    可是,小梨卻是揚起了頭,並且挺起了胸膛,「我不小啊!」

    屬於少女獨有的馨香,讓聶子夜更加慌知了,他準備不理小,然後往外走去。

    「大叔,你欺負人,你撞倒了我沒有扶起我就算了,還就這樣一走了之,如果整個公司上下知道了你是這樣的人,看你還怎麼做人?」小梨沖著他的背影叫道。

    聶子夜慌了,只得恨恨的回頭,然後伸手扶她起來:「你不準靠我太近了!」

    他將她拉起來后,就急匆匆的走掉了。

    小梨沖他的背影俏皮的吐了吐舌頭,自從上次她和聶子夜被南宮驕罵了之後,聶子夜一定是離她遠遠的,可是,離微揚總監都說了,可以不理大總裁的禁令了,他為什麼還跑這麼快?

    總監辦公室里。

    離微揚看到了聶子夜進來又出去,而南宮驕正和她吻得熱烈難解難分之際,他在她急促的喘氣時才放開了她。

    可是,他的手指卻是伸向了她軟軟的紅紅的唇,「寶貝兒,不準說我不喜歡聽的話……」

    離微揚卻是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你可以假裝沒有聽見。」

    「今晚不想去風雲堂了是不是?」南宮驕重重的哼了一聲。

    「我才不怕呢!是你不能去,關我什麼事啊?」離微揚挑釁的揚起了頭。

    南宮驕湊近她的耳邊:「我讓子夜帶話過去,我現在沒空,想要和你……」

    「現在走!」離微揚打斷了他的話,什麼嘛?這個男人真是夠壞的,風雲堂的事情,他作為領袖人物怎麼可能不出席?到時候她還不成了蘇妲己似的狐狸精了。

    南宮驕還是非常小氣的說道:「你還沒有答應我,不準在我面前提莫凌風這個人。」

    吃起醋來的男人真是像孩子一樣,離微揚有些無奈,她一早就表明了心跡,她根本沒有愛過任何一個男人,這一生中只愛他,可是,他還是像是一個孩子般認真,非得要剔去莫凌風這個人,不準莫凌風在她的生命里出現。

    「好了,我的心裡,只裝著你。」離微揚難免有幾分嬌嗔。

    南宮驕擁著她往外走去,心裡卻是盤算著,得讓莫凌風結束自己的單身生活,最好是成為父親之類的了,這樣就不會來纏住離微揚了。

    風雲堂。

    堂主楊城已經放回來了,他遠遠的就來迎接南宮驕,恭敬的叫道:「驕爺,離小姐!」

    南宮驕點了點頭,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離微揚第一次見楊城,她淺淺笑意,站立於南宮驕的身邊。

    聶子夜上前,卻是給了楊城一拳,「看來在警察局裡一樣吃得好住得好,一點也沒有瘦,依然是這麼帥!」

    楊城回敬了一拳,「兄弟我在哪兒都是這麼帥!快進去吧!今晚的慶功會,你可得陪我不醉不歸。」

    兩兄弟勾肩搭背的往裡走,南宮驕擁著離微揚的小腰,離微揚看著風雲堂的兄弟們,對南宮驕如此敬仰,兄弟之間卻是又這麼義氣,一種義薄雲天的氣慨,從心底升起。

    楊城能夠有驚無險的回來,南宮世家的所有子弟們都非常開心。

    大家一起上桌,楊城首先站起來道:「我在向所有的弟兄們致謝之前,先要感謝我們的驕爺,是他讓我有今天的成就,也是他讓我能夠站在這裡和大家一起喝酒,而且我這次卻是麻痹大意著了艾力的道,我向驕爺向所有的兄弟們檢討,是我的錯害得大家一起受累。」

    南宮驕雖然一向對下屬非常的嚴厲,但這次卻是說道:「艾力是有意挑釁,楊城的應變能力也不錯,接下來,楊城,看你的!」

    「是!驕爺,一定不負您所望。」楊城受了一次教訓,被艾力害進了警察局關了近一個月,他這一次出來,又怎麼可能會放過艾力。「這杯酒,我敬爺,敬離小姐。」

    南宮驕端起了酒杯,離微揚卻是以茶代酒。

    「離小姐,你這可是看不起兄弟們了?」楊城是個直爽的大漢子,說話也是很直,「我們都是粗人,不會文縐縐的說些詩詞歌賦。」

    離微揚卻是滿面嬌羞的看了一眼南宮驕,輕聲道:「我哪裡看不起兄弟們了,實則是我要準備給你們爺添小公主了。」

    「哇!」以楊城為首的兄弟們全都激動了起來。

    很快,恭賀之聲不絕於耳。

    「恭喜爺了,就快要有小公主了!」

    「我們爺的小公主,一定會像離小姐這麼聰明漂亮……」

    南宮驕勾唇淺笑,他倒是不料離微揚會這樣公開表態為他生女兒,都說女兒是父親的前世小情人今世貼心小棉襖,他自然是非常非常想要。

    而且,離微揚在大家都這麼開心的情況下,說出來是錦上添花。

    這可是讓南宮驕的大男人主義達到了頂點,他開心的拿起了兩杯酒,「微揚的這杯,我來喝,兄弟們,我們是患難與共生死同榮的好兄弟,來,幹了!」

    一時之間,觥籌交錯推杯換盞之際,已經是義薄雲天肝膽相照。

    南宮驕非常開心,他喝得也多,而且他這個人什麼都厲害,就是酒量不好。

    當聶子夜將他扶上了車后,離微揚在一旁照顧著他,他卻是趴在她的懷裡。

    「寶貝兒……」他醉了一直叫著她。

    離微揚伸手,撫著他濃密而烏黑的頭髮,輕聲應著他,「我在的……」

    聶子夜將車開回了海景別墅,並且將南宮驕扶回了卧室,並且問道:「離小姐,需要不需要我留下來照顧爺?」

    「沒事,你去和楊城再聚聚吧!」離微揚說道。

    聶子夜開車走了之後,離微揚正準備去拿毛巾為他洗臉時,南宮驕卻是喚著她:「微揚寶貝……」

    離微揚走到了床邊,低下頭看著他:「我在的……」

    他雖然醉了,但力氣還是很大,他一手將她拉進了他的懷裡,讓她跌倒在了他的身上。

    他雙手去捧她的俏臉,「微揚,你真漂亮……」

    「這話,你以前醉酒的時候就說過了。」離微揚低聲一笑,無論她多漂亮,但是他說出來后,意義就是不一樣了。

    南宮驕醉酒後,就不再掩飾本性,甚至是有點真性情。

    他也低聲笑了:「為我生兩個女兒,好不好?」

    一個都沒有,就要兩個,這人也太貪心了吧!離微揚伸出手指,點了點他高高的鼻樑處,「你呀,這可是你播種的能力了。」

    「還敢質疑我的能力?」南宮驕翻身將她壓下,「知道嗎?男人最不能備受質疑的就是性的能力。」

    離微揚雙眸亮閃閃的看著上方的他,「我哪敢質疑……」這不是找罪受的節奏嗎?

    「嘀咕著什麼……」他低頭去吻她的唇,她嘴裡茶香還在,真好聞。

    正當她伸出小舌來回應他時,他卻是停止了吻,「我喝了酒,不碰你,從科學角度來說,醉酒的精-子不利於孩子的健康……」

    離微揚輕啄了一下他的唇:「你是不是還有什麼話沒有告訴我?」

    「什麼話?」他醉了,腦筋還是好使的。

    「你知道的?」她伸手掐他的腰。

    南宮驕低笑:「你不說我怎麼知道呢?」

    離微揚伸出小手,捧著他俊美的臉:「驕,說你愛我!」

    今天醉了,她可是要讓這個腹黑而傲嬌的男人親口對她說一次。

    但是,這個男人卻狡黠一笑,獎勵似的吻了吻她的白玉般的耳垂,才道:「乖,我知道了,你愛我!」

    離微揚伸手捶打他的雙肩:「我要你說,你愛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