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終卷第368章 特殊的降溫方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終卷第368章 特殊的降溫方式字體大小: A+
     

    也正是因為突如其來的屬於女人嫵媚至極的聲音,讓莫小兮回過神來,她才發現,她怎麼距離他這麼近了呢!

    其實關於這些片子,哪有人沒有看過的,關鍵是在哪兒看和誰看,結果就不同了啊!

    莫小兮不由掃了一眼東方威,只見他懶懶的靠在了床頭,依然是集中精神在劇情中一樣,對於男女混合聲沒有什麼反應。

    當然,這種戲里也只是一閃而過插播而已,原來是她大驚小怪了么!

    很快,主題回歸到了偵察案件上來,莫小兮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她決定繼續吃水果。

    當兩集電視連續劇放完了之後,東方威這才懶洋洋的轉頭看她:「電視好看嗎?」

    「還行吧!」莫小兮扁了扁嘴,「跟我猜得差不多!」

    「水果好吃嗎?」東方威看了看空空如也的盤子。

    莫小兮放下了水果叉,她這時也才看到,她一個人竟然將水果給吃完了,她有些不好意思,但卻是嘴很硬的道:「說不上有多好吃!」

    東方威也不和她計較,卻是丟出了一個炸彈似的問題:「床戲如何?」

    莫小兮臉一紅,她還以為他沒有看到呢?原來這人就是假裝正經,明明看了還一本正經的樣子,「我沒看!」她馬上否認。

    「哦……」東方威了也不戳穿她,但卻是評起了戲來:「床戲忒沒水準,女人交床哪裡是這樣的?」

    莫小兮:「……」

    她準備偷偷溜回了她的小床去睡覺,不跟東方威討論有顏色的問題。

    東方威本來想叫住她的,可是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一看是離微揚,於是接了起來,想起莫小兮之前跟他說的,他不由低聲笑了起來。

    離微揚站在了清泉池邊,也不見南宮驕過來,她於是坐在了石頭上曬月光,溫柔的月光鋪瀉了一地,只可惜她是孤單影子。

    她一腳踢了一粒小石頭去水裡,憤憤不平的道:「南宮驕,你拽什麼拽嘛?我都認錯了,還這樣……」

    離微揚於是想著現在能幫她擺脫困境的有一個人——東方威,當她打電話給東方威時,聽到了東方威的笑聲,就知道,東方威在落井下石的笑她了。

    「東方威,你別五十步笑一百步,你的有些事情,小兮不知道,並不代表我不知道,哼!」離微揚沉聲斥道,敢情這世界上每一個人都認為她做得不對了,還都來笑話她了。

    東方威看著莫小兮爬了上她的小床,他趕緊說道:「沒,微揚,我哪敢笑你,正想著如何幫你呢!怎麼?南宮驕還在傲驕是么?需不需要我使用美男計刺激一下他?」

    「千萬別——」離微揚打斷了他的話,「話說,朋友夫不可欺負,我還不至於到這一地步。你不是也有猜說,艾力用人血養玉嗎?我去過他家,但在他家中的玉石里,看不出來,所以我想,他必定是不會藏在家裡,應該是在別的地方。我現在想你幫我一個忙,否則驕不知道還要生我多久的氣了……」

    「說吧,我聽著。」東方威聽著離微揚交待的事情,然後道:「沒問題,明天一早就會有消息。」

    離微揚掛斷了電話,心中慢慢的鬆了一口氣,她從石頭上下來,將小腳蕩漾在了清泉池裡,看著月光下的水紋在一波一波的蕩漾開來,她的心也隨之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說真的,南宮驕生她的氣,她知道,他在乎她,他怕她會有意外。

    所以,無論他怎麼生氣,她也沒有怪過他。

    相反的,她更愛他!

    一會兒后,她收回了腳,正想著要回去時,忽然一雙小足被一雙大手握住了。

    瑩白如玉的小足,在他的一雙寬厚的大掌里,顯得小巧玲瓏。

    離微揚不由一怔,他什麼時候來的,有沒有聽到她說給東方威的話?

    可是,還沒有等到她試探他時,他就開口生氣的道:「明知道自己體寒,還赤足在水裡玩?你真是不乖!」

    雖然是帶著責怪的口吻,可是,卻又充滿了平凡之中的真情。

    離微揚凝視著夜色里月光下的他,有些不服輸的小聲道:「我剛才是真的熱了嘛!這樣可以降溫啊……」

    只是,這話還沒有說完時,忽然南宮驕將她壓倒在了柔柔的綠綠的草地上,伸手掀開了她的裙擺,大手順著細滑的小腿往上爬。

    「驕……」離微揚嚇了一跳,她不料他會這樣突然之間壓上來,不過,想了想這一會兒一直是她在主動的誘他,他壓上來,她不更省事嗎?

    所以,她後面的話不再說,只是雙眸閃閃發凝視著壓在自己上方的男人。

    南宮驕看著她的眼睛,清澈透亮,彷彿是天上的星星般,一閃一閃的就閃進了他的心裡來。

    他低頭吻她,很是熱烈,也帶著不可一世的囂張,還有對她到了骨子裡的疼愛。

    離微揚也回吻著他,有些激動,也有些感慨,這個男人,還真不是那麼好侍候的!

    他的大掌,在她的身上移動,她穿著裙子,比較方便她辦事。

    他撫著她的寸寸膚色,啞聲道:「確實是挺熱的,燙到我的手了!」

    明知道他是調侃她的,可是離微揚也不敢反駁,她雙手抱著他的脖子,還火上再澆油的誘著他:「那你給我降溫不?」

    「好!」南宮驕這一次爽快的應了下來,「只要接下來的事情,你乖乖的配合我,我也不生你的氣了。」

    離微揚雙眸更加閃亮了:「真的?」

    「當然。」南宮驕氣也氣飽了,而且自己的福利也沒有了,還有,她居然找東方威去查艾力的事情,再這樣下去,他會更生氣了!

    她躺在了草地上,任潔白的裙擺被他翻飛:「任君採擷!」

    南宮驕的唇角有一抹邪氣的笑容,離微揚被他這抹笑容給弄得有些不安,可是答應了他,她又不能反悔。

    「你不會用些什麼變-態的招術兒對付我吧!」離微揚小聲的問他。

    南宮驕卻是哼了一聲:「你剛剛答應了我,怎麼?想反悔?」

    「哪敢反悔!」離微揚搖了搖頭,「我怕你弄痛了我……」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時,就感覺到了一種奇涼的東西滑入了她的身體里。

    「是什麼?」離微揚忍不住叫了起來,「驕,你放了什麼東西進來?這個好冷好冷啊……」

    「給你降火用的!」南宮驕掩飾不住唇角的邪氣。

    離微揚不知道他拿了什麼東西進來,可是,那一種寒冷,和她體內的熱度相比,就是天上地下的差距,也是冷熱之間的最大反差,她從來沒有這樣過。

    而現在面對的是他,她本就動了情,再加上有道具在撩她,她的臉上緋紅,而某處卻是一冷一熱,讓她處於兩個極端。

    這樣從未體會過的感覺,讓她不由將他抱緊,而身體,也隨之不斷的顫慄。

    「驕,是什麼嘛?」由於情動,她語聲更顯嬌噥。

    南宮驕亦動情的吻她:「你這麼聰明,猜中有獎。」

    離微揚:「……」

    可是,他是不會主動告訴她的,而這種甜蜜的「折磨」,卻是能將她身體深處的每一寸肌-膚都喚醒來。

    彷彿她的每一個細胞,她的每一寸膚色,她的每一滴血液,都被他牢牢的掌控著,他想要她怎麼樣,就會怎麼樣。

    但是,這種掌控,又能讓她心甘情願的沉淪下去。

    漸漸的,那種忽冷的東西,被她體里的熱度慢慢的傳遞,卻是冷度減緩,隨著她體溫的升高,變得溫熱了起來。

    離微揚馬上意識到了什麼,她臉色一變:「南宮驕,你居然在我身體里用其它的東西?你出去,我討厭你!」

    如果她猜得沒錯的話,他應該是用的玉石,可是,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她?

    她說著就掙扎了起來,可是,南宮驕不讓她動,他的墨眸熠熠生輝:「是誰說任君採擷的?」

    「可是你弄個玉石的東西,放在我身體里?它是你嗎?它如果是你的話,以後你都不要碰我!我直接用它解決生理需求就行了。」離微揚生氣起來,什麼狠話都放出來了。

    南宮驕一怔:「……」

    早知道她的反應會這麼大,他還是先問問她的意思再說,可是現在……

    一見她生氣,他趕忙哄道:「這是絕對乾淨的,我怎麼捨得用別的東西進到你的身體里呢?」

    「再乾淨我也不接受。」離微揚一手推開了他。

    南宮驕看著手上的瑩白色的玉石棍,還有著她的體溫,她這麼說,他是應該高興的,畢竟她只是想他一個人進來。

    離微揚一看那玩意兒,臉瞬間就紅了,她站起身,由於剛才的情動未過,她還有些悸動,再加上生氣,她還沒有站起身又坐在了草地上。

    南宮驕上前來抱她,她卻是避開了。

    可是,男人哪肯讓她避開,他將她緊緊的的抱在了懷中:「是誰說我做什麼都不生氣的?」

    離微揚也有自己的原則:「是啊!這話是我說的,你對我做什麼,我不會生氣。可是你拿這個棍子……你當我是什麼?對了,南宮驕,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覺得我們之間的生活沒有了激情,所以才需要這些來輔助……」

    南宮驕可謂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他將她的手一拉到了他的腿間,「你看看,它有多想你,還是沒激情么?」

    離微揚臉紅心跳,要拿回手,他卻是不讓,她惱道:「這不是激情的問題,它能站起來只能證明它本身沒有問題。放開我,我要回去了。」

    「剛才不是還沒有做完么?你看看你,還燙著呢!」他輕聲哄她,還摸了摸她的俏臉,她的臉上嫣紅一片,哪怕是溫柔的月光下面也能看得到。

    離微揚惱怒的看著他:「要做你自己做!我才懶得理你了!」

    「你也不管我還生不生氣了?」南宮驕一手撫著她的小下巴。

    離微揚不怒反笑:「正好,你生一次氣,我生一次氣,我們抵平了,誰也不欠誰。你鬆手,松不松?」

    「不松!」南宮驕沒有吃飽,哪裡肯松,「乖……啊……」

    他一痛,卻沒有想到離微揚竟然是狠狠的捏了他那裡,這丫頭,下手真狠!

    趁著他痛時,離微揚起身跑掉,南宮驕,你太過份了!

    南宮驕望著自己的某處,如此疼痛,他這不是得不償失嗎?

    ……………………

    翌日。

    莫小兮早早起身,然後穿著醫生服,正式在醫院上班。

    東方威還沒有起床時,就看著她走了。

    他為這樣敬業的莫小兮感到了高興,也為這樣願意恢復正常生活的她而感到了高興,畢竟做醫生是她的夢想,做銷售工作只是為了賭一口氣罷了。

    就在他正高興著時,他的手機再度響起,是南宮驕打過來的,由於心情好,東方威開口就道:「哥,這麼早,什麼事啊?我還沒有睡醒呢!」

    南宮驕知道東方威一直也在跟艾力的事情,他也不跟東方威拐彎:「告訴我,艾力的那批人血養成的玉石,最有可能放在什麼地方?」

    東方威一怔,隨即哈哈大笑了起來:「哥,你昨晚偷聽了微揚講的話了吧!不是你在生她的嗎?怎麼現在我聽來,是她生了你的氣了,哈哈哈,肯定是你某方面不行,滿足不了微揚……」

    「給我閉嘴!」南宮驕的火氣未褪,但卻又不能對著離微揚發,對著東方威,他還不敢嗎?「你以為你那點破事,騙得了莫小兮,還能騙得了我嗎?」

    東方威徹底無語了,他那點事情為什麼就是破事了,就算是破事,輪得到他們兩夫妻一人一次的輪番轟炸嗎?

    「哥,現在是你求我呢,你的態度就是這樣?」東方威還是拽了起來,「我那點破事怎麼了?反正小兮已經答應跟我生孩子了……」

    儘管莫小兮還沒有答應,吹吹牛皮還是要的,何況他怎麼能在南宮驕面前認輸呢!

    南宮驕冷哼了一聲,似乎無意與他再說下去,「快點,說地址,否則我現在就讓莫小兮殺回你的病房裡去。」

    「你威脅我?」東方威一拳打在了床里,「南宮驕你求我辦事,你還威脅我?」

    「你如果沒有把柄被我握住,我又怎麼能夠威脅你?」南宮驕的耐性已經被他磨光了,「快點,三二……」

    「好,給你!」東方威緊接著說了一個地址給他。

    說完后,他惡狠狠的掛了電話,南宮驕你以後別有事栽在我的手上,否則我要你好看!

    就在東方威躺在床里生悶氣的時候,楊殿堂的電話打過來了。

    東方威雖然生氣,但還是拿起了手機:「什麼事?」

    楊殿堂在通話時,揚起了唇角:「阿威,兩個消息,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要先聽哪一個?」

    「我正火著呢!別給我賣關子,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東方威火氣還是很大。

    「喲,敢情是沒有將小兮搞定,還這麼大火氣?」楊殿堂調侃起他來了。

    東方威懶得跟他胡扯,「你愛說不說,我掛了。」

    楊殿堂也不再賣關子,卻是嘆了一聲:「我不管你為什麼事而煩惱,反正你腿要殘廢沒有知覺的事情,是瞞不了小兮多久了,她現在親手接過了你的單子,說不治好你,她就不再做醫生了。雖然之前,她因為感情用事,沒有察覺到你雙腿的異樣,但是,等她緩過神來,知道你是在騙她,你就慘了。」

    「我怕什麼?」東方威早想到辦法了,「不用你瞎操心,就這事,我知道了。」

    東方威掛了電話,其實不用南宮驕和離微揚兩人一起威脅他,他也知道這事瞞不久的,何況莫小兮還是神經科的醫生呢!

    所以,他得快些促成好事的發生才行!

    這樣想著時,一個計劃在心中醞釀著。

    ……………………

    竹林山莊。

    南宮驕去晨練了回來,見離微揚還在睡覺,這小女人生了一晚上的氣,此刻在被窩裡躺著,雙頰還染著紅暈,格外的好看。

    「寶貝兒,起床了,我有艾力那批血玉的消息了。」他湊近她的唇角,吐出清新的氣息。

    離微揚知道他去晨練回來了,遠遠的就看到了他一身白色的運動衣,特別是從竹林深處走出來時,有一種翩然逸志的感覺。

    可是,她生氣,她不理他,於是乎,假裝閉上了眼睛。

    但是,聽到他說有了艾力血玉的消息后,她還是不爭氣的睜開了眼睛。

    「起來洗臉刷牙去,我在車上等你。」南宮驕知道她心動了,於是乎放開了她,往外走去。

    不一會兒,離微揚就洗瀨好了,到了車上,上了副駕駛,戴上了安全帶,兩人一起離開。

    車,行駛在了盤山公路上。

    南宮驕側頭:「寶貝兒,還在生氣么?」

    離微揚鼓了鼓腮幫,「沒有,不是抵平了么。」

    「給老公笑一個!」南宮驕淺淺笑言。

    「老公?」離微揚的音調馬上高了起來,「貌似有人還沒有跟我求婚呢……」

    這言下之意,某人的求婚一事,可能要費心了哇!

    南宮驕看她,她也在看他,哪能真生氣?

    離微揚挑了挑眉,莫小兮不是說嗎?夫妻吵架床頭打架床尾和,他們之間雖然不是夫妻,但是感情早勝過了千萬對夫妻了。

    南宮驕正欲說話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在接電話之前,他來了一句:「你是我的,這一輩子也跑不掉!不過,你放心,求婚一定不會少的。」

    「子夜,你說!」南宮驕接起了電話,「好,你守著,我馬上來!」

    掛了電話之後,南宮驕專心開車,離微揚也不再打擾他,她在想著艾力為什麼要這麼做。

    很快,到了一座湖邊的高爾夫球場。

    聶子夜已經是在山腳下等他們了:「爺,離小姐,我已經打探清楚了,包括艾毅女朋友在內的很多女人,都是消失在了高爾夫球場里的,我們現在怎麼辦?」

    離微揚想起,上次南宮驕生氣的趕聶子夜走,其實是叫他暗地裡查艾力的事情,她不由望向了南宮驕,這個心思慎密的男人啊,怎麼會讓她去操心這些事情呢!

    想到了這裡,她不由伸手挽上了他的手臂,只是這個男人暗地裡做了那麼多的事情,還不是不讓她知道啊!

    當然,南宮驕也在東方威處證實了,東方威也是懷疑高爾夫球場里,這兩兄弟一向不對盤,但在這件事情上,卻是如此的默契。

    南宮驕也不再生氣,將離微揚擁進了懷中,低聲道:「我是你的男人,這是我應該做的,寶貝,我永遠也不想看到你去涉險,雖然知道你聰明,但允許我這一生都這麼自私,將她當成我手心裡的寶貝來寵愛來疼愛,好不好?」

    離微揚揚起了頭顱,雙眸閃著幸福的光芒,她柔聲道:「這是我一生中聽過最好聽的情話,驕,我也想說一句,我是你的女人,請允許我和你並肩戰鬥,無論是什麼時候,我希望我們不只是同甘還要共苦,我不僅是要做你的女人,還想和你一起,戰鬥在任何時候。我知道你很能幹,你能給我所有我想要的生活,包括這一次,你也為離家在付出,在我不知道的時候,為離家做了很多事情,但是,我很享受和你一起做事情。」

    南宮驕知道她生性好強,她從以前到現在,都不肯依附於他,當然,他想要的女人,也不是人云亦云的普通女人,他點頭道:「好,我們一起,無論什麼時候,誰也不準丟下誰。」

    離微揚開心的笑了,迎著朝陽,她能感覺到了幸福的氧氣,一直在讓她呼吸。

    聶子夜被「冷落」在了一旁,他也似乎有點想念小丫頭小梨了。

    南宮驕握緊了離微揚的手,兩人十指緊扣,他道:「我們必須保證人證物證俱全,才能讓警察將艾力捉拿歸案,否則他根本是得不到懲罰的,用人血來養玉石,這根本就是珠寶玉石界的敗類。」

    「不如,我去引他出來!」離微揚的話還沒有說完,小手就被他握緊。

    緊接著,男人的俊臉冷了下來,南宮驕厲聲的道:「微揚,我不准你以身涉險!懲罰這種人我有很多手段,你給我乖乖的聽話!」

    先更六千,後面還有加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