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終卷第367章 他好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終卷第367章 他好凶字體大小: A+
     

    離微揚不敢看他,儘管兩人的關係早就有了肌膚之親,但是,這樣給他當模特,她還是覺得非常的害羞。

    可是,南宮驕的雙眸似乎不見任何感情,他凝視著她姣美的身子,在燈光下,猶如羊脂玉一般的剔透。

    這些年過去了,每一寸膚色依然是那麼的柔美,每一處地方都是那麼完美。

    略顯瘦削的雙肩,小巧但卻是飽滿的雪柔,盈盈一握的腰肢,筆直修長的雙腿,那兩條粉藕似的雙臂,正害羞的不知道往哪裡放。

    南宮驕拿起了畫筆:「坐在竹椅里,微微的側身,雙腿交疊,上半身挺直,正面對著我……」

    他在說話時,完全一幅公事公辦的樣子,不過這樣的姿勢,倒是令離微揚鬆了一口氣,這樣一來,她可以遮起女人最為神秘的地方。

    「看著我!」南宮驕見她低垂著頭。

    離微揚只好抬起頭來望著他,他的雙眸卻是一片正色,絲毫不見往日的情愛之色,她不由有些緊張,記得上次,他可是根本畫不下去,他們就在畫室里……

    在這間畫室里的恩愛畫面,似乎還沒有遠去,可是這一刻里,他的雙眸里,卻再也不見。

    南宮驕凝視著她,她緊張的俏臉泛紅,特別是在他的盯視下,整個身體都在泛著粉紅的顏色,猶如最美麗的少女。

    「你在緊張什麼?」他薄唇一勾,「拿出你平時里辦事的作風,又冷靜又聰明的樣子來。」

    這話,離微揚聽著,怎麼都覺得難過,可是,他更難過,不是嗎?

    她閉了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想讓自己冷靜下來,但是,他的眸光一直在她的身上,不曾離開。

    她根本是做不到啊!

    「怎麼?做不到是不是?」南宮驕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是走到了她的面前來。

    離微揚抬起雙眸凝視著他,輕巧的點了點頭。

    南宮驕微微俯身,氣息全部在她的頸旁,「那你又怎麼能要求我可以看著你去涉險而無動於衷?」

    離微揚咬緊了唇,這個男人以這樣的方式來教訓她,她卻是沒有一句反駁的話來,平常她的伶牙俐齒,平常她的冷靜聰慧,此刻全被他堵死。

    「對不起,我下次不會了。」她低聲說道。

    南宮驕伸出了手,解開了她挽在了後腦勺的頭髮,讓其全部鋪瀉下來,灑落在了她的後背和前胸,將胸前的雪柔也遮蓋起來。

    雖然他的手指沒有碰觸她的膚色,可是,這麼近的氣息,單屬於他的男性氣息,還是撩起了她的感覺。

    他不再說話,大步回到了畫架前,專心致志的畫起畫來。

    畫室里很安靜,只有他落筆的聲音,還有兩人的呼吸聲。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離微揚全身都僵硬了,可是他沒有喊停下來,她都不敢動。

    南宮驕雖然是在作畫,但是她的所有表情,他依然是悉數收納於眼中,看著她此刻的樣子,他是又氣又心疼,但卻一點也沒有表現出來。

    「好了。」他簡短的說道。

    離微揚鬆了一口氣,正想起身,發現全身都僵硬了,她不由皺起了眉毛,人體模特這麼難當的,真是辛苦了他們啊!

    她微微的活動了一下四肢,撒著嬌道:「驕,我動不了……」

    南宮驕抬眸望她,她的雙眸閃閃發亮,此時整個身體蜷縮在了椅子里,儘管該遮的都已經遮了,可是那樣的視覺衝擊力對他來說,還是致命的。

    他又不是聖人,哪會對她沒有感覺。

    但是,他可沒有打算這麼快就原諒她,所以,他站在畫架前依然是無動於衷:「做模特就是這樣,休息一會兒就可以下地走動了。」

    離微揚不由扁了扁嘴,這個男人還要生氣到什麼時候,她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他還不肯理她么?

    她活動了一下,覺得可以下地了,於是找上了白色的裙子套在了身上,然後赤足走到了他的畫架旁,看著畫里的自己,身體部分線條勾勒得非常好看,並沒有暴露的地方。

    但是那一張小臉上,卻是有著抑制不住的春意,正在這個夜色里無限蔓延……

    離微揚不由有些納悶,她臉上春意,剛才真的有嗎?

    「只畫了一張嗎?」她輕聲問他。

    南宮驕冷不丁的回了一句:「你以為以你的體力,能畫上幾張?」

    離微揚見他肯和她說話,她於是馬上由後向前抱住了他的腰:「我累了,我們回房間休息,好不好?」

    南宮驕的身影一凝,兩人隔著薄薄的衣衫,他完全能感覺到她沒有穿胸衣,那一處的柔軟就貼在了他的後背上,他的心再硬,也會被這柔軟給捻磨的沒有了。

    他反被動為主動,一手拎起了她,將她抱到了他的畫桌上,讓她正面對著他。

    離微揚的心跳加速,其實他這一刻對她要做什麼,她也不會拒絕。

    而且,這個男人一向是集狂野和溫柔於一身,總是能讓她失去了方向。

    「微揚……」南宮驕低聲叫她。

    「我在……」她柔柔的回應著他。

    南宮驕卻是並沒有對她做什麼,他將她的手執了起來,放在了他的心口上。

    離微揚有些微涼的指尖,碰觸著他的胸口,能感受到他的心跳聲,正「砰砰」的響過不停。

    「我心痛……」他低語。

    離微揚的心也瞬間疼痛了起來,她的指尖在顫抖著,而凝望著他的雙眸,也開始有了濕意,她顫聲道:「對不起,是我不好,我沒有去照顧過你的感受,我只是自以為是的用聰明去編織一個陰謀……」

    她說到了後來,語聲開始哽咽,他如果是罵她,她還可以俏皮的回應他。

    但是,這個男人跟他用如此嚴肅的口中吻說他心痛,她的心也痛了。

    他捧起了她的臉,啞聲道:「你要永遠都記得,我不能沒有你……」

    這情話很是普通,可是離微揚聽上去,卻是覺得非常的動聽,他不能沒有她,所以她一定要好好的,他會用盡一切辦法救她,讓她存活下來,讓她陪在他的身邊。

    她主動的一瞬間就吻上了他的唇,她抱緊了他的脖子,吻得那麼炙熱。

    南宮驕心中的苦澀,被她兇猛的吻給沖淡了不少。

    離微揚甚少這麼主動過,她也不料這一次南宮驕會如此的生氣,他在乎她的所有。

    可是,南宮驕任她略帶青澀的主動吻他,他卻只是任她動作,他不予回應,也不推開她。

    一會兒后,離微揚沒有了力氣,她不禁有些錯愕,「驕……」

    「不是累了嗎?我們回房間。」他將她抱起來,走向了卧室。

    回到了卧室,她依然是緊緊的吊在了他的脖子上,雙眸還有點點濕意,她倒向床時,將他也拉了下來,兩人疊在了一起。

    南宮驕凝視著她,她的臉上嫣紅一片,不捨得將他放開,「不生氣了好不好?」

    「還不好說。」他有幾分淡然。

    離微揚將他拉下來,她則是鑽進了他的懷裡,「我們睡覺了。」

    「嗯。」他依然是清清淡淡的。

    離微揚見他已經是閉上了眼睛,她則是蜷縮在了他的懷裡,可是過了好一陣,她都睡不著,於是輕輕的喚了他一聲:「驕……」

    「怎麼了?」他沒有睜眼,但卻是應了她。

    「我睡不著,我有些熱……」她悄聲語。

    南宮驕哪會不知道她的小把戲,她想誘他,卻又不怎麼敢誘他,她在別的事情上一向是敢作敢想,唯獨在他面前,卻總是放不開!

    除非她有目的的時候,而且那個目的是非達到不可的時候,她才會主動一次,比如他們新婚沒有多久時,她在他的書房裡誘他……

    想到了這裡,他的身體也開始燥熱,他早就想要她,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但是,他沒有原諒她啊!

    所以,南宮驕凝視著她:「想要了?」

    離微揚的臉瞬間通紅,她已經表現得很明顯了好不好?怎麼他還能這樣問她!

    「難道你不想?」她不服輸的問他!

    南宮驕卻是一本正經的回答她:「嗯,我在生氣,我不想。」

    離微揚氣得小臉一白,她翻身而起:「很好,南宮驕,你生氣了,是嗎?你繼續生氣吧!我走了。」

    「去哪兒?」南宮驕坐起身,看著她往外走去,這丫頭脾氣還不小呢!

    離微揚哪會那麼容易服輸,她卻是回頭嫣然一笑:「你不是說我想要了嗎?我有點欲-火焚身,我去清泉池裡冷靜一下。」

    南宮驕:「……」

    ……………………

    公立醫院。

    莫小兮回去了之後,看見東方威正在處理著文件,她心裡想著,這男人真是工作狂,一天到晚的只有工作工作還是工作。

    不過這樣也好,男人嘛,不是工作就是去外面拈花惹草,她寧願他沉醉於工作里。

    東方威見她推門進來,清秀的小臉上有一抹淺笑,覺得她心情不錯呢!

    「有什麼開心的事情,說出來分享一下?」他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抬頭望著她。

    「這也看得出來?」莫小兮嘟嘴,「你這麼厲害幹嘛?」

    東方威卻是一幅坦然接受她恭維的樣子:「我一向都很厲害,你是知道的,特別是某方面……」

    「打住!」莫小兮不想和他討論著有色話題,「我告訴你就是了,微揚說她搞不定南宮驕,南宮驕生氣了。」

    「為什麼?」東方威招手,她坐在了他的床邊。

    「你還不知道?」莫小兮有些吃驚。

    東方威非常滿足她的小小驕傲的心思,非常吃驚的搖了搖頭:「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連南宮驕這個妻奴都生氣了。」

    莫小兮說得是眉飛色舞:「微揚的撞車案幕後主使是誰,你知道嗎?」

    「不知道。」東方威繼續裝傻,其實今天他聽南宮驕的口氣,已經猜出來了,現在又一聽說南宮驕生氣不肯原諒離微揚,他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不過,在莫小兮面前,裝一下傻扮一下豬,才有肉吃。

    「你怎麼這麼笨?」莫小兮不由嘟嘴,「當然是微揚了,所以南宮驕才會生氣,其實你想一想,不止是南宮驕會生氣,就連我也被微揚氣死了,她怎麼可以這麼做?她讓關心她的人多難受啊?所有的人都在擔心她,原來她只不過是自己導演了一出撞車案而已……」

    「確實,微揚這麼做是不應該的。」東方威也應著莫小兮。

    莫小兮轉眼又笑了:「不過呢,微揚正在努力,讓南宮驕不生她的氣!我一想她畏手畏腳的想要去勾-引南宮驕,想要引誘南宮驕,我就忍不住想笑……」

    東方威的雙手已經環著她的腰,看著他在她的懷裡眉開眼笑,小嘴裡不斷的說著話,他竟然有一種幸福的感覺在不斷的滋生著。

    莫小兮說得高興,也沒有留意男人的做法,當她看到了東方威的雙眸一直在她的臉上時,她不由奇怪了:「看什麼?我剛才出去偷吃東西了,難道沒有擦乾淨么?」

    「嗯,偷吃什麼了?」東方威的大掌在她的唇角摩挲著,這唇柔柔軟軟的,好像是qq軟糖一樣。

    他突然之間好羨慕食物,能被她吃到,他可是只能看,根本吃不到。

    「可樂加炸雞翅。」莫小兮一開心,倒也和他聊下去了。

    真是垃圾食物!若是以往,東方威一定會罵她,不准她吃這些,主要他要進行偉大的造人計劃了,可是,現在,他正在追求著她,所以只能委婉的表達他的意思:「天啊,小兮,你不知道香城又增加了幾例禽流h7n9嗎?現在的雞你怎麼還能吃?萬一那雞是有病的怎麼辦?」

    「我自己就是醫生,我還不知道嗎?」莫小兮見他這麼大驚小怪,不由給了一個白眼,「禽流h7n9是接觸了生禽的養雞人或者是殺雞人才會被傳染的,還有就是吃了沒煮熟的雞才會傳染,你放心,我那個雞翅,炸的熟透了。」

    「可是我還是擔心你,小兮,我現在腿沒有好,你如果有事的話,我會有多難過……」東方威說著還伸手捶打了自己沒有知覺的雙腿。

    莫小兮本來覺得一個炸雞翅加一杯可樂是多麼正常的事情,愣是被東方威給說得那麼大的事情了,但是,一聽他提雙腿,她就軟了下來,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別這樣嘛,主任都說有康復的機會哦!」

    東方威趁勢反握住了她的小手:「別吃這些食品了,我叫人給你弄營養食品,好么?」

    「為什麼?」莫小兮不同意了,「我愛吃這些。」

    「這些對身體不好,特別是……」東方威沒有繼續說下去,特別是對準備要小孩的准媽媽不好,可是,他這樣說,莫小兮肯定會炸毛,現在她是女王,他得哄好她才行。

    莫小兮也不是那麼好騙的,她閃了閃眼睛,「反正,你別試圖用雙腿來向我施壓,我不會戒掉了雞翅和可樂的,還有,鑒於你剛才用雙腿來算計我,我決定,今天晚上不理你了。」

    說著,她就要跳下了床,都不知道這個男人怎麼搞的,一不小心,他就將她哄尚了床。

    「我真沒有向你施壓。」東方威一手抱住了她的翹臀,「小兮,我是真的要想負責你的身體,我認識一個很專業的營養師,明天開始,我向她給你訂餐,好不好?」

    莫小兮卻是毫不留情的戳穿他:「東方威,放手!讓我告訴你,你不是想要負責我的身體,你呢,是想讓我用一個很好很好的身體去孕育一個寶寶,對吧!」

    東方威也不否認,「我們現在要在一起,生寶寶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啊!你看我都三十多了,我還沒有孩子,你也二十八歲了,再不生孩子我們就都老了。」

    「誰老了?你才老了呢?」哪有人跟女人提老了的事情,這種話,誰提跟誰急,莫小兮馬上就像悍婦一樣的訓起他來:「東方威,我說了放開你的豬手!誰要跟你生孩子了?我還沒有答應和你在一起呢!我說過了,你還在考驗期,考驗不合格你根本沒有機會,就像你現在這樣,總是毛手毛腳的摸我,我就不考慮和你在一起了啊。」

    東方威只得放開了她,不過,他卻是以退為進的道:「當然,我現在雙腿殘廢了,可能一輩子也追求不到你,也一輩子不想要有孩子了……」

    他說到了後來,竟然是雙手掩面,有一種說不出的悲傷。

    莫小兮雙手叉腰,像是一個十足的悍婦站在了他的床邊,看著他此時如此的悲傷,她卻是有些惱道:「東方威,你雙腿不會廢的,我跟你說過了,如果真廢了,我這輩子就是你的腿!」

    「真的嗎?」東方威依然是雙手掩面,但語氣還是很悲傷。

    「當然。」莫小兮點頭,她還看了一眼他的腿間,「何況你那個地方又沒有廢,怕什麼?想和你生孩子的女人多如過江之鯽,你怎麼可能沒有孩子!」

    東方威深情款款的道:「可是,我只想跟你生!」

    「那得看你的表現如何了。」莫小兮退後三步,決定不上他的當,然後衝去浴室洗澡了。

    東方威看著她跑得快得很快就沒影兒了,他也知道,這事不能抄之過急,否則拿石對砸了自己的腳。

    但是,他能不急嗎?同齡人當中,人家的孩子都會打醬油了,而他是一個影子都沒有見到。

    而且就拿南宮驕來說,大的小孩都要上小學,又在準備醞釀著生女兒了。

    不過,他連東方大家族都能管理好,何況他的女人呢!

    莫小兮今天也累了,她洗好了澡,正準備睡覺時,卻見到了東方威的床里擺放著一部筆記本電腦在看電視,而且還是最近tvb熱播的一部偵探劇。

    「喂,放到了哪一集了?」莫小兮馬上湊了過來,雙眸緊緊的盯著他的電腦。

    東方威聞到了她剛剛洗澡出來的馨香,這樣的味道,更刺激了他的雄性荷爾蒙在蓬勃發展,但是,他故意看也沒有看她,雙眸也死死的盯著電腦,不緊不慢的道:「第十五集……」

    「我也要看!」莫小兮馬上道,「這是今晚最新的劇情,我要看看誰才是兇手?跟我猜的差多少……」

    「你還會邏輯推理?」東方威有些啞然。

    「不會。」莫小兮爽快的答道,她雙眸凝視著東方威,但是,她決定和某人在一起,就自然而然的要多學點東西,免得某人將她當傻子看了,不過,這話,她是不會告訴他的。

    東方威怎麼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是他的錯覺嗎?她是要學會了這一套偵探和反偵探的方法,然後對付他嗎?

    「要不要我倒回開頭,給你看?」他問她。

    「好啊!」莫小兮點頭。

    東方威將位置往旁邊挪了挪:「上來,一起看吧!」

    「不用了!」莫小兮馬上拒絕,她才不會誤入狼窩呢!

    莫小兮去搬了一張椅子來,距離他有三尺遠的安全距離,然後從頭開始看電視劇。

    東方威也不再勉強她,兩個人都在安全距離之外開始看電視劇。

    隨著劇情的急轉直下,莫小兮激動了:「肯定得她!通常編劇都會這樣寫,在這一宗案子里,最不起眼的那一個才是兇手!東方威,我猜,是那個清潔女工。」

    「清潔女工有嫌疑,你也應該清楚,tvb的編劇不會將這麼重要的嫌疑表現出來,他們在最後偵察出了兇手時,會來一個令觀眾意想不到的大轉彎,你再猜猜……」東方威靠在了床頭,懶懶的說道。

    莫小兮想了想,「你說得也對啊!我再猜是做it工作的宅男,對,就是他了……哈哈,結果出來了,果然是他……我猜對了吧!」

    莫小兮哈哈大笑,然後一激動之時,就順手拿起了一旁的小零食來吃,她也不知道,哪兒來的水果,而且是切好的,簡直就是水果拼盤,草莓、櫻桃、加力果、橙子、梨子……

    而且,她自己都不知道,隨著水果盤被他悄悄的移動,她離他是越來越近了。

    最後,在劇情的吸引里,她什麼時候進了狼窩也不知道。

    莫小兮一邊吃著水果一邊看得津津有味,還和他一邊聊著劇情。

    「嗯……哼……」突如其來的一段床戲,讓她瞬間瞪大了眼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