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終卷第351章 她,巧克力般絲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終卷第351章 她,巧克力般絲滑字體大小: A+
     

    他們就這麼迫不待嗎?

    連回到了家裡,或者是去酒店都等不及?

    莫小兮這一刻里,竟然是雙腿生了根一般,一步也挪不開,她從來不敢想像,自己看到的這一幅畫面后,竟然是這麼的可怕。

    她就這樣的望著那架車,眼睛逐漸的朦朧了起來,霧氣漸重,她的視線開始模糊。

    她告訴自己,不哭,不哭,他無論和哪個女人在一起,無論做些什麼,都已經是不關她的事了。

    所以,她應該轉身離開才是。

    她不打擾他們,也對他們的所作所為沒有一點的看法,她應該就像是一個局外人一樣,或者是釋懷的一笑而過。

    在深夜的停車場里,一男一女在車上做點什麼,也是正常的吧!

    可是,莫小兮的心裡卻是那麼的痛楚,原來,所有的不在乎,最後都只是自欺欺人的謊言罷了。

    就在她站在原地,像是一個木頭人一樣的不知道動時,車上忽然是傳來了簡思的一聲尖叫,那樣的尖叫聲,刺激得莫小兮清醒了。

    那樣的尖叫聲,只有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交集時才會有的聲音,而東方威在這方面,一向都是勇猛的很,莫小兮是深有體驗的,所以,她一眼能聽得出來。

    這一剎那,莫小兮才知道自己有多傻,在深夜裡,她竟然一個人駐足在原地,聽著前夫和別的女人在車裡震出的聲音……

    她不僅是傻,而且是傻得可笑之極。

    莫小兮在清醒的這一剎那,轉身,踩著高跟鞋,頭也不回的遠去。

    只是她不知道,在她離開的時候,簡思看著她的背影,輕不可聞的嘆了一聲。

    ……………………

    時間過得真快,一晃一個多月過去了。

    莫小兮不理會東方威,而東方威也只是遠遠的看著她,沒有再靠前。

    莫凌風的病情時好時壞,離微揚一直在找最好的醫生,為莫凌風治病。

    南宮驕也理解離微揚的心情,只是默默的在身後支持著她,希望她累了的時候,在他的懷裡就能睡著。

    這一天,病房裡住了一個簡思,她瘦了很多,也更是沉默了,她在醫院裡檢察的時候,由於神情恍惚,而丟下了一張檢察單。

    莫小兮剛好從身邊經過,她就彎腰揀了起來,一看是一張孕檢單,上面寫著懷孕已經是五周,而當她看清楚名字時,竟然是五雷轟頂般的疼痛著……

    她曾經也有孩子,小小兮還沒有來得及出生,就已經夭折了。

    而現在,簡思竟然是懷孕了,莫小兮曾經做過醫生,這時間上她肯定比任何人都會推斷,那個時間,正是簡思和東方威在一起的時候。

    莫小兮在拿著這一張薄薄的檢驗單時,心差點都跳出了胸腔,她全身冒出了冷汗,手心也在發汗,全身都在顫抖著。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竟然會是放不下呢?

    她一向不是最洒脫的嗎?為什麼感情的事情,卻是說放又放不開!

    她慢慢的坐在了長椅里,臉色蒼白的像個女鬼一樣。

    離微揚剛好找她有事情,看到了她坐在這裡,手心裡捏緊著一張單,她有點擔心的問道:「小兮,發生了什麼事?」

    莫小兮只是茫然的看了一眼她,然後難過的搖了搖頭。

    「小兮,你別嚇我,你這樣子,哪裡是沒事啊?」離微揚拿過她手上的單,一看了之後,道:「簡思有孕了,這不是好事情嗎?你為什麼不高興了?還是你在擔心凌風不高興?」

    莫小兮腦袋嗡嗡直響,根本沒有聽清楚離微揚講了什麼,她的心也痛得一抽一抽的,然後是覺得,男人可真是見異思遷的生物,她知道,東方威一向喜歡孩子,所以,這個孩子對於東方威而言,會是多麼的重要和高興了。

    離微揚卻是起身:「小兮,我覺得這件事情應該告訴當事人,凌風有權利知道,我現在就拿給凌風去。」

    這裡離莫凌風的病房並不遠,離微揚很快就走到了莫凌風的病房門口,莫小兮這時才想起了離微揚好像是說要告訴莫凌風,她趕忙跑過去道:「微揚,不要給我哥說……」

    可是,已經是來不及了。

    離微揚知道莫凌風對簡思也是有一點感覺的,既然是孩子都懷上了,莫凌風也不會忍心簡思沒名沒份的還是個女大學生,就成為單身媽媽吧!

    「凌風,你看……」離微揚遞給了他。

    莫凌風看了看,臉色依舊很是平靜,「簡小姐懷孕了?可惜,這孩子不是我的……」

    「什麼?」離微揚奇怪了,「那是怎麼回事?」

    莫凌風解釋道:「我和她只有那一晚,而且是兩個多月前了,現在簡小姐是只有五周,所以,我不是這個孩子的父親。」

    「不好意思……」離微揚鬧了一個烏龍。

    而莫小兮正臉色蒼白搖搖欲墜的站在了門口,莫凌風只是看了一眼她,並沒有說什麼。

    離微揚然後有一個大膽的預測,她心一驚,再看莫小兮的臉,她又看了看莫凌風冷漠的面容,心裡知道,自己可能是真的猜對了。

    難道這個孩子是東方威的?

    可是,莫小兮為了不讓兄長擔心,卻是掩飾著臉上的神色,對離微揚道:「微揚,給我吧!我去還給簡小姐,她可能一會兒還要找呢!」

    「我陪你一起去吧!」離微揚實在是擔心這樣的莫小兮。

    於是,兩個女人一起走出來,遠離了莫凌風的病房之後,離微揚才握住了莫小兮泛涼的小手:「小兮……」

    莫小兮的鼻音濃濃的,「我沒事……」

    就在她們擁在了一起時,簡思就站在他們的身邊,臉色也是非常的憔悴,看得出來,她也正受著煎熬。

    莫小兮先看到了簡思,她從離微揚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然後將這張孕檢單遞給了簡思。

    簡思輕輕的拿著,然後有些膽怯的看著莫小兮,她是早就知道莫小兮和東方威的關係的,而現在,她肚子里懷著的孩子……

    莫小兮似乎是看了簡思的害怕,她淡淡的道:「怕我做什麼?我和他只是前夫妻的關係,你好好的養胎吧!他很喜歡孩子的。」

    簡思不料莫小兮是這樣說話,她的眼睛馬上就紅了,而淚水也滴了下來。

    莫小兮則是轉身離開,簡思這時怯懦的看著離微揚:「離小姐,對不起……」

    離微揚看著她大學還沒有畢業,卻是要做母親了,她也是感慨萬千,不由心生憐惜的道:「不用跟人說對不起!現在是有孩子的人了,你現在長大了,要注意營養的補充,還有心情,這些對於孩子,都是非常重要的。」

    「謝謝……」簡思此刻是哭出了聲,她知道,她和離微揚有相似的地方,但是,離微揚在身邊所有男人的心目中,都是女神一樣的地位,但是,今天這個女神,卻是如此親切的和她說著有關於孩子的事情。

    離微揚拿出紙巾,遞給了她:「多多保重!我去看看小兮。」

    「謝謝離小姐……」簡思接過了紙巾,擦拭著眼睛里的淚水。

    離微揚趕忙回辦公室去,看到了莫小兮卻是反鎖了門,她有些擔心:「小兮,開門……」

    「微揚,我想一個人靜一靜。」莫小兮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陪你,好嗎?」離微揚輕柔的說道。

    莫小兮卻是非常的安靜,她打開了門,「你看,我沒事,現在東方威有了孩子,他就不會纏著我了,我是解脫了,還有什麼好難過的呢?」

    離微揚卻是戳穿了她:「你什麼時候會隱藏自己的情緒了?難過了就是難過了,不用強裝作堅強,那一向都是我裝備,我記得沒有轉讓給你啊?」

    「我是難過啊,可是我也沒有辦法。」莫小兮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算了吧!我和他沒有緣沒有份的,而且,我對於男人有潔癖的,他和簡思滾了床單,我就不可能再接受他了,無論是什麼原因。所以,我難過一下子就沒事了。」

    離微揚也坐在了她的身邊:「有什麼不開心的,就告訴我,不要一個人憋在心裡,你要知道,一向就是一個憋不住話的人,憋壞了怎麼辦?是不是?」

    莫小兮點了點頭,然後不再說話。

    很快,因為有工作要處理,她也就不再沉浸在了簡思懷孕的事情里。

    ……………………

    晚上,南宮驕打電話給離微揚,說他在公司還有事情要處理,於是,離微揚在醫院下班了之後,來到了jy公司。

    她一走進了公司,就碰到了慌慌張張正急得六神無主的夏落雨,「微揚,你怎麼來了?」

    夏落雨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她上前握住了離微揚的手腕,離微揚看著她急得直冒汗,趕忙問道:「出了什麼事?」

    「天瑜生病了,我得趕回去……」夏落雨馬上說道。

    「那你走啊!驕那邊,我幫你說就行了。」離微揚以為她只是因為工作的問題。

    夏落雨依然是焦急如焚:「有人在公司樓下堵我……」

    離微揚馬上明白了過來,如果她猜得沒錯的話,應該是夏天瑜的父親,夏落雨已經獨自撫養著孩子這麼久,自然是不想和孩子的父親再有所關聯。

    「我去引開他,你悄悄的溜走吧!」離微揚馬上非常仗義的說道。

    兩人來到了女洗手間里,互相換了對方的衣服,由於身材差不多,她們穿著對方的衣服也不會有偏差,特別是從背後看,根本看不出來。

    離微揚穿著夏落雨的衣服,還將頭髮放下來,直直的垂落在了臉蛋兩旁,這樣,旁人如果不是看正面的話,根本認不出來。

    她乘著電梯下了樓,也背著平時里夏落雨的手提袋,迅速的向公交車站走去。

    當她低著頭,正在等著公交車時,忽然手腕上一緊,她不由抬頭一看,竟然是皇甫觴!

    她雖然微微有些驚奇,但很快也就明白過來了,想起那次她沒有成功的婚禮上,皇甫觴和夏落雨是伴郎伴娘的身份,當時,夏落雨不敢對南宮驕說出,她是有女兒的人,不能當伴娘,以至於後來她一直自責,說都是因為她的原因,離微揚和南宮驕的婚才沒有接下去。

    當然,離微揚當時為了保守夏天瑜這個秘密,也沒有對南宮驕說,原來,夏天瑜竟然是皇甫觴的女兒!

    皇甫觴在捏到了離微揚的手腕時,就知道拉錯人了,再一仔細看是離微揚時,他馬上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這個女人竟然使用金蟬脫殼這一招,這雖然是兄弟的女人,可是,讓他不爽了,他也是生氣的問道:「她呢?」

    「在公司加班。」離微揚平靜的說道。

    皇甫觴放開了她的手:「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這樣說,引我去公司,讓她走得更遠一些?微揚,我想找一個人,哪會找不到?」

    能和南宮驕稱兄道弟的男人,當然個個都是人中之龍,離微揚莞爾一笑:「確實,皇甫先生要找落雨的話,當然是易如反掌,只是,一個男人若真喜歡一個女人,就好好的愛她吧!不要讓她傷心和難過。」

    皇甫觴抬步就走,有些邪肆的留了一句話:「當然,我會好好的愛她,今晚愛到她明天上不了班。」

    對於這句曖昧至極的話,離微揚還是有些臉紅,她只希望,夏落雨在看完了夏天瑜之後,才被皇甫觴找到。

    離微揚站在樓下,看著皇甫觴的身影已經消失了,她轉身上樓。

    她到了總裁辦公室外面,輕輕的敲了敲門,裡面亮著燈光,卻是沒有人應她,她不由有些奇怪,南宮驕去哪兒了,她推開門來,一眼沒有看到他在辦公室里的身影,正呆在原地時,卻是聽到了他的聲音在陽台上響起,她望了過去,他正在接電話,側面的倒影印在了玻璃幕牆上,高大而俊美。

    「我知道了……」南宮驕在講電話時,唇角一直是淡淡的揚起,興許是看到她站立在門口的身影,他很快就掛了電話,然後走了進來。

    南宮驕凝視著離微揚,他看著她穿站夏落雨身上的工作服,他度著步走到了她的面前,啞聲道:「寶貝兒,我可不喜歡你身上有別的女人的味道。」

    離微揚也在抬眸看著他,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南宮驕肯定是知道了她幫夏落雨溜走的事情了,她輕笑了一聲:「你這裡,我可沒有衣服換,何況我只是穿著女人的罷了,又不是男人的,你吃什麼醋嘛!」

    可是,南宮驕卻是有他的道理,「難道你要我抱著你時,聞著別的女人的味道?微揚寶貝兒,你能這麼大方?」

    汗!這男人的這道理,簡直就是詭辯啊!怎麼著都是她不對了一樣!

    轉念一想,她明白了過來:「你是不是因為皇甫觴打電話給你了,你才要生我的氣?」

    「我是這麼小氣的人?」南宮驕的劍眉一挑。

    離微揚心中腹誹,你就是比這還要小氣的人呢!

    他伸手,擁著她,「我聽見有人在心裡說我壞話!」

    哇!這也聽到了!離微揚笑而不語。

    「以示懲誡,我決定……」南宮驕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就撕開了她的衣服。

    離微揚嚇得尖叫了一聲,「你幹嘛呢?這是落雨的衣服,你撕壞了我明天怎麼拿給她?」

    南宮驕乾脆利落的脫下了她身上的小西裝,然後將他的大西裝披在了她的身上。

    「你讓我這樣回家?」離微揚只穿著一件bra在裡面,而他的西裝太大,還空蕩蕩的,她只有攏緊了來,可是,這樣的他的衣服卻是緊緊的蹭著她的皮膚,讓她感覺到了像是他在撫她的身體一樣。

    南宮驕的唇擦過她的耳邊,帶著他邪魅的氣息,「我還能讓你什麼也不穿就回家。」

    「你怎麼可以這樣?」離微揚被他的話逗得滿臉通紅,她腳一跺,趕緊就往電梯那邊走去。

    她要走員工電梯下去時,卻是被強有力的雙臂鎖住,進到了他的總裁專用電梯里。

    兩人同處一電梯,儘管以往也有過,可是此時她畢竟是衣衫不整的,她不敢看他的眼睛,而他恰恰就是將所有視線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他的眸光,仿似一寸一寸的剝離開了她身上的大西裝,將她的身體全部納入他的眼裡。

    離微揚招架不住這樣的他,而他卻是伸手將她鎖在了懷裡,他只穿著一件薄薄的襯衫,他胸膛的溫度熨燙著她的後背,就在她呼吸都在緊張的時候,她感覺到了有手伸到了她的大西裝里……

    「驕……」她本是斥責的聲音,但此刻被他的手指碰到了如巧克力般絲滑的身體,卻是有些嬌噥嬌嗔了。

    「這是我的專用電梯,不用怕……」他低聲安撫著她,看著她依然是僵硬不已,但是,他的手指觸到了的她胸前的莓果時,卻是非常的緊翹。

    「但是……」她非常的敏-感,在這樣密閉的空間里,特別是被他的手指再撫觸到時,她軟化在了他的身上。

    南宮驕卻是低頭吻上了她的耳垂:「我記得有人說過,我們之間的相處沒有了激……情……我很記仇的……」

    離微揚窘,非常的窘,她早知道就不這樣說了……

    明天大圖,會萬字加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
    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