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終卷第348章 惡劣因子極度膨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終卷第348章 惡劣因子極度膨脹字體大小: A+
     

    難道,她昨晚喝醉了,真和霓裳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莫小兮不由越想越害怕了,她還沒有來得及想清楚時,就聽到了外面有腳步聲越走越近了。

    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出現在了門口……

    她下意識的第一眼就去看這個男人胸前有沒有隆起了東西,當看到他胸前一馬平川時,不由鬆了一口氣。

    「你是誰?放開我?」莫小兮馬上說道,雖然頭還有些疼痛,但是她現在的處境卻是更為重要。

    所以,她顧不得其它事情了。

    這個戴著面具的男人雙眸瞬間爆發出了一陣寒意,很好,醉酒了不認得他,醒來后也不認得他了,看來她真的是越玩越瘋了,連發生了這種事情還無動於衷。

    東方威站在了她的床前,欣賞著她身上的無限風光:「你不問問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嗎?」

    莫小兮瞪著他:「我們都是成年人,發生點什麼事情也正常,而且是我喝醉了酒,所以,你千萬不要有心理負擔,我是個獨立自主的女人,不會找你負責的,也不會再相見的……」

    東方威恨不得上前掐死這個女人,她竟然可以說得這麼雲淡風輕?她怎麼可以這麼隨隨便便?

    莫小兮不知道她哪句話說錯了?難道她這個想法有錯嗎?她現在是在人家的地盤上,天知道她雖然不保守,可是第一次這樣放縱,她的心裡還是很虛的,況且現在這個男人敵友難辨,她還能怎麼樣說?

    「我說的都是真的,你放我走吧!」莫小兮又接著說道,「反正我也沒有看到你的樣子,是吧!」

    東方威體內的惡劣因子在極度膨脹著,她想走?他就偏不讓她走!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手上多了一條鞭子,他「啪」的一聲就抽在她身旁的白色被單上,莫小兮嚇了一跳,她眼睜睜的看著這張白色的被單抽成了兩片破布。

    這個男人究竟有多變-態?才會用鞭子抽一個女人!

    莫非,她碰上了變-態連環殺人狂嗎?

    「你……你……究竟想怎麼樣?」莫小兮一想到了他如果是殺人狂的話,她的小命是不是不會保了?

    東方威見她還沒有認出來,他抖了抖手上的鞭子:「你想走?去哪兒?做什麼?」

    莫小兮眼睛紅了,她看著這個青面獠牙的面具,那是一般的鬼片里才有的道具,這個男人不知道是什麼來歷,他會怎麼樣?

    「我想回家……」她怕了,「我想回家,放我回家,好不好?」

    現在才知道要回家?遲了!東方威哼了一聲:「晚了。」

    莫小兮發現了他是在耍她之後,她馬上就破口大罵了:「你這個變-態的殺人狂,你別以為本小姐怕你了,你不放了本小姐,本小姐一定會將你抓的,讓你將牢底坐穿……讓你再也抓不了人……」

    「何為bt殺人狂?」東方威一伸手,摔動著手上的皮鞭,卻是將她身上唯一的被單給捲走了,「我是不是應該將這罪名給坐實了?」

    莫小兮又羞又怒,以往在東方威面前,才有這般坦誠相見過,她哪有將自己的身體在別的男人面前展示過,而這一刻里,她卻是手被綁住,雙腳即使是併攏,也遮不了所有的女性風光,反而是扭來扭去之時,增加了男人的渴望。

    她可是看過變-態殺人狂的電視和電影,他們都喜歡侵佔女人的身體,並且在得到了之後殺了她們……

    他俯低了身體,戴著面具的頭湊到了莫小兮的面前來,她太過於驚嚇,並沒有去留意他有什麼不同,而且還避他不及,可是,無論怎麼避,被綁了手的她,根本是避不開他玩弄的視線。

    東方威凝視著她不斷扭動的身體,上面還有昨晚她不聽話時他制住她的痕迹,女人的馨香,一點一滴的傳到了他的鼻息里。

    「你說,我是先侵佔你的身體再殺你呢?還是先殺了你再侵佔你的身體?」他再嚇她。

    莫小兮嚇得瞪圓了眼睛,她不敢想象真有人要侵佔她的身體的話,她寧願是死了算了吧!

    「你還是先放開我吧!」莫小兮想使用緩兵之計,趁機逃走,「我想要去廁所。」

    戴著面具的東方威恐怕是太了解她了,他卻是邪惡的一笑:「你就躺在這裡解決吧!」

    「什麼?」莫小兮幾乎是不敢相信他說的話,果然是一個變-態啊,她覺得,她沒有一點求生的可能了!

    反正人死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她可不要被其他的男人侵犯她的身體。

    於是,她心一橫道:「你殺了我吧!」

    東方威的手指去是已經伸到了她的小足上,撫著這雙白玉小足,「那我就先侵犯了你,再殺!」

    「你混蛋!」莫小兮哪知道他會反著來啊!「你跟我玩文字遊戲!」

    東方威卻是極有技巧的捏了捏她的腳,莫小兮忽然有一種熟悉的麻酥酥的感覺,她再著他的手指,那雙曾撫過她無數遍的大手,她還是記得的……

    這個混蛋敢捉弄他!

    害她擔心得要死,原來都是他在整蠱她!

    好你個東方威,莫小兮能有交他殺掉的心都有了。

    不知道為什麼,莫小兮知道了是他之後,反而是不擔心了!就像是知道他不會真正的傷害她一樣!

    於是,莫小兮按捺住了要找他拚命的衝動,反而是伸出了雙腿,帶著一點誘-惑力的,用足尖去蹭了蹭他的腰,語聲也柔軟嫵媚了不少:「好吧!你就先來吧!來要我的身體吧!我可是好久都沒有男人了,不對,我有一個前夫,只是,可惜了,我前夫是個x無能,讓我享受不到身為女人的快樂……」

    東方威氣得吹鼻子瞪眼睛了,她居然敢說他是x無能,他生氣的一手扯過了她的腿,等一會兒看還敢不敢說他是x無能了!

    莫小兮見他生氣,於是是越發的激他了:「哇,這位爺好厲害啊!我都感覺到了你……我在想,你一定比我前夫厲害多了,既然是爺這麼厲害,不如解開我的手,好不好?我手上的活兒可也厲害著呢!」

    還好,莫小兮認為自己不是個淑女,否則這些露骨的話,怎麼能說得出口?

    可能是她跟的東方威久了,也變得什麼都敢說,再加上她一向直來直去敢說敢做的。

    東方威知道她想解放了雙手,他今天必須要給她一個教訓,否則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玩瘋了都不知道錯了。

    「想要我解開你的雙手,行!」他任她的一雙小足,在他的腹部前蹭來蹭去。

    「那你快解開啊!」莫小兮馬上就道。

    東方威這時湊到了她的頸旁,他的身上只有一件家居休閑衫,薄薄的鬆鬆的穿在身上,他這一俯身時,布料直接擦過了她的身體,她有些麻麻酥酥的,情不自禁的抖動了一下。

    「你從此之後跟了我!」他說。

    莫小兮心底恨著他,他就知道給她下套,可是,她此刻處於弱勢,不同意也不行,不知道他還有什麼法子來折磨她呢!

    「好!」她只得應了下來。

    反正走出了這裡,她一樣可以不認帳。

    東方威卻是伸手撫上了她的小腰:「如果你敢跑掉,我就天天將你綁起來,不給你穿衣服。」

    果然是個大變-態!莫小兮腹誹,不過,她趕忙搖頭:「我不敢,絕對不敢……快放開我,讓我侍候你吧……」

    東方威伸手解開她手上的繩索,莫小兮活動了一下手腕,他綁得不緊,不會傷到她,可是,她就是掙扎不開,她覺得手還是靈活的之後,忽然一伸手,搶去了他手中的鞭子,然後不管不顧的噼哩啪啦的就朝東方威打了過去。

    她一邊打一邊道:「我打死你這個人渣……我打死你這個變-態……我讓你綁我……我讓你欺負我……你還敢不敢這樣對我?」

    這突如其來的鞭子,東方威猝不及防,還真有鞭風掃到了他的身上,而莫小兮因為生氣又打得狠,他只有上竄下跳躲避的份,可是儘管如此,莫小兮還是不依不饒,甩起了鞭子就朝他飛過來。

    東方威挨了鞭子,果然是最毒婦人心啊,他從來不捨得打她,哪怕輕輕一下都沒有,再生氣時也是這樣。

    可是莫小兮此時大有將他打死的節奏,所以,寬大的房間里,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在逃,一個沒有穿衣服的女人揮著鞭子在追,晨光無限好啊!

    「夠了吧!」東方威的身上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莫小兮,玩夠了沒?」

    莫小兮當然不夠,她終於有機會將這個壞男人狠狠的鞭一次,哪能停手!

    「我讓你欺負我!這就是下場!」莫小兮不解氣,揮鞭再上。

    東方威則是唇角露出了一抹邪笑,看著她因為激動而抖動的嬌美身體,他笑道:「惷光無限好!我可是大飽眼福了!」

    莫小兮一聽這話,才發現自己寸縷未著,她趕忙去拿被單包住自己,這一下手上的鞭子也被東方威給奪去了,她看著他將手上的鞭子甩得虎虎生風,她怕了,因為剛才她可是毫不留情的甩他鞭子,如果他要打回來的話……

    「東方威,我不玩了!」莫小兮趕緊求饒。

    東方威這時也摘掉了面具:「莫小兮,原來你一早猜到了是我,還敢拿鞭子打我……」

    莫小兮馬上據理力爭:「是你先綁了我的!」

    「誰叫你喝酒喝醉了!」東方威此時丟掉了鞭子,上前伸手抬起了她的下巴,「而且還跟那個人妖在一起,聽說你想研究他的身體結構?」

    莫小兮掙扎不開他手上的力道,小臉皺成了一團:「你能不能不動手動腳的?」

    「我跟你講道理,你會聽嗎?」東方威蹙眉,「人妖那樣的東西,你能碰嗎?胸上長的像女人,下面又是男人,這樣不倫不類的玩意,還研究他的身體結構?是我沒有滿足你?你才會有精力去看別的男人?」

    「東方威,你憑什麼這樣說霓裳,我就喜歡和他在一起,跟他在一起很開心!」莫小兮怒道,「他長胸又長棍子,那又怎麼樣?有本事你也長出來看看?」

    東方威的眼睛眯了眯,看來她不僅是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還引以為榮,他凝視著她:「莫小兮,長本事了啊!你還真是什麼都敢玩!今天我不教訓你,你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莫小兮看著他的眼睛里閃爍出危險的光芒,她一邊向後退一邊大聲嚷嚷著:「東方威,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憑什麼管我?你憑什麼教訓我?我們早就沒有關係了,我和誰玩怎麼玩,都不關你的事!你還過來做什麼?你讓開,我要走了!」

    東方威任她後退著,反正這是他的地盤,他倒不怕她會跑到哪兒去!只是,她怎麼越玩越瘋了,這令他很是頭疼。

    莫小兮想拉開門跑出去,可是她身上只有一件被單,哪能出去裸-奔啊!

    東方威見她不退了,他才凝視著她:「怎麼?知道錯了嗎?」

    「我沒有錯!」莫小兮靠在了牆上,她和他早就沒有了關係,她哪來的錯?

    東方威這時才上前,一手抵在了牆壁上,另一隻手圈在了她的小腰上,「如果昨晚帶你走的不是我,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嗎?」

    「不就是一-夜-情嗎?」莫小兮鄙視的看著他,「你不要告訴我,你從來沒有過啊……唔……」

    她再也說不下去,小嘴被他吻住,全部都是他的氣息,將她一點一點的瀰漫住,而他的大手,在掐她的腰時,也是毫不留情的用力。

    她連一個疼字也叫不出來,此刻只能被他又掐又吻的,當然,莫小兮馬上就要反擊,一膝蓋頂上了他的腿,但是,他卻是早有所料的錯開來,並且不讓她收回腿去了,於是乎,她就一隻腿的被男人握在了手上,用另一隻腿支撐著整個身體的重量。

    莫小兮惱火不已,可是男人和女人的天生就是懸殊的,她不可能在力氣上贏過他,於是,她一惱之時,就一口咬了下去。

    東方威在她的嘴裡嘗到了血腥味,他很快就退了出來,看著這個女人,先是敢拿鞭子打他,然後是咬他,他伸出手,撫了撫唇角:「小兮……」

    「東方威,你不要管我的事情!」莫小兮馬上打斷了他的話,她被他吻得深,還有點喘氣,「如果你想藉此機會侵犯我的話,那麼來吧!反正我們之間不止第一次了……」

    東方威眼睜睜的看著她放下了手中的被單,任自己展現在他的面前,他閉上了眼睛:「跟我在一起,就真的一點也不開心嗎?」

    「是!」她揚聲道。

    他看著她答得這麼乾脆,他對她,難道真的只有身體上的感覺嗎?當然不是!他只是想留她在身邊,所以,他只是這樣看著她,就這樣看著暴露在空氣中的身體,一句話也不說。

    莫小兮雖然此舉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為了走出這裡,她哪怕賠上這一次也在所不惜。

    但是,他的目光太過於凌厲,彷彿是能將她看透一樣。

    她有些不自然的移開了視線,而空氣中的身體,也因為他的注視,在輕輕的顫抖著,無可否認,她對他的目光是有感覺的,是超級有感覺的。

    只是,她的心累了,不想再愛了,也不想再和他了。

    她寧願和霓裳等人每天過著沒有目的的日子,無論明天是天晴還是下雨,無論明天面臨著什麼樣的事情,她都不用去在意。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東方威卻是讓開了一條路:「穿上衣服,走吧!」

    莫小兮以為自己聽錯了!

    可是,他卻是轉身離開了房間。

    只是,為什麼他的背影竟然是如此的落寞,甚至嚴重的說來是凄涼!

    莫小兮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他應該像她一樣的玩,落寞和凄涼就不會如影隨形了,看看她現在過得多快樂!天天都有快樂!

    這樣,大家就都會忘記了那些不愉快的過去!

    他們擁有共同的痛苦,只有分開來過,和不同的人相處,就會將快樂融入其中。

    對,一定是這樣的,莫小兮拉開了衣櫥,都是些新衣服,她昨晚好像是吐了,這些衣服都是他買的嗎?

    莫小兮不願意去想,穿在身上離開了。

    ……………………

    私人會所。

    池承和南宮驕相對而坐,她端起了面前的酒杯,然後看著距離她不過兩尺遠的男人,身在咫尺,心卻是天涯。

    「你果真是不會來找我!」池承低低的說道,她今天來找他,還是她主動的,她以前至少認為,他會為了離天穹的案了而主動找她吧!

    南宮驕沒有喝面前的酒,卻是凝視著她:「我以為你一向是聰明的,不會做這種蠢事,到頭來埋葬的還是自己!」

    池承抬眸望他時,已經是淚眼朦朧了:「我的妹妹也是一條生命,她總不能死得這麼不明不白的吧!驕,離天穹是人,我妹妹池諾也是人,唯一不同的是,離天穹是你心愛的女人的弟弟,而池諾不是,所以,我覺得我報警了,讓警察來處理這一宗案子,沒有什麼不行。」

    「當然行!」南宮驕給予了肯定的回答,緊接著他說道:「如果你為這事找我,你可以走了。」

    池承沒有想到他問也不問這件案子,她來找他的時候,還曾想過,如果他問她的話,她會撤訴,只要他說一句,她做什麼也可以。可是,他依然是這麼高高在上。

    池承呆愣在了原地,舉著紅酒杯的手也停頓在了空中,非常的尷尬。

    空氣是一片靜止,終於,池承起身,準備離去。

    南宮驕卻是對著她的背影說了一句:「好自為之!」

    池承苦笑了一聲,她愛他愛了這麼多年,結果到頭來,只是這一句好自為之!

    南宮驕,你可真是個涼薄之人啊!

    難道年少的感情,都比不過一個離微揚嗎?

    池承亦是高傲的離去,既然如此,那麼就這樣吧!

    ……………………

    警察局。

    當池承被帶來了警察局問之後,她有些不明白的看著他們,警察說道:「池小姐,你涉及我們幾件案子,所以請你配合我們取證調查。」

    池承一驚,「我從來沒有做過違法的事情,怎麼會涉及案子呢?」

    警察問道:「第一宗,有人舉報,你和通輯犯闕胭相識,並且在她逃出獄中之後見過面,並且和她曾經住在一起,請問這件事情屬實嗎?」

    「不可能!我從來沒有見過她,也不認得這個人。」池承馬上就否認了。

    警察卻是將相片放在了她的面前來:「你看一下,這幾張相片,都是你和闕胭在一起的照片,我們也驗過,確實是真的,而且我們去了闕胭所住的地方,在那裡找到了你的指紋和鞋印,包括你留在那一片的指紋,所以,這件事情,就算池小姐想抵賴,恐怕也不行了。」

    池承還沒有慌神,她立即反駁道:「我根本不知道她是通輯犯,就算我見過她,和她相處過,也不至於有罪吧!」

    警察卻是沉穩的道:「善於這個,你可以上了法庭跟法官去講,量不量刑是法官的事情,而我們只管取證。這是第一件,第二件,是你涉及買賣du品,並且栽贓嫁禍給離微揚小姐的事情,我們已經找到了當時的證人,他證實你在他處買過du品,並且充當了麵粉在街上換給離微揚小姐……」

    「不可能!」池承馬上說道,「我是絕對不能碰這些東西的!你們肯定是弄錯了!一定是有人栽贓嫁禍給我……我不服,一定是有故意在針對著我……」

    「池小姐不必激動,這才是第二件事情。」警察繼續說道,「關於第三件案子,也就是我們現在正在調查的離天穹涉嫌謀殺池諾一案……」

    池承雙眸赤紅,激動的道:「這件案子人證物證齊全,你們馬上就可以讓離天穹謀殺罪名成立,還用問什麼問?」

    警察看了她一眼,轉著手中的筆,非常興奮的道:「法證部給出了更有力的證據,而法醫也證明了,池諾的致命傷不是胸口,而是坍塌引起的讓她窒息而死,而坍塌事件的主謀,就是池承小姐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
    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