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24章 洗澡,那顫抖的指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24章 洗澡,那顫抖的指尖字體大小: A+
     

    jy公司。

    總裁辦公室里,聶子夜正在向南宮驕報告著事情,這時門「砰」一聲被踢開了來,緊接著是東方威高大而怒氣十足的身影沖了進來。

    他二話不說的直接朝著南宮驕的黑色大皮椅衝去,然後正一拳擊向了南宮驕時,被眼尖手快的聶子夜擋住,當然,東方威直接朝聶子夜就是一拳,這一拳來得又快又猛,聶子夜馬上唇角就流血了。

    而東方威還不解氣,他又一拳擊了過去時,聶子夜自然是不敢還手,眼看著又要挨上一拳時,南宮驕起身,握住了東方威的手腕:「夠了!」

    「夠了?」東方威直朝著他揮拳頭,「南宮驕,你還有沒有人性,你居然將莫小兮關進了精神病院,她失去了孩子受了多大的打擊,你還這樣對她?」

    南宮驕一手將東方威往後一推,然後對聶子夜道:「你先出去!」

    聶子夜馬上往外走去,東方威是為莫小兮被關在了青山精神病院來找南宮驕,而這事是他辦的,第一拳當是償還,所以第二拳,萬萬不能再被東方威打了,南宮驕自然是要護著他。

    辦公室里,現在只剩下了兩兄弟,東方威的臉上是極度的氣憤,而南宮驕相對冷傲一些,但是提起這件事情,也是非常的不高興。

    兩兄弟,為了各自的女人,可以結成同盟戰線,也可以變成了生死敵人。

    他們兩人,前一刻可能是戰友,后一刻則可能是敵人。

    南宮驕凝視著東方威:「你既然將她說得這麼可憐,她還有閑心去管微揚的事情?而今天你既然是來了這裡,我也給你交底,對於微揚,我永遠不會放手,無論我用什麼手段。」

    東方威瞪著他:「你也應該清楚,微揚一旦恢復記憶,憑她的倔脾氣,是更加不可能原諒你的欺瞞,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執迷不悟下去?」

    「這是我的事情,與你無關。」南宮驕冷聲斥道,「你既然是要護著莫小兮,就別讓她插手微揚的事情!否則我一樣是格殺勿論全部毀掉。」

    東方威自然是會保護著莫小兮的,他現在就去將她從精神病院弄出來!

    「放了她,我會看好她!」東方威咬牙切齒的道。

    南宮驕卻是緊緊的盯著他:「你有本事就自己弄她出來,沒本事就自己跑去青山精神病院陪著她!」

    東方威惱火的朝他吼道:「南宮驕,莫小兮做錯的事情,我來背負,你沖我來,我去精神病院呆著,行不行?」

    南宮驕唇角浮上了一個嘲諷的笑容來:「對於你現在的行為,我真該懷疑你是不是我的弟弟,既然是喜歡她,何必這麼想要和她在一起,卻又畏手畏腳的不敢行動?」

    東方威無視他的嘲諷,卻是血淋淋的剝開了自己的傷口:「你的母親雖然不喜歡微揚做你老婆,至少她不會毀了昊昊,而我呢?我的小小兮是我母親一手毀掉的,我還有臉在莫小兮面前提我和她一起嗎?」

    曾經的他,也是那麼囂張跋扈,想怎麼對莫小兮就怎麼對莫小兮,將她揉扁搓圓,可是結果呢?她還愛上了他!

    而他,回應她的一腔愛意是什麼?是欺騙!是隱瞞!還有最大的傷害!

    他現在能做的,就是默默的保護好她!不再讓她受任何人的傷害!

    南宮驕依然是覺得他這個問題不捨得同情,所以微微的上揚了揚唇角:「那你就去贖罪吧!」

    東方威這時氣勢凌人:「南宮驕,我今天不是跟你討論這個問題的,我如何和莫小兮相處,是我的事情,而你不準這樣對她!否則我一定會有證據告訴微揚,你曾經做過的一切,你也清楚,微揚只是失憶,她一直是聰明的,她現在是信任你沒錯,可是她卻也相信證據。所以,這一次,我一定會帶莫小兮從青山精神病院出來。你如果阻擋我試試!」

    東方威知道南宮驕在對待離微揚的事情上,沒有一點點的思考餘地,所以他也不再和南宮驕講什麼,直接是摔手走人,與其在這裡耗費時間,不如先去青山精神病院照看莫小兮才是。

    青山精神病院。

    莫小兮將自己抱緊,還是覺得很冷很冷,她睡不著覺,她即使是不閉上眼睛,也能看到小小兮站在她的面前一樣,小小兮似乎在問她:「媽咪,媽咪,我好怕黑……我看不到前面,我也好怕冷,媽咪,我想回家……」

    當東方威來看到了她時,她淚流滿面,正一個人縮在角落裡,楚楚生憐。

    他忍不住上前一手抱住了她:「莫小兮……」

    她似乎沒有注意到來人是誰,任他抱著自己,而她的思緒,依然是小小兮在她的面前,不斷的叫著媽咪。

    東方威以為她是不抗拒他,於是將她抱起來,然後往外走去。

    他將她放在了車裡,送回到了莫小兮住的地方,由於莫凌風還在醫院呆著,莫小兮自己住在了莫氏山莊里。

    回到了莫氏山莊,東方威倒了熱水給莫小兮喝,而她身上的衣服也已經汗濕,穿在了身上粘粘的,他看著她,心裡特別的難受,他將水杯遞到了她的唇邊:「來,喝點熱水!」

    莫小兮依言喝了下去,不過,依然是沒有看他。

    東方威凝視著像是木頭人的莫小兮,輕聲道:「你身上衣服很髒了,去洗澡,然後換一身乾淨的衣服,再睡一覺就好了。現在我在你的身邊,沒有人敢再將你弄到了精神病院里了。」

    莫小兮依然是不說話,似乎她沒有了思想一樣。

    東方威心疼著這樣的她,他將她抱進了浴室,伸手去解她的衣服扣子,雖然他這樣做,確實是不厚道,以往的他強取豪奪的時候,從來不會想這些的,可當現在兩人離婚之後,他再脫她的衣服,就顯得不對了。

    但是,莫小兮的身上穿著青山精神病院的衣服,他看不下去,所以,他還是準備給她脫掉。

    當她白嫩的膚色開始從精神病院的服裝里一點一點的展現出來時,東方威除了心疼她,還有一種異樣的情愫,她的身材依然是好的,能令他瞬間就想要的。

    但是,這一刻里,他不能想這些。

    或者曾經他很禽獸,那時候不懂愛,只是一味的追求著身體的快-感。

    當明白感情降臨在身邊的時候,卻是已經失去了愛情。

    東方威壓下了心底的異樣情愫,他將她的衣服都剝了下來,然後用溫熱的水給她沖洗一下身體,當水流緩緩的流過了她的身體時,他只覺得自己在發熱發燙。

    那美妙的身材,他也曾經很喜歡,現在再加上了感情的成份,當然是只會情更濃些。

    特別是現在水流勾勒出一幅風情的畫面時,他的喉結都忍不住的動了動。

    只見那潺潺的水流,順著嫩滑的膚色,流過雙鋒,蔓延至小腹,而後來到了幽幽黑色的地方……

    他是個再正常不過的男人,哪會沒有反應?

    可是,他依然是壓制著自己的情動,然後細心的為她洗著澡。

    莫小兮似乎是沒有注意兩人的狀況,她一手撫上了自己的小腹,然後輕幽幽的說了一句:「小小兮在叫我媽咪,她跟我說她想回家……」

    這一句話,將東方威的所有情的悸動都全部澆滅了。

    他哪還能有什麼情動?

    小小兮是他們兩人維持感情的最佳良藥,沒有了小小兮,她和他離婚了,感情也隨之破滅了。

    然而現在,他就算是有心想要修補好這一份感情,可是,莫小兮受了傷的心,哪能是他一朝一夕能修補好的呢?

    而且他們之間,還有著這麼深的鴻溝,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跨越過去?

    「對不起……」東方威或者這一生從來沒有對人說過這一句話,哪怕是當年被逐出了東方家,他窮途末路時,他在外面受苦時,也不曾說過,他唯一的一次說這話的機會,只是給了她。

    可是,他又有多麼的不想讓她聽到這樣的話!

    只是,時光從來都不會倒流,發生過了的事情也永遠也不會抹去。

    而她,深陷在了痛楚的回憶里,每天活在了痛苦的思緒之中,不得安寧。

    他也從來不會好受,但是,他卻不敢在她面前表露半分。

    莫小兮這時凝視著東方威,才發現了她身上不僅是沒有穿衣服,還有水在流,他一手在她的身上,另一手在抹著沐浴露……

    「你做什麼?」她馬上就清醒了起來。

    東方威微微的有些尷尬,他真的無意輕薄於她,但是,現在卻是他穿著衣服,而她卻是未著寸履,而她頭頂的花灑噴下來的水花,還有些濺濕了他的衣服。

    莫小兮看著頭上的花灑淋走了不少的泡沫,她的身子漸漸的全部展現,她一手捂住了胸前,另一手想要捂住下面的森林處。

    「東方威,我們早結束了!」莫小兮幾乎是沖他吼起來,「你給我滾!有多遠滾多遠!我再也不要見到你!」

    東方威低聲道:「我只是給你洗一下澡……」

    莫小兮也看到了不遠處地上的青山醫院病患服,她惱怒的兇猛的喊道:「我不需要你假好心的救我出來,如果是你救的我,我寧願呆在精神病院里不出來!」

    曾經,她以為兩人結束了,就不會再有交集,也就不會再有痛苦,但是,明顯是她錯了!

    她的狼狽,她的失意,她的失敗,她的挫折,全部呈現在了他的面前。

    東方威凝視著她幾乎是竭斯底里的樣子,他的心揪成了一片,就算他想要對她好,也得看她願不願意接受才是。

    可是,無論她願不願意接受,他也不能袖手旁觀她被人欺負。

    所以,他無論什麼時候,都是會在她的身邊,即使她不想看到他。

    東方威轉過身,沖洗了手上的泡沫后,道:「你自己洗吧!我先出去!」

    他馬上離開了浴室,而身後卻是傳來了莫小兮的抽泣之聲。

    他來到了陽台上,點燃了一支煙,暮色還未降臨,但是,整個山莊已經是有了朦朧的意境,只是他無心去欣賞這裡的美景,整顆心都在疼痛著,為莫小兮那句「小小兮說她想要回家了……」

    他何嘗不期待小小兮的降臨,他又何嘗想到小小兮就這樣的離他們而遠去了。

    他彷彿也看到了一個粉妝玉琢的小女孩,梳著整齊的劉海,在哭泣著喊著爸爸媽媽我想要回家……

    這一幕,一直留在他的心底里,凄楚而酸辛。

    浴室里,莫小兮任淚水橫流,而花灑在頭頂也在不斷的流下來,她自己都分不清楚,哪些是淚水,哪些是頭頂流下來的水。

    她以為,她不會再哭泣。

    她以為,她一直是活得沒心沒肺沒肝的。

    可是,別人一句簡簡單單的話,還是將她的心給掏開了來,被人狠心的剖開,赤果果的展現了出來。

    她就這樣的坐在花灑下面,任暖暖的水流流過全身上下。

    將她的身上的泡沫沖凈,卻是沖不走她心底的想念和凄苦。

    她一直是過著得過且過的二貨人生,可是現在,卻是陷進了悲傷的國度,無法自拔。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再次打開來。

    門口一道高大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她的眼前,東方威見她這麼久都沒有出來,很是擔心她,於是進來一看,她還維持著原先坐著的姿勢,任頭上的水珠拋灑在了身上。

    只是,現在,她的身體只有水珠的濺落,沒有沐浴泡泡的遮掩,像是一具悲傷的白瓷娃娃。

    他知道她不待見他,可是,他也不能任由她這樣衝下去,如果著涼感冒了怎麼辦?

    東方威進來之後,關上了花灑的開關,拿過一旁她的大毛巾,將她雪白果露的身子包了起來。

    莫小兮看著他,雙眸紅腫,卻也帶著恨意,她咬牙道:「東方威,我說過,從我家裡滾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東方威輕輕的點了點頭:「好,你出來擦乾了頭髮,換上了衣服,我就走。」

    「我怎麼樣不關你的事!」莫小兮又惱怒的朝他吼道。

    她拒絕他的碰觸,將他的手推開,沒有他的手抓住她身上的毛巾,毛巾跌落在了地上,由於地板是濕的,很快就浸濕了大浴巾,她身上反而是什麼遮掩之物也沒有了。

    東方威看著她因為氣憤而不斷起伏不斷的胸前,那雪白的雙鋒也在顫抖著,也一如往日那般好看。

    他一手將她抱了起來,她還在掙扎,像是一條妖媚的水蛇在他的指尖穿梭不停。

    「東方威,我說了……」

    「聽話!」他的語聲一沉,打斷了她的話,「我不碰你!我只是給你擦乾水,抱你回房間。」

    他不容她再掙扎,一個公主抱抱著她回卧室里去。

    莫小兮還在盛怒之中,她很是討厭他,就是不讓他抱,只是料不到,自己這一掙扎之時,反而是分開了自己的雙腿,他的手指就這樣自覺的觸到了她腿間的柔嫩之處……

    東方威承認自己之前確實對她的身體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可是現在他絕對沒有這一種想法,或者是小小兮的離開,讓他也變了一個人,而此時,曾被他無數次撫-摸過的地方,就這樣無意的觸摸到了,他似乎連心尖也顫動了一下。

    莫小兮雖然悲傷,可也注意到了這一點。

    她一低頭,就看到了他的整個大手掌,包住了她的臀以及腿間的位置……

    「混蛋!」她眼睛更紅了。

    她馬上掙扎著想自己下來,差點跌落在了地上。

    東方威一手抱住她,將她放到了她的床里,他俯身看她,認真的說道:「我沒有要輕薄你的意思,而且我不會任南宮驕這樣的陷害你,我會為你討回公道。」

    「我怎麼樣不需要你!我們分開了就不要再見面!」莫小兮一手拉過一旁的被子將自己捲起來,任濕漉漉的頭髮滴著水珠,在潔白的床單上印一個又一個小小的圓點。

    東方威的雙眸變得堅定了起來:「我曾經說過,你要好好的照顧自己,你現在不會好好的照顧自己,我怎麼可以不管你!無論你如何恨我,但是,你不能不對自己好。」

    莫小兮根本就是不想聽他的歪理,她將自己的耳朵捂了起來,「我不想聽!你走!」

    東方威見她的情緒一直這麼激動,於是也不再刺激她,他起身離開。

    莫小兮看著暮色襲來,她的心也一片荒涼,如夜色這般的荒涼不已。

    ……………………

    海景別墅。

    離微揚獨自坐在了落地窗畔里,看著遠處的大海,看著倦鳥歸巢,看著藍天漸漸被夜色浸蝕。

    昨天在機場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后,南宮驕回來得很晚,她已經是扛不住睡著了,只是感覺到了他睡在她的身邊,一早起來他已經去了公司。

    她雖然無條件的信任他,因為他是她的老公,可是那個女人說的話,也縈繞在了她的耳邊,一直不肯散去。

    今天晚上,他是不是也會很晚回來呢?

    離微揚讓自己不再去想,於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她想找一本書來看,打開了一個柜子后,卻是發現了一份東西,這讓她瞬間就呆住了。

    柜子里,安安靜靜的躺著一張晶元,她拿出來放進了手機里一聽。

    這裡面的聲音,一個出自於她,另一個出自於別人,這別人是誰,她忘記了,可是,這樣的內容,卻是讓她驚駭萬分。

    她怎麼也想不到,無意間發現的東西,竟然是這般的令人震驚。

    她在呆了好一陣之後,拿起了手機,想打電話給南宮驕,可是,卻是有些遲疑。

    他知道嗎?他會怎麼想?

    離微揚忽然之間有些舉棋不定了,她也不明白自己以前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但是此刻從這份錄音看來,她也能猜到自己是怎麼樣的了。

    南宮驕他是喜歡她的嗎?

    她傻傻的過了好幾天的甜蜜日子,從機場遇到了揭露真相的那個女人之後,她就害怕自己的幸福生活只是泡影了。

    終於,她鎮定了下來,該發生的總是會發生,無論幸福還是殘忍,她都應該去面對。

    所以,她還是打了電話給南宮驕。

    她沒有說話,更是沒有像往日那般純真無比的喊著他老公,她失憶之後,第一次在他面前沉默著。

    南宮驕的心跌落到了谷底,她恢復記憶了嗎?還是她已經是想起了什麼,他握著筆的手一用力,手中正在簽字的筆應聲而斷,墨汁也噴了出來,灑在了他潔白修長的指尖上。

    可是,他還是率先鎮定了下來:「微揚,怎麼啦?」

    離微揚聽到了他溫柔的聲音,忽然之間就像是注入了某種能量似的,她的語聲有些哽咽:「我有些話想要問你……」

    南宮驕忽然之間有些害怕這一刻的來臨,關於離微揚的倔強和執著,他是深有體會,她如果恢復了記憶,他還能怎麼樣才能留住她?

    「很急嗎?」他低聲問她。

    離微揚似乎是沒有聽清楚,她喉嚨里咕噥了一聲,她還沒有說話時,南宮驕已經是先說話了:「我剛好有點急事要處理,晚一點我回家,行嗎?」

    他第一次如此低聲下氣的哄一個女人,只為能留住她在自己的身邊,只是,今晚上,他還能留得住嗎?

    離微揚其實很想馬上就知道答案,可是,她也害怕這樣的答案是真的,於是,她馬上就答應了下來:「好!」

    接下來,兩個人的通話微微的有些沉默。

    他擔心他留不住她。

    她擔心這答案於她是最致命的。

    他想和她一起生活。

    她也喜歡和他每天朝夕相對。

    哪怕只是細水長流,卻能一起坐看風起雲湧、花開花落。

    當這一刻從夢幻變為了現實時,她和他似乎還能夠再走下去?

    最初的美好,會不會被無情的現實給粉碎掉?

    她不知道。

    他亦是雙眉緊鎖,握著手機時,竟然是那麼的沉重無力。

    終於,南宮驕還是率先說道:「乖乖的在家等我!我忙完了馬上回來!」

    離微揚的喉頭一陣哽咽,今天晚上實話實說之後,他們還能夠這樣甜蜜的生活嗎?

    她咬著唇不說話,而電話的那一頭卻是傳來了「嘟嘟」之聲,電話已經是掛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