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18章 撒嬌,她的腿好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18章 撒嬌,她的腿好軟字體大小: A+
     

    南宮驕忽然想起昨晚他們沒有做避孕措施,倒不是他不想她生孩子,只是她大病初癒,一是身體弱,二是因為用藥,母體不宜懷孕,但是想一想,昨天晚上是安全期,倒也就算了。

    離微揚見他不肯走開,也就只好當著他的面換了衣服,他看著她的身子,心情竟然是非常的好。

    特別是上面留下來的都是他的痕迹,就像是宣示著他的占有權一樣。

    她紅著臉走出來,經過他身邊時,他將她拉進了懷中,「寶貝……」

    昨晚一夜放縱,一晚的纏綿,那都不是夢!

    而現在他擁著的,也是真實的她,她就在他的懷中。

    離微揚抬眸兒看他,她也好喜歡依偎在他的懷中,「老公,抱我……」

    南宮驕當然願意,他將她抱起來,她摟著他的脖子,「我腿還有點軟,那裡也有點疼……」

    聽著她這樣撒嬌,南宮驕覺得,他就是一個愣頭青一樣,一波欲-火馬上就往上竄了起來。

    「讓我看看,我太粗魯了!」南宮驕的聲音都染上了欲-望。

    離微揚卻是笑道:「現在我們要去吃飯了,晚上我要洗澡再給你看吧!」

    「嗯。」南宮驕也沒有一定要看,他知道他看了會控制不住再要她一次,所以,等到晚上吧!

    不過,這個小女人啊,連這麼私密的小事都願意告訴他,他的心裡竟然一點也不厭煩,反而是有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耀感一樣呢!

    「我抱你下樓去吃飯。」南宮驕一個公主抱,抱她出房間。

    離微揚也餓了,她任他抱著下樓來。管家齊鈴馬上上前道:「先生、太太,菜已經上桌了。」

    南宮驕點了點頭:「你們都下去吧!」

    離微揚看了看滿桌的食物,像個孩子一樣開心,然後話也很多,雖然都是平常里的瑣碎之話,可是,南宮驕聽著也覺得開心。

    她的眼睛一掃到了蝦時,南宮驕已經剝了一個給她,並且知道她喜歡蘸點汁吃,沾了汁之後,遞到了他的唇邊。

    離微揚開心的一口咬住,鮮嫩的蝦,還有略帶點甜味的蘸汁,她將舌頭伸出來打了幾個圈兒才肯吞下去。

    「老公,我自己來剝就好,你也吃吧!」離微揚見他忙不停的為她,趕忙說道。

    南宮驕卻是寵溺的道:「你不喜歡剝蝦殼,總是嫌腥,可是喜歡吃蝦,肉嫩多汁……」

    「哇!原來我以前這麼挑剔的!」離微揚不由揚了揚眉。

    她哪裡知道,南宮驕剛好是反過來說的,以前是他討厭剝蝦殼,她愛他,總是剝好了才給他吃。

    現在,他在剝著蝦殼時,方能體會到她當時的心情,看著心愛的人吃完自己準備的東西,比自己吃了還要讓人高興。

    很多的事情,總是要物是人非昨之後,才會領悟到了其中的意義。

    所幸的是,我們都還年輕。

    所幸的是,我們都還有機會。

    所幸的是,我愛你,你也還愛著我。

    就在南宮驕沉浸在了舊日思緒中時,他的唇邊忽然有東西遞過來,是離微揚剝了蝦送到了他的嘴邊:「老公,你也嘗嘗,這個比我還嫩……」

    南宮驕的雙眸馬上就點燃了火苗,離微揚說這話絕對沒有調戲他的意思,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兩人都想到了那方面去了。

    離微揚見南宮驕沒有說話,她有些俏皮的吐了吐舌頭:「老公,我嫩還是它嫩……」

    南宮驕發現,這吃一餐飯也是這麼的惷心蕩漾啊!但是,這樣的惷心蕩漾,他還是喜歡的。

    離微揚馬上接著說道:「如果老公你說它嫩,我就不給你吃它了,如果你說我嫩,我就給你吃……」

    她的臉上染著桃花一般的粉紅色,雙眸狡黠的眨啊眨,一雙縴手嫩白如玉,手指在捏著蝦,在他的眼前晃了幾晃。

    南宮驕哈哈一笑:「當然是你嫩……」

    離微揚自然是沒有將蝦給他吃,她將蝦放進了自己的嘴裡,咬了幾下覺得美味無比了之後,才拖長了清甜的聲音道:「老公,我是說,我給你吃,不是說蝦給你吃哦!」

    這種赤果果的調-戲,驕爺你還受得了嗎?

    南宮驕準備一手來拉她入懷時,她卻是先他一步跑開了飯桌,然後到了後花園里,今天天氣真好,天空很藍白雲很柔軟。

    「老公,你來追我啊……」

    她的笑聲,如清脆的風鈴聲在空氣中迴響著。

    那抹嬌俏的身影,一頭柔軟的黑髮也在飛舞著,不像她以前,總是會將頭髮收拾得整整齊齊一絲不苟,這樣的她,隨意而簡單,十足十的信任著他。

    南宮驕去洗手,管家齊鈴走過來,拿了一瓶洗手液:「先生,這個可以去除腥味,您試試。」

    齊鈴自然是知道的,南宮驕從不肯親自剝蝦,可是今天卻是親手為離微揚剝蝦,從細微處可以見到大的方向,他有多疼愛她,也想好好的珍惜他們之間的重新開始。

    而離微揚的表現,也是讓齊鈴大叫過癮,畢竟一個女孩子,在愛的人面前,喜怒哀樂都不必隱藏,做最真的自己就好,以前的離微揚太好強,即使在南宮驕面前,也是驕傲而堅強的。

    南宮驕拿了洗手液洗手,齊鈴在一旁讚歎道:「如果太太一直這樣開心的生活,該有多好!」

    南宮驕洗好了手,走到了後花園里,看見離微揚則是在逗著昊昊。

    「寶貝兒子,你有沒有女朋友……」

    「寶貝兒子,你女朋友什麼模樣……」

    「寶貝兒子,你會不會有了媳婦就忘了媽咪……」

    「寶貝兒子,如果媽咪和你媳婦同時……」

    「我一個也不救!」南宮昊倚在了一塊石頭上笑道:「媽咪,這種假設性的問題,我拒絕作答。」

    離微揚撫掌一笑:「我這是欲蓋彌彰,肯定有了,不敢告訴媽咪……」

    南宮昊對著離微揚後面的高大身影道:「爹地,您再不來,您的寶貝兒子我就會被媽咪屈打成招深陷冤獄了。」

    離微揚覺得吧,逗完大的再逗小的,人生樂趣真是多多!

    南宮驕聽兩母子鬥嘴,自然是覺得親情更融洽了,情感更加濃烈了。

    「寶貝老公……」離微揚馬上向身後的男人靠了過去。

    南宮昊一聽,撒腿就跑,還是扔下爹地受媽咪的荼毒好了,爹地,別怪兒子跑了啊!兒子實在是受不了這麼肉麻的情話啊!

    這世界上不止是女人喜歡聽肉麻的情話,男人亦是一樣。

    南宮驕以前最討厭女人在他面前獻媚,當然逢場作戲他也有過,但是,這一刻聽著離微揚軟語嬌噥的這樣叫他,他覺得非常好聽。

    「兒子怎麼跑掉了?」離微揚的頭髮蹭著他的下巴尖。

    南宮驕笑道:「他去找小女朋友去了。」

    離微揚樂呵呵的笑道:「我就說嘛,咱們兒子這麼帥,怎麼可能沒有女朋友呢!這小子還不承認!」

    南宮驕抱著她軟軟的身子,她卻像是無骨一樣,任他抱著,「對了,老公,你不用上班嗎?」

    「今天老公想陪你。」南宮驕低頭親吻她的髮絲。

    「老公你蹺班啊!」離微揚抬頭迎上了他的雙眸,「我喜歡看你的眼睛,滿滿的都是對我的疼愛。可是,老公,我有沒有工作?我做什麼事情啊?」

    南宮驕避重就輕的道:「你是我的秘書,前一段時間病了,就請了假。」

    「那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上班嗎?」離微揚充滿了期待。

    「當然可以!」南宮驕微微的向側邊移了移身體。

    離微揚激動的跳了起來:「謝謝老公……啊,好疼……」

    她這一激動,就撞到了他的胸膛上,後腦勺還有一個包沒有消,此時,雙眸盈滿了淚水,似掉未掉,而小臉也揪成了一團,委屈不已,還拖長了尾音的叫著他:「老公,這裡好疼……」

    南宮驕伸手,輕輕的揉了揉:「老公看看,這包還很大一塊,還沒有消散呢!你得先看過醫生之後,醫生怎麼說,再決定要不要去上班。」

    離微揚點了點頭,「就是這個包害得我失憶了,老公,你說,我這塊包消散了之後,記憶是不是也會回來呢?」

    「不一定吧!」南宮驕微怔,但還是問道:「你很想記憶力找回來嗎?」

    離微揚搖了搖頭:「我這麼幸福快樂,找不找回記憶力都沒有關係!」

    南宮驕將她擁入懷中,靜靜的看著不遠處的大海。

    第二天,南宮驕陪著離微揚去醫院,醫生看了之後道:「總裁,夫人需要休養一段時間,等身體好完了之後再工作。」

    「你的意見呢?」南宮驕低頭問懷中的女人。

    離微揚乖巧的道:「我聽醫生的,也聽老公的。」

    南宮驕點頭:「那就先這樣決定了……」

    ……………………

    南宮驕回去了jy公司去上班,當然善於醫療公司這邊就派了聶子夜去處理,如果處理不下來的事情他再出面。

    莫小兮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新客戶的訂單里,這期間,離天穹雖然在國外演出,也有打電話給她,當離微揚的電話打不通的時候,他就奇怪了:「小兮,我姐呢?」

    莫小兮決定說清楚,於是說了整個事情給離天穹聽,「天穹,對不起,我們都拿南宮驕沒有辦法,他現在不讓離微揚和我們任何人見面。」

    離天穹一聽,血氣方剛的她馬上火冒三丈:「他這就是等於重新給我姐洗腦了,我姐還不愛得他要命啊!不行,我馬上就回來。」

    「好。」莫小兮準備掛電話時,離天穹問道:「小兮,你還好嗎?」

    「我很好!」莫小兮知道他關心她,她也明白了離微揚先前的處境,剛剛結束一段感情的時候,最不想面對的就是一段新的戀情,她明知道離天穹對她的心這麼些年都沒有變過,可是,她的心已經不在了。「天穹,你照顧好自己,不用擔心我,我真的很好。」

    離天穹握著手機,雖然隔著電波,她也依然是感覺到了莫小兮的感情受了傷,對任何男人都有了疏離感了。

    即使他們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那份感情可能還在,但是一旦涉及到了男女之情,恐怕就是顯得有些無力了。

    而他已經準備留在香城多一段時間,他想陪著她一起走過這段灰色的歲月。

    但是,他沒有告訴莫小兮這樣的決定。

    離天穹去辦理登機證的時候,卻是發現護照不見了,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弄丟了,於是他打了電話給南宮驕。

    「是不是你派人弄走了我的護照,現在我回不了國,你就可以繼續欺騙著我姐了,南宮驕,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不要以為你真的能一手遮天,可以瞞我姐一輩子,總有一天,我姐的記憶力會恢復過來,到時候她一樣是不會原諒你的。」

    離天穹朝著電話就是一頓大吼,而南宮驕只是微微的挑了挑眉:「看來,你是永遠也學不會長大,你就是微揚將你呵護得太好了,離天穹,我敢做敢當,我告訴你,我不屑用拿走你護照這種事情不給你回香城,就算你回了香城,也改變不了什麼。」

    離天穹自然是不相信他的護照會莫名其妙的不見了,他於是道:「我想和我姐通電話,我想和我姐視頻。」

    南宮驕現在還不想喚起了離微揚的記憶,他們之間才甜蜜了一天,他感受著她對他的依賴、信任還有真誠的愛心,這樣細水長流的日子,他還不想打破。

    「這些事情不必問過我的意見,你自己想辦法。」南宮驕揚了揚唇,「另外,我這次不會出手給你解圍,你自己搞定護照的事情。」

    離天穹馬上怒道:「我才不稀罕你給我解圍!但我一定會回來見我姐的。」

    離天穹說完就摔了手上的手機,電池也掉在了地上,他惱火的看著這一切,他南宮驕憑什麼可以掌控著離微揚的生活?

    南宮驕將手機放下來,今天他來上班了,想象著離微揚在家裡做什麼呢?

    海景別墅。

    離微揚依然是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床,起來之後看到了南宮驕留下來的紙條,就貼在了床頭邊上:「寶貝兒,老公上班去了。」

    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個字,她卻是覺得特別溫馨,她記得迷迷糊糊之中,好像是有人親吻她的額頭,可能就是那時候他走了吧!

    南宮昊去了幼兒園,她一個人在家除了睡覺就是吃飯,看到了床頭柜上有書,有心理學,還有散文詩集,這些都是她以前看的嗎?

    於是乎,在冬日暖暖的午後,她繼續拿著一本書,過著愜意的陽光生活。

    忽然,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起來看,上面閃現著「老公」兩個字眼,她毫不猶豫的就接了起來,清甜可人的聲音馬上就傳遞了出去:「老公,我好想你……」

    南宮驕在午後打電話給齊鈴,知道她已經起床吃了飯正在搖椅上看書,聽著她近乎撒嬌的聲音,卻是裝得滿滿的心動。

    他低聲笑了起來:「一會兒看完書了,幫我收拾一下行李,寶貝,好嗎?」

    「你要去哪裡?」離微揚的聲音有些落寞了,他去上班她都不習慣了,何況是還要帶行李走啊。

    南宮驕看了看日程:「要去緬甸出差。」

    「什麼時候走?什麼時候回來呀?」她軟軟糯糯的聲音。

    南宮驕站起身來,走到了玻璃帷幕前:「多則七天,少則三天,辦好了事情就回來。」

    離微揚也從搖搖椅上起來,放下了書,向著房間里走去:「那你可要早點回來,我會想你很想你很想你的……」

    然後,她聽到了那邊有一個女人的聲音:「總裁,開會了。」

    「我不打擾你工作,我去收拾行李。」離微揚走到了房間門口。

    「寶貝真乖!」南宮驕就算在夏落雨面前,也展示著他對離微揚的疼愛。

    435

    離微揚先是察看了緬甸的氣溫,未來七天都是風和日麗的好天氣,氣溫在二十度左右,那給他帶長袖的襯衫和西褲,這樣就好了,當然還有領帶,收拾完了這一切之後,她也聽到了他汽車回來的聲音。

    「老公,你還沒有告訴我,什麼時候走呢?」離微揚跑上前來,接過他的公文包,和手臂上的西裝。

    南宮驕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明天一早。」

    「今天晚上是不是要來一個小別前的儀式?」她眨著雙眸,笑得特開心。

    南宮驕當即領會:「你送給我的?」

    「好啊!」離微揚似乎已經有了主意。

    兩人吃完飯之後,南宮驕今晚沒有去書房,於是一起回到了卧室里。

    「老公,你這次出差,可不可以帶上我?」離微揚睜大雙眸,她的雙眸本就很大,以前太過於清泠,現在是水霧盈盈非常的惹人憐愛,根本讓人拒絕為了。

    南宮驕笑道:「怕老公偷吃?」

    「防患於未然。」離微笑得更甜美了。

    南宮驕搖了搖頭:「寶貝,這是公事,乖乖在家聽話……」

    「那小別儀式也沒有了。」離微揚氣鼓鼓的哼了一聲。

    「那就睡覺了吧!」他率先去洗了澡,然後來到了大床里,她知道他進來,卻是背著他而睡。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