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15章 老公老公……(除夕快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15章 老公老公……(除夕快樂)字體大小: A+
     

    離微揚亦知道,有些情無關乎愛情,但是,卻也是讓人割捨不下的,她不能在這個時候在莫凌風最需要她的時候,棄他而去!

    她拾起了他落寞的大手,「凌風,我會一直在你的身邊的。」

    莫凌風這時露出了真心的笑容,無論離微揚願意陪在他身邊多久,他都是高興的。

    一會兒之後,離微揚收到了莫小兮的電話:「微揚,你馬上過來kfc,他們居然敢不賣給我!」

    離微揚不由望了一眼在一旁的莫凌風,莫凌風也知道是莫小兮打過來的,他輕聲道:「和小兮去玩吧!」

    離微揚也擔心莫小兮一個人在外面出事,於是趕緊過去了。

    由於醫院附近就有一家kfc,她就走了過去,走在路上時,一家店鋪里正在放著一首歌。

    「……愛恨無需壯烈,不隨便狂熱,不要迷信汗腺滲出的綺麗,不要虔誠,直到懂得怎樣去愛魔鬼……」

    聽著這樣動人的歌詞,離微揚不由停下了腳步。

    如果她和南宮驕的愛情從來就是平凡而簡單的,或者是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了。

    如果她和他之間的愛情,沒有他處心積慮的救她,他能跟她坦白一切的話,她和他也不會現在還是分開的。

    如果那次他們真的結婚了,無論她的身體怎麼樣了,她和他都是在一起的。

    又如果她能跟他坦白昨天晚上想說的話,無論莫凌風怎麼樣了,她現在和他也是一起的。

    只是,他做不到任她沒有了生命。

    而她,也做不到自己拖累了他。

    只是,他放不開她的手。

    而她,也做不到對莫凌風置之不理。

    如果愛情,只是細水長流似的平凡度日,無需壯烈也無需狂熱,不隨便依賴任何人,也不隨便寵壞任何人。

    只是,適合她和他嗎?

    當這首歌唱完時,離微揚還站在原地,聽到了旁邊有經過的情侶們在說:「這首《情誡》真好聽……講了女人一定要獨立,即使是愛的真愛的深也是如此,分開了更要堅強獨立……」

    原來,這首歌叫《情誡》啊,離微揚從歌聲里回過神來。

    情誡?還是戒掉情人?

    她的眼眶開始濕潤,她戒得掉嗎?

    到了kfc時,莫小兮正在和營業員吵架:「為什麼不賣聖代杯給我?」

    「對不起,有位先生交待,不可以賣給你……」營業員已經解釋了很久,可是莫小兮就是不依不饒。

    莫小兮不肯離開:「先生?叫他出來?和我說,我為什麼不可以吃……」

    離微揚馬上明白過來,卻是沒有看到東方威的身影,莫小兮小產雖然滿了月,可是現在吃這些極寒的食物,怕是對身體不對,想必也只有東方威才這麼在乎莫小兮的身體了。

    「小兮,不如我們吃別的吧!」離微揚上來解圍。

    莫小兮就是鐵了心的要吃:「不行!我就要聖代杯,巧克力的,微揚,你今天不和我同一陣線,我就和你絕交。」

    離微揚知道她的心情不好,最近都是順著她,她只好說道:「來一個草莓聖代杯給我吧!」

    「你是離小姐吧!另外一位先生交待,也不能給你吃。」營業員說道。

    「什麼?」離微揚馬上就火大了,「我吃東西,憑什麼要別人管,你們今天若不賣,我就去消費者協會告你們,告你們畏強權欺負我們老百姓,而且我會通知電視台,讓你們這樣欺負老百姓的做法曝光!」

    莫小兮吃驚的看著離微揚,然後給了她一個熊抱:「親愛的,我發現你比我厲害多了,嘖嘖嘖,我們有雪糕吃了……」

    營業員們也呆住了,雖然莫小兮只是孩子似的吵著想吃,可離微揚一來,就是給這樣的威脅,她們也不敢讓電視台曝光啊!

    於是乎,兩個小女人一人拿了一個聖代杯走出了kfc的大門,雖然聖代杯沒有什麼,可是這是一種得逞的成就感,莫小兮一手搭在了離微揚的肩上:「微揚,我們兩人像不像熊大和熊二?」

    離微揚準備開始吃聖代杯了,她笑問:「我們兩人,誰是熊大?誰做熊二?」

    莫小兮看著濃香的巧克力,開心的道:「你和熊大一樣睿智,我和熊二一樣萌一樣可愛……」

    這話還沒有說完時,只見兩人手上的聖代杯同時不見了。

    離微揚和莫小兮對望了一眼,然後分別瞪著搶了她們聖代杯的兩個男人!

    離微揚看著似乎是空降的南宮驕,草莓味的聖代杯發出誘人的香氣,可是已經到了他的大手之中。

    莫小兮面無表情的凝視著搶了她聖代杯的東方威,彷彿再遇上他,她就是一根木頭沒有了表情一樣。

    離微揚還沒有開口時,南宮驕就道:「你生理期,不能吃這個。」

    離微揚馬上有了無所遁形的感覺,她的俏臉瞬間通紅,但是,她說道:「不關你的事!」

    她以前每次生理期都會痛,在生理期時,他是明令禁止吃冷飲的,只是今天卻被他抓住了小辮子。

    南宮驕凝視著她:「於公來說,我現在是你的上司,上班時間離開公司,馬上回公司去上班。於私來說,我是你的男人,我有權利管你。」

    離微揚只好認栽,「好,我現在回去上班,不過,於私來說,你是我的前夫,沒有任何權利管我!」

    她馬上去拉莫小兮的手,卻發現東方威遞給了一杯熱的奶茶給莫小兮,他說道:「你現在身體不好,好好的照顧自己!」

    東方威瘦了很多,雙眸凝視在她的身上時,是隱忍的痛楚,如果不是他沒有保護好她,孩子也不會沒有了。

    而他現在能做的,只期望她能好好的愛自己,就足夠了。

    莫小兮這些天來,瘋狂的吃瘋狂的玩,強壓下了那些痛楚的往事,此刻見到了東方威,才知道,有些傷,是一輩子也忘記不了的。

    那個小小兮的離去,就像是一把刀,深深的刺進了她的心底。

    她看著東方威,大聲吼道:「還我巧克力聖代杯。」

    東方威看著她失控的表情,彷彿她是在向他吼著:「還我小小兮!」

    這個小小兮是不會再來的了,她永遠的離開了他們。

    他的眼裡一傷,但很快隱藏了這樣的情緒,依然是輕聲解釋著:「你身體還虛,這些冷飲是殺手,你不能吃……」

    莫小兮厲聲道:「我才是殺手,我害死了小小兮……」

    「莫小兮……」東方威伸出雙手想要擁抱她,「是我的錯,是我沒有保護好小小兮,孩子才會沒有了……」

    可是,莫小兮卻是揮舞著雙手,連手中的熱奶茶也撒了出來,她顫抖的厲害,奶茶終是掉在了地上,然後自己也蹲在了地上哭泣起來。

    她以為可以用歡笑掩飾痛苦,她以為可以用歡樂的玩耍時光來忘記痛苦的過去,她以為她可以走出失去孩子的陰影,可是她終究不能。

    東方威不敢再碰觸她,他能感受到她傷得有多深,那個平時里總是歡樂歡騰的女人,此刻被他傷得體無完膚,他只想她能好好的生活,可是他的出現,依然是讓她難過和傷心。

    那一杯掉在地上的奶茶,就像是第二次的機會,她捧不住這樣的機會,她不會給他這樣的機會,哪怕只是街邊的偶遇,也依然是揭開了沉重的傷疤。

    有些錯,一旦犯下,就永遠罪不可恕。

    有些人,一旦錯過,就永遠沒有機會再擁有。

    他也不敢期許自己再擁有莫小兮,這些天以來,他每天都在關注著她,知道她到處玩到處吃,每天都開開心心的,他覺得這樣真的很好,希望她能恢復成以前那個快樂的無憂無慮的莫小兮。

    只是今天,他在街上遇上她,她去買聖代杯,他擔心她的身體,才會告訴營業員不賣給她,並且承諾他會將店裡的聖代杯買完。

    這時,他看見了南宮驕也在附近,離微揚一來,南宮驕也知道她要做什麼,他也不會給她吃這個。

    可是,離微揚的威脅還是有作用的,這些營業員也不敢不賣了,所以這兩個男人才會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早知道她是這麼恨他,情緒失控成這樣,他就託人拿走她的聖代杯了。

    東方威的手,就這樣的伸在了空中,再也不敢去觸碰她一分。

    當她在痛哭失聲時,他的心也是揪得很緊。

    只是,男人和女人不同,女人可以哭泣,而男人的眼淚,只會在肚子里。

    離微揚看著蹲在地上哭泣不已的莫小兮,而東方威亦是像雕塑一樣的站立著不知道還能怎麼辦。

    她對東方威說道:「我不想罵你,阿威,你走吧!小兮現在情緒不穩定,我會送她回去的。」

    東方威點了點頭,他率先離開,耳邊呼嘯而過的全是莫小兮不能控制的哭聲。

    南宮驕也沒有說什麼,看著離微揚將莫小兮擁進了懷中,他叫人暗中護衛她們回莫小兮的家。

    離微揚倒了熱水給莫小兮:「來,喝一點吧!」

    莫小兮握在了手中,喝了一口,然後看著離微揚,「我是不是很軟弱?」

    「傻瓜,你是最堅強的。」離微揚伸手撫了撫她的頭,「你比我堅強多了!」

    至少莫小兮能夠瘋狂的玩瘋狂的笑瘋狂的吃,而她,還沒有離微揚這般隨性,將所有的心事都埋在了心底,無論是對著愛的人,還是不愛的人,都是如此。

    莫小兮苦笑了一聲:「我那是自以為是的堅強,其實是最軟弱的象徵……對了,我聽南宮驕說他是你的上司,你回jy上班了嗎?」

    離微揚搖了搖頭,想想這事也瞞不久的,於是說道:「南宮驕現在是我們醫療公司的最大股東……」

    莫小兮靠在了沙發上:「看來,他是不死心的想追求你。」

    「小兮,對不起,是我拖累了你們……」離微揚低聲說道。

    莫小兮這時反握住了離微揚的手:「微揚,不用怕!我和我哥都不怕他這一招,我決定,我加入哥的公司,我哥現在生病,我頂替他的位置,我們兩人一起,一定能戰勝所有的困難的。」

    離微揚開心不已,但馬上還是道:「小兮,你真的能行嗎?不要勉強自己……」

    「我沒事!」莫小兮立即拍了拍胸膛:「我莫小兮是打不死的小強,我不會讓任何人小瞧了我們女人,也不能讓我哥的公司落入別人之手。」

    離微揚看著這樣的莫小兮,她將莫小兮擁進了懷中,「小兮,小兮……」

    這樣的莫小兮特別的令人心疼,離微揚知道,莫小兮拚命的想要走出失去孩子的痛苦之中,如果工作可以麻醉人,如果奮鬥能讓人忘記痛苦的話,她願意陪著莫小兮一起,工作和奮鬥。

    於是,第二天,莫小兮將她的醫生大褂珍藏了起來,和離微揚穿著職業ol裝,來到了醫院。

    離微揚煮好了咖啡,讓小李端進了總裁辦公室里,她則是要和莫小兮一起去拜見客戶,她擔心莫小兮會受到別人的白眼,可是,小李卻是即時叫住了她。

    「離小姐,南宮總裁叫你進去!」

    離微揚蹙眉:「有說什麼事嗎?」

    「沒有。」小李一直盯著離微揚,她總是猜測離微揚和新來的總裁之間一定有別人不知道的關係。

    離微揚只得敲門進去,看著他的咖啡放在了一邊,她輕聲問道:「總裁,什麼事?」

    南宮驕這時抬起頭來,雙眸熠熠生輝:「離小姐,你是公司的公關部工作人員,莫小兮是公司的銷售部工作人員,她去拜見客戶,你跟著去做什麼?」

    「協助銷售部員工,這是公關部工作人員的職責。」離微揚馬上答道。

    可是,南宮驕卻是道:「莫小兮的這個客戶連潛在的機會都不是,公關部不宜現在出馬,現在醫院那邊有一宗家屬鬧事的糾紛,需要你前去處理。」

    離微揚見公事說不通,於是只好咬牙道:「小兮現在心情不好,我擔心她在外面受到刺激,想陪著她一起。」

    「我是一個公私分明的老闆,你們兩人的私事不要放在公事上面來。」南宮驕的態度非常認真。

    「你公私分明?」離微揚嗤之以鼻,「你真的只是為了利潤才會對凌風的公司下手?」

    南宮驕放下了手上文件,他站起身,繞過了辦公桌,來到了離微揚的面前。

    離微揚強自鎮定,但是,他本就高出她一個頭來,此時又居高臨下的凝視著她,再加上他的目光霸佔性極強,她在迎上他的視線時,自然而然的就底氣不足。

    南宮驕滿意她這樣的表情,勾唇道:「我確實對你還有著私人的霸佔的意思。」

    「那你憑什麼命令我不能陪著小兮一起去拜見客戶?」離微揚反唇相譏。

    「你當然可以去!」南宮驕不怒反笑。

    離微揚覺得他的笑里很有深意,於是有點擔心的看著他,不敢確定這是真話還是給她設陷阱的話,他做她的老闆,她只會十二分的精神全部用上,但還覺得不夠用。

    果然,在她來不及鬆一口氣時,他繼續道:「我也可以師出有名的在這裡要了你!」

    離微揚嚇得後退了一步,他絕對是做得到,這一點她毫不懷疑。

    於是,她馬上道:「我去處理醫院的醫療糾紛。」

    離微揚立刻向著門外走去,南宮驕看著她急匆匆的想要離開他身邊,他卻是叫住了她:「微揚,我不希望看到你和莫凌風有親密的姿勢。」

    離微揚馬上回頭瞪著他:「總裁這是在管我的私事吧!」

    「就算是牽手也不能!」南宮驕霸道的說道,「否則你會不想看到我出手的。」

    離微揚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他的步步緊逼,讓她透不過氣來,他侵入了她的工作,他侵入了莫凌風的公司,在這裡指揮著眾人做事,於公來說,他確實是一個有著驚人商業天賦的男人,他的來到,令公司馬上就有了起死回生的感覺,但是,卻是讓她舉步惟艱。

    她虧欠了莫凌風的,她陪在莫凌風的身邊,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他說他會出手,他又會對莫凌風怎麼樣?恐怕莫凌風是臨死也不會屈的啊!那麼她夾在他們中間,只會越來越難做,難道他沒有想過嗎?她呆在他的身邊,心裡就會好受嗎?

    離微揚走出來時,莫小兮正準備出去了,她趕忙走過去:「小兮,不好意思,我不能陪你去見客戶,我要去醫院那邊,有醫療糾紛需要我處理。」

    「沒事的,我一個人行的。」莫小兮為自己打氣,「那些家屬很兇的,你自己也小心一點。」

    離微揚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好,我們共同加油!小兮,有事一定要給我電話,知道嗎?」

    莫小兮帶著她的公文包,大步的離開了辦公室,她也相信自己,是任何事情都打不倒的莫小兮。

    離微揚看著莫小兮的背影消失,她馬上回到辦公室去整理著醫鬧糾紛的資料,然後過去的時候,經過了莫凌風的病房,他的門沒有關,她看到了他站在窗前,眺望著遠處蔚藍色的大海。

    他的背影瘦削而頎長,一身藍白相間豎條紋的病號服,穿在他的身上空空蕩蕩,那樣的背影,是這樣的寂寥,這些年,他的身邊沒有一個女人,而他,只喜歡著她。

    可是,感情的事情,從來就是衛星運行的軌道,不會按照科學計量的數據來運轉。

    離微揚一邊要照顧著生了病的莫凌風,另一邊還要承受住對她步步緊逼的南宮驕,她不能不管不顧莫凌風,可是也不敢真正得罪了南宮驕,一邊是道義,一邊是愛恨糾纏。

    她現在最想做的,就是一個物理學家,通過對於感情的計量,算出用哪一種方法,才能做到最好,才不能不傷害到莫凌風,也不惹怒了南宮驕。

    無論是在溫文爾雅的莫凌風面前,還是霸道狂妄的南宮驕面前,她都有一種踩在刀尖上的感覺。

    莫凌風溫文而敏感,能感覺到她心裡的變化,她不能起伏太大,傷他於無形。

    南宮驕根本就是外星生物,她的一舉一動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她稍有不慎就會粉身碎骨。

    她現在最想做的,也就是工作,這樣,暫時可以維持著這一份平衡。

    至少,在莫凌風的身體恢復之前,她是不能讓南宮驕再對他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來。

    「微揚,辛苦了!」

    莫凌風並沒有轉身,卻是說了一句這樣的話。

    他知道她來了嗎?知道她是在悄悄的注視著他嗎?

    應該是吧!離微揚輕輕的呼吸了一下,然後走進來:「我還擔心打擾到你呢,沒有想到你已經看到我了。」

    莫凌風轉過身,臉上泛著柔柔的光芒:「我現在沒有什麼可以做!你隨時過來都不會打擾到我。」

    離微揚的心裡更是歉疚了,他生了病,公司又易主了,還好莫凌風沒有倒下來,他還在堅強的支撐著。

    莫凌風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內疚,於是轉移了話題:「過來處理醫鬧嗎?病人家屬的情緒比較激動,你得小心一點。」

    「我明白的。」離微揚馬上拍了拍腦袋,「還好你提起來,你不說,我差點忘記了要來做什麼了。」

    莫凌風泛起了几絲擔憂,「微揚,你最近是不是經常忘記東西?」

    「對呀!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估計是和小兮玩得太瘋了太累了吧!」離微揚聳聳肩,「凌風,我先去處理一下,一會兒早的話,我們中午一起吃飯。」

    「好!」莫凌風叮囑著她:「凡事小心一點。」

    當離微揚離開了莫凌風的病房,去處理醫鬧后,有一個高大的人影進來了莫凌風的房間。

    莫凌風點燃了一支煙,看著進來的人,他淡淡的挑了挑眉,卻沒有說話。

    南宮驕走到了他的面前,兩個人的身高是差不多高,可是的氣勢完全不同。

    莫凌風清冷孤傲,南宮驕狂傲自信。

    他依然相信,離微揚是一定會回到他的身邊的。

    莫凌風看著他:「來跟我炫耀你現在的戰績嗎?」

    「我曾說過,我們會合作。」南宮驕在商場上一向是所向披靡,他很早之前就斷定,他會從事這一行,也曾說過,要和莫凌風合作。

    莫凌風清冷的雙眸里瞬間出現了憤怒之色,「南宮驕,你除了強取豪奪之外,你還會做什麼?」

    「商場本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我取而代之是順應商場形勢。」南宮驕唇角微微一彎,這是極度自信的表現,「當然,我不想微揚離開我的身邊,她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莫凌風對於離微揚,卻是毫不示弱的道:「那我們走著瞧,看微揚會跟誰在一起。」

    南宮驕諷刺著他:「你只不過是借生病,讓她產生歉疚之心,勉強留在你身邊而已,作為男人,你太遜色了!」

    莫凌風馬上反駁道:「我從來不會強迫於微揚,她是留在我身邊還是離開,都是微揚自己作主,我也不會因為生病從此纏著微揚,但我愛她,我尊重她,而你,永遠也學不會這一點。你的強勢,只是用一種殘忍的方式在傷害她而已!你將她傷得體無完膚,卻又以為能輕易的俘虜她的身心,可是你也太不了解微揚了,她堅強、美麗、聰明,你越是強勢的逼她,就會將她推得越遠。」

    其實關於這一點,南宮驕也承認,莫凌風是個深諳人心的男人,他寧願扮演一個弱勢的男人,任離微揚拿捏著分寸,因為離微揚從來就是一個有主見的女人。反觀他,他越是捨不得離微揚,就將離微揚看得越緊,越是看得緊,越是逼得她緊,她就忍不住想要逃。

    南宮驕在商場上縱橫數年,一向是所向披靡,可是對於離微揚,他卻是覺得她比商場還要困難。

    他想留住她,但是卻是將她逼得更遠了。

    莫凌風舒展開來眉頭,他知道自己說中了南宮驕的心事,公司的事情他已經不在乎了,有了離微揚在身邊,什麼也可以不用在乎。

    但是,南宮驕是絕對不會在莫凌風面前示弱的,他哼了一聲:「但她愛我,這是勿庸置疑的。所以,時間能證明一切,證明我一定不會輸。」

    他說完之後,就準備走出去。

    這時,門外有護士前來道:「不好了……不好了,離小姐被家屬推倒了……」

    「什麼?」南宮驕長腿一邁,就向著醫院的辦公區走去。

    而莫凌風也顧不得身體的虛弱,馬上也來到了協議解決問題的地方。

    南宮驕來到了醫鬧區這邊,撥開人群就將離微揚抱了起來,「微揚……」

    離微揚已經是被一個激動的家屬推倒,撞在了牆壁上暈了過去,她此刻被南宮驕抱起來,馬上往急救區走去。

    莫凌風上前來:「給我看看,微揚怎麼樣了?」

    「暈過去了,先送去急救。」南宮驕一邊跑向急救室,一邊說道。

    很快,離微揚進了急救室之後,莫凌風惱怒的瞪著南宮驕:「你看到了沒有?你總是讓她受到傷害!南宮驕,這就是你愛她的方法嗎?」

    莫凌風在生病了沒有發脾氣,在公司沒有了時也沒有發脾氣,但是離微揚這一刻被家屬推倒暈了后,他卻是生氣不已,「南宮驕,你不配愛她!你真該永遠也不要出現在她的面前!」

    南宮驕冷眸一眯:「給我閉嘴!我看在微揚的面子上,不動你,若是你再嚷嚷的話,微揚還沒有出來,我就將你先給廢了。」

    莫凌風也不甘示弱的道:「如果微揚出來有什麼事情,我也會廢了你的!」

    但是,兩個男人不約而同的不再說話了。

    離微揚在裡面搶救,而南宮驕和莫凌風都守在了外面,南宮驕不止一次守在了外面等她,每一次都是有驚無險,而這一次,是不是他真的逼她太緊了,她累了倦了煩了厭了。

    如果她平安出來,他想著,他一定是溫柔的對她,他一直都知道,她最喜歡他溫柔的叫她的名字,最喜歡她溫柔的淺笑,最喜歡她溫柔的吻她……

    他不再逼她這麼緊,他給她一些時間和空間,讓她處理好和莫凌風的事情,所以,微揚,你一定平安出來!

    莫凌風的頭又暈眩了幾下,他靠在了牆壁上,輕輕的喘了喘氣。

    南宮驕雖然一直在想著離微揚,倒也沒有忽略莫凌風的舉動,他一眼橫過來:「既然不是在裝病,還不回去休息!」

    其實驕爺本意是真的病了就回去好好醫病,但是這是情敵啊,能指望他好好的說話么!

    莫凌風不理會他的嘲諷,他就要在這裡等著離微揚出來。

    南宮驕通知了秘書小李,讓她帶莫凌風的主治醫生來,莫凌風根本是無力推開這些人,頭重腳輕的被拉著坐上了輪椅,推回了他的vip病房。

    在莫凌風離開了不久,離微揚就被推出來了,南宮驕跟著一起到了病房裡,醫生說道:「離小姐沒有外傷,後腦勺撞到了牆壁有一個大包,過一些時間就會消散。」

    「怎麼還沒有醒來?」南宮驕語氣不善。

    醫生嚇了一跳,「馬上就會醒了……」

    正說著話時,醫生趕忙道:「離小姐醒了……」

    南宮驕趕緊上前,馬上握住了離微揚的小手:「微揚,你感覺怎麼樣了?哪裡還痛?告訴我……」

    離微揚的眼睛一片茫然,她看著眼前的俊美男人,嘴巴馬上就張成了圓圓的o形,「天啊,你怎麼可以帥得沒有天理?」

    南宮驕徹底石化……

    「真的,你別不信!」離微揚還一本正經的解釋道,「要不拿塊鏡子過來給你瞧一瞧,真的太帥了!」

    「醫生——」南宮驕雙眸犀利的瞪著醫生,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

    醫生繼續提驚受怕,還沒有說話時,離微揚就驚訝道:「你怎麼可以握住我的手呢?我都不認識你……」

    南宮驕的心一寸一寸的往下跌去。

    醫生馬上道:「離小姐可能是撞到了後腦勺,暫時性的失憶……」

    「我失憶了?還撞了後腦勺……」離微揚趕忙去摸自己的後腦勺,然後也發現有一個包,「唉喲,好痛……」

    南宮驕看著她清澈透明的大眼睛里,毫不掩飾她的疼痛,還有對自己美色的喜歡,這樣的離微揚,讓他心疼不已,他趕忙去輕撫她的後腦勺:「來,我看看……」

    離微揚臉紅紅的,而且心跳也不爭氣的像鼓點一樣亂敲,但是,她卻是勇敢的凝視著他,帥哥就是用來看的!

    南宮驕輕柔的安撫著她,當他對上了她亮晶晶的雙眸時,道:「我是你的老公!」

    「老公?」離微揚幾乎是尖叫了起來:「哇!流口水哇,我有這麼帥的老公啊!那麼老公,你有沒有錢的?如果你又帥又有錢,就是灰姑娘的偶像了……」

    她在說這話時,眼睛特別的明亮,語氣也非常的輕快,整個人都處於一種輕鬆狀態中。

    這樣神采飛揚的離微揚,這樣無憂無慮的離微揚,這樣簡單隨意的離微揚,南宮驕都是第一次見到。

    他溫柔的說道:「我不是任何女人的偶像,我只是你一個人的老公!」

    離微揚欣喜不已,絲毫不懷疑他說的話,她還非常大膽的在他的唇上輕啄了一下:「太好了!我是所有女人的嫉妒對象!」

    她的唇很軟很柔,南宮驕有多久沒有等到她的主動親吻了,而這一刻里,她竟然是像小女生般羞澀的笑了笑,但更多的是眼睛里有著明亮的色彩,簡單而自然。

    在她看來,親吻老公,就是她一個人的專利了。

    南宮驕則是很疑惑,如果今天的醫鬧事件是令她失憶的罪魁禍首,他是喜憂參半。

    他看著這樣嬌俏可愛毫不掩飾自己感情的離微揚,她對他美色的喜歡,她對這樣老公的讚歎,雖然很表面,但是也讓他高興,因為她忘記了所以的痛苦,她至少在這一刻里是非常高興的。

    可是,她的失憶,如果是一輩子,她的心呢?他還要去哪兒找回來?他要找到她愛他的心,那麼,隨之而來的,還沒有處理掉的痛苦,又會如影隨形的跟著她了。

    所以,他在這一刻,是有著千頭萬緒,一時之間竟然梳理不完。

    離微揚看著有些憂鬱的他,她小聲道:「老公,你不高興我親你嗎?」

    南宮驕掩去了心底的傷楚,輕笑著寵溺的看著她:「怎麼會不高興呢?我喜歡你親我!」

    離微揚凝視著他的眼睛,她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是滿滿的溫柔和寵愛,她笑得眉眼彎彎,像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孩子!

    她從床里下來,一腳沒有踩穩,差點跌倒在地,南宮驕一手扶著她,她臉上一紅,她這個老公可真是有魅力啊!她一靠近就會臉紅呢!而且她看到不少的女醫生和護士都在偷偷的看著他!

    「可是,你真是我老公嗎?」離微揚眨著亮晶晶的雙眸,如孩子一樣的純真。

    南宮驕點頭,輕颳了一下她的鼻尖:「想要怎麼證明?」

    「結婚證!」離微揚是失了憶,可沒有失掉聰明,她馬上說道,「我怕我自己亂認了老公,萬一我錯了怎麼辦?」

    南宮驕不著痕迹的道:「結婚證放在家裡的,沒有誰天天帶著結婚證出門吧!我們回家去看。」

    「好啊!」離微揚馬上歡呼了起來。

    南宮驕一手抱起了她往外走,離微揚則是順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像是乖巧的小貓兒縮在他的懷中,小心臟還在「砰砰」的跳得激烈,可是這種感覺卻是非常的微妙。

    她怕自己亂認了老公,可是卻又對他百分之百的信任,似乎他的懷抱,就是她的整個世界。

    南宮驕馬上開車回到了家,一進到了海景別墅的卧室后,他們的結婚照依然是高高的掛在牆上,俊男美女天生一對親密相擁,讓離微揚狠狠的花痴了一回,她看了看婚紗照上的女人,然後又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滿意的不得了。

    她準備蹦向大床時,然後又中途剎車向站在房間里的男人做了一個鬼臉:「我先洗個澡!」

    說完,她就沖向了浴室。

    南宮驕聽著浴室里傳來的水聲,他隱約還看見玻璃門裡的窈窕身材,身體里一陣悸動,只得拿出一支煙來壓解下渴望。

    他在陽台上抽著煙,不管離微揚變成了什麼模樣,只要她還在他的身邊,這就是他最想要的結果。

    只要她是開心的,讓他做什麼都可以。

    離微揚看著寬大的浴室,她哼著歌兒淋浴,在暖暖的水溫里享受著春暖花開的美好生活。

    等她沖好了之後,才發現自己進來得太急,沒有她的睡衣可穿,她將浴室門打開一點,沖外面喊道:「老公,幫我拿睡衣來,好嗎?」

    南宮驕剛剛壓下去的渴望,隨著她這一聲脆生生的呼喚,馬上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他打開衣櫥,拿了她平時愛穿的一件棉質白色睡裙,到了門口時,她的肩膀落在了他的眼裡。

    潔白如玉的纖肩,還有水珠兒未擦乾,儘管只是冰山一角顯示在了他的眼裡,他仍然是覺得口乾舌燥,像是一個毛頭小夥子一樣。

    離微揚接過了睡裙,穿在了身上走出來,南宮驕已經不在房間里了,她有些困了於是吹乾了頭髮就睡了。

    直到半夜醒來,也沒有看到南宮驕,她不由嚇了一跳,那麼帥的老公去哪兒了?

    她走出了房間,看到書房亮著燈,於是推開門走了進去,就看到南宮驕坐在黑色大椅上睡著了。

    「老公,你為什麼不回房間睡覺?」她站在了他的身邊。

    南宮驕凝視著她,她的香味入了他的鼻,他回房間和她一起睡,定然是抵擋不了她的美味,抵擋不了這樣的誘-惑。

    「我是不是做錯事情惹你生氣了?」離微揚見他不說話,小聲問道。

    「沒有。」南宮驕伸出了手,牽著她的手,「我剛加完班,擔心回去吵到你。」

    離微揚感動不已:「老公,你真好!我看不到你會害怕……」

    她主動的撲進了他的懷抱里,胸前的軟玉摩擦著他的胸膛,隔著薄薄的兩層布料,讓他的欲-望洶湧澎湃。

    他一手抱起了她,回到了卧室,一起躺在了床里,她躺他的臂彎里,俏皮的偷吻了一下他。

    南宮驕再也控制不住他的感情,大手伸進了她的睡裙里,他想她想得快瘋掉了!

    藍大更不求月票求紅包,春節去桂林自駕遊了,留言回來後會看並且回復,存稿已經在後台不會斷更,凌晨會定時更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