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05章 除夕團圓,孩子是催化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305章 除夕團圓,孩子是催化劑字體大小: A+
     

    東方威見離微揚馬上就趕他走,他卻是深情的凝視著她:「微揚,我有權利喜歡你!」

    「我可不會破壞別人的婚姻,而且是我好朋友小兮的婚姻。」離微揚是徹底的生氣了,「何況,東方威,儘管我不想承認,你是我的哥哥,可是事情如此,你是我的哥哥,小兮就是我的嫂子。」

    「哥哥嗎?」東方威卻是高深莫測的嘆了一聲。

    離微揚不喜歡他這樣的表情,只是打開了門:「你走……」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時,就看到了門外站著的莫小兮,她正撫著肚子流著淚,離微揚嚇了一跳:「小兮……」

    東方威這時也看到了莫小兮,她的眼睛紅紅的,清秀的小臉上,還殘留著淚痕,一雙大眼睛里,寫滿了無奈和悲傷,特別是那隻手,在撫著孩子時,卻是那麼的無助。

    莫小兮沒有想到,她來找離微揚,卻是聽到了這一番話,她知道離微揚受了傷,她想來看看離微揚怎麼樣了,儘管她已經被南宮驕搶了去,可是,她們之間的友誼是搶不走的。

    可是,東方威的話,每一個字,都如最鋒利的刺刀,刺進了她的心裡來,他不愛她,他從來就不愛她,他愛的,從來就是這個清雅絕塵的女子啊!

    她知道,她比不上離微揚。

    離微揚冷靜而聰慧,她稀里糊塗又不聰明。

    離微揚美麗而絕塵,她則是平凡而清秀。

    離微揚是男人們心中的女神,她只是塵世間的一粒開心果。

    她註定不能和離微揚相比,可是,聽著自己的丈夫說著喜歡別的女人,原來她也會心痛啊!

    莫小兮擦了擦淚水,「微揚,你沒事就好,我走了。」

    「小兮——」離微揚喊她,自己腿腳不便,又追不了莫小兮,只好叫著一邊沒有動的東方威:「你還不去追小兮?她大著肚子啊,快去!」

    東方威大步追了上去:「莫小兮……」

    莫小兮聽見了他的聲音,跑得更快了一些,她跑得有些急,差點跌倒在了地上,東方威趕忙展開大步,一手將她扶住,「你怎麼樣了?」

    「放開我,東方威,不用在我面前再演戲了!」莫小兮厭惡的拍掉了他的手:「我要離婚!」

    東方威凝視著她:「先生下孩子!」

    「如果可以的話,我寧願當初就沒有懷過你的孩子!」莫小兮朝他吼道。

    東方威卻是冷靜的看著她:「我們當初說好的,只婚不愛,為了孩子,你忘記了?」

    莫小兮一怔,她確實是忘記了,這場婚姻的本質是什麼,是的,他們當初就說好了,只婚不愛,給孩子一個健全的家,東方威和莫小兮都沒有一個健全的家庭成長,而他們的孩子不能再重複上一輩的歷史,所以,只婚不愛,婚後要愛誰,似乎也不關對方的事情。

    東方威是做到了,他可以在這場婚姻里來去自如瀟洒如風,而她莫小兮卻是早就忘記了當初結婚的初衷,變成了在婚姻里單方面沉淪的那一個人。

    是的,他東方威並沒有做錯啊!錯的是她莫小兮,誰叫她認真了呢?誰叫她愛上了他呢!

    「你說得對,我沒有忘記。」莫小兮算是完全清醒了過來,「只婚不愛,你愛和誰在一起就和誰在一起吧!而你現在,也放開你的手,我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東方威放開了她:「先回家去!」

    「我不回!」莫小兮怒道。

    「你又想去給你哥告狀嗎?」東方威不悅的蹙眉。

    莫小兮哼了一聲:「不,以免你對我哥的公司不利,我不會再去找我哥,也不會告訴我哥什麼,我只是不想看見你,我寧願住在酒店,也不願意跟你回家去。當然,我會好好的生下這個孩子,你不必擔心我會耍小孩子的脾氣!」

    她說罷,就轉身走進了最近的一家酒店裡,而東方威站在了酒店外面,眉頭習慣性的蹙了蹙。

    ……………………

    離微揚在家裡也呆不住,她想走來走去,可是膝蓋又很痛,坐著吧,又擔心懷著孕著莫小兮,思來想去之時,她決定打一個電話。

    她打給了莫小兮,而莫小兮的手機卻是關機狀態,這讓離微揚更加著急了。

    她得親自去看看莫小兮,否則是真的不能心安了。

    但現在,她怎麼出去?

    她想著再打一通電話。

    可是,真正撥號的時候,她又犯難了。

    究竟是打給莫凌風呢,還是告訴南宮驕呢?

    如果是打給了莫凌風,莫凌風一直不同意莫小兮和東方威在一起,而現在東方威有異心,莫凌風肯定是勸離不勸和。

    可是,告訴她告訴了南宮驕的話,他會管嗎?

    再三權衡之下,她還是打給了南宮驕。

    南宮驕正在書房裡處理著公事,看到了離微揚的電話來,他低聲笑道:「寶貝,想我了是么?」

    離微揚一句話都沒有說,馬上就想掛電話,南宮驕趕緊道:「說吧,想我做什麼!」

    雖然他已經猜到,但還是要離微揚自己說。

    離微揚只好說道:「阿威和小兮吵架了,我擔心小兮……」

    南宮驕沒有插話,等著她繼續說下去,離微揚稍稍停頓,就道:「小兮是真的愛上了阿威,她一定會很傷心的,我現在腳又痛,又去不了安慰她,我忽然發現我好沒用。」

    「我來帶你去看看她吧!」南宮驕一邊說話,一邊往外走。

    「好。」離微揚想著,也只有這樣了。

    很快,南宮驕就來到了她的家裡,她正在門口等著,她上了他的車,他給她扣安全帶時,離微揚感受著他這麼熱的氣息,那炙熱的氣息排山倒海的向她撲來,她趕忙道:「我自己來吧!」

    南宮驕卻是劍眉微挑,似笑非笑的道:「我又不是給你扣背後的那個帶子,你怕什麼?」

    真是混蛋!離微揚的臉卻是紅了,就知道他給她扣胸衣帶子時,也是不安好心的。

    她還真是後悔了,讓他過來去找莫小兮。

    可是,南宮驕卻是飛快的給她扣上了安全帶,然後不等她說話,就去了駕駛位上,將車開了出去。

    當然,以南宮驕辦事的速度,很快就找到了莫小兮所在的酒店,兩人一起到了之後,離微揚道:「你走吧!我今天陪著小兮。」

    「喲,利用完就一腳踢開了?」南宮驕送她進了電梯,按了樓層之後道。

    離微揚凝視著他,沒好氣的道:「你以我和小兮像你們兩兄弟么?一個德性,真不愧是兄弟!對女人的手段都是一樣的!」

    南宮驕躺著也中槍了,東方威和莫小兮吵架不關他的事好不好?

    南宮驕凝視著她:「那好,有需要時打我電話。」

    離微揚只是嗯了一聲,然後敲開了莫小兮的房間門。

    莫小兮本無意開門,然後聽到了離微揚的聲音后,想著她受了傷還找到了這裡來,於是開了門讓她進來。

    「小兮,你手機關機了,我擔心你,於是來看看你。」離微揚扶著她坐下來,「懷著孩子呢,怎麼就住上酒店了?」

    莫小兮眼睛更紅了:「你怎麼找來這裡了?」

    「是南宮驕找過來的,他人脈多。」離微揚也沒有瞞她。

    莫小兮苦笑了一聲:「我以為你會找我哥呢,你的心裡,還是沒有我哥吧……不過這樣也好,我擔心我哥知道了我的情況之後,會更加的傷心和自責。」

    離微揚握著她的手:「阿威並沒有做出出格的事情來,不要這麼傷心了好嗎?」

    「就算我不相信他,我也是相信你的,微揚,我自然相信你不會和他有什麼。」莫小兮也反握著離微揚的手,「你知道,我不是為這個而傷心的……」

    離微揚明白,在這場以孩子的名義進行的婚姻,莫小兮是真的愛上了,而東方威不過是在做戲罷了,或者男人覺得,感情的事重在演技,只要演技逼真,那就是水到渠成的好事了。

    「是的,我明白……」離微揚也是感同身受,她和南宮驕還不是如此!「可是你現在最重要的孩子,一定要保重身體,好好的照顧著肚子里的小寶寶,你看看昊昊有多可愛啊,生下來之後,孩子就是你的天使。」

    莫小兮重重的點了點頭:「是的,我也這麼想,關於渣男們,我們都放到一邊去!」

    離微揚撫著她的肚子:「乖,不哭了啊!要不然小寶寶也會傷心的,你什麼也沒有吃吧,我們打電話叫酒店送過來。」

    「我要吃佛跳牆,我要吃東坡豬手,我要吃熊掌,我要吃蝦,我要吃蟹,我要吃王八……」莫小兮說到了後來,她自己也笑了起來。

    離微揚卻是一本正經起來:「你這是要吃窮我啊?記在帳上,下次我要你請回來。」

    莫小兮卻是撲進她的懷裡來:「就是要吃窮你,誰叫你是我的蕾絲……」

    「嘔……」離微揚馬上做嘔吐狀,她什麼時候成了莫小兮的蕾絲了?

    好吧!蕾絲就蕾絲了,只要莫小兮高興起來,她不再悲傷就行了,離微揚抱著她:「你丫真重,快一邊坐著去,免得一會沒有王八吃。」

    莫小兮賴在了她的身上:「不要,我要你抱我……」

    離微揚拍了拍她的後背,她真的希望莫小兮能夠真正的快樂,可是愛情是最傷人的東西,它有時候看不清摸不著,但卻又是真真切切的存在於我們的生活里,就算是真正的存在過,但是卻又是抓不住。

    還好莫小兮不像離微揚,莫小兮的眼淚是來得快也去得快,她很快就又說又跳了,還叫了很多好吃的來,和離微揚一邊吃一邊聊電視劇了。

    莫小兮累了,就去洗澡睡覺了。

    離微揚給她蓋好了被子,她則是站在了酒店的玻璃帷幕前看著這個城市的燈火通明。

    我們窮盡一生,都在追求著不一樣的生活,從一個層次再到另一個層次。

    我們一生都在不停的追求著愛情的腳步,可是愛情最後留給我們的究竟是什麼?

    是謊言?是欺騙?是隱瞞?是言不由衷?是不得已而為之嗎?

    不過,不管是什麼,離微揚這個愛思考的好孩子,現在也是迷惘階段,她知道,她負了莫凌風的一片心意。

    於是,她拿起了手機,想打個電話給莫凌風,卻發現翻來翻去,也找不到莫凌風的電話號碼。

    她不由啞然失笑,南宮驕還真幼稚,以為他刪掉了莫凌風的電話,她就找不到了嗎?這三十好幾的男人幼稚起來真是可笑得很!

    離微揚看了一眼莫小兮,她睡得很踏實,這丫頭吃飽就睡得跟小豬般嬌憨,以前一樣,現在也是一樣。

    拿出了莫小兮的手機來,翻出了莫凌風的電話,離微揚打過去,很快就聽到了莫凌風的聲音:「微揚……」

    「謝謝你,凌風。」離微揚看著玻璃帷幕外面,「很抱歉,沒有當面感謝你。」

    莫凌風卻是輕鬆的笑了,他從來沒有此刻這般的輕鬆過,「我們之間,還需要這樣客氣嗎?微揚,多保重身體,還有,需要我的時候,隨時給我電話,好嗎?」

    「好的……」離微揚如哽在喉,塵世間最難以割捨的是感情,或者,有的人一生只愛一個人,有的人一生會愛很多人,而她,剛好屬於前者,一生只愛一個人。

    儘管,她現在還恨著那個人,但是,卻無力再去愛其他的人。

    莫凌風相比她的沉重,他卻是輕鬆的聊著天:「身上的傷怎麼樣了?」

    「今天好多了。」離微揚的語聲也慢慢的恢復了平常。

    「還好你沒事,否則我真的對不起你。」莫凌風雖然語氣輕鬆,但是心裡卻是一點也不輕鬆,相反的,他更是沉重,池承誘離微揚離開,而接下來的事情,他也是後來知道的。

    離微揚卻是輕笑了一聲:「那是我自己想出去走走的,不關你的事情。」

    如果不是她在意了池承講的話,她又怎麼會離開了醫院,給了壞人有可乘之機呢!

    所以,歸根結底,還是她自己的小心臟不夠強硬罷了。

    「對了,你的傷呢,好了嗎?」離微揚馬上問道。

    莫凌風彎唇笑,她還是關心他的吧!「好的差不多了。微揚,你還會回公司上班的嗎?」

    離微揚的心微微的一震,然後肯定的道:「當然啊。」

    「那就好,先好好的養傷,不急著上班。」莫凌風也知道感情不能強求,如果他逼得離微揚太緊,反而失去的還是她。

    有時候,感情退而求其次,每天還能看到她,也是一種幸福。

    他還是想留住這樣的幸福。

    「謝謝莫總。」離微揚末了,俏皮的來了一句,「莫總晚安!」

    莫凌風也笑了,是發自內心的笑容:「微揚晚安!」

    離微揚放下了電話,她知道莫凌風喜歡她,可是她的心裡容不下別人了,還能和莫凌風這麼愉快的聊著天,就最好了。

    於是,她也去洗洗,跟莫小兮一起睡了。

    只是睡了沒有多一會兒時,莫小兮就跑來抱她,還一邊囈語:「東方……威……」

    離微揚一向睡得淺,她聽到了這三個字之後,更是如驚雷擊中,莫小兮和她當年懷著昊昊一樣,早已經是控制不住感情的韁繩了,明知道前面的感情是懸崖,可還是義無反顧的跳了下去。

    可是,東方威的心在哪兒?在離微揚的身上啊!離微揚不由有些苦惱,她最不想看到莫小兮受到傷害,但是,她還是傷到莫小兮了吧!

    「爹地是混蛋……」莫小兮又咕噥了一句。

    離微揚無聲的苦笑,東方威這件事情確實是混了!傷害一個無辜的女人,傷害孩子的媽咪,天理不容。

    看來,她明天還得找東方威談一談,不管怎麼樣,在孕期內,她還是希望莫小兮和東方威這個家是完整的,對孩子有好處。

    第二天一早,離微揚還在睡夢中,她昨晚想得太多,幾乎是沒怎麼睡,這時候,她的手機響了。

    她拿過來,也沒有看就接了起來:「喂……」

    「媽咪,早上好!」南宮昊的童音馬上就響在了她的耳邊。

    離微揚真的以為自己在做夢:「昊昊,真的是你嗎?你在給媽咪打電話嗎?你在哪兒?」

    離微揚興奮得手舞足蹈,瞌睡在這一瞬間也全部不見了,她提高的音量還有動作,將莫小兮也弄醒了,莫小兮看著她和兒子通電話,自己也不由撫上了小腹處,她也有小寶寶了,所以,她還是幸福的了。

    南宮昊也開心的笑道:「媽咪,今天是除夕之夜,作為中國的傳統節日,我想和媽咪一起過,媽咪好不好?」

    「當然好!」離微揚興奮得直接從床里跳起來,然後才發現自己的膝蓋處還痛,又倒在了大床里,又怕砸到了孕婦莫小兮,差點滾到了床下面去。

    莫小兮很少看到離微揚這般失控,孩子,孩子真的就有這麼大的魔力嗎?所以,莫凌風總是會輸給南宮驕,是因為南宮驕和離微揚之間有一個漂亮的寶貝兒昊昊吧!

    那麼她呢?她的這個小寶寶,將來又會如何?

    離微揚掛了電話之後,睜大一雙清澈透明的大眼睛,「要不要和我一起,跟昊昊過年?」

    「好啊!」莫小兮可是不客氣的。

    「那就起床,我們回家!」離微揚興奮極了。

    這時他們的門鈴響了起來,離微揚準備一瘸一拐的去開門,莫小兮拉住了她,「我去!」

    她打開了門一看,是服務生送早餐,但還是有些失望,那個男人從昨晚看著她進酒店就沒有再出現了,他根本是巴不得不見她吧!

    「進來,放桌上吧!」莫小兮轉過身道。

    離微揚一向善於察言觀色,自然是見到了莫小兮的失落,她馬上上前道:「誰訂的早餐啊?」

    服務員說道:「是一位先生,說訂給兩位小姐的。」

    離微揚馬上道:「南宮驕從來沒有給我訂早餐的習慣,他就是一大少爺,還喜歡別人侍候他呢……」

    一說到了這裡,離微揚的心裡忽然刺痛,因為池承給他端早餐給他穿西裝外套的畫面,又閃現在了她的腦海里,原來那根刺,一直在她的心裡啊。

    莫小兮垂下了眼眸:「說不定是我哥呢!」

    「你哥?」離微揚哼了一聲,「凌風若是知道你在酒店,還不殺來將你接走!」

    莫小兮總算心情好了一些:「那會是誰呢?」

    離微揚知道她心裡還放不下,愛過的人,最會清楚,嘴上總是說著要放下放下,但是心裡,最柔軟的角落裡,肯定是什麼也放不下的。

    她一樣,莫小兮也是。

    「對呀,會是誰呢?」離微揚一想到了昊昊回來和她過年,就開心了,她於是逗著莫小兮,「會不會是你們醫院門口賣紅薯的張大爺?」

    莫小兮一頭黑線……

    離微揚再逗她:「那就是醫院裡新來的李博士了,他可喜歡你呢……」

    莫小兮黑線更多:「他哪裡知道這是我最愛吃的蝦餃啊……」

    離微揚見逗得差不多了,也不點明,自己拿起來先吃:「真香……」

    莫小兮是孕婦,也餓了,她馬上上來和離微揚搶,離微揚餵了一個給她:「來,給昊昊的妹妹喂一個……」

    或者是因為昊昊要回來離微揚身邊過年,這份喜悅將莫小兮的悲傷沖淡了一些,兩人搶著吃著早餐,覺得還挺美味的。

    兩個女人吃完早餐去逛街,然後去機場接昊昊。

    昊昊的飛機晚點了,離微揚和莫小兮一起在站外等著,這時走過來一個女人,她穿著打扮都很時髦,似乎歲月的痕迹在她的臉上並不明顯。

    離微揚有些恍惚,她在哪裡見過這個女人,她的記憶力一向很好,然後猛然想起,這是她被南宮驕毀婚之後,在莫氏山莊里做的一個夢,夢裡在湖底握著天眼之石的女人,就是她!

    不對啊!離微揚有些猛的掐緊了莫小兮的手臂,明明那個女人在湖底是沒有了生命跡象,怎麼可能出現在了機場?

    「小兮,你有沒有看到那個風華絕代、穿著紅色風衣頸上圍著一條白色毛巾的女人?」離微揚唯恐自己是幻覺,馬上問莫小兮。

    莫小兮奇怪了:「我有看到啊,怎麼啦?而且那個女人和你有幾分相似呢……」

    離微揚的小身軀一震,難道這個女人竟然會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