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94章 乖,我只想疼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94章 乖,我只想疼你字體大小: A+
     

    還好,離微揚今天並未穿他買在衣櫥里的衣服,否則這個男人還不知道會有多得意了呢!

    只是,他的女朋友就在他的對面,他還敢用這種眼神來盯她的胸?

    她不知道為什麼吃一次飯,她也能遇上這個男人!

    剛好莫凌風坐著的位置是和南宮驕背著的,他只是看著低頭喝水不說話的離微揚,沒有發現異樣。

    「微揚,昨晚住的還習慣嗎?」莫凌風凝視著她。

    離微揚有點走神,然後慢了半拍,她抬眸:「挺好的,然後睡過了頭,居然你打電話給我時我還沒有起床,剛好今天天穹和朋友們有節目,他也不在家裡……」

    離微揚的話還沒有說完時,忽然就有一個身影直奔他們而來:「哥,微揚……」她似乎也看到了南宮驕和池承在,於是又重叫了一次:「哥,微揚嫂子……」

    來的正是莫小兮,她的身旁跟著的是東方威,這一對難得出來一起吃中午飯,竟然還都撞在了一起。

    莫凌風回頭一看,就看到了莫小兮和東方威一起來,而且他還看到了一個討厭的人——南宮驕,難怪離微揚的目光有些閃躲。

    而離微揚對於這個稱呼,她不自覺的皺了皺眉頭,莫小兮已經來到了他們跟前:「哥,你們倆在一起,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我一到門口就見到了。」

    莫小兮一向大大咧咧,說話也是不經大腦,只圖一時痛快,當然是為了報復南宮驕。

    「小兮,阿威,你們出來吃飯啊,有沒有訂位?要不要一起坐下來吃飯?」離微揚岔開了話題,她不是無聊之人,不會用這種方式報復南宮驕,她和莫凌風吃飯純屬正常的普通朋友關係,何況下午還要一起去莫凌風的醫院抽血。

    南宮驕這一桌,他和池承安靜的吃著飯,池承偶爾講兩句,他只是安靜的聽著,儘管莫小兮的話都是針對他而言,他也沒有任何多餘的表情。

    池承是聰明人,自然不會去過問,只是體貼的給他夾菜:「我記得你最愛吃這個……」

    她中午的時候送南宮驕漏在家裡的文件過來,她當然是有私心的,故意選在了十二點正是吃飯的時候,當她問南宮驕中午在哪兒吃飯時,他就說去外面餐館,她本來是想和他培養感情的,不料莫凌風和離微揚已經先他們一步在餐廳里吃飯了。

    南宮驕放下了筷子:「別只顧著夾菜照顧我,你自己也吃。」

    隨即,他點燃了一支煙。

    而東方威自然是早聞出了餐廳里的暗潮洶湧,他淡淡的道:「微揚,不用忙,我們訂了位置。」

    「可是我就想和哥哥嫂子一起吃飯。」莫小兮搖著東方威的手臂撒嬌。

    離微揚看著這一幕簡直是驚呆了,她這個明眼人一眼就看出,莫小兮墜入愛河了。

    東方威不知道在她的耳邊說了一句什麼,惹得她笑得眉眼彎彎,隨即說道:「那我不打擾你們了!」

    東方威向著離微揚微微的頷首,然後任莫小兮拉著他的手臂去了二樓的包間里。

    離微揚輕笑一聲:「凌風,你看,小兮現在是不是沐浴在了幸福的愛河裡?」

    莫凌風還是有些不安,「微揚,你我都不清東方威的本質,現在說小兮幸福,還是言之過早!」

    離微揚知道他不喜歡東方威作妹夫,他更喜歡離天穹,只是有些人錯過就是永遠錯過了。「也對,唯有時間能證明,幸福不幸福的……」

    她說到了這裡時,就收到了一束犀利的視線,她不用抬頭去看,也知道是誰發射過來的,只是這目光,讓她有種如坐針氈的感覺,即使早已經結束,她還是做不到像他那樣雲淡風輕。

    或者,女人在感情上,永遠都是弱者的象徵了。

    「凌風,我吃飽了,我們走吧!」離微揚看著他。

    莫凌風在起身時體貼的拉開了離微揚的椅子,「走吧!」

    於是,兩人並肩同行的走出了餐廳。

    而南宮驕的一支煙也剛好抽完,他對池承道:「你自己搭車回家,我回公司。」

    「好的。」池承這一餐飯吃的沒有滋味,她也看不清南宮驕這個人,看不到離微揚在他的心目中占著什麼位置。

    二樓的包間里,莫小兮像是一個戀愛中的小女人般,她坐在了椅子里,而東方威則是伸手過來摸小寶寶:「今天乖不乖?」

    莫小兮則是笑容滿面的聽著他和寶寶交流,在他坐在她的身邊之後,她才道:「我也不想打擾哥和微揚的二人世界,可是,我氣不過南宮驕竟然和池承那個不要臉的女人也在!」

    東方威不著痕迹的掩飾過去:「來,這是你喜歡吃的菜,來嘗嘗……」

    莫小兮也餓了,她一向是吃飯不客氣的人,此時也一樣,而且東方威還訂製了她喜歡吃的菜,她一邊吃一邊含含糊糊的說道:「老公,你真好!」

    東方威也在吃菜,不過,他大多數時間都是在看她,而自己吃的相對較少。

    莫小兮和他一起吃飯的時間不多,也不知道他這人是怎麼樣吃飯的,反正平時各上各的班,她在醫院吃,他在公司吃,晚上她偶爾會回山頂別墅去吃飯,而東方威回來得很晚,所以,這一餐飯,也是兩人為數不多的在一起吃飯。

    東方威看著她吃飯的樣子,跟孩子似的嘴角都有菜和飯粒,他一向有潔癖,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她這個樣子,他竟然是沒有嫌棄。

    反而,他拿出用開水消過毒的毛巾,輕輕的拭了拭她的嘴角。

    莫小兮看著這近在咫尺的俊顏,她不由紅了臉。

    或者,在和他相處的歲月里,她早已經習慣了他是個冷酷無情的男人,他習慣了發號施令,習慣了他的強取強求,而這樣溫柔的甚至可以說是溫馨的舉動,卻是非常難得的。

    莫小兮不由放下了筷子:「你怎麼對我這麼好?」

    東方威凝視著她羞紅的臉蛋,她的膚色很白,雖然人經常是大大咧咧的,但是人長得卻是很清秀,「不喜歡這樣的好?」

    「我也不知道……」莫小兮咬了咬唇。

    東方威這時湊近了她的耳邊,呼著氣道:「我知道了,還是喜歡我粗暴點,是不是?」

    「你亂說!」莫小兮狠狠的踩了他一腳。

    東方威卻是邪氣的繼續在她的耳邊小聲道:「等你生完了寶寶,我可不會這麼溫柔的對你……」

    他所指的溫柔,當然是在床事上,自從她懷孕之後,他都沒有好好的做過愛了。

    莫小兮撫著肚子里的寶寶,得瑟不已:「呵呵,你就忍著吧!活該!」

    「長志氣了是吧!」東方威伸手握著她的小腰,將她往懷裡帶。

    她也就趁勢的坐進了他的懷裡,吃飽了之後就有點犯困,於是閉著眼睛打盹。

    東方威看著她毫無防備的樣子,很快就在他的懷中睡熟了,而且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他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散去,然後變得若有所思了起來。

    ……………………

    莫家醫院。

    離微揚和莫凌風來到了這裡,這是莫凌風自己名下的產業,他的實驗室也是在這裡,他帶著離微揚進了實驗室里,離微揚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實驗室,不由有點驚訝。

    因為,他們四個人雖然一起長大,只有莫凌風現在是功成名就。

    「微揚,來坐下!」莫凌風拉開了椅子,「我給你抽血,今天會檢測血液樣本。」

    離微揚感激的道:「麻煩你了,凌風。」

    莫凌風握著她的一隻手,綁上了膠帶,然後找著手腕處的血管,他拿起針頭,輕輕的刺進了她的血管里,馬上就有鮮血流了出來。

    離微揚的臉色有一些白,她盡量的忍住了,由於檢測的是好幾個科目,莫凌風一連抽了五管血液的樣本。

    「微揚,不用害怕,我記得你小時候很勇敢的。」莫凌風以為她是害怕,不由輕聲安慰著她。

    離微揚扯出了一絲微笑來:「嗯,我沒事的……」

    她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不去看抽這麼多的血,恐怕是沒有人知道,她自從生昊昊時大出血之後,每當從身體里抽血之時,她就像是在鬼門關上一樣。

    當然,她的身體雖然不算太好,但也不至於經常抽血,所以,這一次,她卻是有一種暈眩了的感覺。

    而莫凌風只是以為她害怕和緊張,這是抽血的病人常見的一種癥狀,他在抽完了之後,拿著棉簽輕輕的壓在了她的手腕上。

    這時,他才凝視著她,她的臉色非常蒼白,而顫抖的睫毛說明她一直在害怕,他不由握住了她的小手:「微揚,不用怕,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離微揚也在強撐著,她點了點頭:「我坐一會兒就沒事了。」

    莫凌風記掛著這些血液樣本要馬上送到檢測中心,他只好放手道:「微揚,你在這裡休息一會兒,我要先檢測。」

    「你去忙吧!」離微揚睜開了眼睛來,對於這一點,她也知道的,要及時的檢測出來。

    莫凌風帶著血液樣本去了檢測室,離微揚坐了好一陣,還是覺得頭重腳輕的,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然後起身離開了。

    雖然沒有當面和莫凌風道別,她想著他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這裡,她還是先離開吧!

    馬上就要過新年了,她得買新年禮物給昊昊,一想到了昊昊,她又覺得身體里有著無窮無窮的力量。

    於是,她走出了醫院,然後去出租站台等車。

    只是,她剛好到了,就有一輛計程車過來,她也就馬上上了車,然後給司機報了地址,就閉上了眼睛再休息一下。

    「師傅,到了時叫我一聲,好嗎?」離微揚說道。

    「沒問題。」師傅是個大漢子,卻是一派和氣。

    離微揚還沒有從剛才的暈眩中徹底好過來,於是就靠在了後車座里,一閉眼竟然是睡了過去。

    當她醒過來時,竟然發現了有一雙眼睛正在凝視著她,她估計車裡還有一個人,她一睜開了眼睛,就看到了南宮驕的臉。

    「你怎麼在這裡?」離微揚不敢相信,他不是和池承在餐廳里上演恩愛秀嗎?

    她馬上就像是在防備著野獸一樣的,縮回去了車後座的角落裡。

    南宮驕看著她這個樣子,他伸手過去:「過來,讓我看看你。」

    「不需要!」離微揚馬上冷聲回答應她,而且悄悄的拉了拉門鎖,但卻是被中控鎖得死死的,她一時之間就慌了,她不過是坐了計程車,怎麼醒來他也會在這裡?

    南宮驕移了過去,大手一撈,就將她撈進了懷裡來。

    離微揚自然是抵死不從,她本虛弱無比,此時被他控制在懷中,她覺得他的懷抱就是一個牢籠,她就是那牢籠中的一隻小鳥而已。

    終於,她的所有掙扎,在他的懷中都變成了虛無,她才停了下來,然後瞪著他堅毅的下巴,時值下午,下巴上有著青影,「南宮驕,請問你現在是什麼意思?」

    南宮驕凝視著她:「給我看看你的手腕!」

    「沒有什麼好看的!」離微揚自然是拒絕。

    他拉住了她的一隻小手,離微揚卻是使勁的往他的懷裡藏去,「南宮驕,我們早就沒有關係了,你憑什麼這麼對我?」

    南宮驕看著她倔強的眼神里,有著一絲絲隱藏不住的受傷的表情,他低聲道:「乖,給我看看,我只是看看,不做別的事情。」

    這麼溫柔的聲音,最是能令離微揚沉醉於他的假象里的聲音,離微揚此刻卻只是冷笑了一聲:「我們之間,早就沒有了看的必要。」

    南宮驕凝視著她:「你抽了血之後會暈眩,這是你生孩子時大出血的後遺症,微揚……」

    「你怎麼知道?」離微揚幾乎是失聲喊了起來。

    南宮驕卻是堅定的握住了她的手腕,「微揚,放鬆,乖,給我看看!」

    離微揚的心還是瞬間沉了下去,她咬牙道:「不需要!」

    無論他是怎麼知道的,她已經決定了,要和他徹底的斷裂關係,不會再跟他有任何聯繫,特別是肢體上的接觸了。

    可是,她的力氣,哪裡敵得過南宮驕的大手,他還是將她的手腕握住,然後解開了的襯衫袖口的扣子,然後挽了起來,看到了一個針口,針口的旁邊還是青青的一大塊。

    他就這樣的看了好一陣,而離微揚似乎是被他的視線給灼傷了,她想收回自己的手臂,他卻是握得緊緊的,像是怕會跑掉了一樣。

    「請你兌現自己的諾言,既然是已經看過了就放手!」離微揚覺得,這樣的手臂好醜,她雖然是不像莫小兮那樣愛漂亮,但是哪個女人不喜歡自己的肌膚勝雪賽玉的呢?「如果你是來羞辱我的話,已經夠了!」

    為什麼?每一次她都是在這樣狼狽的時候,他就是會出現呢?

    可是,南宮驕卻是低聲道:「不醜,真的……」

    他只是心疼她的傷,心疼她的皮膚成了這樣。

    所以,下一刻,在離微揚怎麼也想不到的時候,他竟然是低下頭,親上了她的針孔的地方,特別是那塊青青的傷痕,用他柔軟至極的唇,一寸一寸的撫慰著她身上的傷。

    離微揚彷彿是被巨石擊中,她怎麼也想不到,南宮驕居然是會這樣做?

    她的腦袋像是一鍋沸水開了鍋一樣,整個腦海里都是「呼呼」的熱氣在往外冒著。

    而那裡本來是很疼痛,可是被他這樣一親,居然是覺得不再疼痛了一樣。

    離微揚知道,她不能再深陷於他這樣的柔情陷阱里了,他本就是一個謀局的高手,而她,總是輕易的就放了他的局,而且是被困死其中。

    所以,就在南宮驕深情的親吻她的針孔也及旁邊的青痕時,她冷聲道:「南宮驕,你這是什麼意思?」

    可是,南宮驕依然是抱著她,然後輕輕的、緩緩的親吻著,似乎是沒有聽到她在說話一樣。

    離微揚的身體,她是熟悉的,她在輕輕的、緩緩的震顫著,他每親吻一下,她就會不由自主的震顫一下,說到底,她還不能做到無動於衷,所以,她才會更加生氣。

    於是乎,她幾乎是用另一隻手去敲打他的頭:「南宮驕,你把我放開!」

    南宮驕這時抬起頭來,滿眼都是心疼之色,然後握住了她亂打的另一隻手,並且解開了她的袖子,兩隻手一對比,他輕輕的嘆了一聲。

    離微揚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嘆氣,她也不想知道,她現在只想脫離開他的懷抱,然後讓他下車,她去給昊昊選新年禮物。

    「還疼么?」他低聲問她。

    離微揚隨他問,她閉上了小嘴不理他,他不放手是嗎?她就看他究竟是想做什麼?她掙扎不開,她不理他,還不行嗎?

    南宮驕知道她的心門是越鎖越緊,她的心將他排除在外,她不願意看到他,也不願意麵對他。

    他不怪她,從來就未曾怪過她這樣對他。

    他也不再問,只是將她抱在了懷中,因為司機是他的人,他大可心放心的擁她入懷。

    離微揚生氣不已,過了起碼有五分鐘了,他還是不肯放開她。

    「南宮驕,告訴我?你究竟想做什麼?」她幾乎是咬牙瞪他。

    南宮驕看著她氣呼呼的模樣,他輕聲道:「讓我抱一會兒。」

    離微揚馬上就道:「去抱你的池承!」

    中午吃飯的時候卿卿我我好不幸福,現在他一轉眼丟下了池承,又來抱她,有那麼好的事情嗎?

    「我沒有抱過她!」南宮驕卻是解釋道。

    「那是你的事情!」離微揚知道,這人就是這樣,他想要做什麼,一定要得到手,她掙扎了一下,發現了有東西在頂著她,她不由臉上一紅,想起昨天對付他的辦法……

    她的腳夠不到,於是就改用手去襲擊。

    雖然用膝蓋頂不到,她覺得,她用手也可以將他拍痛了吧!

    只是,這一次,男人早有了準備。她的手已經拍到了他的褲-襠處時,他卻是用大掌將她的小手覆蓋住,然後輕輕的壓在了那個最重要的位置。

    「你……」離微揚的臉上馬上爆紅,她的掌心傳來了炙熱的溫度,那是他的那個在跳動……

    雖然隔著西褲,她分明也是感覺到了她握著的就是他的……

    她覺得她的胸腔里似乎是有東西要跳出去了,那是一種急於渲瀉的情緒,他的那個東西在他的掌心跳動,而她的心就快要跳出去了。

    「南宮驕,你這個混蛋!」離微揚忍不住罵了起來,原來他上她的車,就是為了這樣對她嗎?

    以前如此,現在還是如此。

    沒有什麼比他現在更為惡劣的了。

    可是,南宮驕卻是凝視著她:「我以為你在檢查昨天傷到我了沒有呢!」

    「我才沒有那麼無聊!」她又羞又怒,粉臉兒染紅一遍,就連氣息也急促了起來。

    離微揚本來昨天還有些擔心,看他痛得那麼厲害,可是他今天似乎沒有什麼事了,她想抽回自己的手,卻是被他摁住,她的手像是三明治,上下手背和手心都被他控制住。

    南宮驕哪會不知道,她又想昨天那樣對付他!

    要知道昨天她是真的頂痛他了,男人這處兒地本就是最弱的地方,這女人又在氣頭上,他才沒有跟她計較,看著她乖乖的搬進他事先安排好的出租屋裡,他還是喜歡聽話的她。

    今天,他知道她會去抽血,所以過來看看她,當他上車時,看著她虛弱又無助的樣子,看得他的心又痛了幾分。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最想疼愛她的人,就是他!

    可是,他卻是偏偏推開了她。

    讓她一個人承受著痛苦,還有羞辱。

    司機大漢的聲音傳了過來:「爺,到了離小姐要去的百貨大樓。」

    離微揚馬上明白過來,連這個計程車司機都是南宮驕事先安排好的,她不由更加生氣:「南宮驕,你放開我!你憑什麼跟蹤我?你憑什麼在車上對我動手動腳?你憑什麼……」

    南宮驕卻是一低頭,吻上了她的小嘴。

    只是這一次,離微揚發現了他的洞機,所以,她比他更快,先下手為強的咬上他的唇,而且是毫不留情的狠狠的咬了上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