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76章 老公,你讓我犯罪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76章 老公,你讓我犯罪了字體大小: A+
     

    殊不知,她的口水已經滴到了男人的臀上,東方威扭過頭,看著她雙頰染上紅霞,雙眸閃著光芒,這女人竟然敢意-淫他?

    東方威惱怒的吼道:「莫小兮,你在做什麼?」

    這一聲無情的吼聲,讓莫小兮回到了現實世界里來,她竟然發現自己的手在東方威的臀部上摸來摸去的,只是,他的臀部也非常的好看!

    不過,莫小兮很快反應過來,她暗暗恨自己怎麼像著了魔一樣的貪戀著這個惡魔的身體,但嘴上卻是說道:「我好像聽見你說這兒也要捏捏啊……」

    東方威這時坐起身,莫小兮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她馬上想退後,可是,他卻是將她拉進了懷中:「我還有一個地方也需要捏捏,你還不捏……」

    莫小兮記憶猶新,上次用手服侍他,手還酸著呢!這次還來?

    她馬上承認錯誤:「老公,是我發花痴了,我也不知道怎麼摸到了你的那兒去了,可能是你太迷人了,所以我就淪陷了……」

    「是嗎?」東方威慢條斯理的哼了一聲。

    莫小兮趕忙點頭,好像是小雞啄米一樣,「當然,我老公是魅力無窮啊,只能怪你太過尊貴非凡,哪能怪我肉眼凡胎的冒犯了你呢,老公你說是不是啊?」

    東方威聽著她胡扯,反正他也沒有了睡意,他倒要看看她能扯到哪兒去!

    「還有呢?」他依然是不喜不怒的繼續著。

    莫小兮的腦筋一轉,她已經這麼誇他,他還不滿意,看來是在意她說過的一句話,她只好可憐兮兮的看著他:「老公,其實我只看過你的……」

    「我的什麼?」東方威的眼睛一眯,終於是有了反應。

    莫小兮可不是膽小的女生,她當即就指著他的小小威道:「就是它,你的小夥伴——小威子!」

    雖然說完了臉紅紅,可還是死撐到底,肯定了一遍:「對,我就是只看過小威子,你今晚饒了我好不好?我瞌睡了……」

    東方威哼了一聲:「剛才是誰說有專業眼光的?」

    「我說錯了!」莫小兮馬上勇敢的承認錯誤,「老公,寶寶也瞌睡了,你讓我們娘兒倆去睡覺了,好不好?」

    關鍵時刻,要將小寶貝搬出來才行,莫小兮一邊說,還拉著他的大手,撫上了她的小腹上。

    她的主動和柔情,對於東方威還是受用的,他如果不給她睡覺,那就成了虐待這娘兒倆了。

    「去吧!」他道。

    莫小兮覺得東方威真是變了,如果是以前,他非要將她折磨一番不可,可是現在,他變得講道理了,也肯接受她的求饒了。

    雖然驚訝他有這樣的變化,莫小兮還是不敢多想,她馬上從他懷裡跑出來,準備下床時,又想起來,於是眼巴巴的看著他:「老公,孩子的房間我能不能布置了?」

    東方威想得比她周到多了,「布置兩間房。」

    「為什麼是兩間?」莫小兮不明白了。

    「真是笨!」東方威忍不住罵道,「現在不是不知道男女嗎?當然是一間男孩房,一間女孩房,無論是生男生女,都會有房間住。」

    莫小兮不由為自己的目的而感到有些羞愧了,看看人家做爹地的,想得這麼美好。

    東方威見她還傻傻的獃獃的望著他,他蹙眉:「莫小兮,你還不明白嗎?」

    「明白。」莫小兮開心不已,「我明白了,老公,可是,我想問一下,你是喜歡男孩多?還是喜歡女孩多一些?」

    東方威還從來沒有去想過這個問題,他瞪了她一眼:「只要不是像你這樣笨,男女都一樣。」

    這男人又罵她,不過為了她的人體骨骼標本,她再再忍——

    「老公,無論男女,一定會像你這樣聰明的。」莫小兮不忘記再拍一下馬屁,俗話不是說嗎?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她離開前還不忘記道一聲:

    「晚安!」

    她馬上唱著歌兒就向外走去,心裡想著,她的寶貝總算是有一個家了,有了落腳的地方,不用呆在一樓的儲物室了。

    東方威聽著她亂哼著不知名的歌,他有些奇怪,她是真的瞌睡?瞌睡有她這麼興奮的?

    不過,孕婦保持好心情,有助於孩子的生長發育,隨便她吧!只要她不違反原則上的條例就好了。

    於是,莫小兮回到了房間之後,興奮的拿起了手機,就打給了離微揚。

    紐約,酒店裡。

    離微揚正倚在窗戶旁,看著外面的雪花,漫天漫地的雪花,洋洋洒洒的飄落了下來。

    她聽見手機響,起身去拿過來,見是莫小兮,她不由說道:「你一個孕婦這麼晚了還不睡覺?」

    要知道,在紐約現在是白天,在香城已經是凌晨了。

    莫小兮興奮的道:「微揚,你真厲害,我搞定了。」

    離微揚也笑了,莫小兮能將東方威搞定,也是她所期待的結果,她輕聲道:「有志者事竟成,還有,你的性格樂觀而積極向上,和阿威是天生一對,繼續你的婚後生活吧!」

    莫小兮臉紅了:「什麼啊?我不是說這個……」

    「你要說什麼?」離微揚有心事,也沒有再追問下去,「好了,你睡覺去吧!別讓孩子成了夜貓子,以後生出來后,晚上要玩,我看你怎麼帶?」

    「我馬上就睡了。」莫小兮躺在了被窩裡,「微揚,晚安啊!」

    離微揚並沒有告訴她,現在自己在紐約,她只是看著外面的積雪越來越深,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從酒店外面回來。

    她在酒店的房間被莫小兮吵醒來后,就沒有看見南宮驕的身影,她只記得,她最後是被他狂野無比的送上了最高峰……

    無論心裡有多喜歡他,無論身體有多喜歡他的狂野不羈,可是,她已經下了決定,那麼,將不會再更改。

    就在她這樣隔著玻璃看著外面時,門被推開的聲音響了起來。

    她知道,是他回來了!

    她沒有回頭,依然是倔強的看著外面。

    南宮驕關上了門,看著窗畔那抹清冷的身影,看來,她是鐵了心的要分手。

    他脫去了風衣和手套,走到了她的身邊來,語氣有幾分心疼:「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離微揚知道,她是被他摁在沙發里做的,之後的事,雖然她不記得,但她想得到,他將她抱回了大床,並且給她穿上了棉質睡衣,還有,他為她清理了秘密處,另外,還給她上過了葯……

    她那裡很嬌嫩,他之前沒有撫-愛硬闖進來,傷到了她,她醒來后,卻是不覺得疼。

    她沒有回頭,她知道,他對她好,比想象中還要好。

    她怕一回頭,對上了他的溫柔而霸道的雙眸,她就會捨不得他。

    南宮驕伸手將她的身體要擁進懷中,她卻是快他一步推開了他,當她看著他的頭髮上還有白雪沒有融化時,她剎那間覺得,如果這場雪一直下,如果他們能在雪地里一直走,當積雪染白了頭髮,是不是就能這樣一直到白頭!

    只是,現在白頭到老對她來說,就是一種幻想。

    南宮驕凝視著她,雙眸未見任何波瀾,在她推開他時,他的俊臉一冷:「怎麼?還想要分手?」

    離微揚的抱緊了自己,明明房間里暖氣很足,可是,她還是覺得很冷,特別是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不許自己有任何的其它情緒,然後道:「是!」

    南宮驕逼近了一步,她就後退一步,直到他將她逼得貼在了窗畔不能動彈,她垂眸不看他,他卻是有些輕佻的捏著她的小小下巴:「是我的技術沒有他的好?」

    離微揚的臉上一紅,不理會他說的這話,她想要轉過頭去,他卻是不讓。

    「還是……剛才那次沒有比較好?要再來一次?」南宮驕的俊臉逼近了她的俏臉,邪魅的氣息拂在了她的頰畔。

    離微揚的臉紅得更厲害了,她卻又是避不開他,只是瞪眼道:「能不能不說這個?」

    南宮驕凝視著她:「那就說說,為什麼要分手?」

    「我以我已經說清楚了,怎麼驕爺是有失憶症?」離微揚開始變得清冷。

    南宮驕這時放開了她,「微揚,我們來玩個遊戲,怎麼樣?」

    「我才不跟你玩遊戲。」離微揚要從他身旁走開,可是他高大偉岸的身體擋在面前,她根本是走不開。

    「不敢?」南宮驕薄唇一揚。

    離微揚自然不會承認自己不敢,她惱怒的瞪著他,他又在策劃著什麼,等著她乖乖的跳進去。

    「那就現在開始遊戲。」南宮驕卻是後退了幾步,給她一個安全的區域,他雙手環在胸膛,好整以暇的看著她,「微揚,如果你在我面前用你自己取悅得我高興了,我給你一次機會,如何?」

    離微揚的臉瞬間爆紅,她握緊了拳頭,他什麼都知道,可是,他卻是沒有點明,還這樣的懲罰著她!

    「南宮驕,你太過份了!」她惱怒的喊道。

    南宮驕卻是眯眼,儼然一幅腹黑的殲商的樣子:「玩不玩?」

    「不玩。」離微揚轉身就要往外走去。

    當她經過南宮驕的身邊時,南宮驕一手將她撈進了懷裡來:「不抓住我給你的機會,你就沒有辦法再逃出我的手掌心。」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離微揚雙手撐在他的胸膛。

    南宮驕卻是雙眸犀利的看著她,語聲非常的好聽:「微揚,你做戲還真是做全套啊!讓我誤會赫連墨跟你在一起還不夠,偏偏還製造出他碰了你的假象,你是自己說,還是我說給你聽?」

    離微揚雙眸一慌,他早就知道被別的男人碰是她做出來的假象了,那他還師出有名的對她進行懲罰?

    這個壞男人!這個腹黑到了頂的男人!

    「南宮驕,你混蛋……」她羞紅了臉,忍不住的罵道。

    南宮驕凝視著她:「你不說,那就是我來說了。」

    她只有干瞪他的份,她在做假現場時,已經是羞不敢當了,哪還敢說!所以,她急切的道:「你也不準說!」

    南宮驕的眉毛向上一挑,那明明就是在說,他還就偏偏要說!

    離微揚跺著腳:「南宮驕……」

    南宮驕看著她嬌羞的模樣,道:「微揚,你以為你自己伸出手指在兩個雪峰上抓幾下,我就會信了赫連墨碰過你?你下次做戲就做全套,敢不敢伸出手指也摸一摸你下面……」

    離微揚趕忙伸出手去捂他的嘴,然後臉紅得西紅柿一樣:「你別再說了……」

    南宮驕這時將她拉進懷中,「你自己敢做出來,還怕我說?」

    「我……」離微揚早知道,南宮驕不是一般的男人,他早就看出來,可是卻什麼也沒有說,這個城府極深的男人,他若是要害她,恐怕她早就不知道死過多少回了。

    不過,她還是奇怪,他是怎麼看出來的?難道他在酒店裡裝了攝像頭?也不對啊,她是躲在被窩裡製造的「案發現場」,攝像頭也不可能會捕捉得到啊!

    南宮驕這時才道:「你的手指纖細而小巧,和男人的相比,一眼就能認出來。」

    「你就這麼自信?萬一我隨便找了個女人呢?或者是隨便找了一個手指纖小的男人呢?」離微揚紅著臉跟他鬥嘴。

    南宮驕卻是邪惡的伸出手,隔著她的衣服,捏了捏兩團柔軟才道:「自信是必須有的,而你在我的身下都這麼害羞,又怎麼可能會隨便找個男人呢?你又沒有同性的傾向,幹嘛要找個女人捏你的胸?」

    離微揚拍掉了他的手:「你知道是我製造的假的『案發現場』,還如此的欺負我?」

    「我怎麼欺負你的?」南宮驕說著伸手去解她的襯衫扣子。

    那意思忒明顯了,就是還想再演習一遍她被他欺負的過程。

    離微揚趕忙說道:「放開我,我下午還約了客戶……」

    想想也是,她哪裡斗得過他這隻腹黑狼!

    其實腹黑如他,即使給了機會,她也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除了他會主動放開,可是,他會主動放開嗎?

    南宮驕卻是早料到她會說這句話:「我已經重新約過時間,是明天下午。」

    「我明天下午還有另外的客戶,你怎麼能夠擅作主張的這樣做?」離微揚急了,她的病什麼時候會發,會變得有多醜陋,她根本不知道,而一旦發病,她不會在他的身邊,也不會在公司里出現,她必須在這之前就理順jy公司的供貨關係。

    南宮驕淡淡的哼了一聲:「你急什麼?」

    「我……」離微揚很快找到了說詞,而小臉上也是一片自信的風采,「我既然是採購部的總監,就理應爭分奪妙的將事情處理好,這是我應該做的工作而已。」

    南宮驕凝視著她:「讓我告訴你,你在急什麼?」

    離微揚一怔。

    緊接著,南宮驕說道:「你怕我虧損了,賺不到錢,怕我被東方威蠶食掉。」

    離微揚又一怔,這個男人哪句真哪句假,她一向是分不清楚,她又怎麼會知道,他說的這話,究竟是真話還是假話。

    但是,她也是聰明人,照著他的話往下說:「是啊!身為jy的員工,就應該為jy公司盡一份自己的責任。」

    南宮驕的眼神一冷,她這戲還真演得下去!

    忽然,她看著南宮驕的臉,好像是冰塊被太陽一曬,就熔化得一片一片似的,他的俊臉正在裂開來。

    「驕……」離微揚嚇了一大跳,「你的臉……」

    南宮驕伸手一摸,恨聲道:「該死,剛才出去碰到了方晴,她潑了我東西,我當時什麼感覺也沒有,以為是水就只擦乾淨而已,卻沒有想到因此而毀了容……」

    「什麼?」離微揚馬上著急了起來:「方晴怎麼可以這樣對你?快,現在快去醫院……」

    南宮驕凝視著如此著急的她,倒也是沒有反對,很快,他們到了醫院,而南宮驕進了手術室。

    離微揚在外面坐著,心如刀絞一般,如果不是她利用了方晴的話,方晴也不會報復南宮驕,都是她不好,才會連累了南宮驕。

    就在離微揚自責不已的時候,手術室的門拉開來,她趕忙跑了過去:「驕,你怎麼樣了?」

    醫生說道:「病人的臉毀容程度太嚴重,我們也只能盡最大的能力進行彌補,但還是毀了容,等拆了紗布之後,估計會很難看,你得有思想準備。」

    離微揚的心瞬間跌落至谷底,怎麼會這樣,她趕忙道:「醫生,真的不能修好嗎?我們送來的這麼及時,怎麼還會毀掉?醫生麻煩你再多訂幾個方案,將臉上的疤痕減到最小,好嗎?」

    這時,南宮驕的臉上被纏著層層紗布的抬了出來,他一看到離微揚在向醫生求情,他冷聲道:「微揚,怎麼了?嫌棄我這張醜臉了?我告訴你,你要走現在就走!」

    離微揚的心裡苦澀難忍,她執著他的手道:「我哪有這樣的意思?我只是希望醫生能醫好你而已……」

    「如果醫不好呢?你這一生還會陪在我的身邊嗎?」南宮驕高傲的抽回了自己的手。

    離微揚不假思索的道:「當然,我怎麼可能會嫌棄你的臉呢!無論你變成了什麼模樣,可是你在我的心中,依然是俊美非凡的男人,依然是驕傲的不可一世的男人……」

    南宮驕凝視著她:「說好了這一生不離開,微揚,你可給我記住了。」

    「我記住了。」她溫柔的對上了他的雙眸。

    「很好。」南宮驕吩咐護士推他回房間。

    離微揚也回到了房間去,當醫生和護士走了之後,南宮驕叫她過來他的身邊,他霸道的道:「親我……」

    離微揚一怔,這整個頭都被白色的紗布給遮住了,她要親哪兒啊?

    「當然是親嘴了!」南宮驕然後邪魅的一笑:「莫非,你還想親我其它的地方?」

    其它的地方?離微揚是成年人,自然是懂得這話中的意思,她臉上一紅,覺得這男人吧,現在還有心情開這樣的玩笑。

    她腦海里靈光一閃,然後有些粗暴的將他推倒在了病床,然後她女王范的坐了上去,她俯低身體:「好,我親你,哪兒我都親,先脫掉衣服,怎麼樣?」

    南宮驕的眼眸閃過一絲笑意,可是,離微揚卻是等不及了,她去扯著南宮驕的衣服,瘋了起來的離微揚,一點也不淑女,她將他的鈕扣扯得四處飛散,露出了健美的胸膛之後,再去扯他的褲子,那條皮帶卻是跟她故意做對一樣,她怎麼也解不下來。

    「驕,幫幫手嘛!」離微揚撒著嬌。

    南宮驕一聽她這樣的語氣,魂兒都被他勾了去,於是自己動手按開了皮帶的扣子,離微揚迫不及待的扯下來,然後丟的老遠,再一看某人的某物,正高高的翹起……

    她的心此時像是鼓點一樣重重的敲擊著,而臉也紅得不像話,連南宮驕都不相信,她竟然是主動的低下了頭去,當唇片碰到了火熱的頂端時,她聽到他的粗喘之聲……

    就是這一剎那,離微揚跳下了床,向門外跑去。

    南宮驕坐起身,沖著她的背影道:「微揚,你敢耍我,馬上給我回來!」

    可是,他的衣服被離微揚全部脫掉了,而且給扔了老遠,等他穿上再出來找人時,離微揚已經是跑出醫院了。

    當然,他不急,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離微揚一路跑著,卻是並沒有看到南宮驕追出來,她放心了不少。

    她耍他?看上去,更像是他耍她吧!

    以為她笨么?看不出他是在裝毀了容,可是,對於他如此煞費心機的留她在身邊,她還是很感動,儘管這麼感動,她還是不肯,不肯和他一起面對那醜惡的歲月的來臨。

    離微揚覺得時間還很早,她於是打了電話過去約了供應商,供應商還奇怪了:「早上有人打電話取消了預約,而現在離小姐你還來?真是少見你這麼盡職盡責的員工呢!」

    她舒展開來眉心,有一個將她放在心上的男人如此用盡一切手段的疼愛她,她這點工作上的成績又算得了什麼呢?

    只是,別人不懂,也不需要懂罷了。

    只要,他一個人懂,就足夠了。

    離微揚正準備招手計程車時,卻見到了一輛車子停在自己的面前,車窗滑下來,男人俊美無儔的臉呈現在她的眼前。

    「上來!」他說道。

    「不用了,我還有事。」離微揚將公事放在了第一位。

    南宮驕打開了車門,離微揚馬上就跑,要知道,她剛才整了他,以他的性格,她今天恐怕是誰也見不得了。

    所以,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只是,她的一切行動包括行蹤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就這樣大步追在了後面,她邁開步子的向前跑,南宮驕大步的追。

    終於,她氣喘吁吁的抱著一根柱子停下來的時候,南宮驕在一旁如天神一樣的凝視著她:「寶貝,這樣的體力,也敢挑戰我?」

    這話,一語雙關,離微揚何嘗是聽不出來。

    她瞪著他:「讓我休息一下再說。」

    可是,下一刻,男人的長臂一伸,就將她擁進了懷中,然後肆無忌憚的抱著走向了跟著他們一路走的車裡。

    離微揚看著他的俊臉,她就知道,這個男人也編個故事來整她,害她一開始還認為是真的了,看來這演戲,還是他最在行啊。

    她算什麼啊?全部被他給看穿了。

    離微揚被南宮驕給抱上了車,她趕忙道:「那麻煩去一下科瀚公司。」

    這公司,就是她今天下午重新約過的公司,只是,南宮驕能給她去嗎?

    果然,南宮驕道:「我們之間的帳還沒有算完,你哪兒也去不了!」

    離微揚挑眉:「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我們扯平了,還有什麼帳要算的。」

    南宮驕哼了一聲:「我可是沒有拿任何女人來刺激你吧!」

    「我和赫連墨也沒有什麼親昵行為。」離微揚馬上反駁他。

    南宮驕伸手點了點了她的腦袋:「你有這樣的想法,就是不對。」

    離微揚當仁不讓的開口:「那也得有人推波助瀾才行!」

    這個人,她並沒有說是誰,南宮驕自然明白,但是,他也沒有點明,卻是伸手將她攬入了懷中:「微揚……」

    離微揚沒有說話,靠在他的胸膛上,她忽然覺得,是那麼的令人眷戀。

    「我不會讓你變成她那樣的。」他真誠的說道。

    離微揚瞬間就霧濕了眼睛,為什麼?他總是就輕易的看穿了她的動機?為什麼?他對她有著這麼多令她感動的情懷?為什麼?他來到了紐約,就是為了解決這件事情嗎?

    她怕,她怕有一天,變成了闕胭的模樣,她怎麼能再出現在他的面前呢?所以,她只想提前一點點離開。

    「驕,可是你是知道的,如果有解藥的話,她就不會變成現在的模樣了。」離微揚理智的說。

    南宮驕擁著她:「她是她,你是你,只要有我在,你就不會變成那個模樣。怎麼?你不相信我?」

    離微揚抬頭望他,她怎麼能不相信他?她只是……「我只是太感動了,驕,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那就什麼也別說,以身相許就行了。」南宮驕將她擁緊。

    離微揚凝眸:「那麼多次了,你不會厭么?」

    南宮驕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上下的瞄了瞄,「厭……」

    她的心瞬間跌落下去,「都說男人是下半-身動物,果真沒錯!」

    「可是你老公不是!」南宮驕捉弄完了她之後,才道:「我討厭怎麼也要不夠你。」

    「討厭……」離微揚伸手拍他的雙肩。

    可是,接下來的話,就被他吻進了嘴裡去……

    ……………………

    紐約,南宮家。

    晚飯時間,南宮昊看著碗里的飯,他並不吃飯。

    南宮馥一看他這樣,不由擔心的道:「昊昊,為什麼不吃飯?是不是不合胃口?」

    南宮昊一幅無精打彩的樣子,爹地說了今天會來接他回香城,可是,他現在都沒有看到爹地的影子。

    池承在一旁熱情的為他夾菜:「昊昊,這是阿姨做的菜,你小時候最愛吃的了,來嘗一嘗……」

    「阿姨,我頭暈暈的,我什麼也不想吃。」南宮昊反而是放下了筷子。

    南宮馥一聽,馬上伸手去摸南宮昊的額頭:「還好,沒有發燒……」

    池承已經是起身:「伯母,我們還是帶昊昊去醫院看看吧!」

    於是,南宮馥和池承帶著南宮昊去了醫院,醫生檢查時,南宮馥給南宮驕打了電話:「驕兒,昊昊說他有些不舒服,我現在帶她來醫院了。」

    「在哪家醫院?」南宮驕馬上問道。

    南宮馥說了之後,南宮驕道:「我一會兒就過來。」

    離微揚依偎在他的懷裡,聽說是南宮昊病了,她馬上就著急了:「昊昊怎麼樣了?是什麼病?嚴重不嚴重?」

    「我們現在過去,應該沒什麼事,就是小孩子常見的感冒而已。」南宮驕安慰著她。

    離微揚和南宮驕火速來到了醫院,池承抱著南宮昊,南宮昊沒有一點精神的靠在池承的懷裡。

    「昊昊……」離微揚跑了上去。

    南宮昊一看是她來,開心的撲進了她的懷裡來:「媽咪……」

    然後,他有些心虛的看著一旁的南宮驕,小聲道:「爹地……」

    南宮馥從醫生辦公室出來,臉色慌張不已:「驕,怎麼辦?醫生說昊昊檢查不出問題,我擔心他會不會是……」

    「昊昊,你裝病!」南宮驕的語聲嚴厲了起來。

    果然是父子,南宮驕一眼洞穿了南宮昊的小心思,南宮馥一聽,差點哭了起來:「我的小祖宗啊,你怎麼要裝病,你這不是要嚇死奶奶嗎?」

    離微揚抱著南宮昊,心疼的道:「昊昊,你是真的不舒服?還是……」

    南宮驕馬上打斷了離微揚的話:「你別護著他,南宮昊,老實交待,為什麼要裝病?爹地平時是怎麼教你的?」

    南宮昊這時眨著大眼睛道:「爹地,我想媽咪,昨天晚上奶奶好凶,我好怕再也見不到媽咪……於是我想,我生病了,奶奶一定會讓媽咪來看我的……」

    孩子的話,還是奶聲奶氣的童音,可是卻是一石激起千層浪,砸在了每一個人的心裡,特別是南宮馥和離微揚的心裡,離微揚心疼不已的吻著南宮昊的頭髮。

    今天八千字繼續加更,感謝月票和紅包,祝親親們14年天天開心幸福安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