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64章 甜蜜的折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64章 甜蜜的折磨字體大小: A+
     

    山頂別墅。

    東方威從外面回來之後,直接回到了家裡,他一回來,就被一個柔軟的身軀抱住了。

    「威少爺……」簡思撲進了他的懷裡,「你總算是回來了!我好怕……」

    東方威凝視著她,拍了拍她的後背:「不用怕,我說過,不會讓你有事的,你看,現在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

    簡思抬頭望他,見他的眉宇之間隱約有著怒意,也有恨意,更有痛意,她趕忙道:「你累了吧,坐下來,我倒杯水給你,好嗎?」

    「好。」東方威確實是累了,惱了也惱了,恨也恨了,痛也痛了。

    無論怎麼樣,闕胭是他的親身母親,如今她身陷獄中,本身她就罪孽深重,這是她應得的結果。可是,她畢竟是他的親身母親!

    當南宮驕向他借簡思時,他自然是猜得出來,南宮驕是為了保護離微揚,他毫不猶豫的將簡思推了出來,所以,在街上擁擠的時候,離微揚被人圍在中間掉包手上的麵粉時,他害怕離微揚有閃失。

    但是,當離微揚被人帶走的時候,他準備馬上去追,卻是收到了南宮驕的電話,告知他離微揚安全,只需要放簡思出去就行。

    因為,簡思長得和離微揚很像,幾乎可以以假亂真,當然,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兩人的氣質完全不同,但陌生人則是不能。

    於是,簡思就出現在警察局裡,而離微揚則是被南宮驕藏在了竹林山莊。

    可是,東方威絕對是想不到南宮驕已經完全掌握了闕胭的犯罪證據,並且將她引至警察局自動上門。

    他對此心煩意亂,但卻又無可奈何。

    簡思端來了水,遞到了他的手上:「威少爺,請喝水。」

    東方威接過來:「你回去休息吧!」

    他說完喝了一口水,然後閉上了眼睛。

    簡思知道他心煩,於是,她靜靜的離開,「是!威少爺,你保重身體!」

    當她走到了門口時,東方威睜開了眼睛:「明天我會讓阿柴送一張支票過去給你。」

    「我不要你的錢!」簡思馬上跑了回來,來到了他的身邊,臉漲得通紅,「威少爺,求你,不要給我錢,我現在不需要了……我只想留在你的身邊……」

    東方威擺了擺手,對於少女情懷,他根本是無心去看,「你先走吧!」

    簡思本想留下來,可是,他卻是不耐煩的揮手,而且在看向她的眼神也凌厲無比,她只好退了出去。

    東方威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來,他讓阿柴開車來到了警察局。

    闕胭一看到他來,欣喜不已:「阿威,救我出去!」

    東方威卻是冷聲道:「告訴我,那一次的醫療事故是怎麼回事?」

    她居然是詐死?而且還自己成立了藥廠,專門研製一些希奇古怪的葯。

    闕胭馬上道:「那本身就是莫凌風的手術失誤,我才會變成今天這個模樣的啊……」

    「你說謊!」東方威厲聲斥責她,「你做過虧心事,你害怕承擔法律責任,所以你詐死,如果這個人證指證了你,你就完了,我說的對嗎?」

    闕胭面對親生兒子,也不怕承認自己的那點小心思,她指了指她的臉:「你也看到了,這有多醜,我找不到解藥來醫,阿威,我寧願詐死算了,對於一個曾經傾城傾國的大美人來說,有什麼比毀了容更難過的……」

    「那你就在獄中好好的反省吧!」東方威馬上抬步就走。

    闕胭沒料到他就是問問這個,她著急的道:「阿威,你有一點出息好不好?你為什麼不幫我?你看看南宮馥,她什麼都比不過我,但人家有一個有本事的兒子,我的兒子呢?我的兒子也有本事,可是就是不出手,你出手啊,兒子,媽不想被南宮馥比下去……」

    「不可理喻!」東方威頭也沒有回的送她四個字。

    東方威從警察局出來后,阿柴小聲問道:「威少,去哪裡?」

    「去醫院吧!」他點燃了一支煙。

    阿柴馬上將車開到了莫小兮的醫院。

    醫院裡,莫小兮正在上班,這幾天哥哥的公司也恢復了正常,而東方威也沒有再找她的麻煩,她也就安靜的上班,乖乖的養胎。

    畢竟說不要孩子只是一時氣話,她哪裡捨得不要腹中的親骨肉!

    當她看完了一個病人,還沒有叫下一個號時,卻是有人推門走了進來。

    「稍等我一下,我喝口水……」莫小兮的話還沒有說完之時,她就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身影,而到了嘴邊的水也一不小心漏了出來,滴在了白大褂上。

    她剛剛還在慶幸自己,惡魔沒有再召喚她,可是,他就來了……

    而且,他來的時候,還鎖上了房間的門。

    她緊張的放下了水杯,想起他對哥哥的公司所做的一切,她不敢再冒犯他,於是,在咬了咬唇之後,終是迎上了他的目光。

    「威少爺,你怎麼來這兒了?你只要叫我一聲,我隨傳隨到的!」她盡量洒脫一些,不就是跟他做一場嗎?反正之前做過了!

    東方威凝視著她,卻是答非所問:「孩子還好嗎?」

    莫小兮一怔,沒想到他首先問的是孩子,「孩子很好。」

    東方威和她隔著一張辦公桌,他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莫小兮只當他來就是為了羞辱她的,她擔心有患者一會兒要急著進來,於是主動的繞過辦公桌,走到了他的面前來:「晚上我去山頂別墅,好嗎?」

    她希望現在不要為難她,畢竟她是喜歡這一份工作的。

    東方威這次來,本來就不會為難她,畢竟是他的母親有錯在先,他當時不了解情況,才會這樣認為。

    他只是單純的來看看她,看看孩子而已。

    但是,莫小兮的假意服軟的態度,倒是讓他想繼續這場遊戲。

    所以,他答應了她:「好。」

    莫小兮自然是不知道這個男人在想什麼,她還為他今天的態度轉變而奇怪呢!

    她一向不會去猜測人的心思,見東方威答應了她,馬上轉身就走。

    就在這時,東方威一下拉住了她的手腕,她一怔,他要反悔嗎?

    「你沒穿褲子?」東方威的眉毛一凝。

    莫小兮馬上防備極強的道:「我穿的是裙子!」

    「有你這麼短的裙子嗎?」東方威提高了音調,一手撩高了她的白大褂,只見裡面的紅色超短裙,到了大腿根部的位置了。

    莫小兮護著自己:「我很快肚子就大了,再也不能穿這麼漂亮的裙子了……」

    東方威又好氣又好笑,所謂美麗凍人,就是莫小兮這種人了,這大冬天的,她穿著超短裙,就是為了漂亮。

    「孕婦也有好看的裙子,有大肚裝啊!」他瞪著她。

    莫小兮也瞪回去:「你那是什麼品味?哪有大肚婆穿超短裙的?那是大肚婆裙好不好?」

    東方威看著她站在他的面前,小腹依然是扁平的,而兩條美麗的長腿筆直的站立,紅色的短裙張揚而性-感,帶著她的魅惑力,正在向他展示著。

    「你知不知道你這短裙都能看到你的小褲衩了?」東方威不滿的斥責道。

    莫小兮不服輸的頂回去:「你這樣扯著我的裙子看,當然是看得到!你以為這世界上的男人,除了你還有誰會這麼看?」

    東方威眯了眯眼,正欲教訓她時,外面有了敲門聲:「莫醫生……」

    「我有病患了……」莫小兮馬上道。

    東方威這時站起身放開了她:「看我晚上怎麼收拾你!」

    莫小兮馬上回了自己的位置,然後道:「進來!」

    進來的是一個大約五十歲左右的女人,一進來就嚷嚷著:「明明是到我了,這小夥子怎麼插隊了?害我還在外邊等著呢?」

    東方威正欲對著這老婦人發火,而莫小兮趕忙用口型叫他不要!

    他於是朝門外走去,這個老女人繼續嚷嚷著:「莫醫生你怎麼搞的,為什麼不叫我的號?」

    「你再給我嚷一句試試!」東方威忽然撤回了身體,衝到了老婦人的面前,朝她吼道。

    不止是這個老女人嚇壞了,就連莫小兮也嚇了一跳,老婦人嚎啕大哭:「我怎麼會這樣啊?老公不要我了,來醫院看病還被嫌棄啊……」

    「閉嘴!」

    兩道聲音同時發出!

    一個來自於東方威,一個來自於莫小兮。

    莫小兮馬上從醫生位上衝到了老婦人身邊,沖東方威吼道:「我是叫你閉嘴!你快走吧!我還要上班!人家多可憐,你還吼人家。」

    東方威見不得別人欺負她,他幫她,她居然敢吼他!

    莫小兮在這一刻里,早忘記了東方威的威脅,她見不得他凶一個老人家。

    東方威下不了台,只好丟下一句狠話離開了:「晚上看我如何收拾你!」

    到了晚上再應付他!莫小兮是這樣想的。

    於是,她先是拿紙巾安慰老婦人,然後再看病開藥……

    ……………………

    竹林山莊。

    離微揚一手扶著一根翠綠的竹子,另一隻手翩翩起舞,當聽到了南宮驕叫她脫衣服做人體模特時,她狡黠的雙眸一轉動,道:「大畫家,先畫幾張穿著衣服的來看看!」

    南宮驕覺得她此刻的模樣,真的是嬌媚動人,又非常有靈氣,確實是畫筆下最好的模特,可是,他的身體受著折磨啊!她難道會不知道他有多想她嗎?

    離微揚看著他隱忍的表情,繼續道:「大畫家,你不是在吹牛皮吧!你是不是不會作畫啊?」

    「小東西,我讓你先得瑟著!」南宮驕轉身,回屋裡去取畫板和畫筆。

    離微揚看著他偉岸的背影走進屋裡,她不由笑得眉眼彎彎。

    由於房屋離竹林很近,南宮驕很快就取回,架在了土地上,隨地一坐,就描繪起倚竹而立的離微揚來。

    他在畫畫的時候,很是專註。

    這不得不讓離微揚去猜想,他學生時代,可能是想成為了一個畫家吧!只是生於他那樣的家庭,註定了將來只能做的事業,所以,其它的成就全部都變成了愛好,而他在工作之餘,唯有在這間幽靜的竹林里描繪屬於他的世界,算是為工作減壓,也算是陶冶心性。

    只是,不知道有誰那麼有幸,成為第一個看到他畫畫的女人?

    「你!」他低沉而磁性的好聽聲音傳了過來。

    她?離微揚挑了挑眉,他知道她在想什麼嗎?他不是在專註畫畫嗎?

    南宮驕雖然在作畫,但卻是將她的小心思盡收於眼底,他道:「你是第一個看到我作畫的女人!」

    「你說謊!」離微揚馬上跺腳道:「我們剛結婚那會兒,你在竹林山莊的時候,池承也在!她還撥通了我的電話,讓我聽著你們倆在這裡享受人間仙境!」

    說起了這個,她馬上就不做模特兒了。

    南宮驕也正好不想畫,他上前幾步,看著氣鼓鼓的她,惹了女人可真是沒有好下場,這麼久了還記得!

    「我知道她的小動作,當時我就趕她回美國了。」他低聲笑了。

    離微揚還是覺得不爽,「至少你這裡有過其她的女人踏足過!」

    南宮驕正色道:「只有那一次,從此之後不會再有。」

    「我是不是很小氣?」離微揚看著他。

    「是!」他更正色。

    離微揚有點緊張:「那你會不會不喜歡?」

    男人都不喜歡自己的妻子太過於小氣,要大方得體嘛,連婚姻專家都這樣說,而她,好像是變得越來越小氣了,越來越在乎,就越來越想獨佔,無論是他的榮耀,還是他的生活。

    有些愛,愛得太多,則是會成為牢籠。

    有些愛,愛得太少,則是會顯得不夠。

    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則是剛剛好。

    可是,怎麼樣,才是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呢?

    南宮驕凝視著她,好一陣才先是吻上了她的唇,如風拂竹葉般輕柔,又似陽光照著髮絲般的溫暖,還如春雨滋潤著心田般的怡人,讓她真真切切的感受著他的情。

    離微揚喜歡睜著眼睛親吻,這樣就可以將他的樣子全部記入心中,如果閉著,她怎麼能看到他的樣子呢!

    「我喜歡你的本色!」他的心底迸發出最真摯的聲音。

    無論她小不小氣,無論她大不大氣,無論愛得有多炙熱,她就是她,無可替代。

    離微揚輕輕的一笑,在愛情之中的人,在愛到了深處的人,總是會希望自己努力做到對方最喜歡的樣子。

    「驕,那你可要有心理準備,要一輩子都喜歡我的小氣!」她非常認真的說道,「等到我們變成老頭子老太婆的時候,你如果敢嫌棄我,我可是會生氣的。」

    南宮驕低聲笑了:「你一定會是一個啰嗦的老婆子!」

    「好啊,現在就開始嫌棄我了!」離微揚推開了他,「你老了敢嫌棄我,我就離家出走!」

    就算是走,也會走在你看得見的地方。

    南宮驕長臂一伸,她就無處可逃,「你哪兒也不能去,只能乖乖的呆在我的懷裡。」

    「來,我們畫畫兒……」離微揚伸出手,「大畫家……」

    南宮驕凝視著她:「晚一些時候再畫……」

    說罷,他將她抱起來,就往小屋裡而去。

    離微揚依偎在他的懷時,從他的一側看過去,畫架上的綠衣女子有些嬌,有些媚,有些柔美,也有英姿勃發,連她自己都不曾知道,她在他的筆下是這般模樣……

    「呀……」她還沒從畫中回過神來,就被放在了他的竹床里,而高大的身軀也壓了下來。

    南宮驕迅速的扯去了她的衣服,然後是自己的,他吻她的唇:「昨晚在哪兒睡的?」

    離微揚抱住他的頭,昨晚好想他,知道他在忙,害怕他處於危險之中,這份思念,這份擔心,化作了此刻的纏綿繾綣。

    可是,她卻是不遂他的願:「不是在這裡……」

    他明明聞到竹床里有她的芬芳,敢不承認,他的手滑向她的腿兒間:「有沒有想我?」

    「不想。」因為他一個人獨自面對危險。

    他的手一滑入,就摸到了豐澤水潤之源,彷彿是一池瓊露,芬芳撲鼻。

    這還不是想念是什麼?敢不承認?他有的是方法。

    「為什麼濕了?」他啞聲問她。

    離微揚的臉「唰」的紅了,她哪會不想念他?

    「因為下雨了!」她伶牙俐齒。

    南宮驕的手指輕撫揉摁,可只是淺嘗即止,並不深入,而火苗已經在兩人的身上熊熊燃燒,她的回答,他自然是不滿意。

    不說,就不給!

    那酥酥麻麻的感覺,令人感覺傾刻之間三魂六魄都像是出了竅,整個人都輕盈了起來。

    「寶貝,想不想老公?」他的氣息就在她的頸邊。

    而那手指,邪肆的撥弄著最為脆弱的地方,那裡,早已經為他準備好的瓊漿玉露。

    離微揚一聲:「老公……」

    他再也不想繼續這甜蜜的折磨,無論於她,還是他,都是最甜蜜的折磨。

    她想他,很想很想。

    像是有默契一樣,當他下沉身體時,她卻是向上一揚……

    兩人同時迎向了對方。

    她抱緊了他的頸,他不要她置於危險之中,她亦一樣。

    她想看到平安的他!

    那蕩漾著的一絲絲無與倫比的快樂,他深深的進去,每一次都是那麼的堅定,那麼的用力,她迎接著他,她想他!

    今天更一萬五千字畢,藍要照顧孩子,謝謝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