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58章 女人征服男人的最大武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58章 女人征服男人的最大武器字體大小: A+
     

    東方威並不動搖他的決定,他還嗤笑了一聲:「莫小兮,就算是跪著求情,我也不準。」

    莫小兮含淚看著這個惡魔一樣的男人,她哽咽著道:「明天是我哥來醫院看我的日子,如果他看不到我,他會著急,我求你了,無論我做錯了什麼,你給我出去一次,好不好?」

    東方威一怔,自從母親那次在醫院「過世」之後,莫小兮的哥哥莫凌風同時失蹤,而莫凌風會來找莫小兮,這其中隱藏著什麼樣的事情?

    「起來吧!」東方威改變了主意。

    莫小兮仰望著他:「你是答應我了么?」

    東方威自然是答應了她,只是這個女總是惹他生氣,要教訓一下才行:「求人不是你這樣求的!」

    「那是怎麼樣……」莫小兮還沒有說完話,終於明白這個男人給她的難堪才剛剛開始。

    她伸出手,顫抖著去拉開他的睡袍帶子,而他裡面,則是什麼也沒有穿,她看著他的那個時,可能是因為生氣並沒有漲多大。

    可是,當她的小手圈上了時,卻是忽然在她的掌心一跳,忽然變硬變大,她嚇了一跳,卻還是將嫣紅的小嘴湊了過去……

    儘管她這麼生澀,東方威還是感覺到了一種完全不同的快樂……

    可是,看著她正屈辱的滴著眼淚時,甚至是滴到了她包不住的大物上,他一把扯起了她,讓她站起身:「明天若敢跑掉,我再抓住你時,就完成我們今天沒有完成的這件事情。」

    不得不說,當他看著她這樣委屈無比的侍候著他時,他竟然煩躁不已,男女情事上,他向來都是脅迫她的,可是當她為達某種目的,而有求於他時,應該表現得好一點吧!

    莫小兮見他是答應了,馬上向房間外面走去,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馬上趴在了洗手池邊上吐,加上懷孕初期胃口不好,她吃不下飯,心情又壞,她更是瘦了一圈,此時也沒有多少力氣的倚在了洗手池邊。

    她討厭東方威的味道,他總是逼她做不願意做的事情,就像今晚,他逼她主動去做,去這樣取悅他……

    可是,一想到明天能見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的哥哥——莫凌風,她就覺得開心了起來。

    以至於一晚都沒有睡好,第二天一早就在阿星的監視下來到了醫院裡。

    她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坐在那裡,就什麼也不做,只是等著莫凌風。

    「阿星,能不能在我和我哥見面的時候,你離開這間房間?」莫小兮不希望被別人打擾。

    阿星吃過一次虧了,自然是不肯:「莫小姐,對不起,這是我的職責所在。」

    莫小兮於是也不說話了,她終於是等到了莫凌風推門而入,莫凌風一臉陽光的笑容,馬上就溫暖了莫小兮的心房。

    「小莫醫生,早上好!」莫凌風都是這樣叫她的。

    莫小兮強忍著心中的悲傷,她也開起了玩笑:「大莫醫生,你怎麼才來?」

    於是,一個親情無限的擁抱,就這樣的將兩兄妹擁抱在了一起,莫小兮靠在哥哥的胸膛里,這一刻里,才覺得是世界上最溫暖的地方。

    而在另一邊的手上屏幕上,看著莫小兮毫無顧忌的靠在了另一個男人的懷抱里,儘管那是她的兄長,可是,某人的眼神也變得不爽了起來。

    東方威自然是不會讓莫小兮逃出他的手掌心,他在阿星的身上裝了微型監控器,剛好就看到了這一幅兄妹情深的畫面。

    不過,莫小兮沒有騙她,倒是真的。

    莫凌風這時望向了旁邊站著一動不動的女人,「小莫醫生,這是誰?」

    莫小兮只好道:「是我一個病患,她剛好在看病……」

    她不想哥哥為她擔心,只好撒了一個謊。

    莫凌風微微一笑,如春風沐浴過了阿星的身體,連這個鐵血小姑娘也忍不住的嘆道,莫醫生好帥又好氣質啊。

    他放開了莫小兮,然後走到了阿星的身邊,「坐吧,小莫醫生是我教出來的,我給你看看……」

    「不用……」阿星還沒有說完就軟軟的順著牆壁滑了下去,而她身上的監控設備也只要照在了地板上。

    東方威一怔,看來莫凌風是個深藏不露的狠角色,這年頭,越是笑得燦爛的陽光男人,越是能致命的毒蠍子啊!

    「哥哥……」莫小兮見莫凌風才一伸手就將阿星給制服了,她興奮的跑過去,「哥,你怎麼弄的,教教我么?」

    莫凌風再伸手,將阿星肩上隱藏的監控器拔下來,東方威徹底的怒了。

    好你個莫小兮,他信任她,她卻還是再次算計了他!

    莫小兮一驚,她也明白這是東方威在監視著她,她煞白了一張小臉,在莫凌風的注視下,她咬了咬唇:「哥……」

    「孩子是誰的?」莫凌風這才奔入主題。

    莫小兮吃驚的望著他,她可是什麼也沒有說,除了東方威之外幾乎沒有人知道她有懷孩子。

    莫凌風在擁抱她的第一刻,已經摸到了她的手脈,再看到了一個女人站在一旁監視著她,他就先解決了阿星,才和莫小兮說真話,「我三個月前見你的時候,你還沒有,是不是她家主子?」

    「哥……」莫小兮馬上哭了起來,她有好多的委屈要告訴哥哥,可是,她一直隱瞞著沒有說,此刻被兄長逼問,她全都倒了出來。

    莫凌風一聽,咬牙道:「是東方威?他有種!敢欺負我妹妹了……」

    「哥哥,你現在在哪兒?」莫小兮看著他,「你不要和他斗,他是個惡魔,他會毀了我們的……」

    「傻丫頭!」莫凌風擁她入懷,「你該早點告訴哥哥,哥哥是不會允許任何人欺負你的。」

    莫小兮只是淚中帶笑,她的哥哥回來了,她再也不會受欺負了!

    可是,她還是擔心哥哥會受到惡魔的威脅,於是眨了眨眼睛:「哥哥……」

    「我帶你走。」莫凌風伸手給她,握住了她的小手,像小時候一樣。

    莫小兮歡喜不已,任兄長握住,她好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莫凌風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派些人手過來。」

    莫小兮全然信任於他,可是他們走出了門口時,卻是被阿星帶的人堵住了:「莫小姐,請跟我們回去。」

    莫凌風將莫小兮護住:「看你們誰敢上來?」

    阿星的人自然是上來搶人,而莫凌風這邊的人也已經到了,將兩兄妹保護在中間,其中領頭的阿虎對著莫凌風道:「莫總,請走。」

    莫小兮一聽可是樂壞了,她哥哥也是總裁呢!真是開心!

    莫凌風護著莫小兮:「這裡交給你們了。」

    說罷,他帶著莫小兮離開了醫院,他走到了停車場時,東方威已經已經是在此等候。

    「惡魔……」莫小兮害怕的一顫抖。

    莫凌風卻是依然握著莫小兮的手:「不用怕,有哥哥在。」

    東方威看著兩隻握在一起的手,他的心瞬間就降到了冰點,他沒好語氣的吼道:「莫小兮,給我過來!」

    莫凌風卻是將莫小兮護在了身後,他凝視著東方威:「你欠了小兮的,我會一一討回來。」

    東方威生氣不已,除了南宮驕一向喜歡踩住他的尾巴之外,沒有哪一個會這樣對他,而現在出來一個莫凌風,也是這樣的對他!

    就這樣,東方威眼睜睜的看著莫小兮被莫凌風的人帶走,莫小兮靠在了哥哥的肩膀上,從來沒有這麼爽快過!

    東方威吩咐身邊的阿柴:「給我查莫凌風的資料,我馬上就要!」

    阿柴趕忙去查莫凌風,東方威的眉頭深深的蹙了起來,該死的女人,她懷著的是他東方威的孩子,又不是莫凌風的,她怎麼跟別人走了。

    ……………………

    jy公司。

    又一天結束了,離微揚回到公司來也有幾天了,而南宮驕天天和她呆在一起,出去應酬時秘書自然是跟著,回家又是一起,她知道,他是真的想疼她。

    她又看了看他的辦公室,於是在下班鐘聲響起前敲門走了進去。

    南宮驕正在聽電話,見她進來,於是伸手叫她來到他的身邊。

    他在用英文講電話,離微揚聽著是公事,於是站到了一旁不打擾他。

    他見她竟然不過來,於是起來,一邊講著略帶美式幽默的語言,一邊伸手將她揉進了懷裡來。

    離微揚欲掙扎,他卻是在她的紅唇上一按,示意她安靜。

    她凝望著他,似乎這次回來之後,他即使是在辦公室里,也要抓著她不放手。

    最後,他開著玩笑講完了電話,然後將手機放到了桌上,「晚上我們出去吃飯,據說有一家的新開的餐館不錯。」

    離微揚卻是正色道:「驕,你是不是應該去看看老夫人?」

    在她看來,可能是上次南宮驕回來后吵架了,可是母子沒有隔夜仇,何況還是曾經相依為命的母子。

    南宮驕眯了眯眼,凝視著她:「有這樣趕老公走的嗎?」

    離微揚臉上一紅,依然認真的道:「去看看老夫人吧,她身體不好,又只有你一個兒子,不要傷了老人家的心。」

    南宮驕卻是坐回了他的辦公椅里,「我還有公事沒有處理完,你先回家去休息。」

    明顯的逐客令,讓離微揚一怔,她不依的道:「驕……」

    南宮驕卻是坐了下來,並且點開了文件,離微揚走到了他的身後,柔柔的叫了一聲:「驕……」

    南宮驕依然是不為所動,他可以想見他生命中以後最重要的兩個女人的和諧場面是怎麼樣的了,只是目前,這老太太和他冷戰呢!

    離微揚從來沒有處理過婆媳矛盾的事情,可是,她是從心底里擔心著南宮馥的身體,畢竟做父母的,對子女來說,都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了。

    她知道,像南宮驕這樣高傲的男人,即使做為母親的兒子,也受不得半點氣,她輕輕的在他的後腦勺吹了一口氣:「去看看嘛!」

    南宮驕依然是不肯起身,離微揚的貝齒在他的脖子上咬了咬,像是螞蟻在咬他一樣,可是那香氣卻是撲鼻,讓他心猿意馬了起來,他一把將她抓到了他的腿上坐著:「寶貝兒,我媽若哪天能明白她有你這樣的兒媳婦,才是最大的福氣!」

    這讚美的話,讓離微揚彎唇笑了起來,她低聲道:「我只要她老人家身體健康,明不明白都沒有關係。」

    南宮驕低頭吻上了她的唇,天底下沒有哪一個男人不希望自己的老婆是真心實意的愛自己的母親的!

    他的吻,是越來越溫柔,越來越令人沉醉。

    當然,也令離微揚越來越喜歡。

    綿長而纏綿的吻結束了之後,她凝視著他的俊臉:「現在就去,好嗎?」

    南宮驕卻是趁機剝削著她:「給這點賄賂,就想我去?」

    離微揚也是趁機討價還價:「晚上回到家來……給你獎勵……」

    南宮驕看著她在說這話時,嬌柔呢噥的好不嫵媚,特別是體現在了離微揚的身上時。

    她甚少撒嬌,而此刻在撒起了嬌來,卻是那麼的明媚動人分外迷人。

    「現在先付一點利息。」南宮驕說罷站起了身。

    離微揚一手攀上了他的脖了,然後在他的頰邊主動印下一吻:「快去吧!」

    就這樣,南宮驕來到了醫院。

    南宮馥在醫院的復情部,其實南宮驕哪能做到坐視不理,他每天都有問醫生的進展,時刻關注著的,不去看只是暫時不想母親叫他和離微揚分手罷了。

    所以,拉裾還在繼續,他可是不會率先低頭的那個人。

    南宮馥一看到了他來,本來正在吃蘋果,結果是將蘋果也丟到了一旁去,臭小子,還知道來醫院?

    「伯母,您沒事吧……」池承一直在陪伴著南宮馥,她趕忙問道,然後看到了門口那道偉岸的身影時,回頭叫道:「驕,來了,伯母正想念你呢……」

    「誰想念他了?」南宮馥馬上拆台。

    池承有些尷尬,而南宮驕卻是早料以有此一舉一樣,他走到了母親的病床前:「醫生說您明天可以出院了,我今天來看看。」

    「我不出,我就賴在這裡。」南宮馥像孩子似的和南宮驕賭著氣。

    南宮驕可是不吃她這一套,「也好,多住些時候也好,說不定不用等那個負心人回來,你的身體就好了。」

    南宮馥一個枕頭丟了過去:「臭小子,你敢揭老娘的傷疤,你給我走,我不想見你!」

    「那好,我走了。」南宮驕就這樣的走了出去。

    南宮馥在他走到了門口時,終是忍不住的喊道:「南宮驕,你給我回來!」

    南宮驕倚在了門口:「母親大人,說!」

    「我最後一次宣布,跟離微揚分手!」南宮馥臉色沉了下來。

    南宮驕揚了揚唇,「媽,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我希望你不要干擾我的生活。現在,你好好的休息吧!我走了。」

    南宮馥生氣……

    池承在南宮驕離開后,趕忙上前安慰著南宮馥:「伯母,別生氣了,或者驕是和離小姐真心相愛……」

    「你也幫他們說話?」南宮馥無奈的嘆了一聲,「快想想我有什麼讓他們分開……」

    池承重新削了一個蘋果遞上去,「您身體好了,是回美國居住?還是在香城住呢?」

    南宮馥搖頭,「我沒有想過。」

    池承卻是有意無意的引導道:「如果住在這裡,驕可能是會讓您回竹林山莊住……」

    「我偏不!我就要和他們在海景別墅處住下……」南宮馥偏不服氣,然後她點頭,「對,就是住在那兒……」

    南宮馥還重複道:「小承,我們明天一早就回去海景別墅住……」

    ……………………

    清晨,天色還沒有大亮。

    冬天就這樣的來了,寒冷的風在不斷的吹,而霧氣似乎也濃得散不開來。

    離微揚很怕冷,她將整個身體都蜷縮在了南宮驕的懷裡,像是一個小小的蝦米,縮在了大蝦的懷抱里。

    而大蝦,卻是以極其霸道的姿勢,將這隻小蝦全部的擁在了懷中。

    他的頭在枕上,而她的頭卻是他的臂彎里,黑色的髮絲像是最上等的綢緞,柔柔的鋪陳在了他的俊臉旁。

    他的面上,沉靜而祥和。

    她的俏臉,美麗而嫣紅。

    在清晨的時光里,這是一幅多麼美麗的畫卷。

    他和她,相擁在一起,一種百年修得共枕眠的感覺,就這樣的跳躍於眼前了。

    只是,有人打破了人家的百年修為。

    當南宮馥拿著鑰匙打開了南宮驕的卧室門后,南宮驕第一時間醒來,他望向了門口的來人:「媽,這是我的卧室!」

    南宮馥卻是霸道的說道:「從你生出來的那一刻,媽就看光你了。」

    南宮驕:「……」

    而跟在南宮馥身後的齊鈴趕忙道:「先生,對不起,是老夫人一定要這樣,我……」

    齊鈴還沒有說完,馬上就紅了臉,因為南宮驕已經是坐起身,而且他的上半身沒有穿衣服,男人健美無敵的胸膛就這樣的裸在了所有女人的眼裡。

    而且,地上到處散落的都是男人的睡袍和女人的蕾絲小內內和小褲褲,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一對昨晚有多麼的激情纏綿了。

    正在勸著南宮馥的池承道:「伯母,我們先下去坐一會兒,好嗎……」

    她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完時,也看到了南宮驕不穿衣服的健美身體,膚色是令人驚艷的古銅色。

    這時,離微揚也醒了過來,她一抬頭就看到了幾個女人進了他們的卧室,她馬上就羞紅了臉,要從南宮驕的懷抱里脫離開來。

    因為,被單之下,她和他都是未著寸縷。

    昨天晚上,兩個人纏綿了一番……

    南宮驕說這是她給他的獎勵,他一定要的。

    她哪裡知道,南宮馥會這麼早的來海景別墅,而且是直接闖進他們的卧室。

    當然,她也馬上就明白了南宮馥來的意圖,果然下一刻……

    南宮馥說道:「驕兒,你身上媽哪兒沒看到,但卻是嚇壞了離小姐吧!我可不知道離小姐有和前夫在一起睡覺的嗜好?如果我知道的話,定然不會這麼著急的來告訴驕兒,我會來這裡住下了。」

    離微揚的臉色瞬間煞白,她只是南宮驕的前妻了,此刻卻是睡在了一張床,她發現伶牙俐齒的她,卻沒有了一點點的反駁餘地,她只是將被單擁緊了自己。

    南宮驕的臉色不好看了:「媽,你一大早就來給我們氣受?先出去吧!我要穿衣服了。」

    南宮馥不肯走,她來的目的就是趕走離微揚,她道:「你是我兒子,你就在我面前穿,我不介意……」

    「但我介意!」南宮驕生氣了。

    齊鈴趕緊退了出來,而池承則是上前扶著南宮馥:「伯母,我們先下去廳里……」

    南宮馥不走:「小承,你沒有見過這麼不自重的女人,你先下去吧!我見的女人可多了,我就不走!」

    池承知道南宮驕生氣了,她自然是不敢再留,趕緊和齊鈴一起下了樓來。

    而南宮驕面對這個不講道理的母親,還有在他懷中瑟瑟發抖的女人,他遇上了天下男人都會遇見的事情,婆媳不和。

    他低聲對離微揚道:「別往心裡去,我先下去了。」

    南宮驕說完,伸手撈起地上的睡袍,然後迅速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信誓旦旦的說要看著他們的南宮馥,此時自然是不好意思的轉過頭去,雖然是兒子,但兒子畢竟是長大了,有些生理特徵早就不宜給她看了。

    南宮驕很快的走到了南宮馥的身邊,霸道的拉著她就往下走,「媽,您能不能給我一點私人空間?您能不能不這樣的對微揚?」

    南宮馥依然是揚聲說話:「我有說錯嗎?你們離婚了,前妻上了前夫的床,這是應該做的事情嗎?你們兩個人沒臉沒皮的沒穿衣服,還敢說我?」

    南宮馥說的很大聲,她又是站在門口說話,估計海景別墅的所有傭人都能聽到。

    則離微揚自然是明白,南宮馥就是說她來著!

    她向來潔身自愛,在遇上南宮驕之前從沒有和男生談過戀愛牽過手,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她此刻在南宮馥的眼中,卻是前妻賴上他有錢的兒子的不潔女了。

    離微揚的眼中布滿了水霧之氣,她要和南宮驕走下去,竟然是這麼的難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