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50章 被親哥哥進到身體的感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50章 被親哥哥進到身體的感覺字體大小: A+
     

    南宮驕揮手,示意散會,所有的高層都離開了之後,聶子夜也準備出去時,南宮驕留下了他。離微揚馬上說道:「醫院打來了電話,說李芙拍戲時,摔斷了腿,現在在做手術,他們的血有點緊缺。」聶子夜幾乎是一僵,李芙剛剛接拍了一部大戲,就摔斷了腿,是巧合,還是人為?況且留下李芙的原因只有一個,要用她的血為離微揚換血。而這李芙受傷的背後,究竟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陰謀?南宮驕點燃了一支煙,「子夜,你先去看看情況。」離微揚趕忙又道:「醫院說,李芙在昏迷中一直叫著你的名字,她想見你……」南宮驕毫不避諱的伸手將她擁入懷中:「要將自己的男人推給別的女人?」離微揚一怔,轉瞬紅了臉,雖然聶子夜什麼也看見的走出了會議室,但是她還是輕聲道:「驕,這是在會議室,會議室還有錄像呢……」南宮驕卻是不管,霸道的問她:「答我!」離微揚凝視著他:「不會。」「這才乖。」南宮驕起身,「下午有賭石會,準備一下我們一起去。」「是!」離微揚馬上著手準備。總裁辦公室里,南宮驕點燃了一支煙,他自然不會相信李芙摔斷腿是意外,而很快,聶子夜也打了電話回來:「爺,是闕胭派人做的!另外,李小姐還在搶救過程中,有可能會截肢。」闕胭?這個名字壓在南宮驕的心上已經很久,而壓在南宮馥的心上,卻是更久,因為幾乎是長達三十年。闕胭,是東方威的母親的名字!現在亦是離微揚的親生母親!「子夜,你先處理著,下午我和微揚去賭石會場,有什麼事情打電話給我。」南宮驕說完了之後,將手機放進了褲袋裡,然後剛好碰到離微揚整理完畢在等她出現。兩人一起出去,由於聶子夜去處理李芙的事情了,所以南宮驕親自去開車。「鑰匙給我吧!」離微揚向他伸手。南宮驕凝視著她:「還是我來開吧!」離微揚微微的一笑:「這是工作期間,你的助理不在,由我這個秘書開車,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嘛!」南宮驕卻是將站在駕駛坐旁的她一拉,揉進了懷裡來:「可是,你也是我的老婆!」在他的眼,老公體貼老婆是天經地義的。「我才不是呢!」離微揚不好意思的啐他,他們早就離婚了!南宮驕臉一沉,正色道:「是不是?」離微揚見他這般認真,不由解釋道:「我們早就離婚了,我是你的前妻!」南宮驕放開了她,一手奪過她手上的手提袋,在裡面亂翻起來,離微揚一急,「你幹嘛呢?」她的手袋裡,時常會備一些衛生巾,由於來的並不准時,她隨時可能會用到,而他竟然這般肆意妄為的亂翻一氣。南宮驕找不到,於是問道:「你的戶口本呢?」「找戶口本幹嘛?」離微揚見他翻得亂七八糟的,馬上來整理。南宮驕拉住她,讓她與他面對面,逼她正視著自己,「結婚。」離微揚的心裡「咯噔」了一下,然後是滿滿的感動,她凝視著他,繼而低頭一笑,清雅的臉龐升起了一抹溫柔的笑容。「現在正是多事之秋,我們晚一點再結吧!」離微揚考慮的事情很多,她還有一個如此惡毒的母親,正在對付著南宮驕,她怎麼能夠就和他結婚了呢?如果她和他結婚,害了他該怎麼辦?南宮驕卻是有了怒意:「要晚到什麼時候?」離微揚眨了眨雙霧蒙蒙的雙眸:「驕,你真的是想娶我嗎?你難道不介意我有這樣一個母親嗎?」南宮驕看著她,雙掌握著她的雙肩讓她有些疼痛,可是,這樣,她才能聽得更清楚。「你沒有辦法選擇你的出身,也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親生父母,我何必去介意這個!」他認真的說道。離微揚含淚笑了,「謝謝你能這麼大度,我真開心。」以後的歲月一直都有他,這才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伴侶。繼而,她看了看時間是,「我們真要趕過去了,否則會遲到的。」南宮驕道:「上車去坐好,我來開。」離微揚也沒有再和他爭執,反正他決定了的事情,她是沒有反對權的。會展中心。離微揚和南宮驕一起走進去,恰逢東方威也在,東方威看著他們兩人情深義濃的樣子,不由拍了拍南宮驕的肩膀:「哥,奶奶問了n多次了,什麼時候回來做?」「奶奶有叫驕回去做嗎?」離微揚詫異不已,這明顯是在求和啊。東方威一見有離微揚幫忙,馬上道:「當然,奶奶天天都在問我,驕兒回來了沒有?揚揚,你是不是該勸勸他了,收斂一下倔脾氣!」南宮驕只是哼了一聲:「我沒興趣。」東方威還想再勸,離微揚道:「阿威,算了吧!別再說了,我們今天是來賭石的,今天我們可是真正的對手了。」「其實我們可能還有別的關係……」東方威卻是在看著南宮驕。南宮驕冷眼一瞪他:「當然,她是你嫂子!」離微揚的臉上一紅,她知道,南宮驕的佔有慾一向很強,自然是不高興東方威還在喜歡著她。南宮驕說完,擁著離微揚離開,而東方威還在原地沒有動。離微揚明顯感覺到了身邊男人有些不對勁,她小聲道:「驕,你是不是生氣了?」南宮驕淡淡的應了一聲:「看見東方威我就來氣!」離微揚卻是俏皮的笑了笑,他是在吃醋嗎?其實這樣的他,哪像一個大總裁,倒是像一個求愛的毛頭小夥子!「你還敢取笑我!」南宮驕的餘光瞄到了她在偷笑,於是霸道的扯過她的手臂,印上了一個吻在她的紅唇上……離微揚的手抵在他的胸膛,口裡嗚嗚的說著話,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咳咳……」輕咳聲馬上響起,東方威適時的出現,他正色道:「大哥,我有重要事情和你說!」南宮驕卻是道:「我沒有一個字想和你說。」東方威厲聲道:「你還要利用揚揚到什麼時候?」這一句話,猶如一個重磅炸彈,炸在了離微揚的心裡,她看著這兩兄弟,他們之間似乎有約定的秘密,而她什麼也不知道。南宮驕這時放開了懷中的小女人,他感覺到了她身體的僵硬,而東方威是存心不想他們在一起。離微揚需要冷靜一下,她淡然道:「你們談一下吧,我去那邊看一看。」她說完,就轉身離開了。她一邊走,一邊告訴自己,不要去相信東方威說的話,她要相信南宮驕是真心的。南宮驕收回了凝視著離微揚離開的視線,他冷厲的望著東方威:「想說什麼?」東方威雙手捏成了拳頭:「你最好是不要碰揚揚,她若知道了真相,定然是會傷心。現在的情況不止我和她是兄妹,你也是!」南宮驕彷彿一點也驚訝的「哦」了一聲,「亂-倫是吧?那就亂-倫吧!」「你……」東方威握拳擊了過來。南宮驕伸掌反給了他一掌,「你每次都在我這裡討不到好處,還想打架嗎?東方威,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至於微揚,就算是我的親妹妹,她也只能呆在我的身邊!沒你的份!」東方威氣急敗壞:「你會毀了揚揚的!你哄她甘心情願的呆在你的身邊,不就是想為你母親報仇嗎?南宮驕,揚揚是無辜的,你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她,你是人嗎?」南宮驕卻是高深莫測的揚唇一笑:「無論我有什麼目的,反正,她就是不能呆在你的身邊。另外,我警告你,東方威,別來惹我,否則我會將你母親未死的消息告訴莫小兮,我看你拿什麼留住懷了孕的她!」南宮驕不說,不代表他不知道,現在莫小兮被東方威軟禁在了山頂別墅,莫小兮最終沒敢走,還是顧忌著東方威會將哥哥送進獄中,如果她一旦知道了闕胭沒有死的話,她還會乖乖的聽話嗎?東方威卻是不受威脅:「我不在乎她!她愛走就走愛留就留。至於你敢傷害揚揚,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南宮驕的雙眸深邃如海,他順著話題往下說道:「我怎麼能傷害她呢?我疼她都來不及,誰叫她是我妹妹呢!」「南宮驕,你混蛋!」東方威被他氣得快要吐血了。南宮驕卻只是揚唇一笑:「對了,賭石會要開始了,我得去找微揚了。」當南宮驕的身影瀟洒的消失在了東方威的眼裡,他惱怒不已,可是,離微揚就是中了南宮驕的蠱,她要和他在一起!離微揚隨處逛逛,她看了看這邊,又看了看那邊,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覺得心裡不踏實,她覺得,她和南宮驕的幸福之路,總是看不到。正當她在胡思亂想之時,卻是有一隻霸道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小腰,她沒有回頭,一聞到了他的味道,她就知道是他來了。「你們聊完了!」離微揚凝視著他。南宮驕卻是低頭在她的唇上親了親:「有沒有想我?」離微揚不由一笑,這男人有時候真像是孩子一樣!「賭石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爭取今天滿載而歸,好嗎?」「一切聽你的。」南宮驕寵溺的道。在賭石會上,離微揚覺得自己可以忘記所有的煩惱和憂愁,她的眼裡,只有那些流動著汁液一樣美麗的翡翠石,它們在毛石的包裹下,但卻會對她展露出內在美來。只是,她能看到這些石頭的本質,但卻是一直看不透人心。南宮驕不知道有多久再沒有看到她在賭石場上的風采了,她清冷而美麗,特別是在這個時候,融入了智慧之後,幾乎是無往而不勝的女王。但是,這個女王又具有謙遜的特點,她不張揚,她低調行事,她善良美麗,但又倔強執著。離微揚好久都沒有這麼開心了,她只有在這個時候,才是最開心的。可是,她一抬頭,竟然是看見南宮驕正眼睛都不眨的看著自己,她奇怪的道:「驕,怎麼這麼看我?」南宮驕勾唇一笑:「我覺得奇怪的是,你這小腦袋裡怎麼裝了這麼多東西,能將石頭控制在手心裡,任它們為你服務。」離微揚學他的樣子勾了勾唇:「我這算什麼?控制石頭而已,控制人心才最有本事,不像某人,玩轉心計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南宮驕哈哈一笑:「想不想學?」「你會傾囊解授么?」離微揚眨眼。南宮驕這時湊近她的耳邊:「叫聲老公來聽聽!」才不呢!離微揚扁了扁嘴,她很快將視線轉移到了石頭上,然後繼續她的尋石之旅。南宮驕看著她忙碌又認真的樣子,唇角浮上的笑意,在手機響起來時,慢慢的冷卻了下來。聶子夜在電話里說道:「爺,李小姐的腿保不住了,她要截肢,可是她一直哭泣著不肯做手術,我們都勸不了她,現在她最想見的人就是您……說如果您不來,她只想死掉算了……」南宮驕淡然的道:「我先打個電話。」他緊接著打了電話給醫生:「血查得怎麼樣了?」醫生趕忙道:「目前為止,只有李小姐的血和離小姐的相匹配。」南宮驕沉聲道:「不是血型相同就可以換了嗎?」醫生一頭大汗:「爺,當然不是這樣,由於離小姐的血液中有不明元素,我們做了很多試驗,只有李芙小姐的血能融掉離小姐血液中的不明元素……」「還要幾次才能換好?」南宮驕蹙眉。醫生害怕的道:「這個不是幾次的問題,估計時間不會短,我們現在只能說是控制著離小姐身體的有毒元素,徹底的清除,還是要解藥……」「行,那就積極的研製解藥吧!」南宮驕打斷了醫生的話。他這時走到了離微揚的身邊:「微揚,李芙要截肢,我過去看看。」離微揚一驚,截肢她自然是不會陌生,當年離天穹車禍時,醫生也是說要截肢,可是保全了之後,離天穹還能再站起來,她趕忙說道:「你過去看看吧,另外同醫生商量一下,畢竟她還是小女生,能保住就保住吧!」南宮驕拉她入懷,親了親髮絲,這才離開了。離微揚繼續投入到了工作之中,當東方威看到南宮驕中途離場之後,他走到了離微揚的身邊來:「揚揚……」「阿威,什麼也別說。」離微揚先打斷了她的話。東方威苦笑了一聲,看來她已經是選擇了無條件的相信南宮驕了。離微揚不想從任何人的口中聽到有關南宮驕的負面新聞,既然她是選擇了相信,那麼就要信任到底!「好,我什麼也不說。」東方威道,「等一會兒我送你回公司吧!」離微揚依然是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東方威凝視著她:「揚揚,我們之間真的能撇得一乾二淨嗎?」離微揚一怔,然後抬頭正色道:「阿威,如果對於感情一事,我給你造成了困擾的話,我向你道歉,好嗎?」東方威終是難過的什麼也說不出來,這是他的妹妹啊!命運為何如此的捉弄於他?他這些年來第一個看上的女人,竟然是他的親生妹妹?這恐怕是他們之間永遠也撇不幹凈的血脈相連吧!……………………醫院。南宮驕看到了李芙,他冷峻的面容沒有任何的動容,恐怕這世上,唯一能讓了動容的,也只有那一個女人——離微揚。而李芙看到了他之後,卻是欣喜不已,彷彿他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驕,你來了,我現在這樣子,我好慘……」李芙傷心的哭泣著,特別是醫生說地截肢之後,她更是不能接受。她不知道自己倒了什麼霉,竟然是傷到了這步田地。南宮驕淡然道:「事已至此,你安心養好身體,我會給你一筆錢,讓你後半生衣食無憂,今天我來,只是想告訴你,如果你能配合醫生治療,那麼我可能會來看你,也會給你一大筆錢,如果你不配合要尋死尋活的話,你既是看不到我,也得不到這一大筆錢。」李芙畢竟年輕,她還想不了那麼多,她一聽說他會來看她,也會有一大筆錢之後,她就乖乖的配合治療了。「只是,不要截斷我的腿,好嗎?我還要拍戲,還要走t台……」南宮驕吩咐院長:「請最好的醫生過來一起會診……」院長道:「已經會診過了,這腿確實是留不住……」最終,李芙的腿沒有保住,她在做完手術之後,又苦等不來南宮驕,於是開始發脾氣了。……………………東方珠寶公司。這一次,jy公司在賭石上大獲全勝,在開會的時候,所有的員工都在等著東方威罵人,可是,他卻是並未提及此事。他知道離微揚的功底,儘管他比離微揚接觸得早,可是,很明顯,離微揚在這方面更有靈性一些。而現在,離微揚死心塌地的願意為jy公司效勞,他對此也無計可施。就在他們的會議上氣氛緊張之時,東方威收到了闕胭的信息指示:「逼離微揚離開jy公司離開南宮驕,否則你若想在商場上打敗南宮驕的勝算幾乎為零。」東方威生氣的將手機往桌子上一拍,在安靜的會議里,發出好大一聲的迴響。「今天的會議到此為止。」東方威煩躁的蹙眉說道。他很快回到了總裁辦公室,然後撥打了電話過去給闕胭,可是手機卻是不通,一直是一串忙音。他回了一條信息給闕胭,然後點燃了一支煙。在下班的時候,他收到了一條簡訊,他以為是闕胭發過來的,打開一看,竟然是莫小兮。莫小兮發來的信息是:「玉墜已經戴好了,謝謝。」東方威對於這枚玉墜沒有任何心思了,他將手機丟在了一旁,然後尋思著,該如何不讓離微揚再受到傷害。……………………山頂別墅。莫小兮將玉墜戴在了頸間,這枚血紅色的玉墜剛剛是到達了她的溝壑處,在雪白的溝壑間,那枚血色玉墜特別明顯,她說不上業喜歡不喜歡,但是,既然是東方威要給她,她有求於他,也就戴上給看他了。他又恢復了很晚才回來這裡,經常是她睡著了他才回來,第二天早上她還沒有醒來,他就已經走了。她本來是有話要問他,都變成了沒有時間。她其實是想問他,她終於想到了一個可以下山去的最好的理由,她想這個男人,一定會同意的。……………………醫院裡,這時,一個戴著口罩的護士交給了李芙一張記憶卡:「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你卻是被人耍了,你看過這個之後,就會明白了。」李芙馬上放進了手機里,他看到的都是南宮驕沒有陪她的這幾天,他和一個清雅絕塵的女人在一起親吻擁抱的畫面,甚至他的大手放肆的放在了那個女人的臀上。最後面,是一行字:如果你想要這個男人從此之後專心致志的只對你好的話,你就告訴她,她的親生母親叫闕胭,也是東方威的生母,而且她和他是同父異母的兄妹。李芙不知道這個護士是誰,但是南宮驕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的畫面,確實是讓李芙接受不了,她特別是在失去了一條腿之後,更是想將這個有錢又帥得沒天理的男人留在自己的身邊。所以,這一信息,如果是讓那個女人主動離開的話,她何樂而不為呢!……………………海景別墅。離微揚哄睡了昊昊之後,南宮驕還沒有回來,她回到房間準備去洗澡,然後收到了一則信息。她打開來一看,然後臉色越來越白,到最後,她的手機是直接跌落於地面之上……不!不可能是這樣!離微揚只感覺自己的四肢百骸都處於極度顫慄的狀態之中,她的身體在顫慄之中,而腦海也是一片混沌。她的腦海中有無數個聲音在問:「被自己的親哥哥壓在身下的感覺是怎麼樣的?」「被親哥哥壓在身下的感覺是怎麼樣……進到去的感覺怎麼樣怎麼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