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25章 發怒的野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25章 發怒的野獸字體大小: A+
     

    「不要……」離微揚好怕好怕,是誰這樣在對待她?

    為什麼身後的男人不說話?

    她根本不敢想象,自己現在是什麼模樣的承歡於男人的身下!

    「離微揚!」他連名帶姓的再次大聲喊她。

    可是,憤怒之中的男人哪裡肯聽,他野蠻的抬起她的一條腿,一掌就將她的小褲褲給撕毀了:「你竟然穿這樣的給別的男人看……」

    東方威趕緊將她抱入懷中:「揚揚……」

    東方威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南宮驕,有什麼沖我來,你朝一個女人發脾氣算什麼英雄?」

    一轉頭,竟然發現了睡在身邊的男人……

    東方威自然是放心不下離微揚一個人在這裡,他不肯走,可是,南宮世家的子弟將他給拉了出去。

    「對不起,我……」他百口難辯。

    而南宮驕卻是沒有了耐性,他伸出大手,撕毀了她的身上的病號衣服,連帶那條黑絲蕾絲文胸,在怒氣之中也扯掉了,雪白晶瑩的膚色上,還有著深深淺淺的痕迹,有吻痕,有手指的撫痕……

    她多想在他回來,能去機場接他,告訴他她想他。

    東方威任離微揚打著,她本就虛弱,此時再一耗費力氣,是直接軟了下來。

    南宮驕伸手一指門口:「你給我滾出去!我一會兒再找你算帳!」

    她凝視著他,他居高臨下,由於生氣整個身體還在劇烈起伏著,她從來沒有見過他這般生氣過,是因為她生了病?還是因為她出了軌?

    南宮驕雙眸只有惱怒之意,他就算是中了葯,心裡想的也是她,隔著空間和她做,也只是要她。

    離微揚從來沒有被南宮驕這樣對待過,她掙扎不開,又看不到來人是誰,她害怕不已,哭泣著叫道:「驕,救我……救我,驕……」

    離微揚瑟瑟一抖,嗚咽著哭泣著像小獸一樣的委屈,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弄這麼糟糕!

    離微揚在醒來之後,根本也沒有時間去檢查自己的身體,她不是第一次做,也隱約感覺有做了,此刻一見自己的胸上,腰上甚至是肩上,都有啃噬過的痕迹……

    南宮驕無視她的淚水:「你有沒有和他尚了床做了愛?」

    「你這個混蛋!」離微揚眼睛紅紅的罵道。

    她向他搖頭,請求著他不要再撕扯下去……

    「砰」一聲,恰好這時,門被推開來。

    離微揚解釋不清,她看著他,瞬間就淚流滿面,她好想念他,她好想抱一抱他,可是他卻是生氣得可怕!

    醫院的褲子是鬆緊帶,而且非常的寬鬆,他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她的褲子扯掉,只剩下了黑色的蕾絲小實褲褲在腰間,但是大腿的內外側,都有手指撫過的痕迹……

    而她,則是直接被送上了頂峰之巔,暈了過去……13acv。

    她怎麼可以和東方威發生關係?

    不對,是東方威怎麼可以強迫她和他發生關係?

    一向冷靜的離微揚都嚇了一跳,她知道,南宮驕出差還沒有回來,天啊,她是不是被誰給侵犯了?

    她就這樣獃獃的望著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答他。

    因為,他根本對昨晚發生的事情沒有一點印象。

    「你還敢問我?」離微揚伸手就去捶打他的胸膛:「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

    深夜時分。

    南宮驕卻是倨傲冷酷的瞪著她:「說!」

    該死的女人,敢算計他!

    東方威看到了她在敲打他時,腰間露出來的瑩白的雪膚,上面有新新的曖昧的痕迹,而自己則是衣衫不整的在她的病床,他瞬間明白了離微揚在哭泣著什麼。

    東方威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馬上驚醒,一看離微揚在他的身邊哭泣,他擔心的道:「揚揚,怎麼啦?」

    他看著她這樣的她,像是一頭髮怒的野獸,他不能接受之樣的她,她只是他一個人的,怎麼可以又和別的男人有了關係?

    東方威一直以為莫小兮是單純善良的,儘管她很多時候說話都不經大腦思考,才會惹他生氣。

    這是她最後的機會,她也要錯失的話,那麼……

    聽著她一聲又一聲的喚著,她在向人求救,而身後的男人加劇了衝擊力,在最後一瞬間爆發時撤離了她的身體里……

    離微揚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的身體酸軟無力,而腿間更是缺少了什麼一樣,雖然病號服還穿在身上,可是她怎麼覺得那不是一個夢呢!

    離微揚卻是淡然的道:「我沒生病……」

    門「砰」一聲被關上了。

    最後的印象,就是喝了莫小兮泡的茶……

    離微揚越來越怕,她也怕這個結果,她真的被人侵犯到了最後一步……

    「不……不是這樣的……」她搖著頭,雙手緊緊的護著胸。

    離微揚的臉色瞬間蒼白如紙,他的話如此直接了當,絲毫不給她一點點思考的空間。

    離微揚咬緊了唇,她根本不知道從何解釋?

    可是,他竟然敢給他下藥?可是,為什麼她要將他送上離微揚的病床?

    「驕……」離微揚嚇得臉色瞬間蒼白……

    「驕……」她心痛的喊著他,「求你不要這樣說……」

    你不說是嗎?不肯說是嗎?怎麼樣也不肯說是不是?那好,別怪他無情!

    「不……」離微揚不敢相信這一切,因為,睡在她身邊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東方威。

    閃身而進的是怒氣沖沖的南宮驕,他一進來俊臉就沉了下來:「離微揚,你生病了也不告訴我……」

    「驕……」她忍不住的喚了他一聲,再想說什麼時,卻已經是如哽在喉。

    ……………………

    要微樣對迫。「南宮驕,你不準傷害揚揚……」東方威一邊被拖著往外走,一邊喊道。

    「不準叫我!」南宮驕生氣的吼道。

    離微揚抓緊了自己的衣服,如果這是他們最後呆在一起的時間,她希望他不要生氣,她希望可以再靠一靠他溫暖的胸膛,她希望他能好好的撫養昊昊長大……

    東方威硬生生的挨了一拳,南宮驕再擊拳時,他迎了上去,並且擦著嘴角的血絲:「南宮驕,我從來沒有當她是我嫂子,我只想她做我的妻子……」

    她楚楚可憐的護著自己的胸前,南宮驕這頭髮怒的野獸,卻是瘋了一般的扯著她的病服褲子。

    而那個殲夫不是別人,正是他最惱怒的弟弟——東方威。

    南宮驕的話還沒有說完時,就看見了抱著她的是東方威,南宮驕的怒氣簡直就是要掀翻天地了,他控制不住自己,一手將離微揚從東方威的懷裡提出來,然後對著東方威就是一記左勾拳。

    她多想在他出差后,她能夠找到天眼之石,然後將最好的東西留給他。

    有一個男人真實的穿透了她,就在這張病床里……

    離微揚不敢相信的看著他,前一刻還關心她的病,后一刻就要羞辱她么?

    一想到這裡,她一摸腰間,竟然是有青青紫紫的痕迹,那不是夢!

    「東方威,她是你嫂子!」南宮驕痛心切首的罵道。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離微揚難過的說道,但究竟是怎麼樣的,她也說不上來!

    她倒好,竟然是他的同父異母的弟弟睡在了同一張床。

    她的身體很柔軟,而且由於生病體力較弱,男人力大無窮,以這樣的姿勢強迫的按著她,她的黑髮披瀉在了背上、肩上,隨著前後起伏的動作一起搖擺,就像是被一陣風給吹拂著一樣,雙手無力的撐在雪白的枕頭上,而想要逃走的腰,被男人的大手緊緊的扶著,她不能動彈。

    南宮驕卻是靠近了她,雙眸森冷的看著惶恐不安的她:「讓我看看,你的身上留著殲夫的多少痕迹?」

    「你都做了還怕我說?」南宮驕凝視著她頸間的曖昧痕迹,「最後的機會,脫!」

    「生病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南宮驕在說這句話時,幾乎有將她掐死的衝動。

    「驕……」她依然是柔情萬千的喚了他一聲。

    「脫衣服!」他殘忍的說道。

    房間里,剩下的只有南宮驕和離微揚兩個人。

    本是飽滿小巧的兩團雪白,卻是沾染了別的男人的痕迹,別說南宮驕接受不了,就連離微揚自己也接受不了……

    「你發夢吧!」南宮驕怒吼。

    一向挺翹的雪臀,落入了男人的眼裡,和前面的幽幽之谷一樣令人神往,似乎發現她想逃,聽著她一直在拒絕的話,他伸手拍了一掌,在雪臀上留下了五個指印。

    他不再理會東方威,而是一手將離微揚提了起來:「你說你愛我?你就是這樣愛我的?你將你自己愛到了別的男人懷裡了?離微揚,你欠我一個解釋!」

    那麼他昨晚,是真的侵犯了她嗎?

    可是,她怎麼也不會想到,迎接他的竟然是,被他捉殲在床!

    一想到了這裡,離微揚早失去了冷靜,她一下子就將東方威推醒來。

    她羞憤的想要死去,可是,男人並沒有放過她。

    他雙手一使力,將她想要合緊的兩條腿兒分得很開,而那中間的花蕊,有著被男人狠狠要過的痕迹。

    「離微揚,看到了沒?這些剛做了不久的痕迹,連合都合起來……」他雙眸極怒,聲音極啞。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