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18章 怎麼可以這麼殘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18章 怎麼可以這麼殘忍字體大小: A+
     

    可是,有些奇怪的是,東方威並沒有對莫小兮加以羞辱,他只是說道:「還不去看看!」

    去看看誰,兩人都心知肚明,莫小兮馬上快步的向辦公室走去。

    東方威自然是有看到她和離天穹相擁在一起,只是,他並沒有她想象中的那麼恐怖,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令他發火。

    兩人一前一後的到了莫小兮的醫生辦公室后,南宮驕和離微揚也剛好到了,他們是手牽著手一起過來的。

    師父著急的道:「我告訴你他死了,是不是想你聽到之後不開心,可是你要聽真話,而我告訴了你真話,你卻是不相信,你要我怎麼辦?」

    離天穹也道:「你是我最敬愛的姐姐,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告訴我,我會分擔你的煩惱和迷惘的。」

    為了證明師父和離微揚的關係正式成立,離微揚同意和師父進行dna的鑒定,而由莫小兮來操作,離微揚是絕對信得過,所以,當結果出來時,她緊緊的握住了南宮驕的手。

    「也不行。」南宮驕霸道的說道,「你只能抱我!」

    東方威鑒於***囑咐,他望著南宮驕道:「真不去看看?損著腰了,可是真沒有性福的了!」

    現在的她人不人鬼不鬼的,誰見了都要害怕三分,她是個漂亮的女人,曾經美麗非凡,曾經傾城傾國。

    莫小兮看著這一對情人深情相擁,她於是默默的退開來,她說什麼都是多餘的,只願兩個人同心同德,共同度過難關。

    離微揚感受著來自於好友的溫情,她拍了拍莫小兮的背,示意她放心,「讓你們擔心了,我會調整好自己的。」

    於是,她約了師父,準確的說,應該是母親才對。

    兩人說說笑笑的回到了家,狂風暴雨依然還在,而她,卻是找到了溫暖的港灣,可以供自己停歇下來。

    她亦一樣,她只喜歡他一個人。

    莫小兮道:「微揚,進來我給你檢查一下,兩位男士在外面等著。」

    「姐姐,你嚇死我了!」離天穹抱著她。

    莫小兮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好,你沒事了,被人用身體取暖,你還能有事,我就不當醫生了。」

    離微揚走進去之後,有人奉茶上來,她卻是不願意喝,只是開口問道:「我想知道,我的親生父親。」

    南宮驕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得意的大笑,而是更深的眯起了眼睛,沉重的思緒一直縈繞著他,只是,他還在開心的逗著離微揚而已。

    「他是我弟弟!」離微揚糾正。

    離微揚哭笑不得:「我們真沒有做,什麼也沒有做。」

    當南宮驕去拿葯的時候,離微揚去看天穹。

    「微揚,我生了你,給了你生命,你是不是應該回報我?」師父說道。13acv。

    「不……」師父說道,「是我覺得,你不知道會更好。」

    「對不起……」她嘟起了紅唇,然後踮起腳尖,親吻了一下他嚴肅的唇片,「我以後不敢了!」

    離微揚靠在離天穹的肩膀上,「天穹,不管結果是什麼,你永遠都我最愛的弟弟。」

    南宮驕和東方威兩個大男人正在抽著煙,各自忙著自己的事情。

    當離微揚將莫小兮追到了醫生辦公室的床-上壓著時,莫小兮大叫了起來:「你剛才和南宮驕還沒有做夠,現在還要和我做?」

    「想去找你,吵著要出院,不過南宮驕罵了他。」莫小兮說著,然後在她的雪頸處找痕迹。

    「取暖……」離微揚臉上一紅,「真的只是取暖而已。」

    「不能。」離微揚堅決自己的態度,「我有權利知道。」

    離微揚凝眸:「我晚上回去寫字據為證,如若再犯,任罰,好么?」

    師父卻是撫著自己的臉哈哈笑了,她笑得有幾分凄慘:「是啊!我弄成了現在這幅樣子,又是誰在殘忍的對我?」

    「怎麼罰你?」他眼睛一眯。

    她的脾氣上來了,也是執著不已,她不放心他的傷。

    結果,莫小兮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她這一笑,離微揚更是窘得不行:「我不理你了,你看我沒事了,不用檢查了吧!我去看完天穹,就回去看昊昊了。」

    離微揚挽著他的手,「你是不是也只能抱我?」

    離微揚一打開了門,就看到了南宮驕正在行裝她,她走過去心疼的道:「你怎麼不去看看?現在我陪你去吧!」

    莫小兮一避讓,離微揚自然是落了空,離微揚去追著莫小兮,莫小兮則是往前跑去,醫生辦公室本就不大,這一來二去的,兩人很快鬧成了一團。

    在一處幽靜的莊園里,她走進了親生母親的家裡。

    南宮驕將她擁進了懷中:「微揚,別怕,你還有我……」

    「你不是我,你沒有辦法決定我的想法。」離微揚不由提高了音調。

    師父卻是有些痛心疾首的道:「微揚,當是母親求你,能不能不問?」

    離微揚飛起一腳佛山無影腳向她踹去,「看我不踹掉你的褲子!」

    她顫抖著接過來,在看到了時,卻是雙眸含淚。

    離微揚有些戀戀不捨,可是南宮驕不悅的挑了挑眉,她只得走出來,然後道:「為什麼又不高興了?」

    莫小兮一臉沉重的拿給了她:「微揚,別太在意了……」

    「好!」離微揚卻是堅持,「在我去看天空之前,找個男醫生給你看看後背的傷,不然我不准你回去。」

    南宮驕看她一眼:「你和別的男人抱在一起,還讓我高興?」

    兩姐弟親密的相擁在一起,門口站著看的人卻是看不下去了,他輕咳了一聲:「微揚,走了。」

    這裡蝴蝶翩翩飛,這裡鳥語花香,一看就是世外桃源,可是,這樣的環境為什麼熏陶不了她的心境?

    這……他確實做得很好,離微揚不由高興了,他只是她一個人,不是嗎?就算有人覬覦,他也會堅持不動搖的。

    是些並對起。……………………

    比如她自己,就遇上東方威這個人渣!

    「我不相信!」莫小兮搖頭,然後是拚命搖頭,「什麼也沒做,你的腿這麼快就恢復好了?」

    「哼!」南宮驕瞪他一眼,「別打微揚的主意,後果你承受不起!」

    東方威滿不在乎的道:「從古至今,所有正確的東西,都是成王敗寇而已!你不必故意這樣說,我對揚揚,不會放手。」

    「你呀……」南宮驕終是嘆了一聲,然後擁住了她,「你去看一看天穹,我去拿一點葯回家擦,等一會兒我們就回去了。」

    離微揚靠在了他的胸膛,小聲道:「任罰,不討饒,行么?」

    是啊!她還有他,如果哪一天,她連他也失去的話,她都不知道該怎麼生活了。

    「我是男人,那些枯木而已,哪能砸中我!」南宮驕這時正色道,「倒是你,知不知道那會有多危險?如果砸中了你的小身板,怎麼辦?」

    「寶貝,你什麼時候看到我抱過別人了?」他滿頭黑線。

    「光是空頭保證有什麼用?」南宮驕厲聲道。

    「可是你先前卻是告訴我,他死了!」離微揚不敢相信的望著她,「你究竟說了多少假話?你讓我怎麼相信你說的話?」

    「我還就偏偏喜歡上了她!」東方威說的非常認真,「我從來沒有對哪一個女人如此上心過!」

    在外人看來,他們在車上做了什麼,那是不言而喻的,東方威自然也是知道,他的俊臉一沉,然後大步離開。

    某日,她去離家父母的墓前拜過之後,忽然想起來,親生母親說她的父親已經過世了,那麼她的親生父親是什麼樣的人呢?

    「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離微揚搖著頭,看著她。

    師父似乎是有一點難為情,但在離微揚的堅持下,還是說道:「我也不知道你的父親是誰,那是一-夜-情的情況下有了你……」

    「微揚——」莫小兮叫住了她,走上前,抱住了她,「親愛的,人的一生誰不會遇上人渣呢?只是有的人渣,我們沒有選擇權,不要介懷身世了,好嗎?」

    離微揚知道,結果已經是不言而喻了,可是,為什麼是這樣?她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出身啊!

    慢慢的,離微揚接受了這一個結果,她決定開始新的生活,因為,沒有哪一個人能選擇自己的出生。

    南宮驕凝視著他:「剛才在車上,她叫的可是我的名字……」

    師父卻是顫抖著嘴唇沒有開口,離微揚道:「莫不是還要什麼條件嗎?」

    「你還笑話我!」離微揚一跺腳,然後往外走去,「不理你了,我走了。」

    而此時,門外。

    「去你的!」離微揚放開了她,「天穹沒事吧!」

    離微揚走進來,莫小兮關上了門,她一板一眼的道:「脫衣服!」

    南宮驕於是在離微揚的陪同下去做了檢查,還好,只是皮外傷而已,她這才放心下來。

    「莫小兮喜歡你還真是個錯誤!」南宮驕不咸不淡的來了一句,「而你,喜歡微揚,是一個錯誤中的大錯誤。」

    離微揚一怔,「你是要我做什麼?」

    「殺了南宮驕。」師父冷聲下令。

    還有一更,估計會晚一點,驕揚的虐心大戲拉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