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14章 霸道求婚,不準不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214章 霸道求婚,不準不嫁字體大小: A+
     

    莫小兮據理力爭:「東方威,好歹我也是你的女人,你讓我光著出去,你怎麼做得出來?」

    「你是我的女人?」東方威嗤笑了一聲,「不,你從來就不想做我的女人!」

    「是!我不想做,怎麼樣?」莫小兮大方承認。

    離微揚見問題繞了回來,她不由一緊張,可是南宮驕卻是說道:「我一直都願意娶微揚為妻……」

    現在,他說,他一直都願意……

    離微揚瞬間感動,她雙眸含著水霧的看著他:「驕,你真的願意娶我嗎?我們這一次可是要決定白首不離心的了,我們這一次不再是利益婚姻商業捆綁了,我們這一次決定了就不能再反悔的了。」

    離微揚拍了拍她的肩,調侃道:「看來病得不重!有人擔心不已,一定要我來看看。」

    離微揚只是會心的一笑,並不逼他,只是感情的事情,誰又能幫上忙呢?

    「沒……」莫小兮搖頭,「我隨便問問而已。」

    南宮驕還配合著吸了吸鼻子,「確實很香。」

    當然,在他們的整個婚期內,他都沒有戴過,她問這句話,是不是有點多此一舉呢?

    「我自己去。」離微揚忽然信心無比的說道,「這樣抱著你,我可以吸取到你身上的正能量,我可以變得強大起來。」

    她記得,剛結婚那一陣,他並不戴結婚戒指,她知道,他那時候並未接受她。

    海景別墅。

    每一天晚上抱著你才能入睡,每一天早上醒來時,第一眼就能看見你,這是多麼幸福的生活啊!

    她則是像小羊碰頭一樣的蹭了蹭他的頭,「謝謝你,驕……」

    「姐姐……」離天穹接過梨子。

    唯願這種幸福,能一直一直這樣下去。

    南宮驕輕聲應了她一下,任她抱著,等她繼續說話。

    南宮驕低頭吻了吻她的臉頰,羞紅的臉頰怎麼看怎麼好看,「我們一定會再有的,你呀,就是身子板太弱了,要好好的養養……」

    「離先生,莫醫生還沒有來呢!」護士每次都是這樣答他的。

    「當然。」啞婆婆道。

    「總裁,有一份文件您漏簽了。」她雖然不想打擾,但是這份文件很重要。

    東方威冷酷的一笑:「那就做玩物!」

    離微揚的所有心思都在師父的手機上,並沒有發現南宮驕有什麼不對,她於是按下了接聽鍵。

    「怎麼?你不願意?」南宮驕低下頭問她。

    南宮驕頓時就升起了失落感:「就知道在你的心中,誰也比不過離天穹,你以後可不準對他那麼好!」

    南宮驕的雙眸變深,深不可測。

    離微揚沒有說話,但卻是將他抱得更緊了一些,一會兒之後,輕笑了起來:「原來在身後的那個人,好了不起!」

    離微揚笑了:「好!我答應你。等我查明了自己的身世之後,如果我爸媽還在世的話,我要他帶著我走向紅毯另一端的你……」

    南宮驕端起了湯碗喝下去,她才開心的準備離開,又道:「今天白天我會留在醫院,小兮白天要上班,沒有空陪天穹。」

    兩個人在夜風之中深情相擁,連天上的星星都在為他們的深情而不斷的歡呼著!

    「喂,奶奶希望我們能夠聯手打造屬於東方集團的盛世帝國,你肯回來嗎?」東方威拋出了橄欖枝。

    似乎感覺到了她的失落,南宮驕將她擁入了懷中,「微揚,我們結婚吧!」

    醫院。

    她抬眸兒望他:「我本來是想,如果我再懷一個寶寶,你再跟我求婚的話,這樣雙喜臨門,該有多好啊!」

    一會兒之後,有護士過來告訴離天穹:「離先生,我聽說,莫醫生生病了,她今天請假了。」13acv。

    看著她如此絕決的離開,東方威點燃了一支煙。

    離微揚轉過身來,靠在了他的懷中,「在我的心中,你、天穹還有昊昊,都是我最親的親人。我怎麼可能沒有給你和昊昊準備雞湯呢?看,我早盛好了。」

    離微揚想制止離天穹這樣問下去,可是,南宮驕卻是溫柔的安撫著她,「我在等微揚真正的接受我!」

    警察局裡。

    離微揚從醫院裡出來,直接去了莫小兮的家裡,她按著門鈴,也沒有人應她,直到後來莫小兮被這聲音吵得受不了時,莫小兮才道:「誰呀?」

    離微揚微微一笑,她知道她寵溺著離天穹,從小就習慣了。

    他的一句話,他的一個眼神,就能讓她安心,離微揚靜靜的靠在了他的懷裡。

    離微揚上次聽他說過,他以為他們有了第二個孩子,他說我們結婚,可是,那次懷孕只是布了一個局罷了。然後,他再也沒有提過,她也想過,他可能是不想孩子不健全,她亦明白,相愛和結婚是兩回事,所以,她從來不問這個問題。

    「不準說……」她一跺腳,臉上燃起紅雲。

    離微揚輕輕一笑:「你的呢?」

    南宮驕說道:「這次罰新鮮的,敢不敢承受?」

    直到了離微揚也到了這裡來,他還是沒有等到莫小兮來。

    南宮驕雙眸幽深:「還在怪我上次責怪於你么?」

    「沒有。」她輕聲道,「我也想要一個寶寶……」

    他下了樓來,聞到了廚房有雞湯的香味,他走上前,隔著透明的玻璃門,看著小女人戴著圍裙,正在忙著盛湯了。

    離微揚扶著她坐下來:「怎麼這麼說?」

    她是不會為了一個男人,而生自己好朋友的氣的。

    「驕……」離微揚眼眸一濕潤。

    莫小兮忽然有點傷心的看著離微揚,對,她就是二!唉,難怪男人不喜歡她了!

    她掛了電話之後,見南宮驕還在陽台上抽煙,她拿了一件風衣,走到了他的背後,披在了他的身上,「夜深了,天氣很涼,別受涼了。」

    南宮驕卻是諷刺的一笑:「別白費功夫了,我們從來就是對手,就是仇人,就算是要合作,也不會是你,不會是東方集團公司。」

    她說著,從他的懷裡站起身,打開了一個保溫碗,端到了他的面前來:「趁熱喝了才去上班,我先去醫院送給天穹了。」

    南宮驕則是拍了拍她的後背,安撫著她的情緒。

    東方威伸手一指她身上的襯衫:「知道嗎?玩物可穿可不穿!我讓你穿,你就能穿,我不讓你穿,你就給我光著滾下山去!」

    莫小兮一窘,她自然是知道誰來著,她放開了離微揚,然後操著濃濃的鼻音道:「自己去倒水,我不招待你了。」

    莫小兮吃了感冒藥有些昏昏欲睡,她打著瞌睡道:「微揚,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現在是,以後是,永遠永遠都是……」

    南宮驕的眼裡盛滿心疼,他將她擁進懷中,不再說話。

    東方威蹙眉:「我媽死了那麼多年了,你還恨她?」

    只是,他不曾告訴過她。

    「死了?」南宮驕再次揚唇譏諷他,「死了就不恨嗎?你真是想得簡單!」

    離微揚早早的起來,她擔心著醫院裡離天穹的身體,於是很早起來煲點雞湯去給他喝。

    離微揚見氣氛有一些僵硬,她趕忙道:「天穹,來吃梨子,很甜的……」

    雖然離微揚感動於這句話,但是,離天穹總是覺得南宮驕欠缺誠意,他道:「是嗎?為什麼我沒有問之前,姐夫從來不提呢?」

    可是,他們之間什麼也沒有,只有無休無止的身體運動。

    東方威似乎也不指望能叫到他,他望了望南宮驕的身旁,卻是沒有看到離微揚的身影。

    感受著她的絲絲溫柔和照顧,南宮驕收回了遙望遠處的目光,然後正準備轉身時,離微揚卻是從他的身後抱住了他:「驕……」

    莫小兮笑著笑忽然有眼淚出來,她昨晚被東方威趕下山之後,一路吹著冷風受了風寒,今天根本沒有力氣起來去上班,她從來不知道,那個男人為了離微揚,可以如此絕情!

    「姐姐……」離天穹擔心的看了一眼她。

    她說到了後來,臉紅得厲害,最好是生個女兒,是他的小棉襖。

    可是,他呢?他也是這麼想的嗎?

    「我有什麼不敢的?」離微揚馬上接招。

    「是我,小兮。」離微揚趕緊說道。

    可是,離天穹則是聽出這話里的責怪之意,他抬頭望著南宮驕:「姐夫……」

    「可惜,我沒有給你準備哦!」離微揚眨眼一笑。

    「不可能。」南宮驕想也沒有想,就直接拒絕了。

    南宮驕揉了揉她的長發,然後打開了床頭櫃,那枚結婚戒指安靜的躺在那裡。

    離天穹不由一陣失落,他是多麼的希望莫小兮能在早上出現在這裡。

    離微揚給她拿被子蓋住了身體,她輕聲一笑,也道:「小兮,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現在……一直……到永遠……」

    離微揚一感動,他學會尊重她了嗎?

    jy公司。

    「什麼?她怎麼會生病了呢?」離天穹擔心不已,他趕忙拿出手機撥打了莫小兮的電話,但是手機已經關機,「姐,你幫我去看看小兮,她生病同了沒有人照顧怎麼行?」

    「好了……」離微揚輕聲笑道,「沒事的。乖……」

    離天穹卻是說道:「姐姐,你就不要為姐夫掩飾了!」

    離微揚俏皮的吐了吐舌頭,這種甜蜜的懲罰,讓她可是招架不住啊。

    「還有,我知道你喜歡吃櫻桃,可是,現在不是季節,換成加力果,好不好?」離微揚自然是不肯讓離天穹去逼南宮驕面對這個問題。

    「我沒有要掩飾的意思……」離微揚著急的說道。

    今天有一場珠寶會展交流會,南宮驕親自到場,而作為東方集團的執行大總裁,東方威也是必不可少。

    「南宮驕,我們畢竟是血脈相連的兄弟,你非得要一輩子生活在仇恨里嗎?」東方威沉聲吼道。

    離微揚在家裡找了感冒藥給莫小兮吃下,她道:「沒有想到,我有一天還能為莫醫生服務,莫醫生,你還是看看那葯能吃不?否則真的腦殘,我就大罪了。」

    「你怎麼樣?感冒了嗎?自己是醫生,也得開藥來吃啊。」離微揚摸了摸她的額頭,「還有點發燒……」

    她的臉色煞白,一瞬間說不出話來,他所有的寵愛都只給了離微揚,他所有的疼愛和珍惜全部都給了離微揚,他給她的,從來就只有折辱和傷害。

    「我當然是認真的。」南宮驕的雙眸寫著真誠和寵溺。

    離微揚莞爾一笑,然後對離天穹道:「我們走了,晚上有特別看護照顧你,你若是有什麼地方不舒服,要打電話告訴我。」

    南宮驕自然明白,不僅是生意上的對手,還是感情上的對手。

    她愉快的起身,去輕輕的洗漱之後下樓煲湯。

    夏落雨隨即走了出去。

    翌日。

    「姐夫,你還沒有說你的意思呢?」離天穹依然是咄咄逼人。

    ……………………

    護士見他帥氣又可親,於是都挺喜歡他的,而且他這些年來對莫小兮又是情有鍾,更加證明了他對感情的專一和傾注。

    「條件不變,是嗎?」離微揚當機立斷的道。

    南宮驕卻是一伸手,將離微揚擁在了懷中,「別著急,聽天穹把話說完。」

    她這一刻,有些彷徨,有些失措,有些迷惘,有些恐懼。

    啞婆婆的聲音傳了過來:「微揚,我查到了一些資料,想起了一些事情,不知道你是否還願意聽我說這些?」

    「受罰!」南宮驕下令。

    南宮驕的所有熱情被這幾個字眼給弄得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他將她抱起來,放在了床邊坐著,「你先聽吧!我去陽台抽支煙。」

    「最好燒成了腦殘。」莫小兮嘻嘻一笑,她也發現自己不正常,一定是腦殘了,她的身體喜歡東方威,她的心裡喜歡離天穹,她竟然能做到這個地步,不是腦殘是什麼?

    莫小兮就這樣走出了卧室,然後拿過晾在浴室里的濕衣服,穿在了身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好,我一會兒就去。」離微揚安慰著他,「你再喝一碗雞湯……」

    「我哪裡弱了?」離微揚小聲的嘀咕著。

    「你才發騷呢!」莫小兮用手肘一拐離微揚。

    「好,我下班的時候來接你。」南宮驕點頭道。

    突如其來的這一聲稱呼,讓南宮驕和離微揚都一怔,但兩個人都是聰明人,隨即也就回過神來。

    南宮驕轉過身,深情的凝視著她:「罰你嫁給我,不準說不!」

    當莫小兮一打開門,看到是離微揚過來看她時,她不由自主的衝進了離微揚的懷抱里,「親愛的,這世界上就你對我最好了……」

    南宮驕盯緊了他:「你不是我,自然是不會了解的。還是,別和我攀親,我最討厭血脈二字。」

    沒理由的,他升起了一陣失落感來,他習慣每一天早上醒來的時候,都能看見她,看著她在他的懷裡睡得像個沒有安全感的孩子般,他就特別的滿足。

    當然,她從來不拿自己和離微揚相比,她知道,自己比不上離微揚。

    「我哪有?」心思被姐姐猜中,離天穹喝著雞湯,卻不肯承認。

    南宮驕的雙眸瞬間冷凝成冰,但還是道:「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嗎?」

    離天穹很早就醒來了,他問了又問護士:「莫醫生來了沒有?」

    那剛剛萌芽的心,最需要精心的呵護,最需要愛人捧在掌心裡疼愛。

    夏落雨拿了一份文件進來,而南宮驕正站在摩天大樓的玻璃窗畔,背著著門口,似乎在看向遠方。

    總裁辦公室。

    離微揚不由笑了:「這時候還能這麼二!」

    她一直保存著這枚戒指,儘管他們早就離了婚,儘管他們那時隔著千山萬水,可是,她一直不捨得丟棄,就像是不捨得丟棄他們之間的感情一樣。

    離微揚拿了溫度計來給她量了溫度:「你得吃退燒藥才行,現在已經開始燒壞腦了,亂問問題了。」

    兩個女人同時笑了起來,彷彿回到了以前學校里無憂無慮的快樂時光里。

    可是,東方威的態度,卻是令她心寒。

    她起來的時候,南宮驕還在睡,她從他的懷抱里慢慢的起身,看著他的睡顏,她不由輕輕的笑了笑,繼而偷偷的在他的頰邊烙下一個早安吻。

    是她太過於奢望了!

    南宮驕將她一個公主抱抱起來,「那就直接做……」

    南宮驕回過神來,伸手接過夏落雨手中的這一份,他看了看之後,拿出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這話問得犀利又直接,讓南宮驕連迴避的機會都沒有。

    「我明天早上要去見師父。」她說。

    離微揚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好,我明天一早去找你。」

    但是,離天穹卻是覺得,姐姐再次進了南宮驕布置的溫柔情,他的姐姐雖然聰明,但是,情商絕對不夠南宮驕的高,所以,她不會是他的對手。而且,他總是覺得,南宮驕的話,看似天衣無縫無懈可擊,卻總是有一絲兒不安……

    莫小兮不再說話,她當著他的面,一粒一粒的解開了襯衫的鈕扣,繼而將這件大襯衫脫下來,任它帶著她的溫度滑落於地面,連同她的心,一起摔碎了。

    南宮驕被她跳躍性的思維弄得一怔,這是哪兒跟哪兒?

    她有些無所適從,也有些害怕明天的談話,有時候,未知的命運是令人害怕的。

    東方威凝視著他:「很好,既然是你不願意回來,我們就只有做對手了!」

    南宮驕從展會直接來到了醫院裡,他接離微揚回家,看著她在給離天穹削水果,他蹙眉:「天空的手也沒有傷,讓他自己做。」

    離微揚讓莫小兮睡覺,她則是幫著莫小兮簡單的收拾了一下,然後關上了門,再次到了醫院,告訴離天穹有關莫小兮的事情。

    南宮驕還在睡覺,他昨晚入睡得晚,這時還很沉,直到天色大亮,他感覺到了眼睛有亮度之後,睜眼一看,離微揚竟然不在他的懷裡。

    離微揚盛了雞湯給他喝:「怎麼?沒有看到小兮就失魂落魄的?」

    大家各憑本事,看誰最有能耐。

    「微揚,你說,我是不是很笨,不懂得討好男人?」莫小兮趁著自己燒得糊裡糊塗的,問道,反正這話,等她醒了,就會忘記了。

    東方威見離微揚肯原諒自己了,他自然是從身到心都是開心不已的,面對著南宮驕的時候,他道:「奶奶希望你能回家吃一次飯。」

    離天穹卻是佯裝不知:「姐夫,你什麼時候娶我姐姐?」

    南宮驕不想和他再說什麼,於是轉身離開。

    可是,她連吃醋的機會都沒有!

    兩人正要往床里滾時,離微揚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她伸手去拿,然後臉色一認真的說:「驕,先別,是師父……」

    兩人在會場打了一個照面,誰也都沒有說話。

    他走進去,從身後環著她的腰:「早安,寶貝!」

    離微揚回頭甜甜一笑:「喲,瞧你這嘴甜的喲,肯定是聞到我雞湯的香味了,所以才故意的吧!」

    南宮驕轉過頭,親昵的蹭到了她的髮絲,她的髮絲柔柔的軟軟的摩挲著她的皮膚,「需要我陪時,告訴我。」

    南宮驕再次望向了外面,秋風秋雨秋瑟人,落葉隨風飄的日子裡,沒有想到意外之事,也隨之而來。

    東方威不想奶奶傷心,畢竟奶奶一直為了他,做了很多的事情,奶奶交待他,要請南宮驕回來。

    小據好我所。離微揚和南宮驕一起回到了海景別墅,南宮驕先去洗澡,而他出來時,看見離微揚正在看著他們第一次結婚的戒指,他走到了她的身邊,「微揚……」

    離微揚卻是羞紅著臉,埋進了他的懷裡來。

    離微揚一怔,咬了咬唇沒有說話。

    「哪裡都弱!」他邪邪一笑,「我每次都要不夠,你就不行了……」

    離微揚再次見到了師父,她如約而至,只是希望這一次她能夠從師父的口中得到有效的消息,無論是什麼情況,無論她的親生父母是誰,她都有權利知道,這是對生命最初的認知。

    師父凝視著她,然後只是交給她兩張照片,「微揚,你可以看看這兩張照片,聰明如你就會明白了。」

    明天兩萬更,敬請期待。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