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84章 同生共死(最感人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84章 同生共死(最感人章)字體大小: A+
     

    四周都是轟隆隆的聲音,飛沙走石之際,眼前也是一片沙塵飛舞。

    離微揚看到了南宮世家的子弟們被大石壓下,發出了一聲一聲慘烈的叫聲,而她幸好是被南宮驕擁在懷中,一直向下墜去,也有石頭撞到了她的身上,疼痛感巨增,但是,卻怎麼也疼不過南宮驕看她的目光!

    他以為是她在害他嗎?他以為這是她帶他來的就是她所為嗎?

    無論他用來做什麼,她都給他用。

    山谷。

    東方威不置可否,他不說話,她又不會猜他的心思。

    她現在被困在了這裡,哪兒也去不了,所有的猜測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

    南宮驕沒有說話,他依然是閉上了眼睛。

    南宮驕伸出了手指,撫去了她臉上的淚水,「要我怎麼證明呢?」

    東方威轉過身來,凝視著她,她看上去精神不錯,他受了傷,她還能睡得這麼安穩?看來真是個沒心沒肺的女人!

    離微揚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里,她哭得更傷心了:「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不知道是意外,還是有人設局,可是,我真的沒有加害你的意思,在我的心裡,你是我的愛人……」

    她看也沒有看就接了起來:「喂……」

    很快,莫小兮來到了東方威的房間里,他背手而立,袖子挽了起來,莫小兮見他還是昨天她包紮過的,他還沒有換過葯,於是忍不住說道:「我先給你換藥吧!再看看傷口恢復得怎麼樣了?天氣太熱容易發炎的。」

    「微揚……」忽然有人叫了她一聲。

    「驕……」離微揚第一時間呼喚著南宮驕的名字:「南宮驕……」

    但是,這幸福卻是就像肥皂泡一樣,吹到了空中就已經幻滅。

    她先是給他洗頭,他閉著眼睛,她的十指在他的黑髮間穿梭,柔柔的摁著他的皮膚,再是輕輕的沖洗,之後,是洗胸膛,胸膛還好,反正好些個男人夏天會赤著胸膛,可是那腹部以下……

    她馬上將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不……不是這樣的,驕,我不是不信任於你,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說,這事情本來就是我的錯,是我將你帶到這裡來的,我寧願你打我,我寧願你罵我,也不要這樣說,我不說給你聽,一是因為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我的清白,二是因為南宮世家死了那麼多的子弟,你已經夠難受了,我怎麼能夠再在你的傷口上灑鹽呢?」

    於是,她自作聰明的拿噴頭來沖!

    她說到了後來,放聲大哭。

    「處罰你?」南宮驕閉眼睛休息了一下,「不必了!」

    「住手!」東方威惱怒的吼道,她不知道這會刺激他長得更大了嗎?「你是個什麼事情也做不好的笨女人!」

    東方威睜開了眼睛凝視著她,她只得將眼睛看向了別處,由於緊張,她抓得難免緊了一些,惹來男人的一聲悶哼。

    他一定是對她失望透頂了吧!所以連話都懶得說上一句了。

    莫小兮早該猜到,他會叫她來,沒有碰她的話,應該就只剩下問離微揚怎麼樣了,莫小兮道:「我在房間里睡了一天,不知道微揚……」

    南宮驕的雙拳在瞬間捏緊,然後一拳重重的砸在了石壁上,發出好大的一聲「砰砰」響。

    忽然「砰」一聲響,離微揚只覺得一陣天眩地轉,她慢慢的暈了過去……

    聽著她哭得像是一個孤苦無助的孩子,南宮驕伸出手,將她擁入懷中:「微揚,知道我在失望什麼嗎?」

    莫小兮雖然是醫生,但她不研究兩-性學,所以她對男女之事知之甚少,自然是不明白東方威為何突然之間發飈了,她的所有兩-性學,都是來自於他,儘管一點也不光彩。

    當她再仔細凝神一看時,才發現這是一個石窟,她看到的各種各樣的光芒,其實是石頭裡面發出來的,也就是說,這裡是有著奇異原石的一個大礦。

    「揚揚怎麼樣了?」東方威淡淡的問了一句。

    她不要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她的心中所擔心的幸福會破滅,竟然是來得這麼快!

    離微揚醒來的時候,是一個洞穴里,裡面有著各色各樣的光芒,彷彿是一個五彩繽紛的世界,如果不是身上的疼痛感,她真的以為是到了天堂了。

    「是!」她起身,跑去了洗漱,然後看到補了一天眠的自己總算是沒有早上那麼憔悴了,早上的她看上去就像一個失眠的女鬼一樣,其實她也不知道女鬼會不會失眠?

    他平視著前方,雖然沒有搭理她,但她乖巧的蹲在他的腳旁為他換藥,然後聽到她在說:「盡量不要濕水。」

    「啊……」她先是叫了一聲,沒有想到他會彈跳,像是有生命一樣,而且在她握住時似乎又漲大了一圈……

    她胡亂的摸著他的臉,搖晃著他的脖子,試圖將她搖醒來:「南宮驕,求求你,你不要有事……」

    南宮驕只是盯著她,然後冷聲道:「微揚,你讓我很失望!」

    頓時,就有兩道如冰的視線射在了她的臉上,東方威蹙眉,「你是豬啊,晚上睡白天也睡覺?」

    這一句話,徹底擊破了離微揚所有的防線,她曾經以為,她和他終究是陌路夫妻,不過是利益結合下的犧牲品罷了,可是,在最無助的時候,給她信心的人,還是他。

    當年父親拋棄了他們兩母子時,他能深切體會到那一種來自最親的人的傷害,那是永遠也彌補不了的傷害,那是永遠也癒合不了的傷痛。

    但是,他的雙眸,在黑暗裡仍然是令她不敢對視的,他沉聲道:「兄弟們呢?」

    南宮驕雙手捧著她的小臉:「我知道你不會傷害我,我失望你不肯跟我吐露心事,明明心裡難受,明明委屈不已,卻是將所有的難受和委屈背負在心裡,不肯跟我吐露一個字,微揚,我真的就不能讓你信任一次嗎?」

    莫小兮也惱了,她好心好意的侍候這大爺這麼久,反而是惹來了他的怒吼和責罵,她惱道:「你自己洗!」

    可是,她強忍著酸痛站起身來時,才想起她是怎麼進來。13acv。

    說完后,她就轉身往外走去。

    曾幾何時,他也有過這樣的感受。

    他對她說的永遠都是這樣的開場白,他對她說的永遠都是這一句話。

    「如果我們出不去,被困死在這裡,你最想做的最後一件事情是什麼?」離微揚伏在他的胸口,輕聲問他。

    莫小兮的腳步一滯,這個死變-態是絕對做得出來的,她只好停下來,「又嫌我洗不好,要我留下來做什麼?」

    「南宮驕……」離微揚欣喜過望,她趕忙抬頭看著他,撫著他俊美的臉龐,「你醒來就好,我好擔心你……」

    莫小兮走近他,拉他坐在了沙發上,她解開他手上的紗布,仔細的檢察了他的傷口,再用消毒水清洗。

    他自己用好的那一隻手來沖洗,冷水打在了身上,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不會啊,到處都是五顏六色的光……」離微揚詫異的道,但轉眼之間,她就明白過來,「我能看到這裡面的玉石發出來的色澤,照亮了這裡……你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所有的信任,才剛剛建立起來,就這樣的被無情的打破了。

    南宮驕的雙眼儘管再犀利,也不能看到玉石的材質,所以這一點上,他是不能和離微揚相比的。

    她埋首在他的頸間,肆意的哭著委屈的淚水,這些年來,她早已經習慣了隱藏真實的情緒,可是,她發現在他的面前,她是不是可以肆意的流淚了呢?

    離微揚好久都沒有看到這些了,不由高興了起來。

    離微揚也不敢亂做解釋,這一件事情起因是她,她帶著最期待的幸福叫他來這裡,可是,誰會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對她而言,這是一個局?還是意外,她自己都不清楚,她又怎麼能給南宮驕解釋清楚?

    莫小兮拿了他的睡衣為他穿上,然後又收拾了浴室,這才走了出來,一出來就看見他在抽煙,她皺了皺眉,終是什麼也沒有說。

    「你給我洗澡!」他冷聲道。

    東方威背對著她:「去拿睡衣給我。」

    離微揚卻是在他的胸膛上哭個夠,她抬起淚眸兒望他,「驕,你真的相信我么?」

    「我弄痛你了!」莫小兮更加緊張了,說真的,她怕他無休止的折磨。

    離微揚被這樣的他嚇了一跳,她輕聲道:「驕……」

    「好!」莫小兮的臉上一紅,換言之,她寧願幫他洗澡,也不要他貫穿她的身體。

    她見他不理會她,於是拿出了手機來,想著向外求救,可是手機根本是沒有信號,她又看到了師父發給她的那一條信息,不由低聲哭泣了起來。

    東方威凝視著她:「你不是想我不折磨你嗎?自己放聰明點,我就不會。」

    她抬眸看了一眼他,他仍然是閉著眼睛,氣定神閑。

    她剛才在找他時,檢查了一遍,沒有一個活的,好在她和南宮驕都還活著,這也是令她覺得開心的事情了。

    隨即他又惱自己了,叫她來就是發泄用的,他還用冷水沖做什麼?

    於是,她一個人走出了酒店,去街上逛逛。

    他看著她哭得像是一個無助的孩子,她伏在了他的身上,淚水早已經穿透了他的胸膛,灑在了他的心上。

    可是,再多的對不起,也不能換回這些年輕的生命,再多的對不起,也不能讓她和南宮驕脫困,再多的對不起,恐怕也是難以換回南宮驕對她的信任了。

    所以,她低聲道:「對不起……」

    她雙手將他越抱越緊,南宮驕都能感覺到她勒得他疼了,他發現她顫抖得厲害,那是一種被最親的人拋棄過的感覺。

    「你怎麼處罰我都行。」她低聲道。

    東方威見她敢挑戰他的權威,他冷聲道:「你敢踏出這門半步,我將你八光了吊在酒店大門前。」

    南宮驕低聲笑了起來:「你呢?」

    ……………………

    「吻你!」她有點羞怯的說,吻到地老天荒去。

    酒店裡,莫小兮睡得迷迷糊糊的,卻是聽到了手機響起來。

    周是沙石有。南宮驕這時凝視著她,他沒有問話,但是雙眸里已經表示著他想要問的問題,他自認為待她還是不錯,除了偶爾欺負一下她的身體,可是,他還不是讓她也快樂了嗎?可是,這一齣戲,她唱得是不是太過了?

    反正他也不想聽,她有什麼好說的?

    離微揚看到不少的南宮世家的子弟倒在了地上,她趕忙過去察看,看哪一個是南宮驕,她每看一個,就不斷的叫著他的名字,直到看清楚了不是他之後,她才略微放下心來,可是沒有找到他,她馬上又將心給鉤了起來。

    離微揚所有的冷靜和智慧,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事件給毀沒了。

    離微揚咬了咬唇,她本來是有著足夠的自信,可是,在他面前,她就覺得矮人一等了,她配不上那麼優秀的他!

    說完了之後,他一揮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當他在石壁的角落裡看到了他時,她馬上就撲了上去:「南宮驕,你醒一醒……」

    難得的相互信任,讓他們過著快樂而幸福的生活。

    她的手撫在他的胸膛上:「如果我們能出去的話,我一定會找到天眼之石。」

    莫小兮再笨了猜到了東方威所說的聰明點在哪裡,他無非是想無時無刻都知道離微揚怎麼樣了。

    她抱著南宮驕高大的身軀,一刻也不敢停的喚著他,然後小手也在他的身上胡亂的摸來摸去,「南宮驕,你醒一醒,你如果有事,我也不活了……」

    南宮驕沒有解釋他要的原因,他只是低頭吻了吻她的唇角,安撫著她的情緒。

    「南宮驕……」離微揚撲進他的懷裡來,她緊緊的抱著他,這一路走來,沿途路上的風景,我們錯過了以前,但是,我們不再錯過以後,好嗎?

    「還不是你……」莫小兮沒有說下去,她說不出口,還不是他在夢裡也在蹂-躪著她,害她一個晚上沒有睡覺!

    南宮驕醒來后,咳了兩聲,然後坐起了身體,「怎麼這麼黑?」

    莫小兮所有的瞌睡都不見了,她只要一聽到這個聲音,就猶如是墜入了地獄一般。

    他不說話,她就當他是默認了!

    離微揚愕然,她瞪大了眼睛,看來他們兩個人之間,真的是溝通有問題。

    「過來我房間!」陰冷冰寒的聲音響了起來。

    「乖,別哭了!」他誘哄著她。

    離微揚知道,自己在這裡再多的解釋也是蒼白無力,平常他再生氣,也是對她嘻皮笑臉,可是現在,他只是靜默,這樣的沉默,讓她才知道,他們之間的信任鴻溝到底有多大。

    東方威指尖的煙在不斷的燃燒,他有意無意的抽一口,只是苦了莫小兮,他沒讓她走之前,她不敢走,而且身為醫務人員,是最先參與戒煙行動的先鋒戰士,她不僅不能指責他,反而是要站在這裡吸二手煙。

    如果是師父設了一個局,那麼,她的身邊還有誰可以信任?她一直當師父是長者,是長輩,師父教她賭石,師父在她委屈時安慰著她,可是,為什麼會這樣?

    於是,她按了一點沐浴露在手心,搓成了泡泡之後,輕輕的撫上了他的巨大。

    她和他從來沒有這樣面對面的站過,何況現在還是她為他脫衣服,她一邊紅著臉顫抖著手指,一邊解開了他的襯衫扣子,還有西裝褲,最後是……

    她明明是和他一起墜落滾下來的,可是他人呢?

    離微揚知道,他會對她失望的,她低泣著沒有反駁,不僅是他對她失望了,就連她自己,也對她自己失望了。

    離微揚在這一刻也是心痛難忍,耳邊除了飛沙走石的聲音之外,還有就是南宮世家子弟們凄厲的喊聲,她不想任何人受傷的,特別是南宮驕,她剛剛下了那麼大的決心,要和他一起攜手到老,他也才承諾了要和她過一輩子。

    離微揚聽他一醒來就問這個,她的聲線都在發抖,「全都沒了!」

    儘管他花樣百出的使出手段折磨她,她還是做不到假裝什麼也看不到,她不是他,冷酷如冰郎心如鐵。

    南宮驕低頭,吻去她的淚水,「微揚,你可知道,我與你之間的信任,是不需要證據的。」

    這是她能為他做的事情,這也是她甘心情願為他做的事情。

    關鍵是她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位置,但卻是深深的恐懼,他總是能用這個玩藝將她折磨得要生要死。

    她立刻走出了房間,然後去敲了敲離微揚的房間門,可是沒有人開門,她想著他們可能是出門去玩還沒有回來吧!

    她沒有幫上忙找天眼之石,反而是將他置入了危險的深淵裡。

    離微揚跪坐在了他的身邊,「驕,如果有機會出去,我會給你一個解釋,無論你相不相信這個解釋,我都不怪你。可是現在,你振作起來,我們尋找出口,好嗎?」

    南宮驕的聲音有幾分嘶啞:「只滿足於吻我么?我可不止這些!」

    她睜著閃亮的雙眸望他,聽見他在說:「我要將你放在一大塊玉石上,狠狠的要你……」

    第三更,還有一更會晚一點。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