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78章 情愛如棋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78章 情愛如棋局字體大小: A+
     

    酒會。

    今天是端木熠的公司舉行酒會,而作為他的好朋友皇甫觴和南宮驕,都到了場,而且離微揚也隨行。

    她在他們三人聊天時,走到了別處去玩,反正三個純爺們聊的內容,她也沒興趣參與。13acv。

    南宮驕揚唇一笑:「你覺得她還想看見你嗎?」

    南宮驕在自己兄弟面前並不逞能,他道:「我們和棋。」

    今天的她,穿了一件純白色的小禮服,線條流暢且簡單,沒有多餘的褶邊設計,淺v領露出了她美麗的鎖骨,頸間戴著一枚血紅色的心形玉墜,這枚玉墜,自她出生之日起,就戴在了她的身上。

    離微揚頓時就察覺到了異樣的情緒,她移開了話題,「教我下棋,好么?」

    南宮驕卻是笑了,「你應該知道,我對於背叛過我的人,都是恨之入骨,你自求多福,為她祈福吧!希望她能過得好。」

    離微揚眼看著要輸了,她耍賴毀掉了棋盤,然後托腮看著他:「師父,我什麼時候才能出師?」

    南宮驕笑了,「我不告訴你,隨便你怎麼剖析。」

    端木熠雖然不是珠寶業界的行家,但是憑感覺來看,它的價值也不菲。

    既然是看不清,就不需要去看清。

    他曾說過,他需要的是她給的信任。

    離微揚只覺得他一來,揚起的風都是霸道無比的,她淺笑嫣然的依偎在他的懷中,只要南宮驕一來,吸引了在場女性們所有的目光。

    南宮驕沒有去戳穿她的話裡有話,他淡淡一笑:「那是你棋藝不精,等你師出有名了時,就會手執棋盤,想怎麼走就怎麼走了。」

    離微揚被端木熠邀請進去跳舞,她輕盈似蝴蝶,翩翩飛舞在眾人的心間。

    她和它的感情,似乎有一種融合的感覺。

    兩兄弟之間的恩怨情仇,可能是從父輩說起了,她想起那一晚南宮驕森冷的說過,再恩愛的歲月也敵不過背叛的刻骨銘心,可想而知,南宮驕自然是恨他父親當年和另外的女人生了東方威。

    可是,很明顯的,她這是估錯了啊!

    南宮驕雙眸也染上了笑意,「好,沒問題。」

    南宮驕卻是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沒有說話。

    「就你會哄人!」離微揚笑得唇片彎彎。

    離微揚自然是不想,要不然今天就不是遠遠的來聽結果就行了。

    離微揚以為,這是他在尊重著她,畢竟女人喜歡的性-愛方式,是要有男人的愛的,是要自己心甘情願的。

    東方威最後被判了三個月的刑期,由於是自首,他還可以在庭外服刑。

    端木熠端著酒杯:「驕,幹嘛不請微揚去你的新公司工作?這樣的人才豈不是浪費了?」

    端木熠道:「微揚,我得趕緊找一個女朋友,這樣我們三個人聚會時,你才不至於無聊了。」

    「來。」南宮驕放下了酒杯,他只是淺嘗即止。

    「是!」東方威沉重的道,「但她這一生都只會恨我,所以,我希望你能對好好的對她!」

    他不再碰她,只是因為她曾是東方威的未婚妻了。

    離微揚怔在了原地,感覺自己就是他棋盤上的棋子,他想放在哪裡就在哪裡,他讓她進她就進,他讓她退她就得退。

    端木熠站起身來,「你們倆下棋,都是高手過招,我就不在這裡丟臉了。我乾脆去找微揚玩算了。」

    坐以待斃不是她行事的風格,可是,和他硬拼,她又不是他的對手!

    只是為了報復她曾經轉投東方威的懷抱嗎?

    當晚,回去了海景別墅之後,離微揚就纏著南宮驕要他教她下棋,兩人在夏天的夜雨里,沏一壺清茶,坐於窗畔,聽著雨聲,品著香茗,然後各人手執棋子一枚,在對弈之中增進感情,也是一種非常不錯的選擇。

    「微揚,這是驕送的么?」端木熠問道。

    皇甫觴凝視著他,他們三人之中,南宮驕堪稱角色多面,他會溫柔會寵溺,狠起來亦不是人,他的心思最難捉摸,他在生意場上不按牌理出牌,在感情之中,他還是不猜為妙。

    今天是東方威的案件定案的日子,離微揚沒有告訴任何人,她悄悄的來到了法庭,坐在了最不起眼的角落裡。

    南宮驕卻是笑著離去,「我等著你來救贖她!」

    南宮驕也望了望,她笑得很燦爛,在水晶燈光下非常的迷人,再加上她本身清雅絕塵的氣質,是一個非常容易讓男人動心的女人。

    難怪,自從她回去之後,他沒有再碰過她。

    離微揚低頭一笑:「不是的。」

    她閉上了眼睛,她這才夢想著憧憬著和他和昊昊能一起過著一家三口幸福的日子。

    「對了,你對夏落雨的真心有幾分?」南宮驕這時反將一軍。

    她早該知道,南宮驕是一個多麼殘忍而冷酷的人,別看他對你溫柔而寵溺,可是一翻臉就是狠辣無情。

    她在這一刻告訴自己,自己不會再時他棋盤上的棋子,她要相信他,他是真的會對自己好。

    「怎麼不下棋了?」她輕聲問他,抬眸時雙眸如霧。

    那麼,他要她回到她的身邊,是為什麼?

    「我家兄弟這麼小氣!」端木熠蹙起了眉頭,「我得說說他才是了!」

    於是,她伸出手,主動的環上了他的脖子。

    他的話,猶如一把尖刀,插在了離微揚的心上。

    她轉向了窗外,閉上了眼睛聽著雨聲,可又知道?棋子最大的夢想是變成執棋人!

    南宮驕揚唇一笑:「為師想留你一輩子!」

    南宮驕伸出手指一動棋盤,「每一枚棋子有每一枚棋子的用處,就像這棋盤,不多不少剛剛好。觴,你問這個做什麼?」

    「隨便問問,順便剖析一下你的心理。」皇甫觴面無表情。

    離微揚戴著一頂大大的太陽帽,聽到這個結果雖然沒有什麼意外。她正準備離去時,卻是見到了人群有一陣騷動,她也望了過去,卻是看見南宮驕正過去東方威那邊。

    「怎麼對下棋有了興趣?」南宮驕見她乖巧,也就順著話題問了下去。

    「你的愛上了她?」南宮驕挑眉,暗含諷刺。

    皇甫觴對這樣的話題不參與進來,他道:「驕,我們殺兩盤么?」

    東方威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希望你能善待她!」

    原來,他要她回去,只是為了讓東方威難過傷心。

    可是,他卻是沒有再碰過她了。

    兩人會曖昧,會說情話,會對酒把歌,會在雨夜對弈棋局,會同床共枕。

    ……………………

    皇甫觴是直接起身離位,根本不搭理他這個話題。

    「我隨便走走,你們先聊著。」離微揚淡淡的笑著。

    她似乎發現了頸畔有著溫熱的氣息,在一轉頭之時,卻是意外的碰上了兩片清涼的唇……

    皇甫觴扯了扯唇角,不置可否。

    離微揚看著棋盤,然後小聲道:「我怎麼覺得,你給我的每一步棋,都是有著深深陷阱,我根本掙扎不得,只得乖乖的投降。」

    會天司行興。她不知道是怎麼走出了法院,然後一個人坐在廣場里,她該怎麼辦?

    「哲人們都說,棋如人生,人生如棋,我聽端木總裁說,你的棋藝很高,我這不是想了解你嗎?」離微揚噘起了小嘴。

    雖然是雨聲滴嗒,但她卻並不討厭這樣的夜。

    南宮驕獨自坐在棋盤旁,點燃了一支煙,俊臉如夢似幻,或者,這世界上沒有人能看得清他的心思。

    於是,南宮驕和皇甫觴兩人擺好了楚河漢界,兩是弈棋的高手,亦是心戰的高手,誰都深藏不露,卻又是棋鼓相當。

    南宮驕帶領著她揚步於舞池之中,他卻是先說道:「你很美麗!」

    博弈之時,皇甫觴望了望台下,端木熠不知道說了什麼,逗得離微揚笑了起來,他道:「驕,你的真心十之有幾?」

    在這一盤情愛棋局上,誰是執棋人?誰又是棋盤上的棋子?

    一次又一次,她也以為,真愛就要來了。

    「說誰呢?」忽然一個高大的人影從端木熠的手中搶走了他的舞伴。

    她走了之後,三個人繼續他們剛才的話題。

    這個她,自然是指離微揚。

    「南宮驕,她是一個好女孩!」東方威怒了,「你不珍惜她就不要糟蹋她!」

    可是,在面臨著真相時,卻是那麼的殘忍。

    南宮驕似乎對這句話不滿意,「還有誰不會哄你,是不是?」

    儘管是下棋時的玩笑話,可是離微揚聽在了心裡還是覺得很開心。

    東方威凝視著南宮驕:「她沒有和你一起來?」

    傷害到父母的兇手,今天終於得到懲罰,她是應該到場的。

    她閉著眼睛任他親吻自己,這樣她才能更加全身心的投入進去,享受著他的寵愛。

    法庭。

    離微揚再一次生活在了寒冷的深淵裡,感覺四處都是埋伏,她就是他陷阱里的小獸,任她怎麼掙扎,也跳不出他手掌心。

    雨打芭蕉聲聲聲響,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但現實,卻是非常殘忍的打破了她的幻想。

    讓她這樣的猝手不及,還沒有來得及品味一家三口的幸福時,就被他再次撕碎了。

    她正不知所措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接起來一看,正是南宮驕打來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