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70章 回去他身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70章 回去他身邊字體大小: A+
     

    她的態度?離微揚看著這個一直拿她當棋子的男人!

    她這一生都不想再見到他!可是,還是以這麼荒誕的方式見面了!

    他以東方***命令,娶她為妻,只不過是因為東方集團公司的利益罷了。

    離微揚想坐起身,無奈身體綿軟得特別厲害,這白酒不知道有多少度,她不勝酒力,此刻根本無力坐起。

    聽到他提東方威,還有著意識的離微揚也生氣的頂回去:「這不正是你希望的嗎?你看到了本世紀最大的笑話,我竟然是真心的要嫁給自己的仇人……」

    南宮驕的臉色一變,握著酒杯的手在不自覺的握緊來,他不料,在她的心裡,竟然是這樣看他的。

    他就喜歡喝她這杯酒!

    一想到她竟然要嫁給別的男人,他的心中,竟然是堵得很厲害,她不知道,他瘋了一般的過來,看著她穿著有著蘭花的旗袍,巧笑嫣然的站在東方威的身邊,他馬上就有了將她撕碎的怒火。

    清醒了的離微揚,她知道,她嫁給東方威的決定,讓南宮驕再也不能繼承東方珠寶公司了,他一直向她隱瞞真相,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南宮驕是忍下了怒氣,他冷聲道:「你今天來的目的就是這個?」

    她沉默著沒有說話,然後拿過一旁的冰水潑在了自己的臉上。

    離微揚握緊了拳瞪著他,他總是說得雲淡風輕,不知道這於別人,是怎麼樣的難度嗎?

    這樣的舉動,讓南宮驕也意外的撒了手。

    南宮驕這時將她伸手一撈,撈上了他的沙發里,她軟綿綿的靠在了沙發上,雙眸染上了水霧,而臉頰卻是酡紅一片,但是,不服輸的倔強,依然是展現在了臉上。

    離微揚向來牙尖嘴利,「是啊!一個算計著他的姐夫,恨不得他的腿一輩子都不好的姐夫,一個總會拿他來要挾我的姐夫,一個殘忍絕頂的姐夫!」

    南宮驕倒也不生氣,他淡淡的道:「嗯,喝了它!」

    然而,他早知道車禍一案是怎麼回事,可是,他偏偏什麼也不肯說,他可以在離婚之前告訴她,但是,他就會失去繼承東方珠寶公司的權利,說白了還是利益在作祟。

    南宮驕的臉色一沉:「想好了再告訴我!」

    他恐怕從來就沒有愛過任何一個女人,他有的只是算計,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無一不在他的謀略里,無一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這句「真心想要嫁給自己的仇人」,徹底將南宮驕激怒了,他一手抓起她的衣領,她可以說是陽奉陰違,她可以說是虛情假意,她可以說是逢場作戲,她怎麼說都可以,就是不能說是真心嫁給東方威!

    她的剛烈,不是一般。

    「想讓我放了天穹,回到我的身邊來。」南宮驕直接說了條件。

    離微揚的臉色一變,但很快恢復鎮定:「你不會。」

    最後的結局到來之時,他就這樣看著所有的人悲痛或者是絕望!

    她試了幾次之後,放棄了坐直,只得再躺下,只是這樣的她,就像是被待宰的羔羊,任他品嘗。

    如果是在意她的話,為什麼三年前什麼都不說要選擇離婚?

    南宮驕端起了酒杯:「既然是不懂事,我幫你教了他。」

    離微揚生氣的一瞪他,終是幽幽的吐出了一句話:「南宮驕,你比東方威還要可惡!」

    「你再說一遍!」他雙眸陰冷之至的盯緊了她,如鷹隼般銳利的雙眸,讓她的身體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

    經他一提醒,離微揚想了起來,她也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後道:「希望你放了天穹,我們之間橋歸橋,路歸路,我們大路朝天各走半邊。」

    他寧願看著她在仇恨和愛情里煎熬掙扎,他只是雲淡風輕的給一個承諾,他會給一個交待,三年的時間過去了,他還是一紙空的承諾。

    滾燙入喉,卻又即刻進入到了胃裡,從她的嘴唇到喉嚨再到胃裡,都像是火燒一般的難受。

    何況,倒酒的服務生都是水嫩水嫩的少女們!

    的度個直早。冰冷刺骨的寒意,讓她瞬間就完全清醒了過來。

    她像這酒,烈得特有性格,一般人都不會喜歡,喜歡的人又愛不釋手!不懂她的人品不出味道來,懂她的人才知道這勁道有多厲害!

    「東方威當年有錯,錯不可恕,但你在明知道是錯的情況下,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對我一直隱瞞真相。」離微揚沉下聲來,「你是我的枕邊人,但卻無時無刻不在算計著我,你以為這樣的你,我還會回到你的身邊去?」

    烈得難以入喉,但卻是上了癮。

    南宮驕一板一眼學著她的樣子,「你讓我放了天穹,做夢!」

    離微揚不理會他的比喻。

    南宮驕凝視著她,唇角一勾:「就這樣的態度?」

    而下一刻,就咳得她直不起腰來,白酒的烈性,讓她招架不住。13acv。

    南宮驕的俊臉,罩上了一層冰雪:「我在意的是這個?」

    離微揚端起了他的酒杯,這杯壁上還有他的味道,她厭惡的一皺眉,閉上眼睛仰起脖子猛的喝了下去。

    南宮驕自顧自的倒酒喝酒,被她喝過的酒杯上,還留有淡淡的香氣,而她在他的身邊,馨香也柔柔的縈繞著他,只是,她從來就是不被馴服的倔強樣。

    當離天穹轉述了東方威的關於陳年恩怨的話后,離微揚對南宮驕這個人,理解更多了一層。

    而南宮驕這時看到,她的膚色比之以前,微微的黑了一些,但是卻是很健康的膚色,看來,她比他想象得要是堅強得多,還能去非洲大草原看落日,這日子也比他想象的瀟洒很多!

    他就是一個掌控著全局的大人物,看著他們每一個人像是小丑一樣的跳來跳去,但怎麼也跳不出他的手掌心,一切都在他的謀划之中。

    當然,他沒有義務為她解釋這一切,他作為東方家的私生子,想要在得東方家的產業,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這不能成為她原諒他當她棋子利用的理由。

    她走上前,拿過桌上的酒壺,只是彎腰倒在了他的杯里。

    離微揚的俏臉一冷,護弟心切的她馬上諷刺著他:「你有什麼資格教他?」

    他狠狠的打擊了東方威,在東方威的訂婚宴上,公然佔有了他的訂婚女友,繼而讓東方威入了獄,可是,他也傷害了離微揚的心!

    「我可沒有一個東方珠寶公司能賠給你!」她冷靜之後,冷淡的吐出了這一句話。

    「南宮先生能放了天穹嗎?」她已經按照他的吩咐做了,他該兌現放人了吧!

    「咳咳咳……」離微揚慢慢的俯蹲了身體,難受得眼睛都酸澀了起來,真不明白白酒有什麼好?這麼讓人難受!

    「倒酒?會不會?」南宮驕指了指他的空酒杯。

    如果是在意她的話,為什麼在重逢之後依然是一句話也不肯解釋?

    離微揚閉上了眼睛,她該怎麼辦?明知道這個男人手段卑劣,而離天穹又犯到了他的手上,她一時之間竟然雙眸濕潤了起來。

    離微揚的酒也醒了一半,她害怕這樣的他,這樣的他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那一天,她訂婚時,他也是這樣的目光!

    「他也曾叫過我姐夫,不是嗎?」南宮驕一揚唇,似是在提醒著他和離微揚之間的關係。

    他居高臨下的凝視著她,淡然吐出:「你就像這酒!」

    他是個最殘忍的男人!他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她和東方威訂婚,他卻以強勢的姿態出現,並且以藍色玉石為引子,讓她主動的上了他的直升機,但卻又不開走,當著下面所有的親朋好友的面,強佔了正在訂婚的她,才扔給她一紙關於真相的文件。

    離微揚發誓,她這一次救出弟弟之後,就帶著離天穹遠走高飛,兩姐弟都再也不見他們的面了。

    離微揚的雙眸裝了滿滿的諷刺之色:「你還有在意的嗎?」

    這……才是他要算的帳吧!

    所以,她耐著性子好好的對他說道:「南宮先生,我弟弟冒犯了您,他為人不懂事,請你放了他,好嗎?」

    面對她字字泣血的控訴,南宮驕也不反對,他反而是喝光了杯中酒,並不急於反駁,反正離微揚找上門來了,他還怕她會再跑了不成?

    南宮驕的俊臉陰冷得開始難看:「不怕我弄死離天穹?」

    「哭什麼?我還沒有跟你算嫁給東方威的帳呢?」南宮驕聽到了她的抽泣之聲,怒道。

    離微揚小小的唇一揚,暗含諷刺:「你做夢!」

    離微揚自然是一進門就看到了這家夜總會難怪那麼吸引男人來了,光是倒酒的服務生,都是跪在一旁倒酒的,哪能不滿足這些男人的變-態心理?

    「你還想我怎麼樣?」離微揚或者是借著酒勁上來了,先前想好的謙卑的態度早飛到了九霄雲外,此刻只剩下對他的憎恨了。

    他既然是在要求她回到他的身邊,如果弄死了離天穹,她還會原諒他嗎?

    「是!這次會猜我的心思了,有長進了!」南宮驕冷聲哼道,「可是我能令他一輩子見不到陽光!讓他見不到你!」

    這個,她信。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