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53章 這三年,他一直都在(感動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53章 這三年,他一直都在(感動章)字體大小: A+
     

    離微揚是要問非常嚴肅的問題,他卻是這般的不正經,她不由不高興了!

    「南宮驕,你能不能先認認真真的聽我說完?」她的語聲變冷,俏臉也是染上了冰霜。

    南宮驕正在忙碌的大手此時停了下來,但卻是沒有撤走,他雙眸專註的凝視著她,似乎知道她想問的是什麼。

    南宮驕倒是沒有想到,還敢有人上來離微揚的地盤挑釁!

    離微揚受不了他這麼犀利的凝視,她知道他這人冷酷無情,於是先進了房間去收拾他們弄亂的的東西。

    離微揚剛一轉身時就聽到了一聲慘叫,其中一個男生的手被彪形大漢折斷,她馬上不忍心的道:「交給警察局吧!或者是聯繫少教所,給他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好嗎?」

    不多,就兩次。離微揚記得。

    微是的他但。她從不曾知道,這三年來,他一直都有關注著她。

    他一手將離微揚護在懷中,另外一隻手,像是扭麻花一樣的,將剩下來的幾個年輕男生全部都丟到了外面去,他俊臉一冷:「你們全部都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

    離微揚今天還真是運氣夠霉的了!

    她一早就被南宮驕胡弄她的話給氣倒了,繼而還被一幫不良少年劫持,要搶她小店辛苦經營來的錢財。

    「爺,是我們的責任,沒有保護好離小姐,才讓這幾個小蟊賊有機可乘,我們馬上就回去領罰!」

    南宮驕低嘆了一聲:「那就是有說話了,寶貝,我是不是喝醉了酒說錯了什麼?」

    「可是,在我們的規矩里,是功不抵過……」

    當這幾個小孩子想跑時,已經被幾個彪形大漢們團團圍住了。

    於是,這一幫男生,馬上就一哄而上的要搶東西了!

    而下一刻,離微揚和她手中抱著的玩具,全都落入了一個寬大溫暖的懷抱里。

    英雄的職責就是在人們危急關頭時,像天神一樣的現身救人。

    南宮驕這時擁著離微揚道:「我們進去。」

    儘管離微揚不在意錢財的損失,但是他們碰到了她給昊昊買的玩具時,她就惱火了,趕忙跑過去保護昊昊的玩具:「不準動這些東西!」

    離微揚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說得這麼高深,但還是望向了他。

    為什麼在醉酒時說的話和現在清醒了的態度相差那麼大呢?

    那是真話么?

    錢財對於她來說,一點也不重要,她也沒有掙扎,只是說道:「桌上有一個裝錢的鐵箱,打開來就是了。」

    由於好多天都沒有開門營業,錢箱里的錢也是寥寥無幾,只有大約幾十塊錢的零錢散在鐵箱的底部,其中一個只有一撮長頭髮其餘都寸頭的男生將錢全部拿起來,大略一數道:「老大,幾有***五六十塊錢,還夠咱們兄弟抽一包煙,這女人太不厚道了……」

    他也在凝視著她,雙眸非常的專註。

    她需要有一個釋放的空間,她要狠狠的將自己的情緒渲泄出去!否則她會精神都崩潰的。

    後面他們還議論了什麼,離微揚沒有聽下去,她悄然去了廚房,拿刀在切著疏菜,但是,她卻是驚訝無比。

    也不知道這爺是什麼理論?

    離微揚一怔,那些話是可以解釋他們之間誤會的,他卻認為是不該說的話嗎?

    醒來后的他,沒有明明白白的承認自己說的是真的,但是意思卻是這樣。

    「時機不成熟。」南宮驕認真的說。

    離微揚有些不明白了,他既然一直都知道她在做什麼,卻又肯放任她的自由,為什麼他們在相遇了之後,他又要苦苦相逼了呢?

    只聽見「砰」的一聲響,這個男生不僅是沒有打到離微揚的身上,反而是年輕的身子像是破碎的瓦罐一樣被摔了出去,發出了碎裂的響聲來。

    而南宮驕就是離微揚心目中的英雄。

    記得那次是在緬甸,她在山莊里等他回來,他卻是應酬醉了才回到來,那一次他將她壓在身下,說她好美。

    她抬頭望著他,卻是說不出話來。

    離微揚不理會他,依然是將頭側向了一邊。

    如果不是今天這幾個小蟊賊來搶劫,她還是什麼都不知道。

    離微揚猛的甩開了他的手,現在的他什麼也不說,一句時機不成熟就將她敷衍了過去,她離微揚是笨蛋嗎?

    南宮驕卻是有些不甚同意的眼神看著她,要知道,他們是賊,而且是帶著軍刀來搶劫的窮凶極惡的賊,她還替他們說話?

    南宮驕的雙手去擁住她的雪頸,然後往她的雪頸里吹氣,「我在你面前醉過幾次?」

    離微揚被他護在懷中,她看著這幾個年輕人很是害怕他,當然了,他現在俊臉上正罩著一層風霜,表明他現在非常生氣。

    她不想住在這個自己的家裡,因為有他,一切都變得特別壓抑!

    南宮驕站在廚房裡,看著她生氣的離開,他的眼睛越來越幽深,宿醉令他的頭有些痛,而倔強的離微揚,更是讓他頭痛不已。

    「爺,放了我們吧!」有人求情了。

    他在專註的時候,她會生出一種被愛的錯覺來。

    三年前他們沒離婚時他就沒有說出來,三年後他們還在糾纏著,他仍然是守口如瓶。

    她的心思有點凌亂,在切東西時也有點走神,忽然切到了手指,嫣紅的血從手指頭冒出來,她疼得一皺眉,有人說十指連心,果然是不一般的疼。

    南宮驕則是冷著一張俊臉,在訓斥著其中一個彪形大漢,離微揚離得比較遠,也依稀聽到了他很是生氣的話。

    他有派人保護著她,難怪附近的店家都有人搶劫有人砸店,她一直都是相安無事。

    她一看,竟然是五六個大約十多歲的少年,他們其中有人抽著煙,還有人在嚼著口香糖,架在她脖子上的刀是一把軍用匕首,非常鋒利的白晃晃的。

    這些彪形大漢們將他們提起來,就像是老鷹捉著小雞一樣的容易。

    這女人為什麼就不能乖乖的聽一回話?為什麼就不能對他有一點點的信任呢?

    只是,他從不曾告訴過她,他做過這一切。

    他在醒來之後又否定了的話,她該怎麼辦?他總是給她無盡的希望,卻又將她推入無盡的失望之中。

    「第一次說的話是真的么?」南宮驕低聲詢問。

    就在離微揚看著手指頭的血在一滴一滴的滴落時,忽然她的手指頭就被一隻大手握住了,繼而是有些淡淡的責備:「怎麼這麼不小心?」

    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店鋪?這幫小孩子年紀輕輕就出來混江湖,他們知道江湖是什麼嗎?

    就在離微揚打開門的那一剎那,忽然一把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拿錢來!」

    這個為首的漢子在承擔責任時,其中另外一個大漢小聲道:「但是這三年來我們將離小姐保護得很好啊,要不是我們暗中保護,她的小店是早被人砸光,早被人搶光了……」

    這幾個小蟊賊,在江湖泰斗面前,那根本就是關公面前耍大刀,獻醜的是他們自己。

    可是,作為黑道上的風雲人物,他哪裡將這幾個初出茅廬的小混混放在眼裡?

    「拿她店裡的東西,大家喜歡什麼拿什麼!」其中一個叫做老大的,也是一張未長大的幼稚的臉。

    幾個年輕男生見有幫手,而且這個幫手來勢洶洶,他們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一句「一起上!」就全部都撲向了南宮驕。

    畢竟在她看來,他們還是沒有成年的學生,他們是父母疏於管教的後果。她自小失去父母,深知少年生活的不容易,稍稍把持不好,就容易學壞走上岔路。

    她不說話,而且將頭望向了別處。

    那好,南宮驕你就守著你的秘密吧!不要再來糾纏我!

    「昨晚我醉了酒,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他低聲問她。

    南宮驕卻是意有所指:「如果那次是真話,這次亦一樣。」13acv。

    「別這樣……」她羞紅了臉,低聲道。

    離微揚惱怒的離開了廚房,然後直接向門外走去。

    馬上,那個大漢子跪在了他的面前,倒不是在求情,而是在領罰。

    從以前到現在,他從不讓任何人欺負她,當然,只有他才能欺負她。

    「還不識相!」其中一個男生一個大耳刮子就朝離微揚颳了過來。

    也就是說,他一直知道她的一舉一動。

    他以為她疼,於是握著她的手指,放進了他的嘴裡,用舌尖輕輕的舔著她的傷口,她馬上就要縮回手指去,那種酥麻的感覺敏感的從指尖開始,一瞬間就蔓延至了全身。

    離微揚只覺得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注入給了她,她被他擁住,無限安全。

    離微揚還是忍不住的問了一句:「為什麼現在不說清楚?」

    南宮驕看著她嬌不勝羞的俏模樣,捉弄的心思馬上就跑了出來,他還故意用舌頭纏繞著她纖細瑩白的手指,就像是被柔軟的地方所包圍一樣。

    她想抽出手指,他卻是握緊,不讓她離開。

    在他的唇舌並用的情況下,血止住了,而且傷口也是被柔軟所包圍,他這時變成了曖昧至極的舔,並且低啞著聲音道:「我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