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49章 他為她那兒上藥(某男無賴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49章 他為她那兒上藥(某男無賴喲)字體大小: A+
     

    雖然小床倒了下來,本來是她被他壓在身下,可是在重量突然下塌的一瞬間,他卻是閃電般的速度,將她移在了他的上方。

    離微揚在嬌羞之中閉起了眼睛,他在危險突然來臨的那一刻,還是保護著她的,雖然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她還是察覺到了他的用心。

    心裡小小的感動升了起來,女人再堅強,也是敏感的,離微揚也不例外。

    「別走……」他拉回她,繼續讓她趴在他的身上。

    「什麼身心交流?」離微揚瞪他,「我才不會跟你身心交流,我說了不能,明明就是你強……」

    看著她被他氣得夠嗆,他則是放聲大笑了起來。

    下一刻里,他的手滑入了她的睡衣擺里,還碰觸到她柔美的肌-膚時,她就睜眼瞪他了!

    她討厭他什麼也不說,什麼也要她去猜,她又不是他,什麼都猜得中!

    她越哭越難過,她哪知道他是這樣的想法,她當時沉浸在了悲傷里,甚至是絕望的生活著,每一天都是那般的絕望,只有在想起從未謀面的昊昊時,她才會有著生存的勇氣和力量。

    她馬上止住了哭聲:「不要叫我老婆,你不是有別的女人嗎?」

    「我強什麼了?」南宮驕有心逗她。

    她閉眼后,長長的睫毛眨啊眨,像極了黑色的翅膀在輕盈的上下飛舞著,撲在他上方的人兒,像是一個精靈般,不經意就鑽進了他的心裡來。

    她不理他,更是哭得厲害了!

    南宮驕雙臂有力的圈緊了她,「不要鬧了,我給你上藥!」

    說完,又覺得這話題不能討論,果然看到了男人得意的笑容。

    南宮驕凝眸,雙眸變得越發幽深,「非得要和我說話時帶著刺?」

    南宮驕伸手,撫上她的頭髮:「微揚,你是多驕傲的女人,別人不知道還就罷了,我和你做了一年多的夫妻還能不知道嗎?誰都很難改變你的決定。如果我在你生下來不讓你看,你勢必會天天惦念,我發誓,你無論什麼時候來找我,我都不會再放開你,可是你卻是三年之後……」

    「你走!」她要從他的懷抱里掙扎出來。

    南宮驕擁她進懷中:「微揚,乖,不哭了,關於昊昊叫池承媽咪一事,以後不會再有了,你是昊昊唯一的媽咪。」

    他卻是沒有發怒,反而是一雙大手伸進了包著她的被單里,「不抱就做!」

    只有那床破爛了床,訴說著他們剛剛還在激情四射,此刻卻就是人去樓空了嗎?

    她不說話,但是心裡還是不舒服,她又不是笨蛋,如果不是他默許的話,昊昊怎麼可能會叫池承為媽咪。

    離微揚凝視著他:「我告訴你,我不跟你回去的理由有三個:第一我放不下父母的事情,我是個不能違背道德良心的人,第二你和池承睡過同一張床,我對不忠的男人沒有任何留戀;第三,你當初絕情的抱走昊昊,不讓我看一眼,目的就是給你和池承當兒子,因為池承不能生育。」13acv。

    南宮驕將她的小身板扳過來,讓她和他正面對著面,「微揚,看著我的眼睛說話。」

    下一刻,他就在她的身邊躺下來,並且將她瘦削的身子擁入懷中。

    這一次,南宮驕沒有阻止她。

    可是,他不給她逃避,直接利用自身的大力氣分開了她的兩條嫩白修長的腿兒,看見確實是又紅又腫,他太用力了!

    她說完羞紅了臉,別過頭去不看他。

    他說著時,手裡已經有了藥膏。

    簡單的梳洗了之後,離微揚走出來,則是看不見男人的身影了。

    對不起,爸爸媽媽,她還和仇人糾纏不清……

    他說到最後一句時,已經是收斂了笑聲,語聲變得有些冷意了。

    離微揚轉過頭不理他,而且還要從他的身上下來。

    南宮驕撫著她的淚水,「好了,不哭了……」

    離微揚懶得跟他爭論,於是起身。

    離微揚這時候再也忍不住的哭出聲來,然後伸手敲打他的肩膀:「你的心機那麼深,我怎麼猜得到……你就是個壞人,你是個壞人……」

    「老婆……」他輕聲喚著她。

    南宮驕卻是不贊同她的話:「我們這是身心交流,怎麼能說成了解決欲-望?你又拐著彎的罵我禽-獸,你這張小嘴就是惹人又愛又恨……」

    他則是直接去扒了她的睡褲,惹得離微揚惱怒不已:「南宮驕,我不想和你糾纏不清,你如果真的有曾喜歡過我,請你不要這樣羞辱我了好不好?」

    離微揚惱怒的斥他:「你為什麼不檢討你自己太強了?」

    他剛才不在這裡,是……出去買葯了?

    她可以理解昊昊渴望母愛,對於照顧他的女人叫媽咪這是情有可原的事情,可是南宮驕他會不懂嗎?

    可他知道,她沒有睡。

    「不要!」她沉聲拒絕。

    南宮驕伸手摸過去,摸到了有些腫,他啞聲道:「給我看看!」

    「不!」她堅定的說。

    離微揚睜著眼睛看著這個黑夜,一切都不會因為剛才的一場纏綿繾綣而變得有所不同。然床她他事。

    「是!」她見他有些變顏色了,可是還是倔強的說。

    「我和誰在做什麼,向誰求助,也不關你的事!」離微揚毫不客氣的頂回去。

    南宮驕嘆了一聲:「誰告訴你,我要昊昊是因為池承不能生育?你一直介意的就是這個?你可知道,我抱走昊昊的真正目的?」

    她一手拍掉了他的大手:「你不能好好的說話嗎?」

    「夠了夠了,你再來我就要報警了!」離微揚惱怒不已。

    南宮驕的雙眸幽深如海,「不讓抱是不是?」

    「微揚,我還是低估了仇恨在你的心中的份量,我甚至希望你當天就來找我,我也曾想過,讓你親自撫養孩子,但是,你倔強過了頭,寶貝……」他說到了後來,點燃了一支煙。

    「才沒有!」離微揚倔強的抽泣著。

    她才不想再看見他呢!

    「還在吃池承的醋?」南宮驕低笑了一聲。

    「你太嫩了!」他感嘆了一句,「這都是孩子的媽咪,怎麼還……」

    「你不用給我解釋這件事情了。」離微揚揉了揉鼻子,鼻子塞塞的有些難受,「那是你和她的事情,跟我無關!」

    離微揚瞪著他,無論什麼原因,她都不覺得應該原諒他。

    「嗯……」她小聲答他,這男人就是個野獸,還說她拐著彎的罵人!

    「讓我抱抱。」他輕聲說。

    「是你不肯睜眼睛,我怎麼說話?」他無辜的攤了攤手。

    「跟我一起走!」南宮驕啞聲道,看著她這三年來住的地方,小店裡存貨的地方和住的卧室只是用簡單的沙板隔了隔,一看就是沒少受苦。

    一會兒后,他來到了離天穹的房間,她已經是靠著牆壁背對著門口睡覺了。

    南宮驕低笑了一聲:「如果是真無關的話,你會偷偷的走掉?而且還是向東方威求助的?」

    她知道自己不能沉醉在他的溫柔鄉里,她趕忙睜開眼睛,要從他的身上下來。

    所以,她還是不理他。

    太氣人了,她掐他的胸膛!

    「你……」離微揚實在不敢苟同這個男人的無恥程度,她實在是沒有力氣了,只得道:「我那裡很痛……」

    他則是揚唇一笑,為自己的目的得逞。

    離微揚雙手推拒著他的胸膛:「你都強來了,欲-望也解決了,你還想怎麼樣?」

    南宮驕哼了一聲:「那更好,我們換地方,去警察局做更刺激。」

    她說到後來,臉越來越紅,她哪裡能跟他討論這個話題?還不知道他嗎?越說就越有勁頭。

    「你走!」她依然是背對著他,但語氣極為冷漠。

    他吻上她的睫毛,惹得她輕輕的顫抖,三年來的思念終於在這一刻得到了釋放。

    她的臉上還有剛才未褪的情潮,嫣紅嫣紅的很是動人,但雙眸卻已經變得清冷,拒絕於千里之外。

    南宮驕哪會聽不出來,他凝視著她:「乖,上了葯就不痛了……」

    她的心有些微微的刺痛了一下,他就這樣走了?滿足了他自己就離開嗎?

    「我不需要你如此的好心!」她特意加重了「好心」二字,卻是諷刺味極濃。

    「不……」她馬上收緊了雙腿。

    離微揚依然是不肯睜開眼睛,甚至開始用無聲的沉默來對抗他的強勢侵入。

    而南宮驕,則是在小床塌陷了之後,看到了她藏在床底下的有關於昊昊的東西,他看著這些,她究竟有多大的忍耐力,才能不讓自己回香城去找昊昊?

    「還痛?」他低沉的嗓音有著蠱惑人心的磁性,唇片摩擦著她的白玉耳垂。

    她還是不理會他!

    她太累了,也不想去收拾被壓壞的床,則是去了離天穹的房間休息。

    離微揚趕緊跑去浴室沖洗,她看著自己身上被他留下的痕迹,不由將自己越抱越緊了。

    不過,她轉念一想,他走了她應該是高興的啊,還有什麼不爽的呢!

    「你哪裡我沒有見過?何來羞辱之說?」南宮驕哼了一聲,「而且這是我造成的後果,我這人從來不會不承擔後果的。所以,這葯,一定要上!」

    「無恥……無賴……無理……無情……」她恨聲的吐了一長串詞語。

    第一更,今天為月票180加更,共三章更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