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37章 昊昊抱腿叫媽咪(虐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37章 昊昊抱腿叫媽咪(虐心)字體大小: A+
     

    離微揚不是個喜歡笑的人,可能是因為生活賦予了她太多的苦難,所以她經常都是比較清冷的。

    然而這一刻,當她挽著東方威的手臂,笑得猶如天山雪蓮在徐徐綻放時,冷美人的笑容是那麼的奢侈,亦是那麼難以看到。

    可是,她現在卻是挽著別的男人,笑得那麼好看。

    他對於再貴重的東西,從來就不吝嗇給她,此刻也是一樣。

    南宮驕的雙眸隱有冷意:「理由就是,因為你曾是我的女人,現在又成為我兄弟的女人,你說,咱兩兄弟共享一個女人,這話要傳出江湖,咱們南宮家和東方家怎麼能在江湖立足?」

    於是,南宮驕的五指一用力,惹來她的一聲驚呼。

    南宮驕:「……」

    離微揚果然見他是上門來挑釁的,她瞪著他:「你放開我!」

    離微揚收回了目光,而東方威也自然是看到了有誰來,他自然則然的拉著離微揚的手,「走,我們賭石去!」

    「揚揚,明天晚上香城有一場賭石拍賣會,你跟我一起去參加不?」東方威邀請著她。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她該怎麼辦?她就不看兒子昊昊了嗎?

    離微揚氣得是全身顫抖,他仗著他有權有勢,就可以這樣亂來的?

    離微揚一見他收藏了好多的奇石名石,雖然三年都沒有再碰過了,她這一刻里竟然還是會歡呼雀躍。

    「不可能!」離微揚馬上就打斷了他的話,「不!我放不下,我不是你,做不到這樣雲淡風輕!你放開我……」

    晚上的時光,東方威的公司有急事要處理,他告別了離微揚,去了公司。

    南宮驕卻是揚起了他手上的玉石棍兒:「答案在這裡面。」

    「南宮驕,你混蛋!」離微揚恨聲罵他。

    他很用力,這一下將她甩得是眼冒金星。

    酒店裡。

    離微揚伸手就要甩他一巴掌,可是,在她揚起手來時,他就已經洞悉先機,一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並且將她一帶,甩上了酒店的大床。

    離微揚以為是東方威回來,她瞪他,趕緊找衣服來穿上。

    可是,她不怕他,他會偷偷的入室,證明他才是賊,不是嗎?

    東方威在她面前也不避諱,直接了當的說道:「嗯,揚揚,我能看到玉石的材質,所以我去賭石,每賭必贏。」

    「你憑什麼管我這個?」離微揚不明白了。

    離微揚拿在手上一看,還沒有來得及讚歎,就聽到東方威在說道:「揚揚,看到了沒有?這裡面是紅色的翡翠石在流動,就像是人的鮮血在全身流通一樣,看著它的時候,有沒有覺得有一種不可思議的爽?」

    第二天,兩人聯袂出席,俊男美女的組合,倒也是讓所有人為之側目。

    「放開我!」她伸出雙手去掩住胸前的惷光。

    離微揚抓住機會馬上就跑,可是她沒有跑出幾步,就被這個男人長臂一伸再次抓住。

    南宮驕今天在會場看到,那兩個人琴瑟和鳴的樣子,心中就堵了一口氣。

    南宮驕的表情有些狠戾:「我說過,不準和東方威在一起!」

    可是,離微揚只是凝了凝眉:「你如果讓我見的話,我自然會見,昊昊也是我的兒子,如果他爹地不讓我見,他定然能理解我的心情。」

    東方威擔心離微揚在香城等待的時候著急,也知道她其實是挺喜歡玩賭石的,這些在女人之中非常少見,這也讓東方威對她的興趣越來越濃。

    聶子夜自然是明白的南宮驕要他做什麼,他馬上就去找人,給東方威公司製造了麻煩。

    南宮驕這時打開了抽屜,拿出一根碧玉一樣翠綠的玉石棍子在手上把玩著,離微揚,回到了香城這麼多天,今晚他會送她一件好禮物!

    「謝謝你這麼幫我。」離微揚輕聲一笑,「我會忍住的,我都忍了三年,何況是現在。」

    他的一隻手撐在她的身體上方,另一隻手仍然在她的水源處不肯走,他專註的凝視著她,他在專註的時候,總是會生出他在愛著的感覺。

    南宮驕都甚少見到她這樣的笑容,這一刻卻是被自己的兄弟獨享,他自然是不樂意了。

    「他有沒碰過你?」南宮驕卻是聲音低沉,甚至有些憤怒。

    「膚淺!」離微揚冷哼了一聲。

    南宮驕凝視著她的小臉:「我以為你三年的時間,你已經想明白了?」

    「什麼沒有?」他雖然臉色緩和,但是卻是逗著她。

    「我若變成了石頭,你能不能看出我是美玉還是石渣?」東方威逗她。

    離微揚這一次是手腳並用的推他和打他,可是,很快四肢都被他掌控住了,她除了一雙清冷的眼睛在射出寒光之外,根本拿這個男人沒有辦法。

    什麼意思?她不由睜眼看他。

    當她去浴室換好了衣服出來時,南宮驕並沒有走,而且,他的手上還牽著一個大約兩三歲的小男孩。

    「子夜,你去弄一點風聲。」南宮驕先坐不住了。

    離微揚知道自己回香城不是來受他這屈辱的,她於是只好說道:「我答應你,不和阿威在一起……」

    東方威也不勉強她,於是他又賭了幾塊,離微揚看他看中的都是會場里的上佳石,不由佩服起東方威的眼光來。

    她知道,她若不說,他定然是變著花樣的折磨她。

    就在南宮驕等著她的答案時,離微揚卻是說道:「昊昊你願給我看,就給我看,我不會拿昊昊和你談任何條件的。」

    東方威似乎發現她的憂慮,他輕聲道:「我不敢說有多了解他,但是你越是不在乎,他就會越在乎,現在我們和他比拼的耐力,誰能忍住誰就贏了。」

    離微揚趕忙推他,可是他的力量大得嚇人,憑她的力量根本是推不開的。

    「理由?」離微揚看著這個不請自來的男人,她雙手環胸,等待著答案。

    「想不到堂堂南宮大總裁,還有偷偷的進到女客人的房間?是想要偷蕾絲內衣呢?還是要偷內-褲呢?」她冷笑了一聲。

    南宮驕得意的彎了彎唇,那意思很明顯了,他就混蛋給她看,所以,他的大手罩在了她的雪白柔美上。

    南宮驕卻是冷了一聲:「不叫南宮先生了?」

    她喜歡這些!這是時間都不能帶走的興趣!

    南宮驕被她氣走了!

    對於自己在這方面處於弱勢,她只好道:「沒有……」

    離微揚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南宮驕會不會上鉤?

    東方威開門而紅,他又問離微揚:「你要玩不?」

    南宮驕被她推開,他站起身,她一如三年前的美好,讓他的身體蠢蠢欲動啊。

    南宮驕凝視著她:「老婆,我們等你回家!」

    「不要亂叫!」離微揚一腳踢了過去。

    南宮驕才是石渣。

    南宮驕卻是將玉石棍兒抵在了她的胸前,一片雪白色上站著一根碧綠色的玉石棍兒,他道:「玉石是有靈氣的,我在送它給你之前,也要看它喜不喜歡你,你說是不是?」

    請原諒她現在真的談不了感情,她的心裡只有一樣——那就是親情。

    既然他是肇事者,她揭他的傷痕也是應該的。

    離微揚一怔,憑她專業的眼光,這根玉石棍兒是上好的佳品,只是這裡面怎麼會有答案?她不明白的看向了他。

    這一次,南宮驕的俊臉染上了冰霜,他上前一步,逼向了離微揚。

    然後,他是步步緊逼,她是步步後退。

    而下一刻,離微揚只覺得身上一涼,他的胸衣也被這個男人給解開來了。

    南宮驕知道她不是那麼好糊弄的,於是道:「我給你看昊昊,離開阿威!」

    她不說話,他知道她動了心。

    「你……」離微揚的心神一震,她望向了他。

    終於,意識到了他主動上門來的危險,離微揚馬上轉身就要往外跑,再加上東方威不在酒店,她求助人也找不到!

    也正因為這樣,他才能在短短的幾年內,成為炙手可熱的鑽石單身漢,擁有數不清的珍寶異石,自然是錢財雙收。

    東方威亦是一表人才,他和離微揚站在一起,兩人有一種金童玉女絕代佳人的感覺。

    她本來是不想接,可是,他說這裡面有答案,於是又伸出手來接。

    東方威卻是笑而不語。

    「好,那咱們就走著瞧!」南宮驕就不相信了,她不會求著他來看昊昊。

    她不理他,他的長指直接就抵到了她的秘密的豐澤水源處,那個未曾有人到過的地方,被他一碰,她不由又羞又惱。

    「你若不聽,我就用我獨有的方式來懲罰你!」南宮驕居高臨下的凝視著她,但很明顯的,對她這具柔軟的女體有了興趣。

    微不人能放。東方威拿了一塊毛石給她:「揚揚,看看這個!」

    這一下,主動權看似掌握在了離微揚的手中。

    南宮驕看著她委屈的模樣,一早答應不就好了嗎?

    南宮驕凝視著她開始惱火的表情,他則是放開了她。

    回到了香城的這些天里,離微揚和東方威毫不避諱,同進同出。

    離微揚看著他在一步一步的逼近,趕忙想從床爬下來,可是男人比她快,一手握住了她的腳踝,拉著她回到了大床,他的高大身體也如影隨形,壓制在了她的纖細身軀上。

    南宮驕卻是扳回了她的小臉:「說!」

    「乖!」他指腹一動,碰觸著她的花蕊,讓她馬上顫慄不已。

    離微揚只好眼睛一閉,羞澀的說道:「他沒有碰過我……」

    「南宮驕……」離微揚慌了,「我們之間已經離婚了,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了,你這樣是什麼意思?」

    況且南宮驕這個人一向心思慎密,他的每一句話,都是帶著深意,要揣摩好幾遍,才能明白其中真正的意思。

    東方威唯恐離微揚不開心,於是帶著她來到了他的工作室。

    於是,伶牙俐齒一向是她的專利,她怎麼會放棄現在諷刺他的機會。

    而後,東方威則是叫她來到了他的收藏室,他打開了指紋密碼之後,兩人一起進去,這裡全是賭回來的石頭,都是沒有切割開來的毛石。

    果然,她就是這樣不著痕迹的將咱們的南宮驕說成了一個窺探內衣內-褲的bt狂!

    隨著南宮驕走遠,離微揚的心情也染上了幾分憂愁。

    他不用偷的,直接用明搶的,都從她的身上搶走了,而且是撕毀了。

    而她只是那日看到過南宮驕之後,就再也沒有看到過他,或者他想著從此就這樣斷了吧!

    離微揚本不想去,可是南宮驕已經是沒聲沒響的過了很久了,她決定還是去一次,於是就答應了東方威。

    「南宮驕,你混蛋!」離微揚又羞又惱。

    離微揚見他這麼有趣,不由在心裡想著,這個秘密不能讓我背負責任才行的啊。她打趣道:「難道你夢見自己變成了這裡的一塊石頭?」

    反而,是她被逼退了一步。

    她惱怒的瞪著他,他卻是揚起了一抹笑容給她,「你不是說我進來偷蕾絲內衣和內-褲的嗎?」

    離微揚一開始還以為他說的是真的,可是,當他拿著根玉石棍兒,挑-逗著她胸前的兩粒綻放的珠珠兒時,才知道他根本就是個大流氓!

    「不要了。」離微揚搖了搖頭。

    ……………………

    他在借送玉棍兒之名,侵佔著她的身體,並且是換著花樣兒的佔有……

    離微揚的心裡升起了一股暖意,是的,這樣的秘密,一旦投放了市場,將會引起多大的恐慌,恐怕是沒有人能估量的。

    可是,離微揚不相信了。

    南宮驕沒有絲毫愧色,他似乎不受這個問題的困擾,依然是伸手去解她的襯衫扣子。

    離微揚和他一起走:「我請客,作為答謝。」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時,他竟然是分開了她的兩條腿,由於她今天是穿的裙子,他直接大掌一伸,扯掉了她的黑色小褲褲。

    南宮驕這時走向了她,在她面前一米處就站定了,並沒有像往日那樣逼迫她,而是語重心長的道:「微揚,既然是不想和我長此以往的糾纏下去,就不要和阿威在一起!」

    她走了三年,三年沒有過一天好日子,她不會想他,她只會恨他的絕情,再見時,他竟然說他在等著她回來!

    他實在是小瞧了離微揚這個女人,三年不見,她竟然真的能不關心兒子昊昊,她真的不主動上門來找他?

    離微揚轉過頭不理會他,以為人人都像他這麼無理兼流氓嗎?

    南宮驕知道她一向伶牙俐齒,他並不生氣,卻是道:「我說的話,你都沒有放在心上!」

    離微揚倔強的要推開他,要給又不給是什麼意思?

    他低聲道:「微揚,我以為三年的時間,你已經能釋懷,能夠放下過去……」

    離微揚知道他是個無賴,她馬上道:「你覺得你現在壓在我的身上,對得起我死去的父母嗎?」13acv。

    於是,南宮驕開車走了出去。

    東方珠寶集團公司。

    南宮驕審視著她,洗去鉛華的她,真的可以做到如此雲淡風輕嗎?

    他在放她?離微揚才不會相信,他根本就是在玩貓捉老鼠的遊戲,故意放開了她,好又是再次她捉住

    「確實是這樣。」離微揚點了點頭,然後有點不相信的問道:「你怎麼能看到……」

    此時,她的房間里,無聲無息的進來了一個男人。

    南宮驕道:「我最後一次重複:不準和東方威在一起!」

    離微揚的雙眸盯緊了他,這確實是一個非常具有you惑力的條件,她本該答應了下來。可是,她和東方威從來就沒有真正的開始過,何來離不離開呢?

    「你究竟想怎麼樣?」離微揚惱怒的問他。

    他們已經是離婚了,他怎麼還能這樣?

    這可是戳中了離微揚的痛處,他明知道她最想要見的人是誰,卻偏偏不讓她見!

    他看著她氣得發抖,他卻是邪邪一笑:「我放開了你,你也跑不了!」

    因為,她能看透這些毛石的石質如何。

    她的心裡念著昊昊,但事情一直沒有進展,她也非常著急。

    在賭石會上,東方威神秘兮兮的道:「揚揚,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南宮驕揚唇:「憑你是昊昊的媽咪!」

    「什麼話?」離微揚還誇張的掏了掏耳朵。

    東方威見此,擁著她來到了窗邊:「休息一會兒!」

    「夠了,南宮驕!」離微揚惱怒的斥道,「我跟你早離婚了,和別的男人在一起,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你,你流氓……」

    其實他是不知道的,離微揚這一刻的心有多痛,只要一提起昊昊,她就痛得無法形容。

    可是,這一次,他在她伸出手來時,卻是往回一縮,「等一等。」

    南宮驕不說話,卻是又上前了一步,他的胸膛就這樣的抵在了離微揚的雙手上。

    南宮驕知道她嘴巴厲害,乾脆是懶得和她理論了,直接將她的襯衫扣子扯飛。

    離微揚當然不詫異,她自己也能看到,但是,東方威這個人,對她,從來都是不設防的,很顯然,他真的當她是自己人。

    離微揚一轉身,就看到了正倚在了她的門口的男人,她不由嚇了一大跳,他怎麼進來的?什麼時候進來的?她怎麼一點也不知道!

    南宮驕卻是捧住她的小臉:「可是我一直在等你回來!」

    「阿威,你也喜歡這些?」離微揚和他還是有很多共同點的。

    離微揚自己一個人站在落地窗畔,看著香城的夜色。

    她和東方威相處在一起,相談甚歡。

    很好,他如果出手了,必然是會給這個小女人一個沉重的教訓。

    離微揚掙扎不開,只得厲聲道:「南宮驕,你害死了我的父母,現在還騷擾我,你還有心嗎?」

    就算是南宮驕提到了昊昊,離微揚也是不肯就範了。

    離微揚從他的手臂里抽出了手:「很抱歉我剛才……」

    離微揚彎唇一笑:「你自然是美玉。」

    東方威也笑了:「揚揚是一個寧願賣快餐面也不會賣掉我這個消息的人!」

    雖然同為兄弟,但卻是相去甚遠。

    離微揚說到了這個,馬上就發飈了:「你有當我是昊昊的媽咪嗎?如果你真當我是昊昊的媽咪,就應該在我們離婚之後尊重我的生活,而不是千方百計的來攪亂我的生活。如果你真當我是昊昊的媽咪,在昊昊生下來的那一刻,為什麼連給我看都不看上一眼?你沒有任何權利阻止我的感情,也不能肆意的在我身上佔便宜。」

    「給你。」他說。

    南宮驕走上前來,凝視著她靠在別的男人的臂彎里,他終於說道:「不想見兒子了嗎?」

    「你不怕告訴我這些,我拿去賣給財經雜誌?」離微揚開起了玩笑。

    但是,她不能讓昊昊成為他控制著她的手段,那樣,又會回到從前,他們之間就會糾纏不休,那麼這三年,不就是白搭了嗎?

    「沒關係,我就喜歡聰明的女人!」東方威在她的話沒有說完之前就讚歎道。

    東方威哈哈大笑,離微揚不冷清,她可愛又聰明,帶著她獨有的狡黠,而且從不怨天尤人。

    「爺,東方威一定會親自去處理了。」聶子夜報喜。

    離微揚蹙眉。

    離微揚忍無可忍的道:「南宮驕,你還能這麼對我嗎?我們已經……」說到了這裡,她不由哽咽了。

    一念及這個男人,就看見了他步入會場。

    這時,小男孩上前,抱住了她的腿,清脆的童音傳到了她的心間。

    如果別人看這些,定然是覺得無趣,可是離微揚卻是非常喜歡。

    離微揚剛才不想在南宮驕面前輸陣,才會和東方威走得那麼近,如果一定要說感情的話,她是可有可無。

    所以,她就算是再想念,也不會在南宮驕面前表現出半分的情緒。

    東方威笑道:「走,我們吃飯去。」

    「砰砰砰」聲響,她身上的紐扣四散飛射。

    「幹嘛要跑?」南宮驕長臂一伸,就將她拉住了。

    她正要趕他走時,忽然有了敲門聲。

    「南宮驕——」離微揚馬上伸手阻擋著他前進,「你若再對我動手動腳的,你怎麼可以對得起我死去的父母!」

    「那你為什麼不給我看一眼孩子?」這是她一直耿耿於懷的。

    「媽咪……」

    離微揚瞬間就淚如雨下,這是她的兒子昊昊啊!日思夜念的兒子,此刻就在她的眼前。

    還有一更,下午大家來看哇!求月票150加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