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15章 我錯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15章 我錯了!字體大小: A+
     

    離微揚儘管是冷傲而且倔強的離開了南宮驕的病房,但是,她的心裡卻是有些慌亂。

    她猜不到他要叫律師來做什麼?他們之間能叫律師做什麼?除了離婚的事之外,她想不到還能有什麼了。

    在這一場一直計較著高低的婚姻里,誰先提出離婚,誰就是最後的贏家。

    離微揚詫異不已,季晨天也是被綁來的?

    半夜時分。

    警察在準備也帶走離微揚時,南宮驕冰冷的雙眸射出極寒的視線,聶子夜上前對著警察頭目講了幾句話,於是,警察呼嘯而去,將離微揚留在了原地,亦是留在了南宮驕的懷裡。

    她在從醫院出來之後,陷入了悲傷和絕望之中的她,被人給打劫了來。

    「微揚,現在南宮驕有了初戀情人,他會用盡手段的逼你離開,我會保護你的,微揚,跟我在一起!」季晨天的雙眸在夜色里顯得很是深邃。

    海景別墅。

    季晨天則是將手指放在了唇上,做「噓」的手勢,示意她不出聲。

    南宮驕有些惱怒的將手機丟到了一邊去。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的孩子!」離微揚反射性的叫道。

    季晨天卻是唇有噙著一抹陰笑離場,只是,南宮驕帶來的人,哪給他走?

    南宮驕在知道了她沒有按時回海景別墅,他會來救她嗎?

    「你們是誰?為什麼要抓我?還有,不準碰我!」離微揚冷聲道。

    離微揚沒有駐足,她選擇了離開。

    這些人?都是他家的?

    她錯了!她不該敲碎他的石膏!

    離微揚沒有想到,來救了她的人,竟然會是季晨天,她搖了搖頭:「謝謝季總……」

    外面是一片燈火輝煌,已經是晚上的時候了。

    強光讓她的眼睛一陣刺痛,而下一刻,她就已經脫離了季晨天的懷抱里,落入了只有一隻手臂能活動的男人懷裡。

    而且,臉色也瞬間冰冷。

    「季總……」離微揚見他的臉上也負了傷,是剛才為了救她被那些人打的。

    為首的大漢揚了揚他的袖口,袖口上有著標誌,離微揚的心瞬間涼透。

    齊鈴趕忙說道:「不好意思,太太也沒有回家。」

    她錯了!她不該在他的面前這麼倔強!

    莫名的,他有種想要找到她的衝動。

    儘管走得是如此堅強,但是離微揚還是苦惱不已。

    季晨天和她一打照面,不由驚訝的叫了起來:「微揚,是你……」

    離微揚並不接,她的身心都受創,此刻沒有什麼能平復得下來。

    「可是,驕爺說已經跟太太說好了,我會來啊。」展賓白有些懵了。

    兩人質問她的話都是一樣,離微揚倒也沒有意外,她眉眼未抬,甚至不打算回話。

    忽然,一聲清冷的吼聲傳來:「你們在做什麼?」

    季晨天當她是默認了他的話,將車往外市的岔路上一拐,車子在夜色里離開香城。

    他惱怒了,一手將她抱起來,她不再反抗,卻是在他的懷中抖得更加厲害了,而聲音在尖叫時,也是一種不能言說的恐懼。

    離微揚避開了他的眼神,太過於凌厲,她的身心都已經疲憊不堪,她不堪這樣的重負,她為了寶寶,為了離天穹,願意做一個平凡的女人。

    原來是冰美人玩失蹤啊?赫連墨尋思著,可能是因為昨天的事情,離微揚太傷心了吧!所以關機離開了。

    也就是說,季晨天不是偶然出現在這裡,他的出現並且救了她,也是那一個人所為。

    所以,責任是在他,而非她。

    離微揚趕緊護住小腹處,結果被人踢到了膝蓋上,她的膝蓋一痛,疼得她眉頭一蹙。

    路上車輛並不多,而季晨天以為是到了安全地帶,於是將車停下來休息,體貼的為離微揚遞上了水。

    無邊的黑暗。

    「我現在就去。」展賓白說完起身,帶著協議離開了。

    可是,離微揚在近日來的接二連三的大事發生的打擊里,已經是悲傷至極了。

    池承看到她出來,然後抬起頭看著她:「你怎麼可以如此狠心?」

    她剛走出了病房沒有多久,就遇上了在外面坐著的池承,池承在玩著手機。

    她伸手摸了摸,還好寶寶一切安好。

    很快,季晨天將她帶離了廢棄的舊工廠。

    離微揚一向是猜不准他的心思,此刻在危險之中,亦是一樣。

    長姐如母,母親不在世上了,她就是扮演著離天穹母親的角色,儘管她只比離天穹大兩歲。

    南宮驕也在找天眼之石,但是,一直是杳無音訊。

    南宮驕一聽齊鈴說離微揚又沒有回家,他在ipad上滑動的手指停了下來。

    赫連墨這時從飯廳走出來,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腳帶上了門,並且在沙發上躺著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才道:「自然是跟我在一起!」

    他看著她的衣衫也染上灰塵,而手上也有青青紫紫的痕迹,他伸手去撫她的小腹。

    赫連墨哈哈一笑:「親愛的表哥,微揚去洗澡了。」

    南宮驕的眼神瞬間變得冷厲,那是一種連他自己也不可置信的眼光,她這一刻似乎是磨去了所有的稜角,她的聰慧和才能不復存在,只有一個楚楚可憐的小女人在求著他!

    她的眼中呈現了驚恐之色,究竟要有多殘忍,他才能做出這樣傷害她的舉動來?

    他將她劫來不知道是哪兒的地方,究竟是想要怎麼樣?

    這時,離微揚低聲的叫道:「我錯了!我錯了!別動寶寶,好嗎?」

    離微揚依舊是沉默。

    這才讓離微揚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微盡倔的較。所有的承諾,全部都只是無盡的諷刺。

    她不願意再回頭,也不願意去乞求這個男人,她無愧於心,儘管他右手的石膏是被她敲碎,但是也是因為他強壓她所致。

    她又要玩哪樣?看來,是不是他給她太多的逍遙自在了?將他的話全部當成了耳邊風!

    「起來!」為首的一個人踢了離微揚一腳。

    「離微揚!」南宮驕吼了她一聲。

    孩子?離微揚在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擔心腹中的寶寶。

    在這萬丈紅塵之中,又有哪一個人曾會真心相待她?又有哪一個人說我會對你會將這承諾兌現?

    為什麼就沒有人質問這個男人的做法不對呢?

    「走!我們出去。」季晨天一手拉著她的手腕。

    離微揚只是垂了垂眸,依然是不言語。

    但是,今天的這一刻,她卻是感動不起來,反而是在看到了來人之後,有一種從心到身的恐懼。

    南宮驕沉聲道:「叫她接電話。」

    離微揚看著打電話的人袖口上的標記,她的心無比的悲涼。

    「微揚呢?」南宮驕是懶得跟他廢話,直接問道。

    怎麼辦?

    ……………………

    赫連墨此時眯了眯眼睛,這個小女人,是不是又躲到哪兒去獨自哀傷了呢!

    她錯了!她不該在他面前展示有才華的一面!

    季晨天伸手擁她入懷,「微揚,我會對你好的。」

    是誰劫持了她?目的又是為什麼?她伸手去摸手機,卻發現身上什麼也沒有在。

    離微揚依然是不說話,正欲推開他時,卻見到了一陣強光逆襲而來,給兩個人的身影,暈上了一層光芒。

    是的,可以讓她解脫,讓她從此不再跟南宮驕有任何的牽扯,但是,離天穹怎麼辦?

    離微揚則是陷入了無窮無盡的悲傷和恐懼之中,她怎麼也想不到,她的命運會淪落至此!

    「不要動我的孩子……」離微揚驚恐的叫了起來,她拚命的護住了自己的小腹處。

    他掛了電話之後,自然是第一時間給離微揚打電話,依然是關機狀態之中。

    儘管,赫連墨覺得這是一種不切實際的衝動。

    赫連墨自然是聽出了南宮驕隱忍下的怒氣,難得能將他這個表情萬年都不變的表哥給惹生氣了,赫連墨的心情竟然是出奇的好。

    「小姐,你沒事吧……」來人正是季晨天,他伸手去拉了拉她的胳膊。

    池承有著強烈的保護欲:「我不准你再傷害驕!否則我會讓你好看!」

    展賓白到了之後,齊鈴上前招待,「展律師,你好!先生還沒有回家,請問你來是……」

    「這些我都知道了,你去海景別墅找她。」南宮驕道,他非要給這個女人幾分顏色不可,讓她知道,他才是她生命中的天。

    緊接著,是有人上來將這些人趕跑了,離微揚縮在角落裡不敢動彈,她不能讓孩子有事情。

    「行!」赫連墨應了下來,「表哥沒什麼事的話,我也去洗澡了。」

    展賓白,作為南宮驕的私人律師,他在南宮驕打電話過去后,即刻出現在了他的vip病房裡。

    由於她的膝蓋疼痛著,離微揚沒有起來,可是,這些人的腳毫不留情的踢向了她。13acv。

    南宮驕打了電話給赫連墨,赫連墨正在和家裡人吃晚飯,他道:「表哥,什麼事?」

    此時,警車的鳴叫聲呼嘯而來,季晨天似乎早知道會有這一刻,他對警察說道:「我和微揚都是受害人,請求各位阿sir的保護。」

    她錯了!她不該諷刺他的初戀情人是小三!

    離微揚不禁擔心起來,如果是她自己還好,關鍵現在還有寶寶要保護。

    而離婚被提上日程的話,是可以終結這一切悲傷嗎?

    她的心在這個時候,已經是千瘡百孔,無論任何人也癒合不了這心底的創傷。

    這話說得極其曖昧,惹得南宮驕低吼了一聲:「叫她手機開機!」

    「你稍等,我問問太太在哪裡?」齊鈴馬上道。

    「驕爺,昨天的車禍事件,子夜跟您說過了結果吧!這不是一起意外交通事故,確實存在酒駕買兇的嫌疑,我們已經正式起訴司機了,而幕後人鎖定了季晨天。」展賓白馬上說道,「季晨天的目的,他主要還是針對著您太太……」

    秋天的夜風穿過,讓她不自覺的打了個冷顫。

    很快,他聽到了腳步聲響起,走進來的人拿掉了她戴在頭上的黑色頭套。

    南宮驕低頭凝視著離微揚,她的小臉慘白,雙眸受到驚嚇,像是小獸般瑟瑟發抖,他越是將她抱緊,她則是抖得厲害。

    這裡,她本就不該來的。

    「我找太太的。」展賓白說道。

    他忽然起身,然後打電話給小陳:「給你一次將功補過的機會,找個人出來給我!」

    季晨天開車,離微揚望著窗外,一路上雖然是沉默,但卻是看得出來,季晨天的情緒非常高興。

    南宮驕一靠近,她就拚命的想躲避,彷彿他是地獄里的魔鬼,彷彿他是蛇蠍。

    他們還沒有走出這個廢棄的舊工廠時,就聽到了有人在打電話:「爺,搞定了,我們將季晨天也綁來了,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和我們搶生意……」

    離微揚有些黯然,今天她惹他動了怒氣,他恐怕是懶得理她的死活了,一想到這裡,她的心裡壓抑得透不過氣來。

    離微揚一手護著小腹,趕忙離開。

    於是,齊鈴去打了電話給離微揚,可是,離微揚的手機卻是處於關機狀態,齊鈴知道最近南宮驕和離微揚之間的關係處於焦灼狀態,她不敢怠慢這事,第一時間向南宮驕報告。

    離微揚頭還很痛的醒來,她什麼也看不到,只能看到四周都是黑漆漆的。

    季晨天伸手將她扶起來,他激動不已:「微揚,真的是你啊,你怎麼樣了?需要不需要立即送去醫院?」

    季晨天交車往外市開去:「微揚,我們離開這裡,好不好?」

    這時,展賓白繼續說道:「季晨天認為,他要找到天眼之石,則要通過離小姐,他甚至是瘋狂的固執的認為,離小姐在翡翠玉石方面,是他生命里的幸運之星。」

    不得不說,季晨天這一招是一石二鳥之計,既是讓離微揚傷心,還能讓南宮驕受傷,他自己則是漁翁得利。

    離微揚被他吼得纖細的身體重重一震,然後依然是語無倫次的重複著剛才的話:「老公,我錯了!我錯了……不要動我的寶寶……寶寶……我的寶寶呢……」

    他扶住她的小臉,讓她的視線和他的視線交集在一起,可是,她向來清冷的雙眸,不再是清澈見底如溪流,而是染上了一層恐懼之色。

    今天兩章八千字更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