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08章 折辱,再次升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108章 折辱,再次升級字體大小: A+
     

    有些人其實很脆弱,他們喜歡用堅硬的外殼來包裝自己,就如離微揚。

    在十三歲之前,她也是個無憂無慮的小公主,被父母捧在掌心疼愛,從來不懂什麼是脆弱,也不需要刻意的去偽裝著堅強。

    但在十三歲之後,她就明白了一個道理,在任何人面前,她都要裝作堅強,因為越是軟弱,越是會換來廉價的折辱。

    「我討厭男人隨隨便便動手動腳!」離微揚說完還補充了一句:「特別是自大的自以為是的男人!」13acv。

    池承摸了摸小腹處,不再難受了。

    離微揚嚇了一跳,迅速無比的一腳踩在了他鞋上,然後逃開了好幾步,如小獸遭遇大獸一般的機警的凝視著他。

    赫連墨怔在了原地,他看著離微揚離開的背影,卻是一瞬間竟然出了神。

    南宮驕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如果沒有十一年前那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她也不會成為植物人,更不會錯過優秀到獨一無二的她。

    她看清了是他之後,不僅是沒有逃走,反而是走上前來,淡淡的道:「上次謝謝你拿走我的酒杯。」

    南宮驕看著她:「好些了嗎?」

    南宮驕伸手擁住了她,這一刻在遠處的離微揚的角度來看,是最親密的相擁。

    赫連墨在搶過來手機時,就打開了免提功能,他本是想和離微揚玩一玩,但是卻沒有想到,這個男人說話竟然如此絕情!

    今天,她出院,他白天就來接她。

    離微揚靠了一會兒,然後站直了身體:「謝謝你剛才的肩膀,儘管我知道你也不是個好男人,可是,你不是我的老公,我對你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這男人哈哈大笑:「我喜歡你這性格!我叫赫連墨。」

    小陳也是個人精,哪能不明白主子的心思,想去追人家,又放不下身段,於是,小陳馬上說道:「那我們追上去,找這個女人賠償爺的精神損失費!」

    如果池承是懷孕了,那麼她接下來還能怎麼辦?

    南宮驕吹了一口氣,然後又揉了揉她的眼睛。

    離微揚的眼圈瞬間就紅了,連身體也忍不住的顫抖著,特別是最後一句話,讓她的心痛得不能跳動,明知道她最在意的不是離天穹殘廢了的雙腿,他還這麼折辱她?

    又是那個在酒吧里遇到了桃花美男子!

    從她醒來之後,他總是沉默居多,十一年之前,他沒有給過她任何承諾,十一年之後,也是一樣。

    一會兒之後,他問司機小陳:「我對一個大肚婆有感覺,這算不算我的口味比較獨特?」

    赫連墨萬分委屈:「天啊?我哪裡不好?你看見我惹哪個女人生氣了嗎?」

    離微揚嘴角泛起一抹潮笑,卻是問道:「請問墨爺,怎麼個寵法?」

    可是,她的心中有太多太多的委屈,太多太多的苦澀,都是他賜予給她的。

    如此一想,她的淚流得更凶了!

    離微揚很晚都沒有回家,齊鈴打了電話來問她,她沒有接電話。

    她的心很痛,堅強的外殼,早已經被南宮驕一層一層的剝去,剩下的是血淋淋的傷口。

    如果不是他拿走,她一生氣喝下之後,可能會損害到寶寶,她真不是一個稱職的媽咪。

    酒吧門口。

    南宮驕冰冷無情的話語,透過手機傳了過來:「忘記我給你的警告了嗎?希望明天開始就被圈養嗎?還是希望我打折你的兩條腿,讓你和你的弟弟一樣坐輪椅?」

    一會兒之後,池承低聲笑了:「記得小時候,你有一次進了沙子,我沒有給你吹出來,反而一陣狂風過來吹進去你眼睛的更多,真是對不起,驕……」

    赫連墨一伸手,將她擁住:「很簡單,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誰讓你心痛了,你就讓誰心痛回去。」

    赫連墨低聲在她的耳邊道:「看來,讓一個大著肚子的孕婦心痛,這個男人真的欠揍!要不?我去揍他一頓,為你解氣!」

    「年少時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南宮驕低聲道。

    這樣一個無節操的男人,她不會再為他悲傷,她只是覺得她離微揚不該有這樣的丈夫,孩子也不應該有這樣的爹地。

    赫連墨凝視著她的小臉:「看來,你是被自大的自以為是的男人傷害了。不過,來墨爺的懷裡來,墨爺寵你!」

    但是,再堅強的人,也會心痛。

    於是,赫連墨上車,小陳開車沒一會兒就追上了離微揚。

    他只是沉默著不說話。

    離微揚忽然一陣天眩地轉,她只有在扶著欄杆時才能站穩。

    這一句話,彷彿是一劑良藥,馬上就讓池承收住了眼淚,也就是說,等離微揚生下了孩子,他們之間還是有機會在一起的,不是嗎?

    當即,血氣方剛的赫連墨就下了戰書:「喂,你的老婆歸我了!從這一刻起,我不會再讓她流浪在街上,也不會讓她心疼哭泣,更不會對她說如此威脅的話語!」

    只是,她心中的傷痕,瞬間就被撕裂得更大。

    她那天腹部疼痛得厲害,忍受不了的情況下,打了電話給南宮驕,恰逢南宮驕正在和離微揚吃午飯。

    池承將頭埋在了他的胸前,對於他來說,年少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可是對她來說,卻是一生的銘記。

    只是剛走到了門口,一陣風吹來,沙子進了眼睛,她難受得很。些其喜用需。

    「你……」她正欲斥責時,手機已經接通了。

    池承固然明白,現在說什麼都為時已晚,但是,這個男人總是讓人忍不住的就想靠近!

    ……………………

    她站在酒吧門口,凝視著形形色色的人,彷彿想看看,他們是不是都具備形形色色的人生。

    離微揚轉身離開,即使身在遠處,她也不讓自己流一滴淚,為這樣的男人流淚,一點也不值得。

    南宮驕自然清楚她在想什麼,他低聲道:「她還懷著孩子,我們的事情晚一點時間再說,好嗎?」

    離微揚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這裡,她不是一個喜歡用酒買醉,用酒澆愁的女人,只是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里,就是想走到這裡。

    住院了一個星期,南宮驕在下班之後,總是會陪著她,然後每到深夜才會離開。

    她哪裡能令南宮驕心痛回去,截止目前為止,她還不知道他在乎的是什麼,他是個鐵石腸的男人,怎麼可能會心痛?

    赫連墨大手一揮:「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也摘給你。」

    目光所及之處,她看不見池承的正面,卻是看到了南宮驕溫柔的將她擁入了懷中,她的髮絲在風中飛舞,像是菟絲花一樣的纏繞著男人的頸,他們之間,在外人看來,也是纏綿至極。

    離微揚苦笑一聲,她沒有掙扎,她真的想有一個肩膀讓她靠一靠,儘管她堅強,可是也堅強得快要倒下了。

    不一會兒之後,南宮驕就打了過來,她知道,這個男人的手段,他曾威脅過她,不接電話的後果是什麼。

    當南宮驕趕過來送她去了醫院,醫生檢查說是腸胃炎,她十一年時間都是靠輸液度過的,而現在醒來,突然之間再接受米飯等食物時,難免會有問題。

    她曾經天真的以為,他們一起長大,她會是他美麗的新娘,不說別的,近水樓台先得月吧!何況南宮馥也是同意了的,南宮馥待她也是親生女兒也是兒媳婦一樣的。

    小陳哪敢得得罪這位副市長的少爺,他馬上道:「墨少爺,您火眼金睛覺得這女人獨特,就連我這凡夫俗子,也覺得這個女人非同一般,根本不是庸脂俗粉所能比的……」

    池承坐在南宮驕的身邊,她永遠也料不到,突如其來的一場車禍,竟然讓她昏睡了十一年,而現在醒來時,橫亘在兩人面前的問題還有很多很多。

    只是,已經發生的事情,是誰也沒有能力去改變。

    「我想要心不再痛,你有辦法嗎?」離微揚幽幽的說道。

    離微揚正在遲疑之時,手機卻是被搶了過去。

    忽然停下了一部豪車,從車上下來一個帥氣凜然的男人,他一眼就看到了在酒吧門口的離微揚,他大步上前來,大膽的從身後圈住了她的身體,戲謔一笑:「冰美人,在等我么?」

    「再見!」離微揚轉身離開。

    她一想到了這裡,眼淚就滴得更加厲害了!

    她怔怔的看著手機,不接,招惹不起他,接吧,卻又太多太多的心傷。

    「少拍馬屁了,爺不爽,被這個女人踩了一腳,還不知道她的名字!」赫連墨哼了一聲。

    離微揚心裡酸楚,這男人的話,自然是不必當真,可是,她卻是願意與陌生人交談,似乎這樣能疏解內心的沉痛。

    「好多了!」池承卻是眼淚掉了下來,「雖然沒有了沙,卻是想要流淚……有時候覺得生活真的是很捉弄人……」

    「赫連墨?」南宮驕即使隔著電波,也馬上就聽出了和離微揚在一起的男人是誰。

    赫連墨大聲道:「知道我墨爺的名號,就乖乖的滾來受罰,我要替你老婆懲罰你!」

    第二更。揚揚有人疼了,呼喚月票哇!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