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087章 越在乎傷得越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087章 越在乎傷得越深字體大小: A+
     

    離微揚一向非常大方,此時卻是寶貝得不得了,她有些遲疑的看著他:「那你們看看就好,可別將我的銅樽弄壞了!」

    南宮驕拿出來一看,見她卻是用棉布包裹著,不讓東西碰著磕著,他笑言:「如果碰壞了,我拿我自己賠給你好了。」

    「誰稀罕你啊?」離微揚見他不正經,不由哼了一聲。

    所長顧天賜已經頭髮花白,老花鏡下的一雙眼睛卻是閃現著睿智的光芒,特別是見到了上好的古玩后,更是如此。

    南宮驕用世界上最先進的儀器,也沒有看出這個銅樽里有玉石的存在,可是離微揚竟然是說有,這是他覺得奇妙的地方,如果真能解開這個謎,那麼他對離微揚的了解則又多了一層。

    南宮驕:「……」

    當職員拿了給他們時,離微揚拿在手中,她馬上說道:「這是贗品!」

    微一時是笑。離微揚還是不理會他。

    南宮驕重新擁她入懷,「我們現在就去取回來。」

    海景別墅。

    而南宮驕也給聶子夜下令:「馬上帶人去找銅樽。」

    南宮驕握著茶杯,雖然驚訝連顧天賜都這麼說,但表面卻是不動聲色,他淡淡一笑:「這是有一個人在我們公司珠寶店第1999家分店營業那天,他送過來店裡問要不要買下來,我就順手買了,放了這麼多天,於是想著叫您老幫忙看看。」

    「小氣!」南宮驕不由笑道。

    南宮驕準備暴走,他實在無法與她交流了。

    離微揚沒空跟他瞎扯,她著急的道:「有沒有看到我的銅樽?今天我在柜子里找不到了。」

    「好啊!」離微揚則滿心歡喜的拿了回來,再用棉布去包住。

    敢情他的小妻子,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老公就是比不過這個爛銅樽了。

    很快,兩人來到了文物鑒定所里。

    文物鑒定所。

    離天穹見她著急,趕忙道:「在卧室只有你和姐夫兩個人,你先問問姐夫,有事情打電話給我。」

    離微揚自然知道,她馬上拿出手機打電話給南宮驕:「南宮驕,你回來了嗎?」

    離微揚見他一句話不說的走了,她則是親了親這個用棉布包著的銅樽,彷彿它真的是有生命一樣。

    南宮驕這時凝視著顧天賜:「顧所長,您看這銅樽是實心還是空心?它這裡有沒有其它的東西?」13acv。

    南宮驕耐心的喝著茶,等著顧天賜的結果,一會兒之後,顧天賜得出了結論:「以這個銅樽的重量來看,它應該是實心裏面沒有鑲嵌東西。」

    「我就是這麼小氣的人!」離微揚下了車,頭也不回的往海邊走去。

    離微揚一樂:「你也看出它有情緒啊?」

    這種自然而然的花香,馬上就瀰漫在了房間里,清新而雅緻。

    「好,我馬上展開調查。」顧天賜隨即派人調查此事。

    這一下,她可是慌了神,她跑回到了電腦前:「天穹,銅樽不見了,我先去找找,晚一點時才打電話給你。」

    「老婆,想我了是不是?」南宮驕的語聲磁性十足,非常迷人。

    這倔脾氣啊!南宮驕下了車,然後大步的跟了上來,看著她纖瘦的身影在寂靜的海灘上,海風吹來,衣擺隨風飄動,黑色的髮絲飛揚在了風裡,她這麼在乎,他應該是高興才對啊!

    他加深了笑意,她在乎,是因為他送的是嗎?這句話,才真正的取悅到了他。

    顧天賜伸手搖了搖這個銅樽,頓時感覺到了手上彷彿有一種力量在拉扯著他,他驚訝的叫了起來:「阿驕,你看到了嗎?它很有力量……」

    離微揚樂滋滋的包好了之後,然後就見到南宮驕的臉色不太好看,她不由眨了眨眼睛:「誰惹你生氣了?」

    南宮驕帶著銅樽來到了這裡,「顧所長,還讓您老親自出馬,真是太謝謝了。」

    在回家的路上,離微揚不理南宮驕,她一直望著窗外在生氣。

    南宮驕的臉色凝重了起來:「顧所長,我們得第一時間追回真品才是。」

    可是,他搞不定她這倔脾氣啊!

    南宮驕點了點頭:「沒問題。」

    可是,離微揚現在沒有空欣賞,她將花抱住:「我的銅樽呢?」

    離微揚氣喘吁吁時,他才放開了她。

    一路開回了家,離微揚依然是在生氣。

    離微揚一怔,然後打開了卧室的門,就被一大束的桅子花香所包圍,潔白似雪的花辧,沾著些許的晚露,晶瑩欲滴,特別是含苞開放的那些,每一個花蕾都是那麼好看。

    南宮驕伸手環住她的腰:「先親一下我,我就告訴你。」

    南宮驕坐在了沙發上,一指她手上的銅樽:「就它!」

    顧天賜這時望著離微揚,眼神有幾許嘉獎,「阿驕,這位小姐也是鑒定文物的行家啊!」

    南宮驕嘆了一聲:「我不是這樣的意思,可是它現在不見了,我也不想這樣,對不對?你能不能不生我的氣?」

    南宮驕見她氣鼓鼓的,雙頰都染上了紅暈,他才道:「在顧天賜的研究所里。」

    ……………………

    離微揚只好踮起腳尖,在他的唇上蜻蜓點水水似的敷衍了一下,可是在還沒有來得及撤離時,他就反被動為主動,一隻大掌撫著她的後腦勺,吻上了她的紅唇,她的芬芳似乎比起房間里的桅子花還要香,讓他加深了這一個吻。

    南宮驕耐著性子道:「老婆,不就一個銅樣樽嗎?我送多你幾個就是了,你要不要這樣給我臉色看?」

    南宮驕不高興了,敢情他還沒有這個銅樽在她的心中有價值啊,「那我不拿去鑒定了。」

    離微揚這時說道:「天穹,上次姐夫送了我一個銅樽,我給你看看吧!」

    離微揚蹙眉:「南宮驕,你別這時候耍賴皮,好不好?」

    離天穹雖然對這些不在行,但是姐姐喜歡,他也就恢復了高興的樣子:「快去拿來看看。」

    南宮驕一怔,他是了解她,她心地善良為人正直,絕對不會亂說這些話,他馬上給顧天賜打了電話:「顧所長,您來一趟文物局。」

    「他研究完了沒?你要拿回來給我!」離微揚嘟著嘴唇。

    顧天賜再次讚歎道:「這絕對是價值連城的東西!」

    離微揚輕輕一笑:「小兮說她過年醫院要值班,要不然,我肯定拉著她一起過來看你了。」

    一會兒之後,顧天賜開車來到了,職員馬上上前說了剛才的事情,顧天賜嚇了一跳,他拿過來一看,馬上是臉色一變:「阿驕,這確實是贗品。」

    「阿驕,這個有很大的研究價值,能不能先放在我們所里,給我們研究一下。」顧天賜戀戀不捨,「當然,我研究出了什麼新的消息,馬上第一時間告訴你知道。」

    離微揚放下了話筒,來到了柜子旁,一打開裡面什麼也沒有,她又找了找,還是沒有看到。

    南宮驕微微的挑了挑眉,最權威的古玩專家都這麼說,為何離微揚堅持裡面有玉石呢?

    離微揚看在了心裡,然後道:「或者,小兮有空呢?」

    南宮驕開著車,「老婆,我一定會找到的,別生氣了……」

    離微揚瞪著他:「那可是你送給我的!」

    離天穹的情緒非常好,看得出來,他做復健做得挺好,他道:「好啊!姐,你順便問問小兮放不放假啊?」

    南宮驕這樣哪看得出來有沒有力量,他接過來用手搖了搖,聳了聳肩膀:「我沒感覺出來。」

    南宮驕凝眉,那個破銅樽什麼時候都比他重要了!他已經站在了卧室門口,道:「你先開門。」

    離微揚點了點頭:「如果你損壞了,就死定了!」

    「你胡說!絕對不可能是贗品!」職員自認為他的古玩鑒定強過一個年輕的女人。

    南宮驕放下了銅樽,他則在一旁喝著茶,顧天賜拿起工具在一旁看著,一邊看時他一邊讚歎:「阿驕,這是絕對的好東西!你去哪兒弄來的,迄今為止,這是我見過的最早出土的文物,銅是夏商時期有的,理應說這是那時期的文物,可是這個銅樽似乎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彷彿是告訴我,這是上古時期的。」

    「哦……」離天穹有些失落。

    離天穹還是悶悶不樂。

    晚上,離微揚正在和離天穹視頻,「天穹,很快要過年了,我公司放假了,就過去看望你,還有啊,我包餃子給你吃,好不好?」

    「阿驕的東西,肯定是不差的,我能看到,也是福分。」顧天賜哈哈一笑。

    南宮驕凝視著她,雙眸都染上了笑意,這個銅樽老是跟他過不去,今天他非贏了它不可!「先親,才說!」

    顧天賜卻是笑了:「珠寶玉石你是行家,古玩你就差一點了。」說著他拿過來,再搖動時,那股神秘的力量像是憑空消失了。「奇怪,沒有了呢……」

    離微揚轉過了頭,冷聲道:「當然了,你那麼有錢,送東西也是批量的送對吧!只有我才會覺得應該珍惜。」

    終於,他大步上前,從後面摟住了她的腰。

    離微揚自然是會掙扎,她不讓他抱住。

    可是,南宮驕的手臂將她牢牢的困在了他的懷中,不給她絲毫逃開的機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