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079章 我們生個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079章 我們生個孩子!字體大小: A+
     

    離微揚雖然經歷過很多的困難和艱苦生活,但是,倒也沒有被誰打過。

    如果以這個法律上的老公打一頓,她……

    「我可告訴你,你如果對我實行暴力的話,我就去婦聯告你。」離微揚一邊說一邊往後退著。

    莫小兮馬上道:「今天這個男人來醫院看病,我聽他在和別的病友談到你,才知道他是這麼的陰險,你可別上他的當了……」

    醫生快速檢查了之後,然後說道:「池小姐沒有什麼大事,只是傷心過度,才會暈倒,作為家人,注意一下她的情緒,別讓她的憂鬱症越來越嚴重就是了。今晚先住下來,觀察兩天再出院吧!」

    可是,面對池諾進入他們的婚姻生活,她沒有要爭的意思。

    在離微揚的一片怒罵聲中,南宮驕也才明白自己說了什麼,他其實本意是無害的,可是卻是被離微揚給曲解了,曲解了就曲解了吧!他喜歡這個曲解的意思。

    他點燃了一支煙,在星光璀璨的天空下,雙眸越來越深,亦越來越冷。

    可是,南宮驕卻是將她一手拉了回來,「你敢去拿,我就用根棍子捅你別的地方!」

    背景聲有一些嘈雜,在有汽車的鳴笛聲之後,一個熟悉的聲音說話了。

    離微揚快步上前,將風衣給南宮驕穿在了身上,一行幾人一起去了醫院。

    緊接著,是她不認識的聲音,「那驕爺的婚姻是不是要亮起紅燈了呢?」

    她的聲音引來了管家齊鈴上來了,她一看到是男主人和女主人的另類「戰爭」,於是悄悄的下了二樓。

    於是,他看著她氣得夠嗆,唇角勾直一抹致命的笑容來:「我以沒有說具體捅哪個位置,你這麼激動做什麼?」

    「齊管家,我和你一起去吧!」離微揚說道。

    她馬上就往外跑去,可是南宮驕一個攔腰抱,就將她抱住了。「畏罪潛逃,罪加一等。」

    離微揚掙扎著:「南宮驕,你放開我!」

    「今天好多了吧!」南宮驕睜開眼睛。

    「只要你想生,隨時告訴我。」他誘哄著她,這頭腹黑狼在想吃掉她之前,還不忘記挖一個陷阱。

    「我能不能不去?」離微揚這個大燈泡去做什麼啊?

    「你……」離微揚馬上就羞紅了臉,「你變-態!」

    微雖的難往。南宮驕的手上晃著這根玉石棍兒,這根棍子長約三十厘米左右,通體晶瑩發亮,好像是有綠色的生命在流動著。

    東方珠寶公司。

    她收回了看向天上的眸光,走到了自己的手提袋旁,拿出手機來一看,居然是莫小兮發來的一段錄音。

    離微揚被他越描越黑,她簡直就是說不過他,於是伸手去掐他,他怎麼能這麼壞!

    南宮驕不悅的一瞪離微揚時,池諾卻是醒來了,她欲語淚先流:「驕……」

    離微揚一怔,還是乖乖的回了房間去換了一套衣服,並且帶上了南宮驕的風衣,下了樓來救護車正呼嘯而來,而南宮驕也捻熄了他剛點上的煙。

    可是,南宮驕已經是沒有再說第二次,就已經到了一樓。

    齊鈴去收拾池諾的東西,離微揚則是站立於落地窗畔,看著天上的滿天繁星。

    齊鈴見他們兩人出來,大家是成年人,也都知道房間里發生了什麼,可是,她也難做啊,「對不起,先生,池小姐暈倒了……」

    池諾被他嚇得後退了兩步,咬緊了唇說不出話來。

    離微揚的臉羞紅一片,她跺腳道:「南宮驕,你這個大變-態!你能不能正常一點?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

    南宮驕卻是道:「你在我身邊這些年,應該是知道我言出必行。」

    離微揚自然是注意不到,她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不要被南宮驕捉住。

    南宮驕這時的雙眸卻是冷意森然,讓池諾接下來的話說不下去了,她臉色有點泛白:「驕……」

    南宮驕伸手撫了撫她的頭髮:「好了,沒事了,醫生說你很快就能出院的。」

    離微揚正不解時,莫小兮打來了電話,「微揚,你睡了沒?有沒有打擾到你?我知道很晚了,可是你是知道的,我如果不告訴你,我是睡不著的……」

    和莫小兮通完了電話,離微揚的心情竟然是出奇的好了起來,她躺回了床,很快就入了夢鄉。

    果然被她猜對了吧!這個男人拿著一根玉石棍子回家,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的,果然就暴露了他的本性來。

    離微揚轉過頭不看他,更不想看到那一抹邪笑。

    「我不回去!」池諾沒有想到她小小的玩了一下手段,就被南宮驕看穿,並且給她這麼重的懲罰。

    醫院,病房。

    南宮驕聲音帶著磁性的沙啞感,「你不說,我就當是你在調-情了。」

    他一說到了這裡,就一吻封緘,讓離微揚再也說不出話來。

    南宮驕顯然是不爽,但還是站起了身體,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他在走的時候,卻是一手拉上了離微揚。

    池諾嫣然一笑:「好很多了,只要有驕陪著我,我就覺得什麼都好……」

    離微揚正在整理著自己的睡衣,胸衣被他拉到了一邊,她見這個男人的舉動,不由道:「叫我去幹嘛?」

    他凝視著她羞紅的臉頰,「好了,不用玉石棍兒,我身體力行,行了吧!」

    難道,南宮驕喜歡的並不是池諾,季晨天給她的情報是假的了。

    離微揚被他撓痒痒弄得笑得出了淚水,而且是上氣不接下氣,「南宮驕,你別過分了……」

    南宮驕卻也不著急,他今天晚上有一晚上的時間和她耗下去。

    「誰要你身體力行了?」離微揚恨不得一掌裡帶著小說中的百年功力,將他拍飛出去。

    離微揚不得已只好求他:「我怕癢,我好難受,不要了……」

    「先生,先生,不好了……」管家齊鈴的聲音在門外響了起來,「池小姐暈倒了!」

    他看著還目露凶光的幾個大漢,想起剛才在他們的逼迫之下,說出了池諾並不是南宮驕最喜歡的女人,他說了就能讓離微揚信嗎?

    調-情?離微揚吃驚的看著他,她哪兒寫著在調-情了?他也未免太會想象了吧!不知道有沒有經常幻想見到了外星人來了呢!

    醫院裡,季晨天撫著臉上的傷,這些都是聶子夜派人打他的,誰叫他要劫持離微揚呢?

    離微揚的拳頭慢慢的輕了下來,如果不是他提醒,她幾乎都忘記了***囑咐,忘記了這場婚姻的本質在哪裡。

    「小諾,你知道我的脾氣。」南宮驕的聲線很沉,「我不喜歡有人在我面前玩手段。」

    可是,這個男人不放她走,她哪裡走得了!

    「做的好。」南宮驕的冷唇上揚。

    南宮驕在病房裡陪了一個晚上池諾,池諾在清晨醒來時,凝視著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她輕輕的起身,然後來到了他的面前。

    南宮驕卻是並沒有生氣,他邪魅一笑:「我不碰,是它碰你……」

    儘管池諾說的是聲淚俱下,但是南宮驕卻依然不為所動。

    要知道,在季晨天的眼中,離微揚的聰慧,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讓她動容的。

    「沒事兒,我還沒有睡呢!」離微揚感激有這樣一個閨蜜,這樣一樣好友。「你怎麼會有這段話?」

    對於感情,她亦是一個理智的人。

    「不用管!」這個時候哪還能管有人找!

    池諾卻是馬上撲進了南宮驕的懷抱里,「我好害怕,驕……」

    為什麼這樣的一個女人,集美麗和才智於一生的女人,卻不是他身邊的女人?13acv。

    南宮驕卻是截斷了她的話,「你剛才明明就是點了頭,表示同意了的……」

    離微揚推拒著他:「我又沒有答應,你先不要……」

    池諾雙眸含淚的看著他們,這世界上,有什麼比自己心愛的男人擁著別的女人談情說家同床共枕更難受的呢!

    池諾的臉色瞬間煞白,她呆愣在原地不敢再動。

    離微揚卻是奇怪了,依理說,池諾回來了之後,南宮驕應該是和池諾相處才是啊,為什麼他反而是跑到了她這裡來,讓池諾傷心呢!就連傻子也看得出來,池諾是喜歡他的啊!

    南宮驕卻不理會她的抗議,一打開了門后,他的俊臉一沉:「是不是我對你們太好了?」

    離微揚淡淡的一笑,此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這麼晚打電話給她,會是誰呢?

    離微揚再次用拳頭去捶打他,她明明就是表示同意想一想他的提議,哪裡會是同意?可是這個男人分明就是段章取義,挖個陷阱給她,讓他吃她是師出有名。

    離微揚:「……」

    「總裁,早上好!」她語聲清脆。

    南宮驕卻是用玉石棍子在她腳板底上輕輕的劃了幾下,離微揚又氣又癢,卻又是縮不回來雙足,她只得惱道:「南宮驕,你放開我……快點放開我……」

    她只有在別人在場時,演戲的時候會叫一聲她老公,在私底下,兩個人在一起獨處時,她是從來不叫的。

    池諾一看,再道:「驕,我不回,好嗎?我跟你回別墅去,我再也不敢弄什麼手段了……」

    在南宮驕走了之後,池諾慢慢的哭倒在了地上……

    他不是在陪著池諾嗎?怎麼會這麼早來公司呢?

    「這是懲罰你逃跑的。」他雙眸閃亮閃亮的,以整她為樂。

    池諾已經睡著了,南宮驕步出了病房,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是聶子夜打過來的,「驕爺,事情已經辦妥了!我看見莫小兮錄了音,然後傳給離小姐了。」

    無可否認,她是喜歡南宮驕的。

    南宮驕直接將她抱回了身後的大床,兩人一起滾落到了大床。

    南宮驕高興不已,馬上就去脫她的睡衣,離微揚嚇了一跳,「南宮驕,你做什麼?」

    離微揚推拒著他,而南宮驕卻是置若未聞,她趕忙拍打著他的後背,含混不清的道:「有人找……」

    南宮驕這時往外走去,但卻不忘記說了一句:「小諾,人要知足,還要好自為之。」

    只是,她綿軟無力的手掌和拳頭,打在了他的身上,都是化為烏有,眼看著這個男人又要吃著鍋里的看著碗里的,離微揚漲紅了臉,卻又擺脫不了來。

    齊鈴聲音都在打顫:「在一樓,我已經打了1急救電話,他們正趕過來,剛才池小姐衝下樓,我看到她一邊哭一邊往外跑,於是上前詢問她,她什麼也不肯說,繼而就暈倒了……」

    翌日。

    離微揚轉過了頭去,卻是轉移了話題,「這玉石的成色非常不錯,哪兒弄來的?」

    但是,同住在二樓的池諾,卻是從房間里跑出來,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在調-情。

    離微揚今天去上班的精神特別好,就連汽笛聲聲響,本來往常聽來是煩躁不安的,現在卻也覺得挺悅耳呢!

    離微揚現磨了一杯咖啡,端著去了南宮驕的辦公室。

    只要一跟玉石有關,南宮驕敢保證,離微揚絕對是將他拋在了腦後,他不由有些懊惱,於是將這條玉石棍兒丟到一旁的沙發上然後悶聲悶氣的道:「不告訴你!」

    南宮驕一怔,眉頭微蹙,離微揚趕忙將他推開:「你還不去看看?」

    ……………………

    可是,莫小兮怎麼會有這一段錄音呢?

    南宮驕卻是順勢將她壓了下來,這女人只能看到卻是吃不到,令他心底現在是蠢蠢欲動啊!

    提起了池諾的姐姐池承,南宮驕有了瞬間的變化,但很快,他的臉上依然是萬年不變的神色,面對池諾的指責,他冷聲道:「如果不是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你以為你還能站在我面前跟我說話嗎?」

    離微揚雖然有些奇怪,但還是馬上打開了來。

    然後是沒有了下文。離微揚握緊了手機,她當初就是相信了季晨天說的話,才會以為池諾就是南宮驕最喜歡的女人。

    南宮驕停了下來,然後有點傷感的嘆道:「你就不想叫我一聲老公嗎?」

    因為,主動權不在她的手上,她去爭,只會徒惹笑話罷了。

    離微揚將自己的指紋往門口一放,「咔」一聲,門就打開來了。

    離微揚眼睛一眨,南宮驕轉身下樓,「微揚,換了衣服陪我一起去醫院。」

    當她進了辦公室之後,卻沒料到南宮驕已經是在辦公室里了。

    離微揚沒有再去看這一幕,她率先轉身離開了病室,齊鈴也馬上和她一起回到了海景別墅。

    南宮驕已經起身,俊臉冷沉:「裝病這種事情,我下次不希望再看到。還有,收拾一下,明天回法國去。」

    於是乎,「砰」一聲,卧室門關上了。

    他將她壓制在了身下,手中的玉石棍子直指她的心房,唇角勾起一抹邪笑:「為什麼要逃?」

    生氣的人應該是她才對,被他折磨得沒有了力氣,他還生氣?真是沒有天理。

    「現在在哪裡?」南宮驕沉聲問道。

    南宮驕從一堆文件里抬起頭來,看著這個小女人,她的眉宇之間,都是呈現出一種快樂的正能量。

    齊鈴趕忙道:「先生,我去收拾池小姐的東西過來。」

    池諾見事情沒有了轉寰的餘地,她馬上就怒了:「驕,你喜歡上了離微揚對不對?你對得起我姐姐嗎?」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這根玉石棍兒有點邪惡,所以,第一時間就是想跑。

    無論心中如何猜想,離微揚是不會去問南宮驕的,因為這事不問最好。

    「我明白的,你也早點睡吧!」離微揚輕聲道。

    南宮驕的臉上寫著不容抗拒的威嚴,池諾一看,馬上哭著道:「驕,我錯了,我裝病,是因為我不想在別墅里看著你和她卿卿我我,在醫院裡,像昨晚,你就是我一個人的……」

    「叫一聲老公!」南宮驕卻是拿條件和她換。

    這是季晨天的聲音,離微揚是認得的。

    他說著,卻是拾起了她的一對玉足來。

    在這萬丈紅塵之中,她真正想要的,他又怎麼會知道呢?

    「生孩子啊!」南宮驕開心不已。

    離微揚卻是對那根棍子有了興趣,於是推開了他,就下床準備去拿來觀賞一番。

    南宮驕聞著她身上的馨香,抑制不住自己的感覺,他啞聲道:「微揚,我們生個孩子吧!」

    她穿著的是睡裙,他的大手一伸,就滑到了如玉石一樣潤澤的肌-膚上。

    離微揚點了點頭。

    「砰砰砰……」敲門聲響起。

    他說:「我為了破壞離微揚和南宮驕的婚姻,告訴了離微揚,池諾是南宮驕最喜歡的女人,其實是南宮驕才是池諾最喜歡的女人,沒有想到離微揚居然是相信了……南宮驕會照顧池諾,完全是因為當年答應了池家……」

    對南宮驕而言,離微揚無疑是聰明的,如果季晨天親自向她解釋這件事情,她絕對不會相信。如果是她信任的莫小兮告訴她的,她肯定會相信。

    離微揚站在二樓的樓梯口,看到了南宮驕正摸了摸池諾的脈搏,當確認沒有什麼大事的時候,他抬頭一望,見離微揚仍然站著沒有動,他揚聲道:「微揚,我需要你陪在我身邊。」

    離微揚馬上道:「南宮驕,你說不會碰我的。」

    他向她招了招手:「過來!」

    兩人之間隔著一張辦公桌,離微揚不由睜大了眼睛,這可是在辦公室,他想要做什麼?

    第一更,白天還有更新。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