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075章 剝奪做母親的權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貪歡,輕一點 - 第075章 剝奪做母親的權利字體大小: A+
     

    如果南宮驕一直對她不聞不問,如果他不會對她以夫妻之名予取予求,他在外面有多少嫩模明星,他究竟有多少個心上人,她都不會放在心上。

    可是,他既然是招惹了她,還讓她承受別的女人觸礁他們的婚姻,讓離微揚如何心甘情願的和他做夫妻?

    什麼是婚姻?婚姻是一座圍城,更是一座危城,讓離微揚在危機四伏的城裡,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困苦。

    很快,她聽到了他開車離開的聲音。

    南宮驕的俊臉一黑,根本不容她抗議,就往外抱去,離微揚一生氣他的霸道,反而是暈了過去。

    她會為了某些東西,而屈服於命運。

    「我想和你聊聊。」季晨天這次來賭石,自然是有他的用意。

    剛一下飛機,離微揚就嘔了好幾聲,她捂著嘴趕忙去了洗手間,等她收拾好出來時,南宮驕已經是車旁等她。

    離微揚不知道南宮驕去了哪兒,她悶悶的坐在了沙發上,想著如果一會兒季晨天又來找她很心煩,她於是就穿上了風雪衣,並戴上了帽子出去走走。

    他走到了門口時,駐足高大挺拔的身軀,然後又加了一句:「就算你求我,我也不碰!」

    「那是我應該做的,可是,微揚,你看你臉色怎麼還是有點發白?」唐欣有點擔心,「還有,你的嘴唇也是蒼白的……」

    南宮驕火速趕回到了酒店,他拿出錢包里的數張大鈔給服務生,他本來是要這個服務生留意離微揚和季晨天之間有什麼動作,卻不料離微揚竟然獨自出去賞雪時倒在了路上……

    別人不知道,但季晨天會不知道嗎?「你和南宮驕的婚姻也是名存實亡,難道你要死守這樣的婚姻,不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嗎?」

    而南宮驕此時卻是前進了一步,她一步一步的後退,他則是一步一步的向前。

    唐欣焦急的道:「夜敏說這是上頭的意思,而我還在試用期,被辭退也沒有什麼道理可講的,可是我需要這樣一份工作,我媽生病了,如果沒錢給我媽看病,我怎麼對得起她……」

    離微揚輕輕一笑,準備回坐位上去。

    南宮驕正在和其它部門的老總們討論著工作中的事情,見是她來無動於衷。

    他走過去,一手將她抱起來:「去醫院!」

    當飛機在抵達烏魯木齊機場時,離微揚就感覺到了一股寒冷的空氣直逼而來。

    南宮驕點了點頭。

    唐欣一喜:「微揚你是不是要做媽咪了?」

    離微揚在浴室里失神了一會兒,她整理了一睡衣,她的棉質睡衣被他拉扯得皺皺巴巴的,她走出來,覺得心裡悶悶的很難受,於是就到了陽台上看滿天的星星。

    離微揚臨時拿東方奶奶說事,她亦知道不明智,但是,誰讓南宮驕逼人太甚!

    東方珠寶公司。

    而且,她不該以東方奶奶做靠山,因為她在東方家是外人,而南宮驕的身上,好歹有著東方家族的血脈。

    拿著雞毛當令箭使,一向不是離微揚喜歡的手段,可是南宮驕的霸道冷酷還有咄咄逼人,讓她不得不搬出了東方奶奶這座強大的靠山。

    她從來沒有走過雪地,此時穿著一雙雪地靴,踩在了潔白的雪上,看著自己穿得像一個小粽子般,她不由伸手去接著朵朵飄落的雪花。

    「你忙你的,有什麼才需要儘管告訴我。」亞里坤說道。

    她不了解東方家的家事,但她知道,南宮驕是東方家的私生子,既然如此,南宮驕能在東方珠寶公司有此高位,他的婚事是奶奶指的,也就是說,他也不得不聽從***命令。

    他將視線停留在了離微揚的身上,「早就聽說南宮總裁的秘書煮得一壺好咖啡,今日一見,果真如此!」

    離微揚的手按了按小腹處傳來的脹痛,讓自己冷靜下來。

    離微揚見他繞過她走到了門口,她趕緊站在門手把旁,用身體擋住,「再給一次機會,好嗎?」

    「你欺人太甚!」離微揚惱火的喊道。

    南宮驕轉身離開,不再看她一眼。

    離微揚一點也感動不起來,「想必季總也知道,我是已婚婦女,我不搞婚外情的,更是對季總這種已婚男士敬而遠之。」

    記得她曾看過一句話,如果難過時,就抬頭看看天空吧!它那麼大那麼藍,一定可以包容你所有的委屈。

    其他的幾個老總也叫了起來:「南宮你藏私啊,我也要……」

    「多謝先生!」服務生謙恭的帶著南宮驕來到了酒店房間,「離小姐一直不肯去醫院。」

    「我不去!」離微揚虛弱的抗議。

    鐵腕總裁自然不會在工作中憐憫一個人,離微揚也急了,「那你說啊?為什麼辭退她?」

    離微揚打開來一看,果然這些資料做的不好,看來她今天要加班了。

    兩人久未見面,亞里坤觀他面色,出聲安慰道:「驕,尋找天眼之石需要一個過程,我知道你心急伯母的病情,但你也要保重自己才是。」

    季晨天回頭一望,哪裡有南宮驕的影子,他分明是上了離微揚的當!不過,他要用什麼辦法才能讓離微揚幫他賭石呢?

    南宮驕點了點頭,好兄弟不必多說,他是明白他們的心意的。

    唐欣凝視著她:「微揚,你真好,我先借著,等我一找到了工作,賺了錢馬上就還給你。」

    「你不會的。」離微揚確實是沒有去想過,她只是知道,生了病沒錢看病才是最痛苦的,這樣的經歷,她是親身經歷了的。

    「好。」離微揚剛坐下來時,就感覺到了有一股熱流從身體里出來……

    但是,季晨天卻是深情並茂的說道:「微揚,我是真的喜歡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他一聽之後,馬上站起身來,「我馬上回來。」

    不就是一份工作嗎?東家不做做西家的,何必要弔死在一顆樹上呢!

    「當然。」聶子夜奇怪了,「還有別的原因嗎?」

    兩人正說到這裡時,南宮驕的手機響了起來:「是我,說!」

    南宮驕凝視著她的俏臉,她能感覺到他的周身都散發著寒氣,也料到了此話,可能是真傷了他的心。

    「不是!」離微揚知道他向來討厭她的冷傲,於是,只得低聲道:「唐欣她母親生病,需要錢來醫治,而她需要這一份工作,所以……」

    「不急,你先給你母親治病。」離微揚說著就想吐。

    於是,她沉默著先走了出去。

    可是,南宮驕只是倚在了辦公椅里,就這樣看著她氣得跳腳。

    一會兒之後,酒店裡有人來敲門,離微揚以為是服務生,就去開門,卻不料竟然是季晨天,「季總,什麼事?」

    南宮驕沒有看她,卻是冷唇一勾,「這是你對上司的質問?」

    南宮驕的眼眸中透出了一股從未有過的冷意,如果以往他生氣,那只是一時的怒氣,而當離微揚現在提起了東方奶奶,並且以她來對付他時,他在看離微揚時,是一種冰河世紀般的感覺。

    她起身去洗手間,走到了門口,突然想起今天早上還沒有給南宮驕煮咖啡,於是對唐欣道:「你送一杯咖啡進去給總裁,我現在要去洗手間。」

    過了一陣,南宮驕卻是浮起了一抹嘲笑:「身為你的老公,在沒有碰你的情況下,你能懷孕,難道不該解釋嗎?」

    「我收藏了一些石頭,要不要去參觀一下?」亞里坤有點動情的道。

    亞里坤起身送他,南宮驕掛了電話道:「明天的賭石會你會不會來?我們見面,到時候再聊。現在我有事情趕回酒店去。」

    離微揚去了取了自己的錢,留下一部分寄給弟弟做生活費,將剩下的五千塊,交到了唐欣的手上,「唐欣,不好意思,我這裡還有一點錢,你先給你媽媽墊上醫藥費,好嗎?」

    她不知道他在笑什麼,對於這樣的他,她不由後退了一步。

    「謝謝你,微揚。」唐欣感激的說道。

    兩人是在一場賭石會上結識,然後是一見如故,雖然天各一方,但見面之時,卻是友情如故。

    但是,她並不認輸。

    南宮驕獨自一人來到了這裡,進了族長的房間之後,看到了這裡牆壁上貌似文字的地方。

    離微揚的小腹還在痛著,她被生理期折磨得難受,懶得和他爭論,於是靠在椅背上假寐。

    「驕來了!」族長亞里坤從長廊里走過來,「最近怎麼樣?」

    南宮驕起身,準備離開辦公室。

    聶子夜知道她的工作繁重,又道:「我已經和夜敏小姐說了,會再安排一個同事給你。唐欣人雖然活潑可愛,但不適合我們公司的工作。」

    離微揚不想聽有關他的事情,她道:「我先處理昨天留下來的工作。」

    南方的香城還是十多度的舒適溫度,一到了北方,就是零下二十度,這樣的反差,讓她馬上就不適應了。

    南宮驕這時雙眸犀利的凝視著她:「你沒有給我一個解釋嗎?」

    生理期的不準時,讓她有些不知所措,也有點懊惱不已。

    當天下午,南宮驕沒有回公司,聶子夜回來之後,道:「離小姐,明天你和總裁要去新疆出差。」

    離微揚輕聲道:「我明白,謝謝你。」

    離微揚馬上反應過來,「你放心,我沒有懷孕,不用這麼大驚小怪的。」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離微揚輕嘆了一聲,趕緊安慰她,「你先別急,我去找夜敏問問,究竟是怎麼回事,好嗎?」

    她如果還在這裡祈求著人,那就是自討其辱了。

    「你先下去吧!」南宮驕一揮手,他大步進入了房間,就看見離微揚痛苦的蜷縮在沙發上。

    在短暫的驚恐之後,離微揚勇敢的迎向了南宮驕冷酷而帶著怒氣的目光:「南宮驕,我是奶奶許給你的妻子,無論什麼樣的後果,只要我沒有做錯,相信奶奶是個公平的人,我們要不要現在叫奶奶來評評理兒。」果宮聞他婚。

    他怒極反笑,讓離微揚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南宮驕卻沒有動身,「我應該帶一個人來,讓她也一起參觀。」

    「哦哦……」唐欣馬上明白,然後拍了拍她的肩膀,「真該向人力資源管理局申請,女人這個時候享受假期。」

    一會兒之後,離微揚端著煮好的咖啡進了辦公室,卻是見南宮驕並沒有喝她剛才為他煮的咖啡,她不敢說什麼,只是靜靜的退了出去。

    南宮驕只是揚唇一笑,並未再說什麼。

    愛石之人,對於自己的寶貝,說起來總是會激動的。

    離微揚星期二一去上班,就被唐欣擁抱住了,「親愛的,聽說你受傷請了假,現在好些了嗎?」

    誰希罕你碰?離微揚在心裡反擊他!

    「你……」離微揚自然明白這話的意思,往常都是她在為他煮咖啡,可是今天早上她生理期事情,就叫了唐欣去做,很顯然,南宮驕是針對她,並非是要針對唐欣的。

    離微揚大概也是猜到了,她冷漠的道:「我和你之間沒有什麼好聊的。」

    但是,她不是個只會屈服於命運的傻子。

    夜敏見是離微揚親自過來,就說道:「我是收到聶特助的通知,離小姐,恐怕我也幫不上什麼忙?雖然我也挺喜歡唐欣的。」

    唐欣一看到她回來,馬上撲進了她的懷抱里,「微揚,人力資源部的夜敏剛打電話給我,說要解僱我……」

    ……………………

    「總裁,我想問一問,唐欣錯在哪兒了?你要辭退她?」她趕忙問道。

    「我沒有興趣知道這些!」南宮驕打斷了她的話,「這裡是公司,不是福利機構。」

    在眾人的起鬨聲中,離微揚沉默著退出來,她在離開時,將視線望在了南宮驕的臉上,他的俊臉一如工作中的嚴肅和認真,看不出別的神情來。

    「解釋?」離微揚皺眉,「什麼解釋?」

    離微揚抬頭凝視著他,俊臉上寫在冷意,她已經是很難讓他改變主意了。

    亞里坤哈哈的笑起來:「天空太大,草原太寬,讓我的心也越來越大、越來越寬,這次多住幾天嗎?」

    「不可能!」他絕情的說道,「讓開!」

    「不是,我來那個很是難受。」離微揚趕緊捂住了嘴巴,「唐欣,我就不送你了。」

    「什麼?」離微揚似乎聞到了一絲兒不尋常的氣息,「有沒有說原因?」13acv。

    如果是以往,離微揚還能自控,讓自己冷靜下來,可是她有生理煩躁症,本來身體就不舒服,再被南宮驕欺負,她哪還能冷靜?

    「天眼之石」,是傳說中的一種石頭,據說此石得到之後,能治百病,但是,誰也沒有真正見過,但這種傳說卻是從未間斷。

    他只是盯著她的臉,卻並不說話了。

    南宮驕這時才抬頭凝視著她的小臉,見她氣得臉頰有些悱紅,他不輕不重的道:「因為她煮的咖啡不合我品味!」

    離微揚趕緊去處理積累下來的工作。

    醫院,一番檢查下來,醫生問道:「你是病者的家屬嗎?」

    「不好意思……」她低聲解釋著。

    可是,她依然是冷傲的瞪著他,似乎只有這樣,她才能保持最後的尊嚴。

    他不得不承認,她很聰明,懂得如何說話,能讓他氣到沒有話說為止。

    聶子夜拿著一疊資料給她:「這是唐欣做錯的文件,你先糾正一下。」

    離微揚忍受著身體的不適,她來到了人力資源部夜敏處,「夜小姐,能告訴我,這是誰下的命令嗎?」

    當車在積雪上行走時,她彷彿能聽到「嘎吱嘎吱」的響聲。

    「你最好是這樣,否則我會讓你知道紅杏出牆的痛苦。」南宮驕說完,就不再理她了。

    銷售部的總監陸凱這時望了過來:「哇,好香濃的咖啡!」

    她去咖啡室,現磨了一杯咖啡,敲開了南宮驕的辦公室門。

    「好!」唐欣馬上應允。

    離微揚搖了搖頭,可是為什麼南宮驕不說呢?非得要加一個莫須有的罪名給她,讓她覺得她不殺伯仁,伯仁卻是為她而死的難過呢!

    離微揚想要詢問的話,也只能咽進喉嚨,畢竟當著其它部門老總的面,她不能問他。如此激怒他,只會令情況更糟糕。

    兩人落坐,茶香裊娜。

    她知道,糟糕了!

    這是她的個性。

    雖然和唐欣共事的時間不長,但這是一個爽快的女人,離微揚淡淡一笑:「沒事了,昨天的工作麻煩你了。」

    離微揚急了,她趕忙說道:「讓她煮咖啡是我要求的,不關唐欣的事,你能不能收回成命,不要讓她走?」

    直到她的後背抵在了冰冷的牆壁,直到她無路可退。

    「好。」離微揚知道,工作中她和他難免會一起,可是,這出差……

    「總裁,您的咖啡!」

    得到了他的承諾,但是離微揚的心裡卻是更加的難過,至於為什麼會難過,她也不知道!

    南宮驕收回了看牆壁的目光,轉向了族長亞里坤,看著他一身悠閑自得的樣子,難得露出了羨慕的眼光來,然後淡淡一笑:「還是你最爽了,在這個天高雲淡的地方,發現你越活越有仙風道骨的感覺了。」

    唐欣感動不已:「微揚,太謝謝你了,可是我都離職了,你不怕我不還給你嗎?」

    離微揚一怔,「你是說,唐欣被辭退,是因為這個原因?」

    季晨天明明是看著南宮驕出去了,不料他會這時候回來,就在他這一失神之時,離微揚「砰」一聲關上了房門。

    當離微揚處理好了自己的生理期后,回來時卻是看到唐欣在辦公室里哭泣,她大步走了過去,「怎麼啦?」

    「好,你多多休息!」唐欣去財務部結了工資離開了。

    雖然她已經是隱約猜到了是誰,可是沒有經過證實,依舊是有些惴惴不安的。

    南宮驕見她氣得臉兒通紅,她是個聰明人,應該是明白這意思的。

    亞里坤這時又說道:「我雖然沒有走出新疆,但新疆也是出奇石寶石的地方,我一直都有關注這邊的信息,一有就會馬上告訴你的。」

    唐欣拿了一疊文件給她:「都在這裡了。」

    她難得拉下臉來向他求情,可是,南宮驕卻是冷哼了一聲,在他看來,她不想面對他,所以咖啡都不想衝進來,這樣的教訓,是她應得的。

    此時,聶子夜推門進來了:「驕爺,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出發了。」

    他今天沒有帶離微揚來,下飛機的時候,他見她身體不舒服,於是只身前來見亞里坤。

    離微揚微微一笑:「陸總過獎了!既然陸總喜歡,我現在去煮。」

    到了酒店之後,南宮驕就不見人影,離微揚則是坐在沙發上休息,她望著窗外的雪花發獃,這潔白的雪花像是天使一樣,只是南方的香城從來都不會有。

    大約過了一個鍾之後,陸凱等老總們才離開了南宮驕的辦公室,離微揚進去時,南宮驕正準備出去。

    但是,權宜之舉,她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新疆,一處神秘的部落。

    「昨天好奇怪呢,總裁下午才出現的。」唐欣悄悄對她說,在說時還不忘記偷偷的看了一眼南宮驕的辦公室,「我聽其它部門的人說,總裁幾乎是不會周一不來上班的呢!」

    離微揚的小腹有點脹痛感,她知道生理期快來了,她一直都是這樣子,她難得俏皮一下:「沒事兒,你也會有的……」

    她從人力資源部回來后,離微揚明白,她和南宮驕硬碰硬,根本就是碰不起的,他若是要解僱唐欣,無論什麼理由,他們都得接受,只因為,他是握著他們生殺大權的總裁。

    南宮驕在侍從人員打開車門后,坐進了高級商務車裡,離微揚也坐了進去。

    離微揚很討厭介入別人婚姻生活的人,她知道這樣和季晨天說下去,只會惹來其他的住酒店的人的誤會,於是她靈機一動,朝著季晨天的背後甜甜的叫了一聲:「老公!」

    「離微揚,我不碰你!」他冷唇一勾。

    第二天,離微揚和南宮驕要去出差。

    「我是她老公。」南宮驕聲線堅定。

    醫生說道:「那你應該知道,今天是她的生理期,她是由於生理期的疼痛難忍,其它沒有什麼大礙,只是我想告訴你,她可能很難懷孕……」

    今天五更三萬字,第二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