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233章 新仇舊賬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233章 新仇舊賬7字體大小: A+
     

    冷夏烈盯著她,目光很冷。

    「照片都是真的?」

    他緩緩的開了口,語氣很危險:「那照這麼說來,你確實去過他的家裡,還睡在了他的床上!」

    安樂一怔,隨即怒道:「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冷夏烈,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我和郁寧之間沒有發生過任何關係,那次的事情是一個誤會,我當時上班暈倒了,是他救了我!」

    冷夏烈扳著一張臉,表情冷冰冰的不說話。

    安樂有些抓狂。

    她繼續說道:「還有,這件事情都已經過去那麼久了,為什麼你還要生氣啊?」

    「難道我不該生氣嗎?」冷夏烈看著她,說道:「安樂,你要隨時記住自己的身份!」

    安樂看著他,有些詫異:「我的身份?」

    冷夏烈道:「你是我的女人,只能上我的床!」

    安樂整個人都驚呆了。

    她張了張嘴,難以置信的說道:「你、你怎麼……」

    冷夏烈眯眸:「記住了?」

    安樂咬了咬牙,答道:「你完全就是無理取鬧!」

    冷夏烈並不在意。

    他看著她,微微頷首:「過來!」

    安樂杵在原地沒動。

    冷夏烈斂眉,有些不悅:「沒聽見我的話?」

    安樂看著他,說道:「冷夏烈,我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我問心無愧,倒是你!」

    「我怎麼了?」

    冷夏烈看著她。

    安樂瞪起雙眼,說道:「我有問過你那個未婚妻的事情嗎?」

    冷夏烈愣住了。

    他就這麼看著她,好半天都沒有說話。

    安樂別過腦袋,繼續說道:「我去隔壁看孩子了。」

    說完,轉身就準備要離開。

    只是,她剛走了沒幾步,忽聽身後有腳步聲傳來,緊接著整個人就被擁進了一堵溫暖霸道的懷抱中。

    「鬆開!」

    安樂掙扎,不肯回頭。

    冷夏烈低低的笑,堅硬的胸膛貼著她後背上,輕輕地顫動。

    他開了口,溫熱的氣息灑在她的後頸上。

    「怎麼每次一提到她就炸毛?吃醋了?」

    「什麼?」

    安樂一怔。

    緊接著,她大怒起來:「你才吃醋了!你全家都吃醋了!」

    冷夏烈勾唇,強行扳過安樂的身子,和她面對面的看著彼此。

    「你很在意這件事情!」

    他說道,用的是肯定句。

    安樂咬牙,道:「那你呢?我不過就是受人恩惠,結果你是怎麼說我的?」

    冷夏烈皺起了眉頭。

    安樂的眼中浮現淚花,她哽咽聲音道:「我不過就是一個沒人要的破鞋!」

    「安樂!」

    冷夏烈沉了聲,雙眼定定的盯著她。

    安樂耷拉著腦袋。

    半晌,冷夏烈嘆了口氣。

    他雙手捧起安樂的小臉,表情很懊惱:「那天是我太激動了,如果說了什麼讓你難過的話,是我的不對,我向你道歉,那並不是我的真心。」

    安樂有些詫異。

    冷夏烈望著她,繼續道:「我向你道歉了,你願意原諒我嗎?」

    安樂不做聲。

    冷夏烈不是在意,漸漸微笑起來:「如果你還覺得不解氣,可以罵我,或者是打我!」

    安樂冷哼,道:「罵你嫌累,打你手疼!」

    冷夏烈很無奈:「那你想怎麼樣?」

    安樂閉著嘴巴。

    冷夏烈想了一下,接著又道:「還有,關於舒曼的事情……樂樂,請你相信我,我會儘快和她劃清關係,只是目前還有些困難,但我」

    話剛說到這裡,茶几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冷夏烈只是停頓了一下,並不打算去接電話。

    他依然看著安樂,說道:「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安樂沒什麼太大的反應。

    她道:「你去接電話吧。」

    冷夏烈挺無奈的。

    「樂樂……」

    他望著她,眼眸深黑,宛若看不見邊際的夜空。

    安樂掙扎了一下,聲音略低:「你的手機在響!」

    冷夏烈不想逼她,只得鬆了手。

    「我先去隔壁了。」

    安樂說完,轉身離開。

    冷夏烈站在原地,目光跟隨著安樂的背影,直到她消失以後,這才轉身走到茶几旁邊,彎腰拿起了手機。

    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先是皺眉,隨即摁下接聽鍵,沒什麼表情的把手機放到耳邊。

    「媽!」

    他沉沉出聲。

    電話里,傅靖雅的聲音很生氣:「夏烈,你究竟是想做什麼?」

    冷夏烈站在窗邊,聲音很淡:「您什麼意思?」

    傅靖雅冷哼,說道:「那個女人,你準備把她留到什麼時候?」

    冷夏烈聞言,並未說話。

    他舉目望著遠際的天空,容顏諱莫如深。

    這時,又聽傅靖雅嘆了一口氣,語氣變得無可奈何:「夏烈,媽知道你心中有怨,可是,媽當初那麼做,也是為了你好,她並不適合你,你明白嗎?」

    冷夏烈的嘴角噙著一絲苦澀的笑。

    他低低道:「這是我自己的事。」

    傅靖雅閉上了眼。

    但僅僅只是兩秒鐘的時間,她又重新展開雙眼,說道:「好,你要怎麼做,媽不干預,但是舒家那邊,你必須給個說法!」

    冷夏烈皺起眉頭。

    他道:「說法?」

    傅靖雅道:「你和舒曼都在一起這麼久了,難道還不打算結婚?還有,最近你到底在忙些什麼,為什麼舒曼給你打電話,你總是推脫她?」

    冷夏烈沉了眸。

    他問道:「舒曼找過您了?」

    傅靖雅沒有回答,而是道:「別轉移話題,你就說說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冷夏烈很直白的回答道:「舒曼是您找的兒媳,既然她要說法,你直接給她一個就是了。

    「你這是什麼態度?」

    傅靖雅有些不高興。

    她連聲道:「那個女人有什麼好的?她比得過舒曼嗎?她連舒曼的一個腳趾頭都比不上!」

    冷夏烈聞言,徒然生怒。

    他低沉道:「媽,請注意您的言辭!」

    傅靖雅的臉色很不好看。

    冷夏烈揉了揉眉心,繼續道:「好了,如果沒別的事,我就掛了。」

    語罷,作勢就要掛掉電話。

    就在這時候,傅靖雅的聲音忽然傳來:「後天你爸就回來了,記得回家吃飯,我們會一直等你。」

    冷夏烈聞言,先是沉默了一下,接著答道:「好,我知道了。」說完這話以後,他便掛了電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