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230章 新仇舊賬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230章 新仇舊賬4字體大小: A+
     

    傍晚,冷夏烈回到家裡的時候,客廳里只有泡泡一個人在看電視。

    他見狀,不禁皺眉。

    「泡泡!」

    他沉沉的喚出聲。

    泡泡聽到聲音,不由得轉頭望了過來,笑眯眯的喊道:「爸爸!」

    冷夏烈頷首,問道:「你媽媽呢?」

    泡泡搖腦袋,脆生生的答道:「媽媽還沒有回來噢!」

    冷夏烈的臉色不大好。

    他走過去落座,一邊將小女兒抱起來放到自己的大腿上,一邊作勢就要拿手機打電話。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開門聲,伴隨著林語的聲音:「安小姐,您回來了啊!」

    冷夏烈停住了動作。

    然後,他又默默地收起手機。

    泡泡伸長了脖子,高興的喊道:「媽媽!媽媽!」

    很快,安樂就走了進來。

    只是,她在看到冷夏烈的時候,有些意外:「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冷夏烈板著臉,不做聲。

    安樂見他不回答,只得又繼續道:「噢,那你們繼續看電視吧,我先上樓換衣服!」

    語罷,轉身就要離開。

    「安樂!」

    冷夏烈忽然開口喚道。

    安樂站住腳,沒有回頭。

    冷夏烈盯著她的後背,繼續道:「知道現在幾點了嗎?」

    安樂無奈,只得轉身看向他,解釋道:「我實在是不放心花婆婆,所以就在醫院裡多陪了她一會兒,然後回來的時候遇到了堵車,於是就耽誤到了現在。」

    冷夏烈根本就不聽她的這些解釋。

    他冷冰冰的說道:「我上次是怎麼跟你說的?家裡的門禁時間是多少?」

    安樂:「……」

    泡泡摟著他的脖子,奇怪的問道:「爸爸,什麼是門禁啊?」

    冷夏烈聞言,不禁低頭望向她,目光慈愛:「門禁就是說女孩子不可以在外面玩到很晚,因為不安全,知道嗎?」

    泡泡點頭,似懂非懂的。

    而後,冷夏烈又重新望向安樂。

    安樂很無奈,說道:「我又不是在外面玩,我是有正事!」

    冷夏烈一哼。

    安樂看了一眼他懷裡的泡泡,不再說話,轉身就直接上了樓。

    泡泡咬著手指,聲音瓮瓮的:「媽媽怎麼了?」

    冷夏烈皺眉:「泡泡,不許咬手指!」

    「為什麼?」

    泡泡鼓起腮幫子。

    冷夏烈道:「這樣不衛生!」

    「噢!」

    泡泡立馬放下手。

    冷夏烈撫摸著她的小腦袋,想著安樂跟他犯倔時的模樣,無奈的嘆氣。

    ……

    與此同時,另一邊,冷宅。

    傅靖雅正在和管家說話,冷不丁的,女傭走了進來,說道:「夫人,舒小姐來了。」

    傅靖雅聞言,有些意外。

    而這時,舒曼已經走了進來。

    「伯母!」

    她笑盈盈的喚道:「這麼晚了還來打擾您,真是不好意思。」

    傅靖雅換上笑容,朝她招手:「什麼打不打擾的,過來,快過來坐!」

    「哎!」

    舒曼應了聲,走過去坐到沙發上。

    傅靖雅端詳著她,說道:「好多天沒見著你了,我怎麼覺得變瘦了呢?」

    「是嗎?」

    舒曼摸著自己的臉,說道:「可能是因為我今天穿了黑色的衣服吧,黑色顯瘦。」

    傅靖雅道:「你這孩子呀,現在天氣變冷了,隨時都要注意保暖,知道嗎?」

    「是,我知道。」

    舒曼點頭。

    傅靖雅先是沉默了一會兒,又說道:「最近你和夏烈怎麼樣了?」

    聽她提及冷夏烈,舒曼露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她搖了搖頭,聲音軟軟的說道:「他最近的工作好像很忙,好幾次給他打電話都說在開會,前段時間又在國外訪問,所以……我們已經快有半個月沒見過面了。」

    傅靖雅聞言,不禁皺起眉。

    她當然知道其中的原因,而正是因為知道,所以才生氣。

    「伯母!」

    這時,舒曼的聲音又傳來:「前段時間的時候,我聽說了一個事兒。」

    「恩?」

    傅靖雅蹙眉。

    她望著舒曼,說道:「什麼事?」舒曼露出一副很謹慎的表情,小心翼翼的說道:「伯母,我知道那些坊間傳說多半都是子虛烏有的事情,可是,當時那件事情鬧得很大,因為我在國外度假,所以並沒有關注,只是後來聽朋友提及,據說都

    鬧上了微博熱搜呢,全國人民都在討論這個問題,可是當我打開網頁去搜索的時候,卻是連半點隻言片語都搜不到,所以……」

    話說到這裡,她又很合適宜的停住了。

    傅靖雅聽明白了。她拉過舒曼的手,語重深長的說道:「曼曼,我知道你這些年受了不少的委屈,夏烈那個冷淡性子啊,從小到大就沒怎麼變過,當年競選上總統的時候,我都沒見他笑過。唉,這樣,改天我叫他回來吃飯,

    你倆好好溝通一下,怎麼樣?」

    「伯母,真是不好意思……」舒曼低下頭,說道:「讓您看笑話了。」

    傅靖雅拍了拍她的手背,說道:「什麼看笑話啊,夏烈是我的兒子,你是我的女兒,你們兩個啊,不管是誰,我從來都不偏袒!」

    「謝謝伯母!」

    舒曼露出一副很感動的樣子。

    傅靖雅望著她,又道:「吃過晚飯了嗎?」

    「吃過了。」

    舒曼點頭。

    傅靖雅道:「陪我看會兒電視?」

    「好啊!」

    舒曼答道。

    傅靖雅鬆開了手,目光看向前邊的電視機屏幕。

    過了會兒,舒曼又小心的開口道:「伯母,最近夏烈有跟您聯繫過嗎?」

    「恩?」

    傅靖雅看她一眼。

    舒曼繼續道:「噢,我是想跟您說一聲,他好像沒有住在總統宮邸了,已經搬到公園一號那裡去了。」

    傅靖雅的臉色不大好。

    「好,我知道了。」

    她點頭。

    過了會兒,舒曼借故告辭。

    傅靖雅坐在沙發上,表情冷冷的。

    管家端了熱茶上來,小心翼翼的喚道:「夫人,您沒事吧?」

    傅靖雅冷冷一笑,道:「我倒是沒事,只是舒家那邊不知是聽到了什麼風聲,居然都來我跟前告狀了。」末了,她又扶著額頭,直嘆氣:「又不是小孩子了,真是不知輕重!」

    管家道:「再過幾日,老先生就該回來了,您會跟他說起這事兒嗎?」傅靖雅搖頭:「我先試著解決,如果不行,再跟他說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