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228章 新仇舊賬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228章 新仇舊賬2字體大小: A+
     

    「呀!」

    安樂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背過身子,慌慌張張的就套上衣服。

    可是,因為動作太急,她居然穿反了衣服。

    冷夏烈單手插兜,緩步走了過來,笑道:「最近都流行反著穿衣服?」

    安樂鬧了個紅臉,杵在原地沒有動作。

    「不要你管!」

    她蹙著眉頭,小鼻子皺成了一團。

    冷夏烈看著她,繼續道:「你這是要出門?」

    安樂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冷夏烈道:「今天是周末,樂樂,你們公司沒有雙休日?」安樂沒了辦法,只得開口解釋道:「我出門有點事情。」頓了下,她又補充一句:「還記得上次在夏城的時候,我讓你幫忙的那個男孩嗎?他和他的婆婆來首都了,本來是打算來找父母的,結果莫名其妙的就

    被人打了一頓,現在已經被送到了醫院,我不放心,所以想去看看!」

    冷夏烈哼道:「事兒真多!」

    安樂有些不高興。

    她辯解道:「怎麼就事多了?當初在夏城的時候,一直都是花婆婆在幫我照顧泡泡,如果不是花婆婆的話,好幾次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冷夏烈不做聲。

    安樂沒再看他,徑直去了浴室。

    過了會兒,等她再出來的時候,她已經穿戴整齊,連頭髮都梳好了。

    冷夏烈還沒有離開,在看到她出來以後,開口道:「既然人家有恩於你,那你就去看看吧,不過要讓小林陪著你,否則我不放心。」

    「噢!」

    安樂應道。

    冷夏烈挺無奈的。

    他看著安樂,說道:「我剛才那話並不是針對你,別放在心上。」

    安樂聳了聳肩頭,答道:「我沒有放在心上啊!」

    冷夏烈彎唇:「那就好!」

    安樂拎起自己的包,提步就往外走。

    只是,在路過男人的時候,被他抓住了手腕。

    安樂皺著眉,目光斜睨著他:「還有事?」

    冷夏烈道:「你就這樣走了?」

    安樂:「……」

    冷夏烈扳過她的身子,低頭想要親吻她的紅唇。

    安樂下意識的想往後躲,卻被他托住了後腦勺。

    最終,四片唇瓣貼在了一起。

    安樂閉上眼,既不掙扎,也不主動。

    冷夏烈並沒有加深這個吻,只是輕啄一口,嗓音很低沉:「慢慢來,我不急的。」

    安樂看他一眼,目光惶惶。

    冷夏烈似乎被取悅到了,低低笑道:「是不是很期待?」

    「無聊!」

    安樂翻白眼,抬手將他推開,徑直走了出去。

    ……

    很快,轎車抵達醫院。

    安樂率先開門下車,一邊打著電話,一邊走向住院部。

    剛走出電梯,花婆婆就撲了過來,蒼老的臉上滿是淚水,佝僂的身子仿若比前段時間更加消瘦。

    「花婆婆!」

    安樂趕緊伸手扶住她,皺著眉頭道:「阿生現在怎麼樣了?」

    花婆婆搖腦袋,哽咽著聲音:「醫生說、說他很不好……我的阿生啊,他怎麼就那麼命苦啊!」

    安樂聞言,不禁連忙安撫道:「花婆婆,您別擔心了,這裡是全市最好的醫院,大夫們一定會治好阿生的,您不要哭了,好嗎?」

    花婆婆只是一個勁兒的搖著腦袋。

    這時候,林語說道:「安小姐,您先照顧一下這位婆婆,我去跟醫生了解一下情況。」

    「好!」

    安樂點頭,說道:「麻煩你了。」

    林語道:「您就別跟我客氣了,這樣,你們先去那邊坐著休息一下,我很快就回來。」

    語罷,她轉身離開。

    安樂扶著花婆婆走到走廊邊的長椅上落座,一邊問道:「花婆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們怎麼會忽然來首都尋人?」花婆婆一邊抹著眼淚兒,一邊哽咽著答道:「我、我是聽一個老鄉說的,他說他在這裡的一個工地上看到了阿生爸媽,所以,所以我就帶著阿生過來找人了,可是,我們才剛從火車站裡走出來,阿生就被一

    群混混給打了,嗚嗚嗚……」說到最後,花婆婆不禁又再次哭起來。

    安樂趕緊打開包,從裡面拿出了紙巾,一邊遞給花婆婆,一邊說道:「花婆婆,您別哭了,來,擦擦眼淚。」頓了下,她又問道:「那您知道哪些混混為什麼要打阿生嗎?」

    花婆婆聽到這裡,不禁一把抓住安樂的手,顫抖著說道:「是那些人!是他們,一定是他們!」

    「他們?」

    安樂皺起眉頭。

    她問道:「花婆婆,麻煩您再說清楚一點,好嗎?他們是誰啊?」

    花婆婆抬起頭,淚眼婆娑的說道:「就是上次的那些人,他們不肯放過我們婆孫兩個,他們非要逼死我們……」

    安樂大驚。

    「上次的那些人?」她睜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說道:「怎麼會?那些人……不是已經被繩之以法了嗎?「

    「我不知道……」

    花婆婆搖著腦袋。

    安樂咬著唇,怒道:「天子腳下,他們居然還敢打擊報復!」

    這時候,林語返了回來。

    安樂看見她,連忙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問道:「怎麼樣了?醫生是怎麼說的?」

    林語沒有急著回答,她先是看了一眼正坐在椅子上哭泣的花婆婆,然後才說道:「醫生說目前的情況還算是樂觀,那個孩子被打出了內出血,不過」

    「我可憐的阿生啊……」

    花婆婆一聽到被打出了內出血,頓時放聲大哭。

    安樂彎下腰,拿手輕拍著花婆婆的後背,說道:「婆婆,沒事的,您別哭了,好嗎?」

    花婆婆只是搖著腦袋。

    林語給安樂使了眼色。

    安樂先是一怔,在反應過來以後,她又不禁沖著花婆婆說道:「婆婆,您先在這裡坐一下,我去旁邊打個電話,馬上就回來。」

    語罷,她跟著林語去了另一邊。

    林語道:「那孩子的情況挺嚴重的,肝脾都被人打出了血,如果不是送得及時,恐怕連命都差點保不住!」

    安樂聞言,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這麼嚴重?」

    她擰緊了眉頭,臉色很不好看。

    林語繼續道:「您問清楚了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安樂道:「他們是被報復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