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173章 懲罰她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173章 懲罰她2字體大小: A+
     

    第173章懲罰她2

    回到公園一號的時候,已是將近凌晨,整個別墅里都安安靜靜的。

    安樂在玄關口換了鞋,剛走進客廳里,啪的一聲,整個房間忽然燈光大亮。

    她下意識的拿手擋住眼睛,

    「去哪了?」

    同時間,男人低沉的聲音傳來。

    安樂微怔。

    她稍微適應了一下,然後才抬頭看向前邊。

    冷夏烈坐在前邊的沙發上,正目光冷冷的看著她。

    安樂累了一整天,現在早已疲憊不堪,所以也沒精力和他爭吵,老老實實的回答道:「同事聚會!」

    說完,她準備上樓。

    「我上次是怎麼跟你說的?」冷夏烈的聲音傳來,不依不饒:「把我的話當耳旁風?」

    安樂站住腳。

    她沒有回頭的說道:「你沒有權力干涉我交朋友!」

    「交朋友?」

    冷夏烈的笑聲有些陰冷:「你需要交什麼朋友,恩?」

    安樂扯了扯嘴角,答道:「什麼朋友都需要!」

    「安樂!」

    冷夏烈低斥。

    安樂不予理會,徑直就朝樓上走去。

    然而,剛走了沒兩步,身後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她還沒來得及反應,整個人就已經被壓到了牆壁上,

    「放開我!」

    她激烈掙扎。

    冷夏烈不為所動,大手掐著她的下巴,目光陰鷙萬分:「安樂,你竟敢不聽話!」

    安樂瞪起眼:「我為什麼要聽話?冷夏烈,由始至終都是你在強迫我,我憑什麼就非要聽你的?」

    冷夏烈卻忽然眯起眼,咬牙道:「你還喝酒了!」

    「我沒有!」

    安樂否認道。

    冷夏烈低下頭,置於她的頸項之間。

    「你走開啊!」

    安樂左右擺動著腦袋,試圖擺脫他的無禮舉動。

    冷夏烈重新看向她,道:「滿身的酒味,還說沒有喝?安樂,我看你就是欠教訓!」

    下一刻,忽然將人從地上扛了起來。

    「啊啊啊!」

    安樂失聲尖叫。

    冷夏烈充耳不聞,直接上樓回了卧室,大手一揚,把她丟到大床上。

    出於慣性,安樂的身子在床上彈跳了兩下,但隨後,她立即反應極快的翻起身子,試圖從大床的另一邊跳下去。

    可是,根本就來不及。

    冷夏烈壓下了大手,直接放在她的後背上,將她再次壓向大床。

    「冷夏烈!」

    安樂大叫。

    冷夏烈聞言,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

    他毫不留情的翻過她的身子,隨後騎在她的腰間。

    他捏著她的下巴,俯下了身子,專註的看著安樂蒼白消瘦的小臉,他的手放在她的額上,微微一動,彷彿是要順延著柔美的線條往下。可他很快的控制住自己,將手收了回來。

    卧室里燈光明亮,而他冷峻的臉龐,卻是黑沉沉的一片,沒有絲毫的表情。

    安樂被嚇到了,眼中有水花浮現。

    冷夏烈見了,不禁緩緩劃開薄唇:「現在知道害怕了?早幹嘛去了?」

    安樂死死咬著牙齒。

    「你敢!」

    「你覺得我敢不敢,恩?」

    冷夏烈居高臨下的望著她,宛若帝王。

    安樂扭動了幾下身子,根本沒有任何可以逃脫的機會。

    她的牙齒開始打顫,整顆心也開始快速的跳動起來。

    冷夏烈勾起唇角,單手鬆開自己的領帶,聲音里聽不出任何的溫度。

    「玩得開心么?」

    他看著安樂問道。

    安樂拚命的搖頭,大大的眼裡有著驚恐的神色。

    冷夏烈沒再說話,他打量著她身上穿著的漂亮紗裙,皺眉說道:「樂樂,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很不喜歡你打扮得太漂亮,然後給別的男人看。」

    安樂聽完他的這個話,心底忽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這時候,冷夏烈伸出了手,刺啦一聲,紗裙被他硬生生的撕開。

    霎時間,安樂一雙白皙修長的腿,就這麼大咧咧的展露了出來。

    「你瘋了嗎!」

    安樂大喊,拚命的想要推開他。

    因為害怕,她的全身抖如簸箕,巴掌大的小臉,更是蒼白如雪花。

    冷夏烈從她的身上離開,站在床邊冷笑。

    他從容的一顆一顆的解開襯衣紐扣,一邊慢條斯理的說道:「安樂,我這人一向就沒什麼耐心,但唯獨在對你的時候,我總是願意付出很多的耐心和力氣。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你自己脫,還是我幫你?」

    「不,我不……」

    安樂得了自由,不禁將身子往後縮去。

    她不斷的搖著頭,早已淚流滿臉。

    冷夏烈並不著急。

    他看著她,仿若在看著陷入重圍的獵物,根本就不擔心她能逃走。

    他繼續道:「如果你不選,那麼,我便來替你選擇了!」

    「不,你不能這樣對我……」

    安樂滿臉驚恐。

    她感到害怕,尤其是下半身傳來的淡淡涼意,那種羞恥感和恐懼感,令她現在就想要當場死去。

    她曾經想過冷夏烈會要求和她發生這種事情,可是,她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會是在這樣的情景之下。

    「我為什麼不能這樣對你?」

    冷夏烈俯下了身子,雙手撐在她的身側,一雙漆黑幽深的眸中盯著她臉上的任何錶情,冷冷道:「你連孩子都給我生了,還有什麼是我不能對你做的,恩?」

    說完,她冰涼的手指忽然就從她的紗裙下擺中探了進去。

    「啊!」

    安樂失聲大叫。

    然而,冷夏烈的大掌,最終只放在了她平坦而溫熱的小腹上。

    他反覆磨蹭著那道凹凸不平的疤痕,皺著眉頭說道:「樂樂,承認吧,時至今日,你依然是愛我的!」

    安樂沒有說話,就這麼淚眼婆娑的望著他。

    冷夏烈低了頭,滿含憐惜的吻了吻她的沒有血色的唇瓣。

    他淡淡道:「今晚我不會再放過你,樂樂,你要做好準備!」

    只一句話,成功讓安樂的臉色再次變了又變。

    冷夏烈收回手,開始解著她的裙子。

    就在這個時候,安樂忽然出聲道:「我、我自己來……」

    「恩?」

    冷夏烈的動作停住。

    他看著她:「你說什麼?」

    安樂流著淚,哽咽著聲音的說道:「我自己脫……」

    冷夏烈挑眉。

    他盯著安樂看了一會兒,繼而點頭:「好!」

    語罷,收回了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