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96章 他的獨裁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96章 他的獨裁2字體大小: A+
     

    第96章他的獨裁2

    「為什麼?」

    安樂有些愣怔。

    她仰起腦袋,獃獃的看著男人。

    她的臉很小,仿若只有男人的巴掌那麼大,殷紅的唇,就像是蜜桃般的誘人。

    可是,她的眼中卻飽含淚花。

    「孰是孰非,現在還有說的意義嗎?」

    「當然有!」

    冷夏烈盯著她,目光陰鷙:「我要原因!」

    安樂別開腦袋,沒敢和她對視。

    她沉默許久,最後只說了一句話:「你該多想想你自己!」

    「恩?」

    冷夏烈皺起眉。

    他並不是很明白:「我怎麼了?」

    安樂看向他,正要開口說什麼話,夏倫忽然幾步走了過來。

    「總統先生!」

    他出聲喚道。

    冷夏烈很是不高興。

    他冷著一張臉,不做聲。

    夏倫走了過來,出聲道:「冷夫人來了。」

    冷夏烈聞言,很是意外:「媽來了?」

    「是的。」

    夏倫點點頭,繼續道:「這會兒應該已經到樓下了。」

    冷夏烈皺眉:「她來做什麼?」

    「不知道。」

    夏倫搖頭。

    冷夏烈重新看向安樂,正要開口說話,卻見著女人忽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我還要回去做晚飯,請送我離開!」

    她沒什麼表情的說道。

    冷夏烈揮了手。

    夏倫即刻退了下去。

    冷夏烈看著她,開口道:「你現在有心儀的學校嗎?如果沒有的話,我這邊會直接做安排。」

    安樂瞪他:「你還真打算」

    「我沒有和你開玩笑!」

    冷夏烈打斷她的話,容顏嚴肅:「我是很認真的在和你商量。」

    安樂咬住唇。

    她想了下,說道:「我要回去考慮一下。」

    冷夏烈低頭看著腕錶,繼續道:「現在距離我給你的一周期限,還剩下不到十個小時。」

    安樂看著他:「你什麼意思?」

    冷夏烈道:「你還可以最後考慮一個晚上,不過,無論你的選擇是什麼,我的決定都不會改變。」

    「混蛋!」

    安樂罵道。

    冷夏烈不為所動,卻忽然伸手揉了揉她的發。

    「你幹嘛!」

    安樂抱著頭,急忙往後退。

    冷夏烈望著她,眼眸溫和:「你先待在這裡,我會讓夏倫送你回去。」

    說完,他轉身離開。

    ……

    而此時,總統辦公室內。

    當冷夏烈推門走進去的時候,傅靖雅站在落地窗邊,正眯眸望著遠處的天際。

    她穿著一身米色套裝,即便已經年過五十,因為保養得體,整個人看起來並不顯老,那雙閱盡無數人的眼,尤為銳利。

    「去哪了?」

    她緩緩轉過身,目光看向自己的兒子。

    冷夏烈答道:「散步。」

    「是么?」

    傅靖雅勾了勾唇。

    冷夏烈親自為她倒了一杯茶,邊道:「媽,您怎麼忽然想到要過來了?」

    傅靖雅走了過來,緩緩道:「你知道我是為了什麼。」

    冷夏烈皺了下眉,並未說話。

    這邊,傅靖雅已經在沙發上落了座。

    她坐姿優雅,雙手輕輕放在膝上,整個人在無形中散發出一種迫人的氣場。

    對於傅靖雅這個名字,全國民眾並不顯得陌生。

    她可是我國史上第一位女副總統,雖然僅僅只是任職了一屆,但她的鐵腕作風,卻是至今讓不少官員都無法忘記。

    鐵娘子之稱!

    她可是當之無愧。

    「媽,您喝茶!」

    冷夏烈將茶杯遞給她。

    「謝謝!」

    傅靖雅接了過來,卻沒有喝。

    她捧著手中,目光淡淡的打量著冷夏烈。

    「你最近和舒曼怎麼樣了?」

    她開問道。

    冷夏烈一邊在沙發上落座,一邊答道:「還不就是那樣,您知道的。」

    傅靖雅蹙眉。

    她說道:「你們都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冷夏烈睨著她:「怎麼,舒曼跟您說什麼了?」

    傅靖雅道:「結婚之事,本就應有男方先提,她能跟我說什麼?」

    「噢!」

    冷夏烈的反應不咸不淡。

    傅靖雅看著她,有些不悅道:「你要儘快做好安排,人家一個大姑娘等了你這麼多年,你怎能一直耗著別人?」

    冷夏烈不做聲,嘴角掛著一抹冷笑。

    傅靖雅是多聰明的人,當即就察覺到了不對勁兒的地方。

    「兒子!」

    她開了口,說道:「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

    冷夏烈掀開眼皮兒,嗤笑道:「我都是總統了,還能有什麼困難?」

    「是嗎?」

    傅靖雅不怎麼相信。

    她望著冷夏烈,繼續道:「既然沒事,那為什麼舒曼屢次約你,你都借故推卻?」

    冷夏烈聞言,眸色瞬間轉冷。

    「她還真向您告狀了!」

    他陰測測的說道。

    傅靖雅皺眉,不悅道:「什麼叫告狀?這是我和她在聊天的時候,無意中聽她提到的一兩句話,舒曼是個好姑娘,知書達理,怎會做出告狀之事?」

    冷夏烈哼了聲,不說話。

    「兒子,你到底是怎麼了?」

    傅靖雅又一次問道。

    冷夏烈揉了揉眉心,搖頭道:「媽,我真沒什麼事,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傅靖雅嘆氣,說道:「你呀,別整天就知道工作,個人問題也不要忘了,你都是三十多歲的人了,至今也沒個孩子……這樣,改明兒我去登門拜訪舒老,先探探他的口風,如果沒問題的話,你和舒曼就早點把結婚的事情安排下來。」

    「媽,您到底是想我娶人,還是想要孫子?」

    冷夏烈忽然開口問了這麼一句話。

    傅靖雅答道:「兩樣都要!」

    冷夏烈閉上眼,不說話。

    傅靖雅看著他這個樣子,心中疑惑更深。

    她的兒子,不該是這樣的。

    ……

    而此時,另一邊。

    安樂回到家中的時候,卻並沒有看到瀋陽陽和泡泡,這讓她很是意外。

    就在這個時候,瀋陽陽的電話打了進來。

    「喂?」

    她接通以後,把手機放在耳邊。

    電話里,瀋陽陽的聲音傳來:「安樂,你回來了嗎?」

    安樂點頭,答道:「恩,回來了。」頓了下,又問:「你們怎麼沒在家裡?」

    瀋陽陽答道:「噢,我和泡泡在外面吃麥當勞呢。」

    安樂:「……」

    瀋陽陽繼續道:「你要吃嗎,我給你捎一個回來?」

    安樂嘆氣,道:「算了,你們吃吧,我就不吃了,早點回來。」

    「好!」

    瀋陽陽說完,掛了電話。

    而後,安樂先是將客廳里收拾了一下,正要去廚房給自己做吃的,卻不想,外面傳來敲門聲。

    「來了來了!」

    安樂一邊說著話,一邊走過去開門。

    只是,外面站著的人,讓她倍感意外。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