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75章 躲不掉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75章 躲不掉3字體大小: A+
     

    第75章躲不掉3

    「冷夏烈!」

    安樂聞言,當場翻臉。

    她怒道:「你怎麼會是這樣的人?」

    冷夏烈並不生氣,看著她道:「又要說我無恥了?」

    安樂咬牙:「當初那些投你的選民們真是瞎了眼!」

    冷夏烈失笑。

    他露出一副很好奇的樣子,問道:「那你呢?」

    「什麼?」

    安樂皺起眉。

    冷夏烈繼續道:「當初我參選的時候,你給我投票了嗎?」

    安樂『呸』了一聲。

    冷夏烈明白了。

    他開口道:「你投給了我的對手?」

    安樂不予回答。

    冷夏烈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微微側頭道:「都出去!」

    夏倫應了聲,領著眾人退出了房間,並不忘關上門。

    安樂一見,當即大步往外走。

    她絕不能和冷夏烈單獨待在一間房裡。

    可惜,還是晚了!

    她的手臂被一隻大掌抓住,根本就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整個人就被迫跌進了一堵生冷堅硬的懷抱里。

    「放開我!」

    安樂掙扎。

    冷夏烈抱著她,薄唇貼在她的耳邊。

    「安樂!」

    他嗓音低沉的喚著她的名,像是來自遠古的魔咒,直擊人心:「為什麼要給我生孩子?」

    安樂僵住。

    半晌,她怒斥道:「誰給你生孩子了?泡泡是我一個人的,和你沒有半毛錢關係!」

    冷夏烈失笑,道:「你以為你是聖母瑪利亞?不要男人也能自己生孩子?」

    「你滾開!」

    安樂羞憤不已。

    冷夏烈將她翻轉了過來,和她面對面的看著彼此。

    他的眼眸又黑又深,像是夜空下的廣袤大海,根本看不見底。

    「上次你跟我說,要我們放下彼此,重新過各自的新生活。本來呢,我是很想聽取你的建議,但是安樂,既然你說要放下我,那麼孩子呢?你要她永遠都不認我這個父親?」

    安樂瞪著他:「你要我說多少遍,泡泡是我一個人的!她是我一個人的!」

    冷夏烈輕哼,道:「是,孩子是你的。不過,她的身上也流著我一半的血!」

    安樂別過頭,胸口起伏得厲害。

    冷夏烈捏住她的下顎,重新又扳過了她的臉。

    他說道:「安樂,你不能剝奪孩子擁有父親的權利,你這樣做是很自私的行為,你明白嗎?」

    安樂聞言,卻是一道冷笑。

    她反唇相譏:「冷夏烈,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到處都是!」

    冷夏烈沉下臉。

    「你什麼意思?」

    「你說呢?」安樂抬起頭,無畏的和他對視,冷笑道:「只要我樂意,我想給泡泡找多少個爸爸都可以,不一定非你不可!」

    冷夏烈的目光變得陰鷙。

    他驀地一把掐住女人的臉頰,臉色極其嚇人。

    「安樂!」

    他咬牙切齒,聲音如寒冰:「你就非得惹怒我!」

    安樂看著他,只是嗤嗤的笑:「冷夏烈,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自信,如果不是你的話,我現在早就和唔……」

    她倏地睜大雙眼。

    冷夏烈已經俯身將她吻住。

    他現在很想殺人,如果再讓安樂的這張嘴巴里說出什麼話來,他絕對會不能控制自己。

    這個該死的女人!

    也只有她,分分鐘都能把他氣得想要原地爆炸!

    「啊!」

    忽然間,安樂一聲尖叫,不知從哪裡來的力氣,竟然一下就將男人給推開了。

    冷夏烈很意外的看著她。

    安樂捂著自己的胸口,表情猙獰又痛苦。

    冷夏烈見狀,不禁擰眉,沉聲道:「你怎麼了?」

    安樂的淚水就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一顆接著一顆的往下掉。

    「你怎麼不去死!」

    她哭著說道,語氣很傷心。

    冷夏烈一愣。

    他有些不知所措:「真生氣了?」

    安樂不理他,轉身就要往外走。

    冷夏烈追了兩步,大手攥住她的手腕。

    「放開!」

    安樂回頭怒吼。

    冷夏烈緊盯著她,目光深究:「你是怎麼回事?」

    安樂不說話,渾身發著顫。

    冷夏烈稍微猶豫了一下,伸手摸上她的臉。

    只一瞬間,安樂將他的手掌拍開。

    「我噁心你!」

    她大聲怒斥道。

    可是,冷夏烈並沒有在意她的這句話,而是驚訝的問道:「安樂,你的體溫怎麼忽然變得這麼低?」頓了下,又道:「生病了?」

    安樂不回答,只是拼了命的掙扎,絲毫不顧及自己的形象。

    最後,她又忽然張嘴咬上了他的手。

    冷夏烈哼了聲,沒有動,而是抬起另一隻手抱住她。

    「安樂?」

    他柔聲喚她。

    安樂鬆開了嘴,哭得像是個孩子:「冷夏烈,我求你了,求求你了,讓我回去吧,我不想待在這裡,求你了……」

    從相識相遇到相愛,在冷夏烈的記憶中,這個女人的性格都是倔強的。

    不管遇到什麼,她從來都只會咬牙堅持,絕不退縮。

    即便他用旁人做要挾時,她都不曾真正服軟。

    可如今,她竟然在求他。

    冷夏烈在驚訝的同時,也很心疼。

    「好好好,你別哭了,我現在就讓人送你回去,恩?」

    他彎下腰,輕輕地把人圈在懷裡。

    安樂閉著眼,渾身發著顫。

    冷夏烈抬手摸了一下她的額頭,是一片冰涼。

    「你很不舒服?」

    他看著她問道。

    安樂搖頭,緊閉著眼,嘴裡反覆只有一句話:「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冷夏烈拍了拍她的背,柔聲道:「好,我現在就送你回去,別害怕,乖啊,乖!」說完,他又朝外揚聲:「夏秘書!」

    很快,房門打開,夏倫走了進來。

    他在看到安樂的這副模樣時,心下微詫。

    這邊,冷夏烈的聲音傳來:「立刻備車,送她回去!」

    「是!」

    夏倫應了聲,立刻下去準備。

    五分鐘以後,冷夏烈摟著人坐進車裡。

    安樂蜷縮著全身,就像是一隻煮熟的小蝦,把自己緊緊的縮成一團。

    冷夏烈很強勢的把她整個人都抱在懷裡,大掌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將唇落在她的額角。

    「沒事的。」

    他安慰道:「我們馬上就到家了。」

    安樂不說話,只是默默地流著淚。

    冷夏烈看著她這副樣子,神色深沉,眉頭皺得很緊。

    她身上到底還有多少事情是他不知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