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72章 被他困住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72章 被他困住3字體大小: A+
     

    第72章被他困住3

    此話一出,房裡的溫度,驟然降至零點。

    冷夏烈盯著安樂,目光陰鷙:「你說什麼!」

    安樂緊抱著泡泡,毫不畏懼的說道:「泡泡是我一個人的孩子,除此以外,她和任何人都沒有關係。」

    原來,她是這個意思。

    冷夏烈聽了以後,不禁又鬆了口氣。

    他重新坐直了身子,開口道:「說吧,你想要什麼?」

    安樂看著他的目光很驚訝。

    「你什麼意思?」

    她慍怒,咬牙道:「冷夏烈,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冷夏烈皺眉。

    他解釋道:「我說了,我會補償你們母女。」

    「我說了我們不需要!」

    安樂抱著女兒站了起來,表情倔強的繼續道:「如果你真是心有愧疚,那就請放我們離開!」

    「安樂!」

    冷夏烈沉了聲。

    他目光深沉的望著她,說道:「不管怎麼樣,我都是她的」

    「冷夏烈!」

    安樂忽然開口打斷了他的話。

    她緊緊的抱著懷裡的女兒,眼眶泛紅:「我求你了,不要再說了,好嗎?給我一點時間,再給我一點時間,好不好?」

    冷夏烈不說話。

    他沉默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這個讓他愛極了,也恨極的女人!

    「你想怎麼辦?」

    他沉靜的開口說道:「安樂,我這個人的脾氣,你是知道的。」

    安樂閉上了眼。

    半晌,她才開口道:「我需要時間想一下。」

    「要多久?」

    冷夏烈問道。

    安樂咬牙:「我怎麼知道?」

    冷夏烈嗤笑:「如果你永遠都想不清楚,那我豈不是要永無止境的一直等下去了?」

    安樂很生氣。

    她答道:「至少給我半個月的時間!」

    冷夏烈挑眉:「你覺得可能嗎?」

    安樂瞪起了雙眼。

    她怒道:「你什麼意思?」

    冷夏烈勾唇,道:「看在孩子的份上,我最多給你三天!」

    「你怎麼不去死!」

    安樂氣得爆粗。

    「媽媽……」

    這時候,泡泡忽然從她的肩頭上抬起了小腦袋。

    她癟了癟小嘴巴,軟乎乎的說道:「媽媽說髒話了哦!」

    安樂收斂情緒,沖著泡泡笑道:「是,媽媽不該說髒話,泡泡不要跟媽媽學啊,乖!」

    「恩!」

    泡泡點了下頭,重新又趴回她的肩上。

    「一個星期!」

    安樂看向冷夏烈,說道:「如果你不同意的話,那我們之間就沒什麼好談的了。」

    冷夏烈稍微思忖了一下,道:「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安樂皺眉:「什麼條件?」

    冷夏烈道:「立刻和那個男人分手!」

    「什麼?」

    安樂沒反應過來。

    但很快,她又回過神,不可思議的看著冷夏烈,道:「你憑什麼這樣要求我?」

    冷夏烈道:「就憑我是你的男人!」

    安樂差點吐血。

    她怒極反笑:「總統先生,我想你應該搞錯了吧,你的女人不是應該姓舒么?」

    冷夏烈沒有說話。

    安樂深吸了一口氣,繼續道:「我的時間寶貴,請讓我們離開。」

    冷夏烈看她一眼,朝外揚聲喚道:「夏秘書!」

    很快,夏倫推門走了進來。

    「總統先生!」

    他恭敬道。

    冷夏烈說道:「備車,送她們回去!」

    「是!」

    夏倫應道,隨即看向安樂母女,微微一笑:「安小姐,請跟我走吧。」

    「謝謝!」

    安樂抱著泡泡往外走。

    只是,剛到門口,她又聽見冷夏烈的聲音傳來:「安樂,我希望你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安樂不說話,提步離開。

    ……

    而此時,醫院外。

    徐景然很是焦急不安,這外面全是警衛員,不管他如何努力,始終都無法進入。

    而相比較之下,瀋陽陽就鎮定許多了。

    她坐在車裡,仰著頭,沒什麼表情的看著湛藍色的天空。

    徐景然實在是等不下去了,不禁看向她道:「沈小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那些人……那些人究竟是誰呀?」

    瀋陽陽扯了扯嘴角,道:「你不是已經看出來了么?」

    徐景然聞言,不禁一怔。

    他皺起眉,雖然心中有了答案,卻根本不敢相信。

    他猶豫了一下,才道:「是、是和泡泡的親生父親有關?」

    瀋陽陽點了點頭。

    徐景然道:「他們不是已經分手了嗎?」

    瀋陽陽收回視線,轉而看向他,道:「是,他們是分手的。」頓了下,又道:「可是,他們之間還有一個孩子!」

    徐景然的表情很擔憂,

    他說道:「那……」

    「徐醫生!」

    瀋陽陽忽然開口打斷他的話,繼續道:「你放心,安樂不會和他複合的,除非……」

    「除非什麼?」

    徐景然追問道。

    瀋陽陽聳了聳肩,道:「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來!」

    徐景然:「……」

    這算是什麼話?

    這邊,瀋陽陽嘆了口氣,繼續道:「其實這麼多年以來,安樂過得也挺不容易的,她為了泡泡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可她從來都不會喊累,你知道為什麼嗎?」

    徐景然看著她:「為什麼?」

    瀋陽陽說道:「因為泡泡是她的女兒,是支撐她繼續活下去的唯一信念!」

    徐景然微驚。

    瀋陽陽道:「當年她和那個男人分手以後,曾經一度患上過抑鬱症,如果不是泡泡的話,現在的安樂……」說到這裡,她又停住了,不禁連連冷笑:「而這一切,全都是因為那個男人!」

    徐景然詫異道:「安樂患過抑鬱症?」

    「對!」

    瀋陽陽點頭:「而且很嚴重,還有過自殺傾向。」

    徐景然目瞪口呆。

    就在這個時候……

    「徐叔叔!」

    泡泡的聲音忽然傳來。

    徐景然和瀋陽陽同時抬頭望過去。

    安樂正拉著泡泡朝他們走來,在明媚的陽光下,她的臉色卻像是雪花一樣的白。

    「安樂!」

    徐景然見狀,趕緊下車迎了上去。

    「你沒事吧?」

    他問道,大手扶住安樂的手臂。

    安樂搖頭,朝他扯了扯嘴角,道:「我沒事。」

    「徐叔叔!」

    泡泡伸著兩隻小手,表情萌萌的道:「抱抱!」

    徐景然失了笑,彎腰將她從地上抱了起來。

    瀋陽陽湊到安樂的身邊,滿臉的愧疚:「對不起……」

    安樂看向她:「不關你的事。」頓了下,又苦笑:「遲早都會有這一天。」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