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70章 被他困住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 第70章 被他困住1字體大小: A+
     

    第70章被他困住1

    安樂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著她再次睜眼醒來的時候,她正躺在白色的醫院病房裡,周圍很安靜,以至於能夠聽到外面走廊里的腳步聲。

    她剛想撐起身子,旁邊傳來一道冷冷的男聲:「安樂,你最好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只一瞬間,安樂的全身就僵住了。

    她緩緩的轉過頭,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坐在床邊的男人。

    「你……」

    她剛張嘴說出一個字,嗓子那裡就疼了起來。

    「咳咳咳……」

    她不禁劇烈咳嗽起來,滿臉通紅。

    冷夏烈起身倒來了一杯水,面無表情的遞給她。

    安樂卻沒有伸手去接。

    她很固執,試圖翻身下床。

    冷夏烈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道:「孩子沒事,已經找到了。」

    只一句話,成功的定住安樂。

    她側著身子,沒敢回頭去看他。

    冷夏烈彎下了腰,不顧她的掙扎,強制性的將人摟進懷中。

    「喝水!」

    他冷著臉,把杯沿抵在她的唇角。

    安樂緊閉著嘴巴。

    冷夏烈道:「要我幫你?」

    安樂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張了嘴,小口的喝了一點。

    然而,冷夏烈並不滿意。

    他又道:「再喝一點!」

    安樂抬頭瞪他。

    冷夏烈不為所動。

    無奈之下,安樂只得又喝了幾口水。

    末了,她低低的問道:「幾點了?」

    冷夏烈放開她,隨手將水杯放到旁邊的床頭柜上,答道:「七點。」頓了下,又補充一句:「你暈睡了一整晚!」

    安樂縮了下脖子,沒有作聲。

    冷夏烈看她一眼,拿著手機去了窗邊。

    他開始打電話,說話的嗓音很低沉,隱含威儀。

    安樂從床上坐了起來。

    她捂著發暈的腦袋,表情有些痛苦。

    很快,冷夏烈走了回來。

    「昨晚你發燒了。」

    他平靜的說道:「三十九度!」

    安樂低頭,愣愣的看著自己右手腕上貼著的創口貼。

    「這是輸液留下的。」

    冷夏烈在旁邊解釋道。

    安樂放下手,開口道:「謝謝!」

    冷夏烈扯了下嘴角,什麼都沒說。

    安樂靠在床邊,稍微休息了一會兒,作勢就要掀開被子下床。

    「要去哪?」

    冷夏烈出手摁住她。

    安樂看他一眼,答道:「上廁所。」

    冷夏烈皺了下眉,收回了手。

    安樂下了床,搖搖晃晃的走向洗手間。

    冷夏烈見狀,不禁擰眉。

    下一秒,他直接幾步走了過去,攔腰就將人抱了起來。

    「啊!」

    安樂被嚇得低呼。

    在反應過來以後,她下意識的就要掙扎。

    「別鬧!」

    冷夏烈呵斥。

    說完,大步走進洗手間里。

    安樂的臉通紅。

    「你,放開!」

    她咬著唇。

    冷夏烈充耳不聞,徑直把人放到了馬桶上。

    「有事叫我。」

    說完,他又退了出去。

    ……

    大約五分鐘以後,安樂從裡面走了出來。

    她已經洗了臉,亂糟糟的頭髮也被梳理得整整齊齊。

    而在外面,冷夏烈正看著電腦,當聽見動靜以後,不禁抬頭望來。

    「過來吃早餐。」

    他平靜的說道。

    安樂卻沒有動。

    她站在牆邊,輕輕的開口問道:「景然呢?」

    冷夏烈沒有說話。

    安樂咬了咬唇,轉身就往外走。

    然而,她剛打開門,外面的警衛員就將她攔住。

    安樂微惱,只得又重新返了回去。

    她瞪著冷夏烈,咬牙道:「你什麼意思?」

    冷夏烈一邊看著電腦,一邊說道:「過來把早餐吃了,安樂,不要再讓我說第三遍!」

    安樂氣憤不已。

    可是,她完全就拿這個男人沒辦法。

    權衡之下,她只得走了過去,氣呼呼的落座以後,端起桌上的咖啡就喝了一口。

    「唔!」

    下一刻,她又張嘴吐了出來,整張小臉都皺成了一團。

    冷夏烈見了,不禁笑道:「這是我的,那個才是你的。」

    說著,他指了指旁邊的一杯熱牛奶。

    安樂不予搭理,又拿起了桌上的三明治,張大嘴,狠狠的咬下了一口,像是在泄憤。

    冷夏烈望著她,淡淡的笑。

    他端起了那杯咖啡,就在安樂喝過的地方,輕抿了一口。

    這感覺……像是在接吻。

    安樂皺起了眉,趕緊別過腦袋。

    很快,安樂吃完了早餐。

    她拿著紙巾擦嘴,邊道:「我可以離開了嗎?」

    冷夏烈合上了筆記本,勾唇道:「不想看孩子了?」

    安樂怔住。

    她瞪眼看著他:「孩子在你那?」

    「不然呢?」

    冷夏烈看著他,似笑非笑的:「安樂,我希望你能給我解釋一下。」

    「解釋什麼?」安樂故作鎮定,淡淡的答道:「沒什麼好解釋的。」

    「恩?」

    冷夏烈挑眉。

    他說道:「你身邊怎麼會有一個孩子?」

    安樂坐直了身子,答道:「泡泡是陽陽領養的孩子,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去查。」

    「呵!」

    冷夏烈一聲嗤笑。

    安樂皺起眉,看著他:「你不信?」

    冷夏烈道:「我查過了。」

    安樂微怔。

    接著,她開口說道:「既然你已經查過了,那你也該知道,我所言非虛。所以,請你把泡泡還給我,她是無辜的,請不要傷害她。」

    冷夏烈不說話。

    安樂見狀,不禁有些焦急。

    她再次開口問道:「泡泡到底在哪?」

    這時,冷夏烈才不疾不徐的說道:「如果是換在兩天以前,我或許會相信你的話,但是安樂,請你告訴我,既然是領養的孩子,為什麼會長得如此像你?還有,你腹部的那道疤痕,又是怎麼回事?」

    安樂心中驟驚。

    她咬牙:「你胡說些什麼!」

    冷夏烈忽然傾身欺來。

    「不肯承認?」

    他嘴角微勾,大手壓了下來。

    安樂叫出聲:「你幹什麼!」

    下一刻,她的衣擺已經被掀開。

    而腹間的那道醜陋疤痕,就這樣赤果果的暴露在兩人的眼前。

    安樂只覺得一陣難堪。

    冷夏烈卻皺緊了眉。

    他伸出手,緩緩撫了上去,聲音很沉:「怎麼會這樣?」

    他查過剖腹產傷口的圖片,絕不像她這般醜陋,就像是一條扭曲的蚯蚓,生生的印在她雪白的肌膚上,格外的刺眼。

    安樂咬牙,依然死不承認。

    她說道:「不是,這個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