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鳳舞江山:腹黑魔王,跪下來 » 。。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鳳舞江山:腹黑魔王,跪下來 - 。。字體大小: A+
     

    慕容金笙的俊臉迅速垮下來:「澤王殿下,就不能網開一面嗎?他們罵人罵得可過分了!」

    「玄武院的規矩執行了數千年,哪能說改就改?」澤王抬起頭,看向樹梢上的少女,「不過,我也可以向院長求求情。」

    沈未凝的眸光徹底冷寂下來,她需要他求情?自作多情也要有個度好不好?

    「要懲罰我,也要拿出證據來啊,說我用暗器傷人,以澤王的實力,可看出是什麼暗器?暗器再怎麼都不會是一團空氣吧,人傷成這樣,總會留下點兒蛛絲馬跡,澤王若是找到,我沈未凝心甘情願接受懲罰。」

    她說的話一點兒都不客氣,就算面對堂堂澤王,也沒有任何卑躬屈漆的態度。

    澤王被她說的一怔,隨即心裡也升起一把怒火,道:「你說不是你動手,那麼又是誰傷人的?」

    言下之意,在這裡除了她沒有第二個人有動機!

    好一招無恥的強詞奪理!

    「我怎麼知道?焉知不是他們自導自演,來陷害我!」沈未凝坦然地抱著手。

    「沈未凝!小柔傷成這樣了,怎麼會是陷害你?」沈芊芊氣得不輕。

    好一個沈未凝啊,以前從不知道她竟是這麼伶牙俐齒的丫頭!

    「那你說是我傷人,證據呢?」沈未凝張狂地問。

    沈芊芊咬著牙,證據,她當然拿不出來證據!

    剛才他們連看都沒有看到沈未凝出手,更別說證據了!

    「拿不出證據,血口噴人呢?」沈未凝心裡冷笑不止。

    「證據,我們自然會找到證據!」沈芊芊憤怒地說。

    「好啊!」沈未凝挑眉,「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只能配合你了。這樣吧,我給你時間找證據,在你找到證據之前,我會留在玄武院範圍內,一步都不離開,如何?」

    沈芊芊一愣,一時反應不過來,剛才還伶牙俐齒,傲慢囂張的沈未凝,為什麼忽然這麼配合了?

    一步都不離開玄武院,那就是連出去歷練的時間都沒有了?連回家都不行!

    果然是個傻瓜,從小就是傻瓜!

    沈芊芊心底湧出一股喜悅之情,說道:「這話可是你說的!」

    「當然。」沈未凝認真地點頭,「澤王在這裡,可以請澤王作證啊,還有慕容少爺,也一起作證吧。」

    炎亦澤眯起眼睛,竟也一時看不透她的想法。

    倒是慕容金笙猶豫地說:「沈姑娘,這樣會不會不太好,要是他們不抓緊時間找證據,你可就一輩子出不去了,不如定一個時間限制,比如兩天……」

    他是真心為沈未凝擔心,沈芊芊這夥人,向來持槍凌弱,讓他很看不慣。

    「不,我相信他們一定會盡心儘力找證據的,不用限制時間,一輩子也沒關係。」沈未凝大方地說。

    沈芊芊和其他人都憋不住情緒,臉上露出看傻子一樣的笑容。

    果然還是以前那麼愚蠢的沈未凝。

    讓她關一輩子那才好呢!誰會給她找證據?

    「好啊,不用時間限制!」沈芊芊笑著說。

    沈未凝道:「那麼,如果你們找不到證據或者找到證據不是我出手傷人,我要沈家家主和你三跪九叩來跟我道歉,否則我絕不回沈家,還要和沈家斷絕關係!」

    「哈哈哈!」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沈芊芊不禁大笑起來。

    其餘人也是笑得肚子疼。

    沈未凝卻面色自然,慵懶地靠著樹榦,彷彿居高臨下看著地上的螻蟻。

    「怎麼,沈芊芊你怕了?不敢答應?」沈未凝挑釁道。

    「怕你?」沈芊芊被氣得腦子發熱了,完全沒考慮任何後果,「就這麼定了!我會給你好好找證據的!」

    等著吧!一輩子都找不到,你就乖乖關一輩子!

    「請澤王和慕容公子一起作證。」沈未凝說。

    炎亦澤隱約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這丫頭像是這麼愚蠢把自己逼到絕路上的人嗎?

    現在看似沈未凝處於絕路,幾乎沒有翻身的機會,但是……他怎麼覺得被算計的人是他們?

    「怎麼?澤王殿下連這點兒擔保的勇氣都沒有?」

    沈未凝根本不給他仔細思考的時間,冷冷嘲笑一句。

    「本王自然擔保!」澤王不會在這麼多人面前出醜,當即便應允了。

    「慕容公子呢?」沈未凝看向慕容金笙,目光里的額嘲諷消散了。

    「我……」慕容金笙看著她自信的目光,咬了咬牙,只能選擇相信她,「我也擔保,我也保證我們慕容家族一定會竭力尋找證據!」

    他還是怕沈未凝會吃虧,因此加了最後一句。

    「澤王和慕容公子的身份,自然是一言九鼎,那麼我就放心了。」

    沈未凝纖長的雙腿一動,輕盈地從樹枝上跳下來,背著手朝玄武院的宿舍走去。

    「慢慢去找證據吧!」

    眾人看著那個纖瘦窈窕的身影走遠,嘲諷的笑聲都還沒有停下來。

    「芊芊姐,她果然很蠢,她這是想在玄武院呆一輩子呢!」

    「她這種沒腦子的人,活該被魔族玷污了!」

    沈芊芊也笑得掩飾不住那分得意,不過她長得美,怎麼笑都是明媚動人的。

    她相信澤王殿下也喜歡明艷的美人兒。

    慕容金笙看著他們這股得意的勁兒就很生氣,氣呼呼地跑了。

    「澤王殿下,這次多謝您。」沈芊芊羞澀地看向炎亦澤。

    「不必謝我,昌明侯是本王的師長,本王只是不忍看他的女兒被人欺負。」炎亦澤淡淡地說。

    見過了沈未凝之後,面對著沈芊芊這張臉,總覺得提不起興趣來。

    珠玉之姿,哪能同星月爭輝?

    不過,若沒有沈未凝做對比,沈芊芊確實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兒。

    她有昌明侯沈家的勢力,本身天賦也不錯,現在十五歲,三級靈脈,算不上多天才,但也不錯,再加上她的姨母是皇上最寵愛的孔貴妃。

    她的價值,是沈未凝多大的美貌都比不上的。

    這樣想著,炎亦澤看著沈芊芊,也能忽略她剛才面對沈未凝時的愚蠢。

    「澤王殿下好不容易來一趟玄武院,不如我帶著殿下到處看看?」沈芊芊大膽地提議。

    父親和母親早就進宮請示過孔貴妃,想把她許配給澤王,澤王目前只有一位側妃,她剛好嫁過去成為正妃。

    孔貴妃也暗示過皇上對澤王十分滿意,將來的帝位,必定非澤王莫屬。

    她嫁給澤王之後,將來就是母儀天下的皇后了。

    炎亦澤看她一眼,這種時候,她怎麼還有閑心遊玩?

    「你還是快些找到沈未凝用暗器打傷小柔的證據吧!」炎亦澤不得不提醒她。

    「為何要找證據?」沈芊芊根本沒有想過找證據的事情。

    澤王在她面前,她滿心都是澤王,如何引起他更多的關注,如何讓他喜歡自己,如何和他相處……

    她哪裡還會管什麼證據不證據的?

    沈未凝,就讓她永遠關在玄武院好了!

    在家裡天天看著她那張絕艷無雙的面孔晃悠,沈芊芊早就很不爽了。

    澤王見她不開竅,不由地心中對她更輕視了幾分。

    「皇上為廢太子賜婚的時間就在半個月之後,沈未凝留在玄武院中,婚禮怎麼舉行?玄武院可是獨立於皇權之外的,就算是皇上下旨,你們也沒膽子來玄武院搶人吧!」

    炎亦澤的語氣已經十分不好,這麼淺顯的道理,他剛才也應該想明白的!

    但是那沈未凝哪裡給他認真思考的機會了?

    他也是現在冷靜下來細細一想,才滿身冷汗。

    都說他心機深沉,通常走一步便算好後面的十步該如何走。

    可是沈未凝那個丫頭,絕對是把後面一百步怎麼走都算計好了!

    想到她冷冽的目光,連炎亦澤這種權勢中拼殺長大的人都會覺得心裡發毛。

    那是巧合吧,那丫頭絕不可能這麼聰明,她只是氣急了,才會出此下策。

    炎亦澤只能這麼安慰自己。

    因為如此聰慧的女孩子,他絕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她投入廢太子的懷抱!

    沈芊芊聞言一愣,腦袋轉了半天,才轉過來,頓時臉色發白。

    「對啊!半個月之後就是她和廢太子的婚禮,我怎麼忘了呢?」

    炎亦澤瞥了她一眼,心想你不止忘了,你可是親自把她留在玄武院不出去呢!

    「儘快找到證據吧。」炎亦澤只能這麼叮囑她,然後便快步離開了。

    沈芊芊愣在原地,想到事情的一切經過,越來越覺得自己被算計了!

    但是,絕不可能的!

    沈未凝是個蠢貨,她不可能這麼聰明!

    想要算計她?沒門兒!

    半個月的時間,足夠她找到證據了!

    就算沒有證據,也能栽贓一個給她!

    「芊芊姐,你怎麼了?」旁邊的人看見她面色難看,不禁問道。

    剛才還好好的,把沈未凝打得永世不得翻身,不是應該高興嗎?

    「沒什麼,快找證據吧!」沈芊芊命令道。

    眾人一愣,找證據?找什麼證據?

    「芊芊姐,不是不找證據,讓沈未凝一直關著嗎?」其餘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傻乎乎地問。

    「我說讓找就找!半個月的時間一定要找到沈未凝偷襲小柔的證據!」沈芊芊大喝。

    好一個沈未凝啊!這一次絕不會讓你得逞!

    眾人不明就裡,面面相覷之後,也只能去找證據了。

    可是,哪裡有什麼證據?

    雪地上是亂糟糟的腳印,就算有證據,也早不知道去哪裡了。

    十五歲的沈未凝就是浩瀚菜鳥中的一員,進入玄武院五年,依舊是一級靈脈。更可恨的是,她那可悲的身世——沈家家主某次外出和鄉野村婦生下的私生女。被視為沈家的恥辱。破顏微笑,流光霧霰,飛霓彩嵐,不及十五歲的沈未凝就是浩瀚菜鳥中的一員,進入玄武院五年,依舊是一級靈脈。更可恨的是,她那可悲的身世——沈家家主某次外出和鄉野村婦生下的私生女。被視為沈家的恥辱。萬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安陽不覺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怔。

    喬喬慢慢轉醒,眼睛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睜開就大叫:「小姐快走!小姐……。」目光落在安陽身上,詫異,再看見肖瑤瑤含笑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臉,愣住了。肖瑤瑤指指地上躺著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屍體,喬喬大叫著跳開:「他他他,他怎麼了?」

    安陽起身擦劍,冷冷道:「死了。」

    「死了?」喬喬腦子裡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時反應不過來這個詞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重量,等反應過來只有兩眼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翻,再次暈倒。

    安陽向扶住喬喬身體焦急皺眉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肖瑤瑤道:「皇後娘娘,臣要回去向端王復命,告退。」不知怎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看見那個消瘦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女孩不能言語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無奈表情,他竟然會深深地遺憾。

    不知十五歲的沈未凝就是浩瀚菜鳥中的一員,進入玄武院五年,依舊是一級靈脈。更可恨的是,她那可悲的身世——沈家家主某次外出和鄉野村婦生下的私生女。被視為沈家的恥辱。這樣美麗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女子,嬌美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紅唇中會有怎樣空山新雨般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聲音。

    安陽帶著黑衣人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屍首躍出窗外,眨眼便消失在夜色中。此時聽到動靜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蕭敘桓及家丁也趕來,看見昏迷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喬喬和地上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灘血跡,紛紛方寸大亂……

    深深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疑惑在肖瑤瑤心頭揮之不去。

    端王怎麼會知道這個時候會有人來害十五歲的沈未凝就是浩瀚菜鳥中的一員,進入玄武院五年,依舊是一級靈脈。更可恨的是,她那可悲的身世——沈家家主某次外出和鄉野村婦生下的私生女。被視為沈家的恥辱。?在千鈞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發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時刻救了十五歲的沈未凝就是浩瀚菜鳥中的一員,進入玄武院五年,依舊是一級靈脈。更可恨的是,她那可悲的身世——沈家家主某次外出和鄉野村婦生下的私生女。被視為沈家的恥辱。?莫非端王還會占卜演算不成?

    安陽腳力絕頂,很快追上了在夜色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大街上緩緩前行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轎子,兩排宮燈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字排開,把轎子周圍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照得光明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片。

    安陽在轎子旁跟隨著,端木玉在裡面問了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聲『怎麼樣』,安陽道:「王爺神機妙算,今晚果真有刺客行刺皇后,若非屬下趕得及時,恐怕皇後娘娘已經遇難了。」

    端木玉輕哼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聲:「他們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心思,只能是黔驢技窮了,在本王眼底下耍花樣,就須得想好後果!」

    「可是……。」安陽面有難色,「行刺之人武功高強,是…….建章宮侍衛總領高遠洋。」

    「貴妃。」端木玉輕吟,「老太婆也有失算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時候。」語氣中大是譏諷。

    安陽也低笑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聲:「貴妃今日被王爺逼急了,自然要……。」下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話卡在喉嚨里不敢說出,安陽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時面紅耳赤,「屬下該死。」

    端木玉輕聲嗤笑:「狗急跳牆是么?老太婆跳牆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時候還未到,十五歲的沈未凝就是浩瀚菜鳥中的一員,進入玄武院五年,依舊是一級靈脈。更可恨的是,她那可悲的身世——沈家家主某次外出和鄉野村婦生下的私生女。被視為沈家的恥辱。若還有當年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半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精明決斷,今日也不會被本王氣得跳牆。」

    「王爺英明。」

    端木玉想起了什麼,便問:「蕭敘桓年輕時曾是名動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時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美男子,不知慕小姐相貌如何?」

    安陽道:「慕小姐國色天香,真如先人所說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笑傾人國,再笑傾人城』。」

    「『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笑傾人國,再笑傾人城』。」端木玉眼底是深不見底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漆黑漩渦,轉出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片淡漠疏離,「十五歲的沈未凝就是浩瀚菜鳥中的一員,進入玄武院五年,依舊是一級靈脈。更可恨的是,她那可悲的身世——沈家家主某次外出和鄉野村婦生下的私生女。被視為沈家的恥辱。對你笑了?」

    安陽頓時臉色漲紅,因為隱瞞了慕小姐便是月老祠中焚毀許願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女子,心裡也著實亂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很,害怕端王怪罪,「屬下,屬下該死。」他以為月老祠中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女子是父母強逼嫁給不喜歡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沒想到是嫁給當今聖上。

    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入宮門深似海。肖瑤瑤在姻緣樹下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淚光,如星光散落,讓安陽胸中沉悶。

    三月二十六日,貴妃宣召新皇后肖瑤瑤入宮,幽王年輕,對從未謀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新皇后沒有半分好感,不會說話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不能言語,能帶來什麼樂趣?

    「皇祖母,孫兒不要那個不能言語皇后,您給孫兒換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



    上一頁 ←  

    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
    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